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人物

花季少女死亡之谜

央视国际 2004年08月04日 16:54

  解说:眼前这一幅幅画作出自17岁的新疆女孩高月之手,然而这位曾获过新疆二级小画家的高月却于2004年3月21日离开了人世。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我非常的痛心,我失去了这样一个孩子,本来这个孩子在西苑医院做完ATG以后是有希望的,当时医生就说你好的话,能在明年就去读书了,能考学读书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走了这样一段弯路,把孩子让违法医院给葬送了。

  解说:对于高月的死亡,她的母亲于新生坚持认为,唐山红升中西医结合医院负有直接的责任,那么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高月为何会在病情好转的情况下从北京转到唐山的医院?而唐山的那家医院在对高月的治疗上到底做过些什么呢?

  解说:2003年2月,新疆女孩高月突然患上了重症再生障碍性贫血,生命垂危。在花费了十余万元治疗无效的情况下,于新生带着女儿入住了北京西苑医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我3月17号来。我记得也就是来后的第五天,西苑医院就给了我们治疗方案,就是进无菌舱,做ATG。

  刘峰: (北京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她外周血白细胞总数是零,白细胞一个没有,持续了17天,其他时间还有一百个,二百个,这个前前后后得一个多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能过来也是非常不容易的。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高月总共在舱里是55天,出舱以后状况很好,高烧也退了,孩子当时一些症状都没有了,医生也挺高兴的。

  解说:然而,让刘峰不解的是,这个好不容易才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女孩,却在同年的冬天,被母亲拖着离开了北京西苑医院,转院至远在唐山的一家民营医院继续治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高月的病当时也没有全好,只能说做完ATG以后,确实是好转的,稳定了,我在这样一种压力下,确实是又出现了小杨这个医托。

  解说:于新生所说的小杨就是画面上的杨得军,2000年毕业于河南省周口卫生学校,是周口中西医结合医院派往北京西苑医院的进修医生。然而与其他进修医生不同的是,这位杨医生却基本上是在晚上到各个病房单独查房。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我当时来问他,我说我怎么没见过你,他说我是新来的医生,白天都写病例,收病人,忙的很少陪他们来查房,他来的时候是下午八点来钟了。

  葛淑春: (患者母亲)自己去的时候多,就是值夜班的时候,因为每天大夫接夜班的时候,六七点钟都挨个病房走一下,告诉一声今晚我值班,有事找我,他一般就是这个时候去。

  解说:出于对大医院的信任,于新生并没有对这位进修医生的身份过多的盘问,但是在这位杨医生了解完高月的病情后,不是做出医学上的诊断或是医嘱,而是向部分病人介绍起另外一家医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他说大医院不一定治好病,他说我有一个医院专治这个病的。他说我们院长治好的人可不少,有些就是准备后事了,单位把花圈都买好了,人家好了,还有是卧床多少年,也治好了,好多大学生治好了都上学去了.

  葛淑春: (患者母亲)我看见我过这个小册子,上面说他们于敬来的一些经历,一些社会地位什么的,我说他怎么能这么厉害,能这么疑难症他能治了,他说好像是研究了十几年研究出来的,我说这个小册子上的地址有周口的,有唐山的怎么回事,他自己两个地方都能走吗?他说是,这边半个月,那边半个月,两边跑。

  解说:求医心切的于新生此时虽然有些心动,但仍旧没有转院的打算,但是又是什么原因促使她下定决心转院的呢?

  解说:为了进一步让于新生等患者家属相信那家医院的疗效,2003年11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杨医生将周口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院长于敬来请到了西苑医院为部分患者进行会诊。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

  一一都摸摸脉,看看舌苔,扒了扒眼睛,都看完了以后,他就一一都说,他说你们病情都不算重,在我的医院,在我的手中,你们都不算是重病号,你们要树立信心。

  葛淑春: (患者母亲)当时他就是很潦草的给我女儿号了一下脉,就说没问题,我心里就挺存疑虑的,因为我女儿病了这么长时间,国家这么大的医院,我一直在这治着,他那么轻易的就许下这个愿,我有点不太相信.

  记者:(电话采访)他当时会诊的时候跟您怎么说的,就说疗效,费用方面怎么说的?

  患者:也是承诺这样,费用说一个月两千左右,他们的设备很好,也有,病人也有好多。

  记者:就是一个用只花费两千块钱,效果会有所好转,好转到什么程度呢?

  患者:他说一个月就开始不输血,然后三个月就可以自己长上。

  记者:您也是想这样能省点费用,能治好?

  患者:恩

  解说:那位于院长走后没几天,杨大夫就将吴娟和另外一名患者送到了唐山的医院,而此时的于新生是否也有所动摇了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我当时院长来这天我确实心动了,我觉得他一直就说他治好那么多病,他那天就说他治好了600多人了,我就想到两到三个月可以脱离输血,这不是我梦想的事情吗,三个月就能见效也是我梦想的事情,我就这样相信了。

  解说:2003年12月13日,于新生带着女儿,在杨医生的护送下住进了唐山红升中西医结合医院,尽管医院的条件极为简陋,但求医心切的于新生仍然带着女儿住了下来,她期望的三个月就会有疗效的的治疗效果是否会出现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

  把钱交上,第二天早上就给了药,输的,吃的都给了,就开始接受他们治疗。

  记者:都给吃的什么药?

  于新生:吃的就是那四瓶,白血复生丸,血小板复生胶囊,再障复生丸,肝腹胶囊。高月用完了口服的一个绿颜色包装的,那个药吃完了以后其他就拉肚子,就起不了便盆了,就五分钟一次,七分钟一次,数不清了,我说这个是怎么回事,我们也找大夫,大夫说是正常的,这是内排毒,因为我们采取的就是排毒法,内外排毒,你搓腿是外排毒。

  解说:究竟什么是外排毒呢?在唐山红升医院,记者见到了这里惟一一名住院患者的家属,在抽屉里,记者找到了这种药。

  患者家属

  记者:这个是什么。蓖麻子是吗?

  患者家属:往大腿涂的。

  记者:病人感觉呢,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患者家属:病人总在痒。

  记者:有没有疼的感觉?

  患者家属:也有。

  解说:这瓶就是和捣碎的蓖麻子一起涂抹于患者腿部的“外排毒”用药,而患者在涂抹完之后腿部就会出现这样小红疙瘩,对此现象,医生又是如何解释的呢?

  张艳红:(唐山红升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中医的理论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我不是搞中医的,咱们用的一个是小蓟汁和蓖麻子,一个是清热凉血的作用,就是这样可以经过穴位排毒。但是她那个时候她也就是用了20多天,刚住院的时候用过,再以后没用。

  记者:为什么会起泡呢?

  张艳红:这个原理我说不了。

  解说:由于再障病人需要经常输血,那么唐山红升中西医结合医院能否为病人及时提供足够的成份血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孩子头疼的时候,出血泡,那个时候血小板低了,该用的时候约不上了。现在约上到后天也来不了,我一听这怎么行呢,于敬来说那不行先输个冷冻的。

  解说:究竟冷冻的血小板的成份是否于新鲜血小板作用一样呢?记者采访了北京宣武医院血液科主任徐娟。

  北京宣武医院血液科主任徐娟

  血小板不可以冷冻的,血小板最佳的活性的温度是22度,上下两度,采出来也不能冷冻,在这个温度下,摇着运输,运输完以后,就是尽快给病人输进去。这样效果比较好。

  解说:高月在唐山红升医院除了服用四种该院的药品之外,大夫还给她注射了一种叫做实验性植物人体凝血合剂的药物,简称PHA,那么这种药物对高月等病人有何疗效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

  孩子用完PHA满嘴出血泡,一个摞一个,一片比一片大,我说这个是怎么回事,也给医生讲,医生就说她吃饭的时候咬嘴了,高月就说我没有咬,你肯定是咬住了,你不是咬住了就是吃烫饭烫着了。

  鲁学华 (患者鲁聪父亲)

  记者:当时是不是给您用过一个叫PHA的药。

  鲁学华:那个一直在用,用了14天,他说用一个疗程,要用三个疗程,结果用到第三天小孩就叫头疼,一用就睡觉,就不敢用了,我就坚决不用,他说还要用两个疗程,我说不用了这个东西。我原来小孩还可以过去的时候,一用了这个就睡觉,就头疼,而且拉稀,拉得不得了,就不敢呆下去了。

  记者:您用完这些药之后有什么反映没有?

  患者:就是头疼,有时候心慌。

  记者:这些情况您有没有跟大夫说,问问他怎么回事?

  患者:问了,他说没事。

  记者:也没跟您做进一步的解释?

  患者:没有,他说吃这个药没关系。

  刘峰: (北京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

  这个药我早就听说,20年以前就有这个药,它是在免疫方面做实验用的,我只知道做实验用的,治疗再障的话,我没听说过,但是我不敢说人家没用过,为什么?浩如烟海的文献资料不见得我都看见过,这个我无法评论他。

  记者:反正在咱们血液病的治疗领域,没有用于临床有这种药。

  刘峰:我没有用过,我也没有听说别人用过。

  解说:由于高月在注射完PHA之后出现了嘴、眼出血的症状,于新生怀疑自己的女儿已经脑出血了,她立即找到了院长于敬来那里。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他说你放心吧高月的,我从医20多年了,我见的病人多了,什么样的我都见过,这绝对不是,你放心好了。

  解说:但是于新生仍旧放心不下,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红升医院终于同意到临近的医院为高月做脑CT检查。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到了开平医院,一做脑CT,脑出血了,我当时气的,我回来就想撕于敬来去。

  解说:在这种情况下,于新生终于下定决心于2月17日又重新回到北京西苑医院。

  刘峰: (北京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我们反复查细菌,包括口腔的问题,包括血里,无数次,最后还是查到了,血里有大肠杆菌,这种是感染最重的一种形式。控制起来也非常难。尽管我们是按照药敏的情况,选了一些很高级的抗生素在用,量也非常非常的足,没有控制过来。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

  高月临终的时候,我说高月你有什么话想对妈妈说,高月想了想说妈妈我恨那个杨大夫,我恨小杨大夫,我恨唐山医院,是他们把我治成这样,孩子刚说完没几秒钟,妈妈我对不起你,我刚才说的话,意思就是我谁都不恨,我对不起你,我谁都不恨,就是把刚才的话要推翻,她是想妈妈肯定不能接受这一切。

  解说:为了弄清楚高月等病人在唐山红升医院为何出现了用药后的不良反应?记者来到了位于唐山市开平区的红升中西医结合医院,对于我们的到来,医院的值班医生首先采取的是回避的态度。

  解说:在这位张医生打完数个电话之后,我们在这间挂满锦旗的房间里,无意中发现这位医生还没有来得及收走的纸片上,写着这样几个字――不接受采访。

  解说:到底红升医院给病人服用的是什么样的药?而这些药究竟来自什么地方呢?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当时高月的主治医生张艳红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张艳红:(唐山红升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

  记者:听说你们这是对血液病比较专科的医院,你们有哪些诊疗手段呢?

  张艳红:诊疗手段一个是采用输液,一个是中药。

  记者:用得什么中药?

  张艳红:中药就是治疗再障的阴虚、阳虚的一些汤药。

  记者:是一些什么名字呢?

  张艳红:再障阴虚、阳虚的中药,升血小板的,都是汤剂。

  记者:都是哪里出的?

  张艳红:哪里出的?是我们医院出的。

  记者:有几副药我看到的是周口的一个?

  张艳红:那我们就不知道了,他们是他们自己愿意吃的,是他们自己和周口那边的联系的。

  记者:不是医院给的?

  张艳红:不是医院给的

  记者:是他们自己买的?

  张艳红:是他们自己,那都有签字,他们也有签字。

  解说:既然医生不承认开过除汤剂以外的药,那么患者又是怎样吃上这些药的呢?在这家医院我们见到了惟一一名住院患者的家属。在抽屉里我们发现了这位张医生拒不承认开出的药。

  记者:这个药是吗?

  患者:这个药是。

  记者:是这个医院给您的药?

  患者:是

  记者:就是给您家属服用这个药的时候,还要您签字确认一下吗,有没有过?

  患者:没有。

  解说:为什么红升医院的医生拒不承认给病人开出的药呢?而且病人用药还要强调签字确认呢?这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内幕呢?据了解,在高月去世后,于新生曾带着这些药品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过投诉,国家药监局责成河北局和唐山局于2004年4月15日对红升医院进行过突击检查。

  陈富: (唐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处长)

  记者:他为什么要病人签一个确认单呢?

  陈富:他是怕病人吃坏了找他。

  解说:在唐山药监局,我们还看到了数张红升医院给病人开的处方上,竟然有再障复生丸、血小板再生丸、白血复生丸等药名。而为什么红升医院一再声称自己并没有给病人开过这些药呢?

  陈富: (唐山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处长)

  记者:这些药它是正规药吗?

  陈富:这些药是河南卫生局批的,99年河南卫生局批的。这个制剂都是国家批了以后,只允许在本院内销售。

  记者:周口的药放在唐山用的话。

  陈富:这个不太合适,按照药品管理法是不允许的。

  记者:是属于违法行为吗?

  陈富;他这个应该是违法行为。

  解说:显然红升医院明知道使用其他医院的内部药品属于违法行为,却仍然在偷偷地使用着。既然那些是在周口生产的内部药品,又怎么会在唐山出现呢?这些药究竟是谁生产的呢?而作为周口中西医结合医院的院长怎么又是唐山红升医院名誉院长?于敬来究竟有着哪些身份?带着这些问题记者又赶到了河南周口市中西医结合医院。

  张书蔚:(周口中西医结合医院 业务副院长)

  记者:再障复生丸是你们这出的药吗?

  张书蔚:不是我们这出的。

  记者:你们医院出药吗?

  张书蔚:我们医院不出药。

  记者:医院制剂有吗?

  张书蔚:没有

  解说:然而,就在我们的采访进行之中,这位副院长却屡次被人拉走,既然这家医院没有自己的制剂,那么那些药品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我们按照药瓶上标注的生产单位找到了周口市人民医院。

  王秋香:(周口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

  记者:我了解到你们生产的几种药,生血胶囊,血小板复生胶囊,还有白血复生丸,和再障复生丸,这些药都是你们生产的吧。

  王秋香:这些是给血液病医院,因为我们制剂是和血液病医院联合办的。

  记者:那怎么合办法呢?

  王秋香:他当时有投资。

  记者:那这几种药方是谁发明呢?

  王秋香:这个我不太清楚。

  记者:那你们这制的药发明者都是谁呢?

  王秋香:提供处方是他们。

  解说:虽然于敬来通过投资的方式借人民医院的制剂室生产出了自己的药,但是作为一家小小的民营医院又怎能让众多患者相信自己?用上自己的药呢?

  于新生: (高月的母亲)我还到他的办公室,挂了很多锦旗,而且于敬来的原创成果,奖状什么都有,而且于敬来给我的名片还是周口市政协委员,党政论坛编委,这都是代表国家政府形象的,在我们心目中是很神圣的,我就相信了这些。

  解说:于敬来作为唐山市红升医院的名誉院长,究竟对这家医院负有什么样的责任,我们在于敬来接受唐山药监局调查的口供上看到这样一句话。

  解说:至于周口政协委员的头衔,记者在周口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上公布的政协委员名单上也根本查不到于敬来的名字。

  解说:而所谓的CHCS国际血液病临床研究中心,也只是中国保健协会下属的一个分支机构,但于敬来只用中国保健协会的英文缩写,是否是为了避讳“保健”二字,记者不得而知。

  解说:同时,记者在周口中西医结合医院医生介绍栏中看到,于敬来,毕业于北京中医院,但是同样是在唐山药监局的询问笔录上,于敬来承认自己是1978年毕业于周口地区卫生学校中医专业,1999年12月才获得河南省中医管理局核发的职业医师资格证书。

  解说:同时记者还在网上查到了这样一条消息,2002年7月29日,河南周口市卫生局按照法定程序组织专家评审委员会,对辖区血液病医院进行年度校验,周口于敬来中西医血液病医院与另外两家血液病医院被同时注销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其原因是在不符合医疗机构基本标准的情况下,以血液病医院名义开展诊疗活动,存在着血源性疾病传播的隐患。

  解说:但为何已经被注销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院,仅仅是换了一个名字之后又重新开张了呢?带着这一问题,记者走访了周口市卫生局,在记者整整等了一天之后,卫生局终于同意接受了采访,但当记者准备开始时,周口卫生局副局长解冰山却不知去向,而我们了解到解冰山正是原来周口人民医院的院长。

  卓小勤 法学专家

  被吊销或者注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这家机构的法定代表人,就不能再申请设置新的医疗机构,他就不能够再做其他医疗机构的法定代表人,显然你这个案件,卫生行政部门在这个方面是没有严格把关的。

  解说:另外在河南周口记者还发现从于敬来毕业的周口卫生学校,到他后来新开的医院不过二公里的路上,竟然有国有、民营,大大小小的医院、个体诊所达六家之多,其中就有两家是曾经被注销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院。不知道这种状况是否是周口市卫生局躲避记者采访的原因之一呢?

  解说:周口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和周口市卫生局均对记者的采访采取了回避的态度,而此前多次劝说患者转院的进修医生杨得军也不知去向。

  刘峰: (北京西苑医院血液科主任)

  我问他为什么有几个病人从我们医院跑到唐山的小医院去了,他说我不知道,不是我办的,后来高月回来了,这个时候就真相大白了,怎么去的,不就很清楚了,这个时候我跟他说就不用说什么了,惟一的处理方法就是你不许入血液科半步,走人。

  解说:目前于新生住在北京一所由房东免费提供的出租房内,从高月去世前后她就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无私援助。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的法学专家卓小勤在得知于新生的遭遇后决定免费做她的诉讼代理人。正是有了这些热心人的帮助,于新生已经放弃了回新疆的念头,决心用法律的手段来为女儿的死讨个说法。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