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之路周刊 > 正文

让爱做主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7日 14:13)

美丽的玉珠
病中痛苦的玉珠
美丽的玉珠已经不敢奢望还能穿上婚纱
余根松
余根松
郑玉珠卧床

  解说:2004年11月14号,在福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一个名叫余根松的小伙子,忐忑不安地走向重症病房。虽然是冬天,但他边走还边擦着汗。走到病房门口,他突然停住了,迟迟不敢推开门。

  解说:忧郁了半天,病房的门终于被余根松推开了。他做的所有准备,就是要向病房里的女孩求婚。面对余根松突然提出的请求,女孩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追求自己的男孩,提出求婚的怎么竟然是他?

  余根松: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郑玉珠:我很意外,很意外。没想到他会跟我说结婚。

  解说:这个女孩叫郑玉珠,年仅26岁的她患上了癌症。才住院两个多月,体重就下降了十几斤,头发都掉光了。颈脖处还有一大块被烧伤的疤痕,那是放疗给她留下的。余根松为什么要把自己一生的赌注压在这个身患癌症的女孩身上?女孩能同意这突如其来的请求吗?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解说:那是在2003年,余根松还是新华保险公司的业务员。2月14号情人节这一天,在一个大会议室里,余根松和其他三十几个业务员,等着领导介绍总公司新派来的督训讲师。正当他们等待闲聊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开了,所有的人转瞬间都不说话了。因为谁也想不到走上讲台的居然是个漂亮可爱的小姑娘,顿时让人眼前一亮。

  余根松:她这个眼神,眼神我觉得特别的亲切,很天真无邪的那一种。……很少有看见这样的

  解说:这个小老师就是郑玉珠。按惯例,督训讲师一般都是三十多岁很严厉的。但郑玉珠活泼的笑容,清脆的话语,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余根松的眼睛盯在了这个小老师身上。从此,余根松看郑玉珠的眼神都是异样的。

  余根松:就像一个邻家的妹妹一样的,她不是作为一种老师的身份站在上面给我们训话。00:

  郑玉珠:他会很专注地看着我。也许是当老师的职业病,用一种渴望崇拜的眼神,余根松就喜欢用这种眼神来看我

  解说:第一面的感觉让余根松终身难忘。可再看到如今病房里的郑玉珠,变得那么的憔悴黯淡。心上人的痛苦如同尖刀般扎着余根松。

  余根松:那种感觉真的是,跟我原来的所认识的她是完全判若两人的一种感觉。

  解说:现在的郑玉珠怎么会这样脆弱?曾经那个无所畏惧的阳光女孩去哪了?余根松几乎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昔日深爱的女孩吗?当初的追求仿佛就在昨天,一年多来的景象历历在目。

  解说:会议室里的初次见面,郑玉珠根本就没注意到余根松,甚至几乎没什么印象。而一见倾心的余根松,只能是借助工作关系、师生关系、朋友关系,千方百计的找机会和郑玉珠靠近。每天都能找出问题来问这个小老师。随着交流的频繁,渐渐地由陌生变成了好友。但余根松的行动就是难以超出好朋友的范围。以至于,他俩认识一年多,玉珠难得一次答应和他单独吃饭,余根松却没有任何表示。

  郑玉珠:他真的不懂浪漫那种,就是叫你出来吃饭,我不去他真的没有那个。我真的跟他出去吃饭,吃完饭他就不知道干吗了。他想了半天,要不然我们去网吧吧,我说网吧有什么好去的,我倒不如回家

  余根松:我对她有一些感情,但是那种感情不能说说得这种,似乎应该叫做单相思。

  解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条件出众的郑玉珠身边追求的男孩子越来越多,她的选择面自然也就很宽。憨厚实在的余根松因为没钱,根本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在玉珠心里,最好还是找个有钱的人家。什么样的经历让郑玉珠必须这样去做选择呢?

  解说:郑玉珠出生在长乐市漳港镇一个渔民家庭。贫寒的生活让她早早懂事,学习一直很好的她却放弃了读大学的机会,考取了中专师范学校,因为这里的学费很少。

  郑玉珠哭诉:借不到钱,就为了两千块钱借不到,父亲为了给我凑学费晕倒在马路上,那时候。后来跟父亲讲,我不想读了。然后父亲从小到大是看着我太爱念书了,我自己都在那边哭,而且看见我读书成绩都非常好,他也舍不得。

  解说:98年的夏天,郑玉珠以优异成绩毕业,在等待分配工作的空闲时间,她想出去打工赚点钱贴补家用。没想到一个意外的应聘机会让她进了保险公司,东奔西颠的跑业务把她晒得跟灰姑娘一样,但是辛苦的付出就会有回报,第一个月郑玉珠就挣了六千多块。

  郑玉珠:作为一个新人,我在公司业绩是第一名。那时候保险公司的领导挺重视我的,他们各方面觉得还不错,所以他们有意培养我。

  解说:这份意外的工作让郑玉珠一下子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村里的金凤凰。她很珍惜这次机会,在工作上更加刻苦。到了2003年,郑玉珠已经是公司在福建最年轻的督训讲师,单位里的重点培养对象。

  解说:2004年,郑玉珠慢慢发觉一直很好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几乎每个月都要感冒、发高烧。到了8月份,严重到每天都会无缘无故的晕倒。实在挺不住的她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犹如一记晴天霹雳!她患上了B细胞型非霍奇金氏恶性淋巴瘤,淋巴是遍布全身的器官,所以不能做手术,只能采取保守的办法进行放疗和化疗。26岁的郑玉珠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竟然离自己这么近!想起自己风华正茂,事业正在稳步的上升;想起原本贫困的家里,日子才刚刚好起来,郑玉珠根本接受不了这个残忍的结果。命运为什么如此捉弄自己?

  张纬建医生:如果不治疗,这样的病人也可能只有一两周,两三周的时间……如果效果不理想,就是高度发展,病人极可能几个月的时候就走了。07:00:10:00

  当农民的父亲看到女儿的重病,呆住了。女儿住院前两天还给上学的弟弟寄了五百块钱学费。这一下子得这么大的病哪来的钱呀?

  郑玉珠:我住院以后,父亲在外面给我借钱。也是神情恍惚,骑自行车一下子就摔到沟里去了。

  解说:正当病魔把郑玉珠往命运的死胡同里推的时候,更凄凉的事发生了。郑玉珠住进医院以后,以前那么多追求她的男人,开始还有几个过来看望的,但是知道了她的病情,这几个小伙子在几天之后就全部消失了,甚至连一个问候的电话都没再打给她,原本如花朵被捧在掌心般的感情再也不存在了!

  解说:郑玉珠心里很清楚,自己的病只会拖累别人,她已经不敢渴望谁能给她一个终生的承诺,但被病痛折磨着的她,还是希望至少能得到朋友般的关爱。

  郑玉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重病为什么总发生在我们这样一个家庭需要帮助的人身上……应该说我的事业正在越来越好的一个情况下,而且我觉得一片前景都非常好的情况下,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让我得了这个病?为什么不迟十年或者是二十年,那时候可能我就没有什么遗憾了。现在我自己想到我还没成家,也没孩子,知道这个病以后,自己都不敢相信。我自己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个病!

  解说:曾经追求过自己的几个男人相继离去,这让郑玉珠非常伤心,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病却牵动了另外一个人的心。当余根松得知玉珠身患癌症以后,两年的苦苦暗恋,堆积在他内心所有的情感,一下子全部翻涌出来。想起自己那么喜欢的一个姑娘很可能两个月后就再也不在了,当天晚上回到家他就大哭了一场。他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余根松:我觉得这是一个绝症!玉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能够多争取跟她在一起,多久就是多久。

  解说:从郑玉珠住院第一天起,余根松就每天都去看望她。一个多星期下来,让玉珠觉得有些奇怪。和别的好友比起来,余根松的频繁度似乎已经超出了正常界限。况且余根松的工作单位在长乐,离福州有70多公里远。

  郑玉珠:一天刮台风,下雨刮风,他那么晚也从长乐赶上来。跑到这来。我说,今天刮台风你怎么跑过来?他说,没来我觉得心里不舒服

  解说:从郑玉珠得病的那天起,余根松就是这样陪护着她,然而病痛中的郑玉珠非但没有接受余根松的付出,反而对他态度很恶劣。因为化疗,玉珠整个口腔和肠胃都变得异常脆弱,每吃一次东西嘴里都很疼。余根松就经常给玉珠带排骨汤喝。一天,余根松像往常一样拎着排骨汤,兴冲冲的来到玉珠的病房。他一边把热腾腾的汤倒进饭盒,一边告诉玉珠:化疗把身体做的太虚弱了,应该多喝排骨汤补充营养。可让余根松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是,郑玉珠竟然对他大发脾气,拿起排骨汤就往他身上砸过来。

  郑玉珠:把排骨汤砸过去,他站在门那边,我就砸到门那边去。我说,你以后再也不要买那个汤过来了,你走。

  余根松:当时那个场面挺尴尬的。

  解说:奔忙劳顿却换来如此结果!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全都堵到了余根松的胸口:每天那么大老远的赶,又得上班又得去医院。经常来不及吃晚饭,还得硬撑着讲是为了减肥。一圈都瘦下来不说,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心寒!自己这么跑有没有必要呢?玉珠为什么要对自己无缘无故的发火呢?想起两天前,玉珠对他的态度就不对劲。

  余根松:她说,你没必要天天来看我,我挺好的,该忙什么忙什么听到这个话确实有点,有点难受

  解说:第一次面对委婉拒绝时,余根松心里一下凉了半截。难道自己的做法让玉珠反感不成?可自己又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辗转反侧的想了一个晚上的余根松,做出了一个更大的决定。为了更明确自己的来意,为了更坚定自己的信念,余根松原本是想陪玉珠走完剩下的日子,可现在他要告诉玉珠,他想要玉珠做他美丽的新娘。

  郑玉珠:有一天他自己就说,问我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娶你。我听这个话,我就愣了很久。

  余根松:能够跟她结婚,就算以后有什么,我自己也感觉像是做完了一件事情一样的,心里会舒服一些。

  解主:余根松突然提出的想法让郑玉珠大吃一惊。当她被确诊为恶性淋巴瘤以后,意味着死亡随时都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这个时候,她不敢奢望还会有男孩对自己付出,也不敢接受。看到总是笑嘻嘻的余根松,每天都要从百里之外的长乐赶回福州来探望自己。现在又提出结婚,郑玉珠意识到了后果的严重性,不能再由着余根松这样跑了。

  郑玉珠:怕害了他两个人再这样下去要完蛋了。

  解说:玉珠对余根松发火是想让这段感情立刻终止!因为这段感情注定将只有开始,而没有结局,余根松能明白玉珠的苦心吗?

  余根松:她的为人平时不是这样子的。所以她做出这种反差的举动,我觉得,她是能觉察到我心里的想法。她也是为了我好,故意地把我赶走。

  解说:虽然郑玉珠一再强迫自己要割断这份感情,不能拖累这么好的小伙子。可随着余根松每天一趟一趟的往医院跑,他们见面的次数越多,玉珠对余根松的依赖就越强,而内心更是难以抗拒。

  郑玉珠:他来了以后我又想他走,他走了又想着他,他一走了,我心里是空空的。

  解说:发过脾气之后的郑玉珠,既盼望又害怕余根松再次来到自己跟前,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中,她辗转难眠。第二天早上,当疲惫的玉珠睁开眼时,她又看到了余根松,这个小伙子像昨天一样,手里拎了一罐排骨汤,傻傻地笑着,站在自己的床前。

  郑玉珠:病房那边有个墙角,他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在那个墙角那边探一个头出来,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第二天就这样子,又这样子嬉皮笑脸的。我觉得他笑起来特别可爱像小孩子一样的,又被他给逗乐了。

  解说:第二天的和好,余根松本以为一切风平浪静,他开始幻想他们美丽的结婚照,幻想他们漂亮的新房。玉珠真的能战胜难以治愈的癌症吗?余根松想娶玉珠的愿望真能实现吗?

  解说:备受感动的郑玉珠,越来越害怕余根松的感情会陷得太深。因为自己已经快被病痛追逼到崩溃的边缘。由于颈部肿瘤对气管的压迫,玉珠每天最大的奢望是呼吸一口完整的气。

  郑玉珠:整个嘴巴张起来,鼻子什么都呼吸不了。就这样,啊。这样子,想呼吸一直呼吸不了。整个嘴巴张着,一个晚上都这么啊……人就没有理智了,不会想。就感觉就是,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让我吸一口气就可以了,让我缓解一下不那么痛就可以了

  张纬建医生:这一类型的淋巴瘤本来愈后不太好的淋巴瘤。(当时我们拍片的时候)CT片拍完,纵隔有十公分以上的肿瘤。颈部是上颈到下颈,尤其是左边,都布满了肿瘤,所以她呼吸困难。呼吸困难是纵隔压迫气管,走动一下就喘了。

  解说:由于放疗化疗同时进行,玉珠从头到脚全身每一个部位都在剧烈的疼痛之中。持续不断的疼痛,让她生不如死。

  郑玉珠:头痛包括牙齿都会痛,耳朵也会,鼻子…没有一块肉好像属于自己的,(都是在痛。)止痛针打进去还是痛,止痛药吃进去还是痛。那时候全身骨头痛,非常非常痛,痛得自己没有理智了,手、头在床上撞。痛到最后,我甚至跟我父亲说,我想死,我不想这么折磨下去。

  解说:被病魔摧残的郑玉珠已经开始放弃生的决心,死的念头产生了!可怕的病情使得很多朋友都劝余根松:不要再犯傻,不要陷到感情的漩涡里。

  同事C:他是一个很忠厚很善良的男孩子,我从内心来讲,我是希望根松在这个时候应该替玉珠撑起一片天来……也有人说,根松你作为一个朋友,你尽你的能力多照顾多关心就可以了,你没有必要说一定要走这一步。

  余根松:到了后面其实有一些朋友就算是有一些这种意见或者什么,其实那时候我觉得也听不进去的。

  解说:朋友的话可以不理,可母亲这关怎么过?母亲知道他们俩的事情后,几乎惊呆了!儿子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做法?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健健康康的干吗得找一个病人?这么大的责任如何负得起?这可是拖累一辈子的事!况且家里经济条件本来就不好,玉珠家里也没钱,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

  余根松:我母亲一开始不同意,说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不找一个健康的呢,这样的女孩子找一个来干什么,她说事情太多了,你要负的责任太多了。

  解说:面临母亲的反对,余根松陷入艰难选择。一天工作下来本来就很累,下班后得赶去玉珠病房,回家后还得接母亲的长途电话。就快焦头烂额的余根松甚至都害怕接母亲的电话。

  余根松:余根松:我经常是跟她讲着讲着,就把电话挂了不跟她讲了。02:01:43:00……有一段时间闹得比较僵的时候,基本上她来电话我都不接了。

  解说:当娘的电话里扭不过倔强的儿子,又火急火燎地从老家赶到了福州。可儿子的回答却更坚决。

  余根松:我就觉得玉珠非常好,我这辈子我就要她了。

  解说:母亲只好赶到病房,本想给玉珠做工作,可看到的却是她无法想象的场景。

  解说:面对在死亡边缘挣扎的爱人,余根松日日百里来回奔波,他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坚定地陪在玉珠身边。爱情之花在不知不觉中绽放,但病魔却丝毫不给这对生死恋人有喘息的机会。每次化疗和放疗之后,玉珠都会昏死过去。每一次余根松都害怕爱人不再醒来,每一次他又总是用自己的方式将玉珠唤醒。

  余根松唱:不知道什么时候 我开始喜欢着你 每个夜晚都会来这里看你 你长得那么美丽 叫我不能忘记

  郑玉珠:他就在我旁边一直叫我,他是叫我阿妹。他说,阿妹,别吓我,别吓我。然后他又唱了一首歌给我听,然后,慢慢慢慢我开始有自己的意识了,我听到他的声音,听到他唱给我最爱听的那首歌

  解说:当母亲目睹了这对恋人如此的生死相依后,(饱经沧桑的母亲被震撼了!儿子能有这么真挚的爱,还有什么可以替代的呢?)。本已退休正可以颐养天年的老人家,又作出了一个决定:从老家到福州来当保姆。想赚点钱贴补家用,当玉珠得这个消息,她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有放弃的念头。为了爱着她的人,她必须要活下去,要坚持到底。

  郑玉珠:他母亲在外面做保姆,一个月赚五百块钱,每个月工资一下来就拿四百块钱给我,虽然我们俩没结婚,他母亲每次来病房都是叫妈妈,我觉得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会把他母亲当妈妈一样的看待。我感谢他母亲。

  解说:尽管郑玉珠对余根松的爱已经不能自拔,可残忍的绝症太可怕了,对于结婚,她怎么能够接受?

  解说:郑玉珠的治疗已经到了第五个周期,颈部的肿瘤虽然在往下退却,但因为淋巴是遍布全身的器官,病情随时都可能转移。11月14号是玉珠的生日,此时她的病情表面上似乎得到了控制。余根松盘算着,从玉珠8月30号住院到过生日已经两个多月了。而就在这短短的两个月里,每天的相处,他觉得和玉珠的感情比两年还深。他要送给玉珠一份特殊的礼物,这份礼物也表明他一生的决定。

  余根松:就是把她的手抓过来量,拿一根绳子给她量。当时骗她说,等你出院以后,看你会瘦成怎么样。因为她住院住了一段时间体重下降了十几二十斤,想故意这样骗她。

  解说:生日的这一天,病房里聚满了朋友。蛋糕和蜡烛使重症病房,一时间变得格外温馨。玉珠在病床上像往常一样等待着余根松,她还不知道这个不懂浪漫的男朋友会送什么礼物给自己。吹完生日蜡烛的玉珠,看到爱人突然拿出一枚戒指,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就在玉珠生日的十天前,余根松悄悄用量好的尺寸,定制了戒指。他要跟玉珠订婚。在病房里,戒指成为他们爱情的见证。

  郑玉珠:那天是吹完生日蜡烛以后把订婚戒指戴在我手上,那时候还跟我偷偷讲了一句,他说我没钱只能买一个比较便宜买一个假的钻石给你,等以后阿哥赚了钱买一个大的钻石给你,真的钻石给你,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我立马眼泪就掉出来了。在场的所有同学眼泪都掉出来了,我那天就给他讲我说你现在就算编个草绳戴在我手上我都高兴。

  解说:虽然是在病房,可余根松要把这个订婚,变成他和玉珠最重要的仪式余根松还非常认真地请在场的同事做他们的证婚人。

  张纬建医生:订婚的第二天她告诉我,张主任,昨天我订婚了。她是满面笑容……我们肿瘤治疗现在是六大手段,第六大手段就是心理治疗…它通过神经体内调节,它可以调动肌体的抵抗、免疫,各方面来对抗肿瘤。尤其是亲情、爱情这方面,我想是作用更大。

  解说:郑玉珠和余根松的爱情一次次经受着生死考验,他们和厄运抗争的故事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2004年12月4日,一场为郑玉珠筹集治疗费用的义演在福州市的步行街举行。

  郑玉珠义演现场:那时候我也想过放弃,。因为昂贵的医疗费我有想过放弃。但是慢慢的他一直在旁边陪着我。我觉得,他应该是我这辈子,可以托付终生的人。

  解说:沉浸在幸福中的郑玉珠,开始憧憬着自己的病痊愈后,能和余根松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家,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但最害怕出现的事又发生了!郑玉珠颈部的淋巴瘤刚刚下去,仅仅一个月后,癌细胞又转移到了腹股沟。厄运再次纠缠上这对相依为命的恋人。

  解说:随着郑玉珠准备进入第六期放化疗,她身体的承受能力也越来越弱。肝肾脾乃至心脏和骨髓的造血功能都降到了很低。郑玉珠就快支撑不下去了,意味着她和余根松爱情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余根松:看她这样子,痛的时候也是非常难受,也恨不得能帮她承受一点痛苦。

  郑玉珠:现在如果说转移到骨头上面或者真的破坏的话,真的,我觉得应该是一点点希望都没有。

  解说:因为病情的不稳定,癌细胞极有可能再次转移。郑玉珠心里清楚,这种病5年后的存活率只有40—60%。为了她所爱人的幸福,她不得不和余根松做个将来的约定。

  郑玉珠:我跟他讲如果哪一天我真的走了,我说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他说,什么条件。我说,你要在一年内,能够再去找一个好的女朋友结婚,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余根松:如果她万一走了怎么办?那时候我跟她说,我会跟你一起走。

  郑玉珠:当然作为我,我是不希望他一年内忘掉。但是如果我自己走了,我还是真的希望他把我忘掉。因为对于走的人来说,她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只希望在的人活得更好一点,活得更开心一点。

  04年底,福州一家婚纱店为余根松和郑玉珠免费拍摄了婚纱照,郑玉珠终于圆了做一回新娘的梦。

  郑玉珠:拍婚纱非常累但是我没喊过一次累,生病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奢望过我穿婚纱,我那时候想我可能这一辈子就不可能穿上婚纱了,他抱着我拍婚纱照那一刻,我觉得那种心情什么烦恼都可以忘掉,自己可能都忘记自己是一个病人,就是沉浸在那种幸福当中。让我圆了一次做新娘的梦。

  解说:经过了这些风雨,他们的故事感动了很多的人。04年底,他们当选为福建十大感动人物。

  字幕:猴年的最后一天,余根松和郑玉珠领取了结婚证。两天后,郑玉珠开始肚子疼,她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盲肠。这对生死恋人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他们会坚守在每一个今天……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