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手上的脚趾[2007年4月25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13日 12:20 来源:CCTV.com

  傍晚时分,急诊室闯入重伤病号

  2007年1月26日,星期五。北京积水潭医院的急诊室内,临近晚上八点,工作了一天的手外科医生栗鹏程正要下班。突然,一个刚送进来的患者拦住了他。患者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此时,他一反常态地安静,既不哭也不闹,跟急诊室里其他的伤者截然相反。他说话的时候他漠然,都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栗医生一眼便看出,这个小伙子遭受严重的手外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的这种萎靡不振绝不是镇定,而是由于大量失血,产生的一种对突发损伤的应激反应,普通的创伤是不会让伤者有这种反应的。栗医生马上打开了伤者的纱布,眼前的景象让他倒吸一口冷气。纱布打开之后,医生发现基本上连同大拇指,包括手背和前臂,背侧的皮全都没有了。看到情况如此严重,本来准备下班的栗医生决定留下,但是,此时的栗医生,状态并不比这个患者强多少。

  在这种状态下,栗医生想先和小伙子的家属商量一下,按照手术原则,没有家人的同意,医生是不能给病人进行大手术的。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小伙子的身边只有一个年纪相仿的同伴等在急诊室外,这么重要的时刻,能对患者生命负责的家人在哪里呢?一旦手术拖延,会给患者带来极大的危险,面对这种情况,栗医生该如何处理呢?晚上七点半,北京市平谷区峪口镇西凡各庄村,43岁的农妇谢淑凤正在厨房忙碌着。今天是周末,在平谷区里上班的儿子马上就应该像往常一样回家过周未了。突然,家里的电话响了,电话那端说任玉出事了,手碰了!挂断电话,谢淑凤赶紧叫回了丈夫任维广,夫妻俩马上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而任玉接电话却说没事,手让机子碰破一块皮,一会儿到积水潭医院了,并说晚上要是做完手术就回去,做不完没准明回去。儿子的这番说法,让任维广夫妻俩松了口气,碰破一块皮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可是,十分钟以后,又一个电话打来,让夫妻俩彻底陷入慌乱。这一次是任玉的领导,这次确切地说任玉大拇指事发当时就没了。当时听完这话,时谢淑凤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血染工厂、拇指丢失

  任玉在平谷区一家中美合资的纺织厂打工,当天下午四点半,任玉正在机床前工作,他的任务,是把机床滚筒上的毛条清理干净。一种并不复杂的工作,干得时间长了,很容易让人注意力分散。再加上今天是周末,工作了五天之后,年轻的工友们大多在计划着周末去哪玩。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下班时,大家都有些走神。突然,滚筒前的任玉好像过电一样,一下子向运转的机器倒了下去。此时,一旁的工友见状跑了过来,一看这情景,吓得不知怎么办好。任玉自己看到手背上的皮,还有大拇指已经没有了!

  事发的工厂离平谷区医院只有十几分钟车程。四点五十,任玉在同事的陪伴下来到了平谷区医院急诊室,在这里,他发现事情比他想象得严重。由于条件的限制,平谷区医院只是简单包扎了伤口,然后派出一台救护车,拉着任玉向北京市区驶去。由于当时正是下班时间,在进入城区时,救护车的速度慢了下来,此时,任玉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晚上七点半,救护车终于开到了积水潭医院。此时,距离任玉受伤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急诊室里,他碰上了正要下班的栗鹏程医生。任玉的突然到来,让栗医生刚刚放松的精神再一次紧张起来。此时,任玉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精神恍惚,栗医生检查了任玉的伤势,立刻想到了给他拇指再植。任玉被机器切掉的右手大姆指已经被碾成粉末,不可能原样缝回去了。那么,接下来只能根据他现在还剩下的四根手指做文章了。此时,栗医生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了一个简单的治疗方案。一般来说看皮肤缺损情况,最简单的办法先把创面覆盖起来。

  从手外科的处置原则来讲,这么大的伤口,首先就是要保证它不感染,让它先把肉长出来,然后才是缺了的手指怎么补的问题。最常用的办法叫“腹中取手”,就是要把人的断手缝在肚子里呆上几个月,用腹部的营养让手先愈合,再打开肚皮,把手拿出来重新接上移植的手指,听上去有点吓人,但这,几乎是所有上臂断肢患者的首选,只有手愈合得好,移植手术成功的把握才越大。以栗医生现在的疲惫状态,这个方案尤其简单有效。但是,出乎在场医生的意料,栗医生马上就否决了这个方案。这种好处就是风险相对小,缺点一是将来再造拇指的外观功能方面不尽人意,另外需要做两到三次的手术:首先手放在肚子上的时候要一个多月时间,这个时间还会带来一些并发症,比如肩关节僵硬,或者肘关节长期不动也会造成一些并发症。看着眼前只有20岁的任玉,栗医生觉得,这个小伙子尤其不适合这种手术方案。

  以任玉这个年纪,让他半年之内手缝在肚子里不能动,对他肯定是一种极大的折磨。而病人家里的经济条件能否支付得起后续手术的高昂费用,这才是栗医生最担心的问题,如果一期手术做完了,手埋在了肚子里,后期却因为支付不起手术费而只能再把手拿出来缝好,那还不如现在就放弃给任玉重建大姆指,这样还能让他少遭一次罪。但是,就这样给任玉的伤口缝上,相当于宣告任玉从此成为残废。这时,已接近晚上九点,一个冒险的念头突然闪现在主治医栗医生的脑中。

  冒险方案、危机重重

  等到任玉的父母赶到积水潭医院时,任玉已经进了手术室。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距离受伤有六个小时了。栗医生还没有吃晚饭,但他丝毫也没感觉饿,因为在他的脑子里,正酝酿着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是,这个挑战首先要得到任玉家长的支持。于是主治医生栗鹏程向任维广详细介绍了病情。其实就现在而言别说家属能否同意,就连跟栗鹏程一起值班的大夫们也觉得这个方案太冒险了。就在大家陷入两难的时候,任维广做出了决定表示同意!

  在父亲看来,这个风险可以承受。毕竟能够保住一个手指,如果没有大拇指,剩四个手指,那就等于跟铲子一样,什么也干不等于残废人。在征得家属的同意后,栗鹏程重新走进了手术室,此时,受伤已经整整七个小时的任玉,仍像刚入院时一样,没哭也没闹,静静地等在手术台上。然而,就在这种平静当中,一场挑战即将开始,他未来的命运也已经紧紧地跟栗鹏程医生联系在一起。由于手术中采用的是局部麻醉,任玉将清醒地目睹所要发生的一切。让栗医生没有想到的是,这给他未来的手术带来了很大的风险。

  医生们开始一点点地清理的坏手创面,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对于整个手术来讲,这仅仅是一个铺垫。午夜两点,在栗医生清创完毕,开始观察任玉的脚时,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此时,像量体裁衣一样,要根据创面去量好在脚上所取部位的大小、薄厚,并且不能有丝毫出入,取多了脚的创伤大,取少了手上不够用。此时,根本没顾得上吃晚饭的栗鹏程,在经历着一个体力与精神的双重极限考验。在任玉的右脚上比划了好久,栗医生才终于动起了手术刀,在此之前,他可以随时退回到保守的方法,并且几乎不用承担风险。但是此时,这一刀下去,他将没有回头路。

  27日上午11时

  这次的脚部手术远远不像普通人想像的那样,一刀下去就能结束战斗,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手术足足进行了十个小时后,任玉的第二脚趾切除术才接近尾声。为了保证移植前脚趾有充分的营养供应,这个二拇指只剩一根动脉血管与脚部相连。就在手术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手术台的另一端突然传来了可怕的声音。原来,任玉一直没有睡觉,长时间地保持一个姿势,让他很难受。任玉刚开始还行,后来觉得呼吸总觉得困难,他想翻个身!就是这一动,险些导致手术失败。

  最漫长的一天一夜

  由于脚部麻醉,任玉并不清楚自己的脚处在怎样危险的状态,他这一动,让在场的所有人吓出了一身冷汗。医生们赶快给他换了体位。终于,在护士的劝慰下,任玉安静下来,医生和患者再一次达成了共识,小心地为共同的目标做着努力。在顺利取下第二脚趾后,按惯例,医生应该先在病人大腿取皮来覆盖脚上的创面。然而此时,被取下一大块皮肉的右脚看上去已经变形了,形势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栗鹏程临时决定,在任玉的右小腿上取一块与缺失的脚面差不多大小的皮肉,覆盖在任玉的右脚上。由于小腿皮下血运丰富,再由大腿向小腿植皮,相对容易成活。可是这样一来,等于在任玉的右腿上搬了三次家,工作量增大了一倍。

  27日下午三点半,在手术进行到十五个小时后,脚趾终于和脚部分离,医生们开始把脚趾与任玉的手掌吻合,这是一个异常精细的过程,需要借助显微镜来完成血管的缝合,稍有不慎,将前功尽弃。两天来,已经连续工作三十个小时的栗鹏程却看不出半点疲惫。终于,在经过两个小时的显微手术以后,栗医生下了手术台,在十七个小时之后,手术圆满结束。但是对于任玉来说,结果能否圆满,移植上去的脚趾能否成活,还要再等三天。

  1月30日,手术三天后

  栗鹏程说话,剪开纱布。

  2月6日,手术十天后

  任玉移植上去的右手大拇指已经可以自由活动了。栗医生决定给任玉换药。打开厚厚的纱布,拇指成活的情况良好。最让大家欣慰的是,从小腿移植到脚背上的皮瓣颜色也很好,这意味着任玉今后走路不会有太大影响。

  2月16日,手术二十天后

  当我们再次见到任玉时,他已经可以自己行走了,此时,医生们最关心的,是任玉拇指功能的恢复情况。类似于圆珠笔这样细的物体,任玉控制起来还有些吃力,但是很显然,捏拿大一点的物体,任玉已经没有问题,现在,任玉的右手大拇指已基本恢复功能。

  (本期内容涉及——积水潭医院:010-58516688转手外科)

责编:高正奎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