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人物

湖南脑瘫患儿事件调查

央视国际 2004年07月29日 15:01


  13名脑瘫患儿在同一家医院接受治疗后病情恶化

  被称为先进技术的手术令他们的家庭陷入痛苦的深渊

  为讨说法,家长们把医院告上法庭

  三年艰苦漫长的诉讼案件仍无定论

  医院在整个事件中究竟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法律的背后又究竟是什么力量在影响着审判进程

  欢迎收看本期节目:湖南脑瘫患儿事件调查

  解 说:照片上的这个男孩叫欧柏君,由于患有脑瘫,左侧肢体不太灵活,右侧肢体完全正常, 但是在湖南省脑科医院进行的一次手术却让他变成了植物人。家长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令他们充满希望的求医过程原来是一场噩梦。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这个手放在这儿,它就掉下去,我说拿上来啊,拿上来啊,希望他能动一下,哪怕动一下也好,也不行。

  解 说:不仅仅是欧柏君,另外十多名脑瘫患儿在这家医院接受手术治疗后病情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恶化。

  叶俊,7岁。 张忠洋,8岁。 赖梦琴,5岁。谈志冶,7岁。

  解 说:那么医院对这些脑瘫患儿进行的究竟是什么手术,这些悲剧究竟是怎样造成的,谁又该对他们负责呢,带着种种疑问我们的记者开始了调查。

  解 说:2001年11月,欧柏君的家长通过广告得知,湖南省脑科医院引进国际先进技术,高薪聘请著名脑瘫外科专家,手术治疗脑瘫效果显著,抱着巨大的希望,他们找到了这家医院。

  殴天福:(脑瘫患儿欧柏君的父亲)他(医生)说所有小孩就是这三刀,脖子上一刀,背上一刀,还有这上面还要,他(医生)说如果是脚内侧不平衡,后面这里又一大刀。

  解 说:欧天福通过咨询了解到,医院治疗脑瘫主要通过两个手术,一个是“双颈总动脉交感神经网部分剥离术”,另一个是“选择性脊神经后根切断术”,又称SPR技术,这两个手术分别在脖子和背部进行,手术的费用总共是一万五千元。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他说(医生)这个手术很简单,你不用担心,这个手术很简单的,就是刮开脖子,挑一下,把血管扩大一下,把脑部的供血量增大,就是这样子。

  欧天福:(脑瘫患儿欧柏君的父亲)回到住院病房,我就在想这个问题,脑袋里面的毛病,动这个地方能不能治好。

  解 说:对于医院的解释,欧天福感觉不太可靠,于是决定不做手术,就在他办理出院手续时,脑科医院里一位叫张兰亭的老教授找到了他的妻子张静。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他说你的小孩目前的状况,比来这里的这些小孩都好。他说要是给他做了这个手术以后,他就会说话了。我就说是不是真的有这个效果,他说那是肯定的,我不骗你,我60几岁的人,我怎么会骗你呢。他说你可能还不知道,我是20万年薪,这个医院花20万年薪从外面请来的专家,他说我不骗你的。

  解 说:在这位老专家的劝说和郑重保证下,欧柏君的父母又动了心。2001年11月14日,湖南省脑科医院为欧柏君做了“双颈总动脉交感神经网部分剥离术”,手术的主刀医生就是医院花了20万年薪聘请的张兰亭教授,手术结束时他告知欧柏君的父母手术非常顺利。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连脑部的CT也没有照,脑电图也没照,这些都没有。他也不知道小孩到底脑袋里面是什么样子,他也不知道,反正他什么都不做。

  解 说:手术果真像张兰亭说的那样顺利吗。就在手术后的第二天,欧柏君开始出现烦躁不安,随后护士给他注射了一针非那根和一针安定,但是情况并没有好转。晚上10点左右,欧柏君进入昏迷状态,欧天福找到主管医生询问原因,得到的回答是24小时后孩子就会醒。

  殴天福:(脑瘫患儿欧柏君的父亲)但是24小时之后(孩子)还是没醒。就就一天一夜了,24小时还是没醒,我们又去问他(医生),他就给我们解释了,你的小孩是半个脑袋,吸收药物就慢一些,就需要加一倍的时间,要48个小时才醒,我们就这样苦苦等着,到了48小时还没有醒,我们又去问他,他就说要72小时醒,到了72个小时的时候,我们去问孟国成医生,我们说你不是说72个小时要醒的,他怎么到72小时还不醒呢,他说如果是72个小时没醒呢,就是手术问题了。

  解 说:在欧柏君昏迷不醒的第五天,湖南省脑科医院从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请来一位教授对他的病情进行会诊,这位教授查看了欧柏君四年前的脑部CT片。

  张灿泉:(脑瘫患儿欧柏君的姥爷)他把CT一看,还能说话,能走路,见鬼去吧。他说语言神经都坏死了,怎么还能说话呢,那不是骗鬼啊。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我说那不做手术呢,他说不做手术,他(孩子)就还会慢慢的康复,他就这样跟我讲,他说如果在他们湘雅医院就不会做。

  解 说:由于这位教授讲出了实情,这次会诊不欢而散。对于手术究竟为什么会造成患者昏迷不醒,院方最终的解释是由于欧柏君的特异体质造成的。

  脑瘫患儿在父母面前“神秘失踪”

  什么才是医院强迫患者出院的真正原因。

  一次被医生称为“成功”的手术却让病人昏迷五个多月

  面对事实院方又将做何回应

  请继续收看本期节目:湖南脑瘫患儿事件调查

  解 说:在这之后的五个月,欧柏君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医院对他的治疗也是时断时续。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这个小孩还没醒的时候,他们就不上氧了,也不治疗,这个小孩已经瘦得腿都干了,手全部都干了,他们也不治疗。在这个医院就求他们啊,求一天就打一天针,还要跪下来求他们。

  解 说:由于院方没有给出合理的说法,2002年2月,欧柏君一家申请对这一事件进行医疗事故鉴定,3月28日,长沙市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做出鉴定结论:认为欧柏君医疗事件属于二级甲等技术性医疗事故。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因为是医疗事故了,那它们(医院)就要负责了,就开始(给孩子)打针了,打消炎针了,灌牛奶,他们(医生)又弄了一个月,弄了一个月以后呢,它(医院)说这个鉴定还不算数,我们已经向省卫生厅提出要求重新鉴定了,这个时候小孩他们又不管了,又停药了。

  解 说:由于湖南省脑科医院对市级鉴定不服,湖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对此又做了重新鉴定,最终认定不属于医疗事故。在拿到了这个鉴定结论后,湖南省脑科医院的法律顾问孙志敏带领保卫科的工作人员多次来到欧柏君的病房,以拖欠医疗费用为由要求他们立即出院。患者家属表示,只要医院出具一份真实的病例他们就可以出院,但这一要求遭到了院方的拒绝。在双方争执的过程中,医院多次采用了极端的手段。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几个大汉,就进来了,就把我妹妹关进厕所,我要照顾小孩,就拉住(床),他(孙志敏)又把我拖出去,当时也没人管,我就想拿手机打电话给我妈妈他们,叫他们快点来,手机也给抢掉。

  盛建云:(脑瘫患儿欧柏君的亲属)把我们一顿打,一顿轰,我当时(被)打在胸部,这里都打青了,打得我坐在地上起不来 。

  张灿泉:(脑瘫患儿欧柏君的姥爷)孙律师说,还有保卫科姓龙的说,他说你这个老家伙,你再敢来我们医院,我就打死你。

  解 说:由于欧柏君的家长一直拒绝出院,2002年9月12日下午,在法律顾问孙志敏的带头下,医院一伙人再次来到病房,将欧柏君强行带走。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医院的医生,还有它们医务科的,还有律师、保安一起,把小孩放在担架上,拉起就跑。

  解 说:那么欧柏君究竟被带到哪里去了呢。就在欧柏君从湖南省脑科医院失踪三个小时后,中南大学湘雅二院的急诊室接收了一名由120急救车送来的病人,这个孩子正是欧柏君,直到晚上九点多,欧柏君一家才通过多方打听找到孩子的下落。

  张灿泉:(脑瘫患儿欧柏君的姥爷)我们一找到小孩,他说你们这时候才来啊,他说120急救车(的医生)说小孩是在路上捡的,是人家遗弃的小孩。

  记 者:这是谁说的?

  张灿泉:(脑瘫患儿欧柏君的姥爷)这个医院(湘雅二院)的医生说的。

  解 说:我们无法调查到这一事件中间过程的内幕,但可以肯定的是,通过这次事件,湖南省脑科医院要欧柏君出院的目的达到了,那么他们为什么千方百计地要把欧柏君弄出医院呢。

  盛建云:(脑瘫患儿欧柏君的亲属)我们住在进门口那个病室,别(的病)人到病房来看看,你们(医院)治好得不,我们病人明明被他们治得几十天不醒,几个月都不醒了,瘦得皮包骨了,这是事实,别(的病)人一看到就要走,它(医院)就想把我们这个眼中钉拔掉。

  解 说:对于整个事件,医院究竟是什么态度呢,我们的记者找到了这家脑科医院,但采访的请求被院方拒绝。

  医 院:采访也是双方自愿,你有采访的权利,我们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利。

  记 者:为什么不接受采访。

  医 院:就是现在很忙,没时间来接待。

  记 者:这个事情院长不管。

  医 院:什么不管,院长有院长的事,他不可能一天到晚弄这个事情,你们领导什么事情都是他亲自处理吗。这个事找我们律师。

  记 者:但是我想跟您院长联系一下。

  医 院:我说了院长开会去了。

  记 者:你能把他的电话给我吗。

  医 院:我不能把他的电话给你,因为他现在很忙,(打)电话会干扰他,这没有违法吧,这也没违规吧,这也是一种我们的权利吧。

  记 者:您的医院就一个院长吗,其他院长也都开会去了。

  医 院:其他院长有其他院长的事。

  一个著名的脑瘫专家

  两项先进的手术

  这究竟是患者的福音还是医院的谎言

  两百多脑瘫患儿同一个治疗方案

  治疗效果为何不看病情只问身份

  请继续收看本期节目:湖南脑瘫患儿事件调查

  解 说:事实上脑瘫一直是医学界的一个难题,长期以来没有什么突破性的治疗手段,目前基本上以康复治疗为主,脑瘫有很多种类型,不同类型的脑瘫患者要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法和手段,但是在湖南省脑科医院接受过治疗的患者,他们的治疗方案却基本相同。

  杨美莲:(本案代理律师)来每一个孩子,都要做手术,而且大部分都决定要做玻璃术和SPR手术,从我了解,医疗上没有这种机械规定和这种统一的标准。

  解 说:那么被湖南省脑科医院称为国际先进技术的SPR手术对治疗脑瘫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呢,我们的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北京天坛医院的专家。

  高宝勤:(北京天坛医院儿科主任)脊神经后根选择切除,把神经的反射弧给它切断以后来减低肌张力,它适应证选择比较严格,有的可以有一些后遗症,切断以后会造成一些瘫痪,甚至个别的也有大小便失禁的。

  解 说:脊神经后根选择性切断术又称SPR手术,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国外就已经开始应用这一技术,90年代后被引入我国,对这一疗法的应用,国内外医学界一直存在争议,因为它的长期疗效仍有待证实,并且这一手术有着严格的适应证,并不是所有脑瘫患者都适用。

  高宝勤:(北京天坛医院儿科主任)做手术只是把这个反射神经的一个感觉神经给它破坏了,破坏以后没有这个反射弧了,它的目的也是让肌张力下降,并不是我做完手术就可以跑了。

  解 说:在湖南省脑科医院接受过治疗的200多名脑瘫患儿中,他们几乎都接受了“双颈总动脉交感神经网部分剥离术”,那么这又是一个什么手术呢,专家给出的答案令我们很吃惊。

  高宝勤:(北京天坛医院儿科主任)这与脑瘫没关系的,反正是另一种病的手术。

  张德华:(脑瘫患儿家长)我就跟张兰亭张教授讲,脖子这个手术不动好不好,我暂时不动,看情况再说,他说那不行,你的小孩出问题了,我们哪能负责得起,先动这个手术,再动后背的手术,他就跟我这么讲,我当时就和他吵起来了,他说你不听我医生的话,搞出毛病来了我不能负责。

  解 说:那么对于这些医疗知识以及这两个手术的治疗效果,湖南省脑科医院的医生们难道不知道吗。

  叶政权:(脑瘫患儿家长)你进院首先就问你是干什么的,如果你是地地道道打工的,你是下层关系,就说你的病一定能够治好,但是有四川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个法官,因为他看到电视,就带着小孩到脑科医院来医治,他(医生)就问他是什么身份,因为他每个人都问,问了之后,他说他是中级人民法院的,他(医生)就不给他治。

  张灿泉:(脑瘫患儿欧柏君的姥爷)他说你这个小孩不能医,目前还没有技术水平。凡是公安局和法院、检察院,你这不能医,现在科学没有达到这个程度。

  解 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湖南省脑科医院却在报纸、电视上了进行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称他们在多年研究脑瘫治疗的基础上,引进国际先进技术,治疗脑瘫疗效显著。

  杨美莲:(本案代理律师)根据广告法的规定,对于这种医学治疗(效果)的宣传,不应该去过多地评价它的效果,而且非常肯定它的效果,这是不符合广告法关于医疗广告的这种要求的。

  解 说:这家医院还在广告上称他们聘请了一位叫张兰亭的脑瘫外科专家,在许多脑瘫患儿的家长到医院咨询时,这位专家更是对家长做出了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保证。

  叶政权:(脑瘫患儿家长)我说像我这个小孩治了以后大概有什么效果。就是那个张兰亭讲了,你的小孩不出院就可以走路。

  张德华:(脑瘫患儿家长)医生问我,你的孩子要达到什么要求,我说我的小孩能走路,生活能自理我就满足了,他说你要求太低了,我保证你(孩子)六个月以后可以踢足球。

  杨杰华:(本案代理律师)我认为他不切实际明显的夸大了手术的效果和作用,那么的话,使得这些脑瘫的残疾儿童家长产生一种重大的误解。

  解 说:那么这个张兰亭又究竟是什么人呢,根据我们的调查,他原本是黑龙江中医药大学的一位骨科教授,退休后才被湖南省脑科医院聘用。

  张 静:(脑瘫患儿欧柏君的母亲)完全是欺骗人的,把人的生命不当一回事,这些医生披着白衣,欺骗我们这些老百姓。

  解 说:这些夸大了疗效的广告和承诺无形中加大了家长们的期望值,使得他们没能清楚地意识到治疗后的效果,贸然做了本不应该做的手术。

  郑仁霞:(脑瘫患儿家长)我说我们被他们骗得太惨了,我们有一点知识的话,都不会骗成这样子。

  解 说:在这起事情发生后,张兰亭就离开了这家医院,对于张兰亭离开医院的原因,院方做出的解释是他的聘用合同已经到期。

  杨杰华:(本案代理律师)那么这个案件的话,我认为性质恶劣在于什么呢,在于竟然有人把他们获取经济效益,获得高额利润的眼光和手伸向了本身处境就非常非常艰难的残疾人及其他们的家庭。

  解 说:2002年6月,长沙电视台新闻频道曾以《弥天大谎治脑瘫》为题对此事进行过报道,在节目播出的第二天,湖南省脑科医院几十名医生在院长的带领下找到电视台,原本是六集的连续报道第二天被迫停播,报道这一事件的记者也被停职调查。

  两次鉴定却出现两本病例

  这究竟是笔误还是令有原因

  13家患者诉讼过程艰难曲折

  事情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力量在影响法律的公证

  请继续收看本期节目:湖南脑瘫患儿事件调查

  解 说:2002年5月,欧柏君一家向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湖南省脑科医院承担赔偿责任,第二年9月,依据湖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做出的鉴定,法院判定欧柏君一家败诉,同时应付清拖欠脑科医院的4万多元医疗费。

  杨美莲:(本案代理律师)这个鉴定吧,从证据学上来说,它仅仅是一个证据,作为法官,他要充分地去审查它,去考证它,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和它的科学性,我认为一审法院没有做到这些。

  解 说:那么省市两级鉴定机构对这一事件做出的两个鉴定结论,究竟哪个更科学呢。欧柏君的家长认为,湖南省脑科医院对第二次鉴定提交的是一本改动后的病历,由此导致湖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做出了错误的鉴定。

  杨美莲:(本案代理律师)这个案件,市鉴定是医疗事故,省鉴定不是医疗事故。那么他就理解成省鉴定的级别高于市鉴定,所以他当然采纳了省鉴定。

  解 说:那么湖南省脑科医院又究竟有没有改动过病历呢,调查中我们发现,在对欧柏君医疗事件的两次鉴定中出现了两本不同的病历。市级鉴定机构记载的病历号是43849,省级鉴定机构记载的病历号却是43859,对这个问题,院方不愿正面接受我们的采访,提出了只录声音的要求。

  医 院:这两个号子的误差,我估计肯定是他这两份中有一份是写错了。

  解 说:脑科医院认定这一情况是由于市鉴定机构的笔误造成的,欧柏君的真实病历应该是他们向湖南省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委员会提交的住院号为43859的病历,于是我们的记者提出要求,希望查看另一份住院号为43849的病历。

  医 院:那个号子的病历我们现在没办法给你查,但是我要说明一下是怎么回事,因为我们病案室统计病历是按出院号,不是按住院号统计,所以你现在告诉我住院号,我没法去调查这个病历。

  记 者:那您看湖南省人民医院,它也是住院号。

  医 院:这个每个医院不同,我们医院的病案管理系统是按出院号管理的。

  解 说:随后,医院拿出一份病历来证实他们的说法,为了保护病人的隐私,我们遮盖了病历的下半部分。医院指出这份病历的住院号是65695,病案号则是54428。但是我们可以明显看出54428是手写的,事实上病案号最初的打印号码和住院号完全相同,都是65695。

  高宝勤:(北京天坛医院儿科主任)入院和出院是一个号,全国都应该是统一的。

  解 说:2002年7月,另外12名脑瘫患儿的家长把湖南省脑科医院告上法庭,但是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却以案件太复杂为由没有立案。

  杨杰华:(本案代理律师)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个很复杂很疑难的官司,案件的关键在于,对这个医疗行为造成的后果做出一个医学上的鉴定,我们依据这个医学上的鉴定,我们就可以分析是非,就可以依法裁判。

  解 说:2002年9月,湖南省法院系统先进表彰大会在雨花区法院进行,部分脑瘫患儿家长利用这个机会再次来到法院,希望向有关领导反映情况。

  叶政权:(脑瘫患儿家长)当时法院很不高兴,他说你们干什么的,闹事的,闹事把他抓起来,我说你们抓什么,我说法院是人民的法院,我们是来伸冤的,我这样一讲,那个高个子姓吴的,吴院长说,你来来来,他就派了大概五六个法官和法警,带那个强制性的形式,就把我们叫到一个房里,并且外面至少有五六个人把守,他说你们就在这里,要立案可以,我们今天答应你,可以立案,但是你们不能出门。

  解 说:通过这次事件,法院答应患者家属可以立案,在这之后,这些脑瘫患儿的家长及其代理律师多次去湖南省脑科医院,要求复印病历,但遭了院方的拒绝。直到现在,整个案件的审判过程仍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杨杰华:(本案代理律师)这些脑瘫患者他们目前的状况和脑瘫的手术之间,有没有因果关系,有多大的因果关系,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是比较关键,这些问题涉及到一些医学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我不能做定论,法官也不能做定论,应当有一个公正的,权威的对这个问题做出一些鉴定。

  解 说:目前,欧柏君一家已经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并申请中华医学会进行重新鉴定,另外12名脑瘫患儿的家属也在向法院申请法医鉴定,我们期望他们最终能得到一个公证的鉴定和判决。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