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人物

面对求救

央视国际 2004年06月09日 16:53


  导 视

  一辆急救车在外出考察路上经过一起车祸现场,

  8名医务工作者面对5名等待急救的伤员,

  他们各自将做出怎样的决定,

  在这决定的背后又究竟隐藏着什么。

  敬请收看本期节目《面对求救》。

  正 片


  记 者:这里是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我身边的这辆急救车,是这家医院惟一的一辆急救车,今年2月17号,这辆车载着彭水县8名医务工作者到万州考察学习,然而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趟旅程给他们留下了终身遗憾。

  解 说:2004年2月17日上午九点,彭水县中医院的五名中层干部和彭水县卫生局的两名干部乘坐彭水县中医院的这辆急救车离开彭水,向万州方向开去,中午十二点,他们进入到涪陵区白涛镇境内,就在此时,与车相距三公里左右的石拱背大桥上发生了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奥拓车和一辆桑塔纳突然猛烈相撞,发出了一声巨响。

  谭 伟:(目击群众)我就听到嘭的一声,我就往桥上,桥那边看。看到那个桥上就是两车相撞了。地上躺着一个人,后脑壳流血了,公路上很大一摊血。

  解 说:当时桑塔纳的左前角被撞得严重变形,奥拓车的前半部已基本报废,车上五人全部受伤。由于车速太快,奥拓车的挡风玻璃被撞得粉碎,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男乘客满身是血地飞出了车厢,倒在公路上。奥拓车的司机双腿被撞断,整个身体卡在车厢里出不来,痛苦地呻吟着。

  吴 锋:(伤员)全身不能动,脚全部是断的,不能动,脚全部是撇着的。我的手上都是伤,都是口,这儿都是伤口。


  汪范余:(伤员)我都不知道,一撞车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解 说:桑塔纳车上的两名伤员相对伤势要轻一些,其中的女伤员爬出车厢拨打电话,这时候周围的群众越聚越多,一辆外地过路的警车也停下来帮忙施救。

  张道国:(重庆永川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队长)我们下来以后,一边报警,一边组织群众抢救,我下来看到公路上躺着一名伤员,另外出租车驾驶里头有两名伤员已经昏迷过去,桑塔纳驾驶员也是满身是血。当时我们组织群众救出三名伤员,抬到公路边,抬到那个公路边。

  吕正斌:(重庆永川市公安局经侦大队警察)然后再组织群众把那个变了形的出租车把那个引擎盖弄开,弄开过后,把那个出租车驾驶员,想办法把他移出来。

  解 说:不幸中的万幸,这些伤员在出车祸后遇到的第一辆车是警车,永川市的这两名警察立刻组织群众救出了车内的伤员,由于是中午,马路上的车很少,这时候在场所有的人都希望能拦下第二辆车,把伤员送到医院,结果意想不到的惊喜出现了。

  张道国:(重庆永川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队长)这时过了四分钟,就有一辆从对面开来的120急救车。

  吴 锋:(伤员)等我清醒的时候我就看到车,看到一个120的车。

  记 者:当时你看到那个120车过来的时候你是什么样的心情。

  吴 锋:(伤员)当时心情当然是种很激动呀,认为救星来了。

  记 者:车祸现场的人当时看到的就是这辆印有彭水县中医院字样的急救车,当时车上有8名彭水县的医务工作者,那么面对车祸现场和周围群众求救,他们是怎么做的呢。

  解 说:他是急救车上的司机黄勇,经过一番周折后我们找到他,他要求我们对他的图像进行处理,并向我们讲述了当天的情况。

  黄 勇:(急救车司机)我本身车速很快,前面那个车等于说,撞了过后,它把桥的位子都占得差不多了,我要采取紧急制动,踩了一脚刹车。

  解 说:这是一份车祸现场的示意图,急救车到达的时候,相撞的桑塔纳和奥拓车占据了主要的车道,挡住了急救车的去路,司机黄勇采取了紧急刹车,当时五名伤员的位置是:三名伤员被抬到了车祸现场的右边,一名伤员卡在驾驶舱里,群众打开车门正在施救,还有一名伤员肖芳爬出桑塔纳正在打电话。

  黄 勇:(急救车司机)我就看到一个女的在车门前面站着,打他的手机,她也在招呼我们。然后我就停下来跟她说了一句,我说你可能120不一定打通,我说你打122嘛。122是交通事故快速处理,就说协调更快。

  解 说:对着伤员肖芳说了几句后,司机黄勇又从车祸现场的右边距离躺在地上的伤员一米处缓慢绕行,被正在抢救伤员的张道国队长拦了下来。

  张道国:(重庆永川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队长)120车来了以后我就上前跟驾驶员说,此处发生了车祸,你们下来帮忙把伤员给我送到医院去救治。

  黄 勇:(急救车司机)然后过来一个警察跟我对话时,当时我停下来后,其实全车人都看到了那个整个的过程,但是没有任何人表任何态。

  张道国:(重庆永川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队长)过了大约一分钟左右,司机就对我说,他们是路过涪陵,他们也是出差,他们车上又没有担架有没有药品。

  解 说:由于当天彭水县中医院的医务人员是去万州考察学习,带了很多土特产给兄弟医院,司机黄勇看东西不好放,就擅自取下了担架和氧气包。

  黄 勇:(急救车司机)当时我就本着实事求是地说,跟警察说这次出来我们没带担架,我说,也没带急救药品,可能没有什么办法施救。警察后来说了一些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我说确实没有办法。

  解 说:在场的警察和群众都认为,虽然车上没有急救设施,但车内坐的是医生,应该比他们更懂得怎样施救,至少可以把伤员送到医院,所以还是请求急救车想想办法。

  黄 勇:(急救车司机)不知道是觉悟性低,还是什么政治高度问题,一直没有任何人表态。

  张道国:(重庆永川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队长)车上的人没有反应,急救车当时就从伤员的身边大约一米就开走了。

  卿玉江:(伤员)他们说了几句就开走了。

  片花一

  5名伤员3人重伤,急救车走后他们究竟能否逃脱死神的威胁。

  7名干部6名党员,这些忘记职责的白衣天使又将做何解释。

  请继续收看本期节目《面对求救》

  正 片

  解 说:就这样,这辆120急救车载着八名医务人员,从五名遭遇车祸的伤员身边驶过,离开了车祸现场。对于这一幕,当时断了双腿,身体被卡在驾驶舱里的伤员吴锋刻骨铭心。

  吴 锋:(伤员)很悲愤,很气愤,很绝望,希望落空了,因为当时的心情,全部希望寄托在120身上,遇到救星了,还不说是120,任何来一辆车,他来了,如果他不拉你就很绝望了,何况还是个120车。还懂得医术护救是更好的,他不拉我们我们肯定,他没做出反应我就很失望。很冷漠无情像冷血一样。

  解 说:当时在场的群众也对急救车不救人的现象感到义愤填膺。

  目击群众:我们纳税人民拿些钱来养那一帮人的话,我觉得我们心头很痛苦,说实在的。

  目击群众:他们不像医生,他们还没有那些过路的农民那种素质高,他们一点都不像医生,太过分了。

  解 说:急救车开走十几分钟后,才来了一辆大一点的面包车,张道国队长拦下车,将四名伤员送往医院,涪陵区交警三大队在接到报警后也赶到现场,帮助救出了卡在驾驶舱里的司机吴锋。

  胡学军:(重庆市涪陵区交警三大队警察)人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我们赶快急着把他送到医院去。

  解 说:五名伤员中,被撞得飞出车外的汪范余病情最重,进医院后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所幸的是,经过医院的全力抢救,汪范余终于在昏迷了七天之后醒了过来,如今想起丈夫倒在血泊中,而急救车不施救的那一幕,汪范余的妻子仍然在后怕。

  医 生:来之后肺出血,脑出血,病情危重,当时对于汪范余来说时间就是生命。

  李兴玉:(汪范余的妻子)我们像这个都知道120车子装病人,但是为什么不救我们。所以当时就是说,想方设法救我老公,不产生后遗症,如果推延时间产生了什么后果,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你说那些事情哪个去处理啊。

  解 说:2004年2月18日,也就是事件发生的第二天,《重庆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了彭水县中医院急救车不救人的消息,彭水县上上下下为之震惊。彭水县委书记蓝庆华对此事作出了批示:此种行为是不讲人道,不讲道德,没有人性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彭水人的形象,极其恶劣,一定要严肃查处。

  解 说:我们在彭水县中医院了解到, 2月17日这一天,彭水县中医院由支部副书记范琼玲带队,五名中层干部和一名司机,共六人组成考察队去万州中医院考察学习医院规范化建设,县卫生局的两名干部恰巧去万州开会,就顺便搭了中医院的车,一行八人在车上的位置是:护理部主任欧志琼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第二排位子上坐着卫生局的统计员张俊和中医院的医务科科长张世琼,创建办副主任张世泽,第三排是卫生局财务科科长罗移江和中医院的副书记范琼玲,总务科科长邓小东坐在最后。他们当中有六名党员,都是单位的骨干,有的还是非典时期的先进工作者。为什么在他们身上会发生急救车不救人的现象呢。在调查的最初他们提出了两点抗辩理由:第一,他们没有看见伤员,第二,司机黄勇没有停车。

  罗移江:(重庆市彭水县卫生局财务科科长)我们的车子一直没停。如果是车子停下来过后,我们车子上的人可能就要下去。车子一直是减速在行驶。包括在现场的时候,一直没有停。

  记 者:当时你看到伤员了吗。

  罗移江:(重庆市彭水县卫生局财务科科长)没有,没看到伤员。

  张世泽:(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创建办副主任)我们在车上没有看到病人。

  邓小东:(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总务科科长)没看到伤员。我是没看到伤员。

  解 说:当时在场的伤员和群众并不同意他们的说法。

  吴 锋:(伤员)120车当时纯粹是停下来的嘛。还对话了的,还没有伤员。车上撞成那个形状了,我动弹不了,没有伤员。

  记 者:他们很多人都跟我讲,当时根本没有看到有伤员。

  谭 伟:(目击群众)他肯定能看见,因为他第一次,准备往左边过的时候,他就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他过不去,他才退回去往右边走的,他怎么可能看不到啊。他是百分之百他是能看到的。

  目击群众:他们不可能没看见,他们的那个车子离伤员,离那个车子出事的地方,最多只有一米,在窗子边的人都把那个玻璃拉开看。

  目击群众:我看到他们探头看,也没有谁戴眼镜,除非他们是睁眼瞎。

  片花二

  急救车在车祸现场缓缓开过,面对求助的人们,8名医务工作者究竟在想什么。

  种种解释究竟哪个能够成立,到底是什么蒙蔽了他们的人性和道德。

  请继续收看本期节目《面对求救》

  正 片

  解 说:为什么明明停了车,车上的人都要说没有停车呢。即使退一万步说,急救车没有停,而是在缓慢行驶,急救车上的人确实没有看到或者看清伤员,但他们每个人都承认听到了司机黄勇对警察说的话,身为医务人员的他们,又坐在一辆急救车上,怎么能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置若罔闻呢。他们当时到底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罗移江:(重庆市彭水县卫生局财务科科长)本身头一天熬夜,我人熬不住,精神状态不好,一直都是迷迷糊糊在走。

  张世琼:(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医务科科长)当时处于那种情况下,脑壳完全是一片空白,没警觉这回事。当时感觉就好像在客车里面坐着一样,就是那种感觉。

  欧志琼:(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护理部主任)本来我随便做什么事情,都是比较细心的人,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那天突然像神经短路一样。可能再加上,可能是吃那个晕车药的过后。

  解 说:调查中车内的人大多讲述了一些客观的原因,诸如头天晚上加了班,或者吃了晕车药,在车上打瞌睡等等,但司机黄勇却认为这些客观因素绝不是他们没有下车救人的原因。

  黄 勇:(急救车司机)有急刹车,包括我大声和警察对话停下来,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疲劳了,是不是真喝酒醉了,是不是真的吃药吃太多了,就是说神志都不清醒。但是我相信一个普通的人,也就是说一个健全正常的人,在那种情况下,你说没有反应我猜不可能。

  解 说:既然这些客观因素并不是他们没有下车救人的主要原因,那么他们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们对此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调查中我们发现,当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处在麻木的状态中,卫生局的两名干部都曾经有过停车救人的念头。

  罗移江:(重庆市彭水县卫生局财务科科长)当时的话,他在说没有担架,我说没有担架有医生护士嘛,我就说了句。我没跟黄勇说,就自言自语的在说。

  记 者:那你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呢。

  罗移江:(重庆市彭水县卫生局财务科科长)有医生护士就是说如果有伤员的话我们就可以弄起走,但是警察和他之间交流了之后,一直车子在开,又在交流,我就感觉没有伤病员我就感觉就是。再讲我一般不当说,因为毕竟是他们派出去的车,我搭便车,话说多了毕竟不好,我是那种感觉。

  解 说:身为卫生局的干部罗移江坐在下属医院的急救车上,认为自己是搭便车,不便多干涉下属单位的事情。所以自己就掐灭了要下车看看的念头。而卫生局的统计员张俊是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伙子,他当天没有吃晕车药,而且还坐在驾驶员后面的一排位子上,采访中只有他明确地告诉我们,当时他产生了下车救人的念头。

  张 俊:(重庆市卫生局统计员)当时脑子里面想应该是下车去应该下车去看一下。

  记 者:那么为什么又没有下车去看呢。

  张 俊:(重庆市卫生局统计员)确实由于个人性格的原因嘛遇到这种事情,都是没能够勇敢而上,都是退缩,当时再说也第一次经历那种事情,脑袋里没有什么想法,想着自己职位也比较低,又是一个年轻人,当时又可能说出来没有谁听,所以什么都没说,就任凭驾驶员开走了。

  解 说:除了卫生局的两名干部,车上还有五名彭水县中医院的中层干部,他们当中有医务科科长,总务科科长,还有护理部主任,他们从事医疗工作都已经有二十多年,为什么他们当时在车上都保持沉默呢。

  张世琼:(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医务科科长)本身我们这个出差就是指定领导,指定领导负责,一切听从领导安排指挥。因为头一天,就是说听从领导的指挥,就是这种,一切听从他们安排,当时没有考虑是一个医务人员是那个感觉。

  欧志琼:(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护理部主任)反正总觉得有一个念头,出差出差赶快赶走。还有一个,那里头有一个带队的。等于我们出差比较少,好多时候是被动的,领导安排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张世泽:(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创建办副主任)出去由范书记带队,好像一车人做那方面的事情好像出去一车都寄托在书记的身上。当时主要就是想叫书记发言,因为主要是书记他带着我们,他发言叫我们停下来抢救病人,我们可能…

  记 者:车上的医务人员都在等着领导发表意见,当时带队的领导范琼玲就坐在我现在坐的这个位子上,无论是从前面的挡风玻璃还是侧面的窗户都应该能够看到窗外,那么当时范琼玲在做什么呢。

  片花三

  急救车上所有的人都在沉默中等待领导的指示,而此时领导又在想着什么。

  面对责任每个人都在互相推委,在种种借口的背后他们到底缺乏的是什么。

  请继续收看本期节目《面对求救》

  正 片

  记 者:你当时的脑子在想些什么。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当时的脑子就是想到完成单位领导安排我的任务,中午必须赶到万州,下午到中医院学习。因为路过车祸地段那个时候,已经是十二点过。当时一心是想赶到万州。

  记 者:当时你有没有意识到,有没有想到,既然发生车祸了,肯定会有一些人受伤,有没有这个想法。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当时我认为是一般的车祸,看起不严重,没想到有伤员或者说我有那种意识,认为发生车祸过后,即使有伤员也被其他车拉起走了,我们到的时候,因为围观群众,认为已经发生了一段时间了。认为是处理车祸的善后事宜。

  记 者:那您当时为什么没有叫司机把车停下来,下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由于我没学医,没接触临床,所以说对急救方面的知识,120的知识不了解,所以说造成了那次严重的事件。

  解 说:范琼玲跟我们强调她在医院一直做着办公室工作,不是学医出身,没有120急救知识,但当时在场抢救伤员的大多是附近的农民,他们更不懂什么急救知识,却能挺身而出,那么,范琼玲作为一名在医疗系统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干部,作为彭水县中医院的支部副书记,她到底缺乏的是什么呢。

  周兴福:(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院长)平时这个人应该说是工作是比较踏实的,做了大量的工作,就是具体工作。但是进入领导角色就是说进入领导角色状态不够,领导要有一个决策能力,决断能力,她不够。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因为我从来都是受别人安排,我没安排过别人,在医院。这一个实际存在的情况,几乎是我没有那个意识要去安排别人。

  记 者:但是你是一名领导。你觉得你在这个医院当一名党委副书记你觉得你称职吗。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因为我们医院有正书记,我作为副书记实际上我干的工作,没有从事支部工作,只是还是从事办公室工作,所以说我没有领导艺术也没有领导意识。

  解 说:除了认为自己没有领导意识之外,范琼玲还认为司机黄勇当时没有向她请示,就把车开走是造成她当时疏忽的关键原因。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他一个人就把这件事情处理了,没有征求我们车上任何人的意见,没有问我们车上任何人一句话。

  黄 勇:(急救车司机)我说前面出了车祸,有点严重。当时他们都议论了。但是我没有明示地说,某某某某怎么怎么样,我确实没有说。

  解 说:司机黄勇也承认,他在请示这一点上做法欠妥,但对于把罪责推在他一个人身上说什么他也不能接受。

  黄 勇:(急救车司机)作为驾驶员我能做到的,我基本上都做到了。觉悟高,那样的人,他应该就是说应该是他来主动提示我,而不是我来主动,是不是,不然我就当领导了。

  解 说:就这样,你等我,我推你,他们忘记了医护人员救死扶伤的天职,忘记了自己坐在急救车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为创建示范中医院学习取经的路上为医院抹了黑。

  罗移川:(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副院长)一个和尚挑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职工中间就是实实在在的,不是那么团结,这个时候能够体现我们医务工作者,最能够体现我们医务工作者救死扶伤的,说实在的,那是一个机遇,机会,他们没抓住,本来都要成为正面人物的,一下子成了反面了。

  解 说:事件发生之后,彭水县卫生局当即作出决定,停止急救车内所有人员的职务和工作,彭水县纪委连夜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在深入调查取证之后,2004年2月23日,彭水县纪委和彭水县监察局对车上八人和彭水县中医院的院长都做出了严肃处理。六名党员都受到了严重警告处分,中医院的副书记范琼玲和卫生局的财务科科长罗移江都被撤职处理,司机黄勇被解聘。采访中很多人都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范琼玲:(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支部副书记)我对不起我的孩子。

  解 说:已经从医二十五年的医务科主任张世琼告诉我们,二十多年前他自己也曾遭遇了一场车祸,是一个素不相识的农民救了他。

  张世琼:(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医务科科长)如果没有人救,不通过抢救,那就肯定只有死,那种情况,作为一个农民来讲有那个意识,作为现在一个医务人员来讲,当时出现那种情况,由于自己没意识到,就出现了那个违反医德方面的那些事,现在的确是很后悔的。

  解 说: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他们大多不愿与家人谈及此事,尤其不愿对孩子说。与其他人不同的是,护理部主任欧志琼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上高中的儿子,儿子为此写了一篇名为《情与理》的作文,作文中写道:在我的心目中,妈妈一直是一名优秀的护士长,一直是我的骄傲。我永远不会忘记去年非典时期她舍生忘死的情景,可这一回她却犯下了这样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欧志琼:(重庆市彭水县中医院原护理部主任)我跟我的儿子说起这个事情,我说假如说你考大学的时候,选择了这个医学专业,我说我会提醒你一辈子你要记得妈妈今天的过错。

  记 者:如今我们走进彭水县中医院的办公室,就能看到这面陈列奖状的墙上又多了一块醒目的警示牌,他们已经把2.17这一天定为了医院的“耻辱日”。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