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失控的大脑[2007年5月30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13日 12:28 来源:CCTV.com

    2005年11月的一天,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不断传来一阵阵异常的叫声。此时,离病房不远的监控室里,医护人员却没对这位名叫阮国臣的病人采取任何治疗措施。随后的两个小时里,病人的情况越来越糟,这种异常的状况竟然先后出现了二十多次,这使他的妻子孟庆菊心如刀绞。病人究竟是怎么了?医生为什么对病人放任不管?他们近乎冷酷的处置方式难道是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发生吗?

    三十年恶疾纠缠

    1977年,阮国臣刚刚9岁,他是个在家长心目中聪明懂事的孩子,他经常在农忙时节到地里帮大人们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这一年地里闹起虫灾,虫子遍地都是,阮国臣因为怕麦穗上的肉虫子,当然他捡得就少了,老师还因为这批评了他。这个时候有个虫子,正好爬到他手上了,吓得阮国臣把一下把麦子全扔了。

    那天中午下着小雨,受到惊吓的阮国臣闷闷不乐地回到家中,反常地睡起了午觉。后来阮国臣的父母还发现孩子居然尿了裤子。就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阮国臣的异样表现仍在继续。发病了时,他就把嘴咧着,像抽风似的动作,而且手攥着褥单子往嘴里弄,手是颤抖的。天黑以后,阮国臣父母无法睡着,整整在孩子身边守了一夜。据阮父回忆当时孩子可能一夜就犯了四次。天一亮,阮父去卫生院把大夫找来了,阮国臣发作的更严重了,眼睛老是往一面抽,整个身体全是往一方向转,大夫给他扎人中,临时抢救吧,大夫说你上宝坻吧,咱们治不了这个病。第二天,阮国臣被父亲带到县医院,那的大夫开了一副中药让他吃。可他吃了以后身上起疙瘩,医生说可能是不良反应,这个药也不能吃了,于是又尝试用其它的药。这一段日子里,阮国臣的病情似乎得到了控制,可没过多久意外再次发生了。

    一天阮国臣的父亲顺路去看一个在家养伤的工友,把他一个人留在外面玩。阮父刚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结果发现孩子正嚎呢。说来也巧,正在阮国臣一个人玩的时候一只大肉虫,爬到了他的脚上,甩也甩不掉,孩子拼命地把鞋也脱下扔了,可病也又犯了。情急之下,阮文林只好再次带儿子去县里找那位中医大夫,可到了县医院后不但没找到大夫,儿子却奇怪地恢复了正常,趁着儿子好转的间隙,也为了孩子的安全,阮文林决定赶紧带他回家。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阮国臣的病情时好时坏,发作大的时候浑身跟面条一样软,抱着脑袋都能跟腿贴上,这时已经是家人认为最严重了的时候了。为了这个孩子从来不相信迷信的阮国臣父母甚至请来了大仙,显然一翻折腾后迷信的做法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的,还贻误了治疗的时机。但让家人解释不通的事实是一只虫子,怎么会让让孩子变得判若两人?但无论如何他们不敢让让孩子再这样耽误下去了。难道确诊病情就那么困难吗?直到孩子十岁这一年,天津的一个老专家终于给了他们一个确切的诊断。

    四处求医,身陷谜团

    天津的老专家对阮父极为肯定的说就是癫痫。癫痫是一种发作性疾病,多达几十种。它是由大脑异常放电引起的;我们知道大脑表面是由很多的神经细胞聚集而成的,这些神经细胞在正常的情况下,都有一个基本的电生理活动,这是形成脑电波的基础,但是当这些电活动突然异常,集中在一起活动时,脑表面的电压就超出了大脑正常电生理活动的很多倍,这就相当于人在瞬间接受了一次比较大的电击,患者往往表现出倒地抽搐,意识丧失等症状,等到异常放电结束后,患者又恢复了正常。老百姓常说的羊癫风、羊角风,仅仅是其中的一种。这样看来,阮国臣的病很有可能就是癫痫。阮父问老大夫了,多长时间能治好孩子,老大夫说这不一定,兴许是三个月个月,也兴许是三年二年。这个诊断让阮家人有些失望,可令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这一治竟然治了将近30年!

    2005年11月初,在经历28年断断续续的治疗后一家人来到北京,这一次就诊可能是阮家人抱有的最后希望了。在北京几经打听后他们辗转来到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癫痫中心,就在候诊处,阮国臣频繁地发作着,以往的药物跟本无法控制,这种情况使在场的医护人员看了都觉得揪心。在设备紧张的情况下,医院特意提前安排他进行核磁共振、录像脑电图等一系列的检查。这一次检查能为一家人带来福音吗?

    医院的专家介绍:癫痫定位和其它的病在脑子病的定位不太一样,像肿瘤,照一个CT和核磁就能看出具体的位置,能看出范围有多大,出血量多少非常清楚,可是癫痫很多病人,脑子照相没问题,影像学没有问题,但就是因为他脑子功能有问题,仅仅是异常放电。在大脑里面找这个谜团实际上是更困难的,像剿匪可以派侦察员进去,脑子里面不能随便进去,所有的检查都是基于外部的检查,不能随便切开头部随便看。由于基础检查显示阮国臣的脑部结构和发育是完全正常的,那么究竟又是什么原因使他一次又一次地无法自控?他的脑内到底有没有癫痫灶?如果有,癫痫灶又会在哪里呢?

    阮国臣虽然每天犯十几次,但是每次发作都是一类,那么应该是一个起源,每次发作的脑电图表现也是一致的,应该有一个比较局限的癫痫灶,但是问题出在,这个局限癫痫灶,到底是在左额还是右额确定不了。所以迫使医生必须还要再做进一步的定位。额叶是大脑中最大的一部分,(模型:额叶、枕叶、顶叶、颞叶)在阮国臣这样过于复杂的病症面前,要想精确定位,普通28导脑电显然解决不了问题,于是医生又特别给他做了一次128导的偶奇子定位脑电检测,阮家人无比期待着这一次检查会有惊人的发现。一百多个电极全部固定在病人头的表面,然后又用专门的一头皮电极的数字化设备把每一个电极的坐标测出来,输到计算机里面,重建出来这个病人头部模型,然后用这128个电极坐标反算出他起源的位置。检查在进一步缩小病灶范围,但仅凭体外的脑电检查仍然无法精确地找到病灶。这时医生提出来一个的方法只有一个——开颅探查!

    专家说:一般做脑电图都是把电极放在头皮上,而颅骨是电阻非常高的,把电极放在头皮上,电位衰减下降得非常厉害,而且起着物理上叫电容的作用,所以有时候头皮脑电图找不出来具体的地方。像这样的情况呢,是属于难治性的癫痫,这样的病人要是说药物治疗没有效的时候,还是应该采取手术的,手术的病人大概占难治性癫痫的四分之一,可能四个人里边,有一个人需要做手术。

    这时阮家人倒有些忧郁了毕竟是开颅手术,而且困难非常大手术前的那个晚上,巨大的风险和生死未卜的后果使阮家人的心情非常复杂,但是谁都不愿意表露出任何担忧。都躺在那呆着,关灯呆着,都没睡实。

    绝处逢生

    早晨8点钟,手术正式开始了。颅骨被顺利地打开,大脑的真实面貌展现在医生的面前,手术突然停顿了。医生反复地离开手术台去看电脑中的资料,六个小时过去了,阮国臣仍旧没有出来,这大大超出了人们预计的心理极限,手术室外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而阮国臣的父亲和妻子的情绪已经近乎崩溃。

    8个小时后,阮国臣终于出了手术室,这一次,医生在他左右额页预先锁定的病灶区共埋藏了近八十个电极,但到底能不能找到病灶目前谁都无法确定。换句话说,这一刀完全也可能会是白挨。 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随后48小时的紧密监测中。由于每次发作时就会有一些血顺着脑电电极引出的导线流出,阮妻看着尽管心里难受,但却盼着丈夫赶快犯病,因为她知道只有犯病,癫痫区域才可能被准确找到,丈夫才能少遭些罪。晚上8点钟,监控室里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了,值班医生发现了病灶!

    像我们预想的一样,病灶起源于一个点,就在右侧额叶偏前的地方,它总是在这起源,每次都是右额传到左额扩散消失,这就是他的癫痫起源灶,也就是折磨阮国臣20多年的凶手所在地。主治医生医生此时非常自信他知道如果不出意外明天的手术,将改变这个病人一生的道路。而对于阮国臣来说,手术定虽然下来了,可是切除后的效果仍然存在着巨大的风险。此时在离病房不远的办公室里灯还亮着,主刀医生周文静仍在最后揣摩着阮国臣这个复杂的病例。

    尖峰决战

    第二天一早,阮国臣开始了第二次开颅手术。风险依然存在:因为医生切除的后面这个区域,可能对这个病人的左侧肢体,特别是左手功能就会受影响,如果切多了会导致偏瘫,所以经过反复讨论,再结合术前的造影,结论是影响不大,所以切除术继续进行。

    四个小时后,手术终于顺利完成。

    四天后,阮国臣脱离了危险期,回到病房。

    手术后至今已经将近一年,阮国臣多次复查已经完全康复,没有再度发病。

    由于三十年,阮国臣的照片屈指可数,这张十岁时的照片,是刚发病后照的,来之不易。而这一张是惟一的全家福,妻子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补照一张结婚照,相信她会很快迎来这一天。

    感谢阮国臣一家能如此坦诚和勇敢地接受我们的采访。在我国癫痫患者大概有1000万人左右,其中有近300万人属于像阮国臣这样久治不愈的难治性癫痫病人,需要得到更积极有效的治疗。希望他们能够尽早摆脱癫痫的折磨。

    (本期内容涉及信息:清华大学玉泉医院010-88257755转8140)

责编:高正奎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