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西 路[2007年6月6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13日 12:31 来源:CCTV.com

    “光明行”偶遇聋儿西路

    2005年7月的一天,西藏林芝县布久乡珠切根村崎岖的山路上,一辆越野吉普车在艰难地行进着。跟西藏其他地区干旱的地表不同,这里植被茂密,满眼绿色,让人心情舒畅,但是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里的山路崎岖难行。很快,村里泥泞不堪的路让吉普车再也无法前进,三个身穿白大褂的人走下车,在泥地里步行。此时,闻讯赶来的村民纷纷围了上来,面对几个外乡人,他们的表情里充满了好奇。在向导的指引下,这三个穿白大褂的人向山脚下的一个老屋走来,此时,门外一个年级很大的老妇人正在这里等他们。一行人很快进了屋。等到再出来时,穿白大褂的人带出了一个6、7岁的小男孩。

    事情还要从三天前说起。2005年7月,全国防盲办组织的“光明行”义诊医疗队,在北京同仁医院院长韩德民的带领下,来到了西藏自治区林芝县,在这里,医疗队受到了广大牧民的夹道欢迎。我们在当地做了一些手术,当地很感激,但是说在林芝附近还有一个靠那边边境的一个地方,说那个地方更困难,一个山村,所以有一些贫困牧民需要我们去看一看,除了看看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之外,他们还有其他一些病。第二天,医疗队来到了布久乡,在这里,一个叫西路的6岁小男孩跟着奶奶,第一次走进了韩德民院长的视野。

    医疗队的主要服务对象是眼病患者,但是眼前的这个小男孩,除了过度的惊恐,跟其他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尤其是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不停地扫视着屋里的每一个人,看上去很警觉。每当有人试图要碰他时,他都会呀呀叫着避开,只有老奶奶能让他放心靠着。从奶奶的口中韩院长得知这个孩子是个聋哑,从小还能听到声音,后来一次感冒之后,就再也听不到声音了。初步检查之后,韩院长发现西路的外耳和鼓膜都正常,根据老奶奶的描述,韩院长推断出,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小时候发烧时用药不当,导致耳蜗受损,由于条件的限制,很难推断西路的听力损伤到了什么地步,这次就诊很可能看不出什么结果。

    想要做进一步的检查,必须到拉萨去。就在韩院长想着怎样跟老奶奶解释时,70多岁的老奶奶,竟然一下子跪在韩院长面前,这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很惊讶。在这个与世隔绝的村子里生活了70多年,老奶奶可能一辈子也没去过几回医院,更谈不上对现代医学有什么了解,但是此刻,她的举动表达了对医生最大的信任,也是最后的希望。这一跪,是她为了孙子一生的幸福,所能做出的最大努力。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小,韩德民陷入沉思。眼前的西路好像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相比其他人,只有他对奶奶的举动毫无反应。当下,韩院长决定看完其他患者之后,到西路的家里看看,再做决定。

    三天后,北京专家一行驱车来到了珠切根村,虽然一路上景致不错,但眼前这个村子的落后程度,却是专家们之前没有想到的。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韩院长一行找到了西路的家,一个简朴的藏民的房子。眼前的西路,显然被众多陌生人的到访吓到了,他不住地往阿爸身后躲。眼前的这个孩子,显然是在长期的自我封闭中拉开了与外界的距离。如果在这种状况下生活下去,后果可以想象,他将成为家庭的累赘,被社会遗弃。想到这,韩院长决定,先把西路带到拉萨做进一步检查,看看他是否适合植入人工耳蜗,再想下一步的办法。可是对于西路来说,别说去拉萨,让他离开家,已经快要了他的命。

    为了重获听力,6岁西路走下高原

    尽管有阿爸陪着,西路还是又哭又闹,看着孩子这样,西路的妈妈也流起了眼泪。在这样一种生离死别的气氛中,西路离开了自幼生长的村庄。这时,无论是西路自己、还是他的阿爸罗布,甚至医生们,谁都无法预料未来等待着西路的,将是怎样的考验。在自治区人民医院,从来没有做过CT的西路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在阿爸的抚慰下,西路终于做完了检查,结果让韩院长长舒了一口气,西路的耳蜗并没有先天畸形,和他预想的一样,这让他向人工耳蜗植入又近了一步。

    接下来,就是如何给他筹集去北京看病的钱。为此,韩院长亲自找到了资助“光明行”活动的海南航空公司的领导,希望他们伸出援手。虽然说出来很轻松,但是稍微懂行的人都清楚,一个人工耳蜗要十几万,加上后期康复的费用,实在不是个小数目,花费甚至要超出这次“光明行”活动本身。“光明行”的大多数手术是白内障去除术,效果立竿见影,而这几十万要花在一个6岁的小男孩身上,疗效如何三年五载的还看不出来。一旦结果不理想,几十万打了水漂,对捐助者和被捐者都是极大的损失。就这样,在拉萨停留三天后,西路跟韩院长来到了北京,出了首都机场,对于这个与家乡完全不同的地方,他还没来得及多看,就来到了同仁医院。在这里,韩院长亲自给他做了彻底的检查,想确定他是否适合植入人工耳蜗。

    从治疗角度来看,很多医生都对西路能否植入人工耳蜗心存疑虑。经过一系列检查,结果证实了韩院长的判断,西路是因为婴儿期高烧时使用庆大霉素,造成听神经严重受损,从病理学的角度来看,适合植入人工耳蜗。这个结果这让韩院长一周来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了一些,想到林芝县医院老奶奶的那一跪,现在,这个孩子的未来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不过现在,还有一个疑问,就是西路的年纪。6岁的西路已经到了接受手术年龄的上限,他虽然有了自己的意识,但是远远赶不上正常6岁的孩子懂事,在手术后的语训中,他很有可能落后其他年纪小的孩子。

    现在的西路,跟阿爸寸步不离,对周围的一切充满了恐惧。罗布对汉语仅仅是一知半解,没法与身边的医生护士正常交流,所以父子俩在医院里显得很孤独。特别是西路,阿爸的身后几乎成了他的根据地,一有动静,他先往阿爸的身后钻。就连护士给他换一套衣服,都要费上一番周折。西路像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东西一样,不肯把旧衣服脱下来。这样一来,对于西路的后期康复能否成功的疑问越来越多。此时,医院里能跟西路安静地待上几分钟的,除了阿爸罗布,只有韩德民院长。几天的接触,西路似乎对眼前这个高大的伯伯很有好感。

    多方支援,西路成功植入人工耳蜗

    虽然西路不太懂得与人交往,但是总的来说,智力并没有问题,不会影响人工耳蜗植入的结果。这时,另一个一直困扰着韩院长的问题又一次浮出水面——治疗费用。虽然海航已经捐出了40万,但是这个数字也仅够维持西路手术后一年内的治疗,而在韩院长的心中,西路的未来决不仅仅是只能听到别人说话。

    很快,同仁医院组织了一次捐赠活动,希望医生护士们的爱心能够帮助西路走得更远。在这次活动上,除了海航集团捐赠的40万元顺利到位,同仁医院的叔叔阿姨还给他捐赠了十多万元,有了这些钱,西路的未来将更加坚实。阿爸罗布虽然在语言上无法表达,但还是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好心人的感激。捐款后第二天,西路的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即将开始,被抱进手术室的西路,表现得很不配合。此刻,医生们似乎对西路的表现有心理准备,只是按部就班的工作着,可平日里一直沉默不语的罗布,却让医生们大吃一惊。这个朴实的康巴汉子,此时再也不能保持往日的平静。这时,手术室内,西路停止了哭泣,看着身边惟一认识的韩伯伯,西路好像踏实了一些。

    手术开始了,此刻,西路躺在手术台上,已经睡去;罗布也停止了哭泣,重新沉默下来。无影灯下,韩德民和他的助手们,开始了紧张的工作。手术十天后,西路顺利拆线。又过了三个星期,植入西路体内的人工耳蜗应该开机调试了。这也就意味着失聪后,西路将第一次听到声音,如果开机后,西路能够对外界的声音有反应,就意味着手术取得了成功。但就是这个稍纵即逝的愣神,已经说明手术的成功,此时,罗布和韩院长的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神色。接下来,西路根据医生的示意,每听到一下声音就放一个插片,这个环节,他也完成得很好。

    在开机一个月后的五次调试中,西路对声音的适应情况很不错。但是在韩院长的计划中,这只是西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接下来的语训过程顺利与否,将决定他最终能不能开口说话。一般来说,一个植入了人工耳蜗的聋儿,由听懂单词并说出来,到最后达到用语句和正常人做简单交流,需要三年的训练。而那时的西路,也不过九岁,按医生们的设想,西路将来完全有可能回归正常社会。就在医生们满怀信心,准备给西路进行进一步的语训时,西路却不来了。原来,西路是被爸爸带走的。

    接近十月,正是高原上丰收的季节。这时的罗布,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家里只有他一个壮劳力,错过丰收季节,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年,全家将会挨饿。加上妻子又生了病,他无论如何也要回去,韩院长看罗布归心似箭,只得同意他回去。但是,年幼的西路却离不开爸爸。

    2005年9月底,西路和爸爸在海航的帮助下,回家了。在走之前,罗布跟韩院长拍了胸脯,说只要家里的收割一结束,就带西路回来。但是,这一去,罗布却再没回来。手术做到这个阶段,他不来就白做努力了,所以我们又找到西藏自治区的卫生厅,由卫生厅去出边,找林芝卫生局,卫生局去找他,他就反映了很多问题,到北京没有人陪,语言不同,生活不习惯,家里实在没有人。原来,像大多数没有接触过人工耳蜗的人一样,罗布想当然地认为,西路既然已经安上了人工耳蜗,就能听到声音了,接下来,开口说话只是时间问题。面对西路一家的无知,韩院长并没有放弃努力,他再一次找到了海航集团,希望用他们的关系网再作努力。

    等到西路再次回到同仁医院时,已经是2006年6月,距离他离开同仁医院已经八个月了。第二次来到同仁医院,身边陪伴他的,由爸爸换成了姑姑,西路也变回了一年前的样子。更让医生们惋惜的是,西路好像又回到了做手术之前的状态,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对声音的感觉全没了。虽然如此,医生们面对这个毫无进展甚至有点退步的病人,却都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爱惜。从此,西路在姑姑的陪伴下,重新开始了语训。每天从病房到语训教室两点一线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有些枯燥,他却越来越适应。随着能听懂的声音越来越多,西路也开始越来越外向,甚至有些调皮。住院时间长了,西路跟这里的每一个叔叔阿姨都可以无所顾忌地开玩笑,但是有一个人,他每次见到都会既兴奋又害羞。2007年3月,西路跟随韩伯伯来到了中央电视台,在节目现场,西路的一首诗朗诵让韩伯伯也很惊讶。西路的未来,正在路上。

    北京同仁医院 010-58269512

责编:高正奎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