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拍摄花絮

美丽的代价

------直击黑龙江吸脂死亡案

央视国际 2004年04月07日 14:07

  当《健康之路周刊》的编导开始准备这次选题时,最受触动的并不是案件本身,受害人曹志华的遭遇的确令人同情,然而更为可怕的是 她并不是一个个案,而只是一个庞大的受害群体中的一员。因此,以下的一组数据才是我们真正不得不面对的惨痛事实。

  近10年来,我国因美容发生各类脸部损容、毁容的事件达20多万起。在去年一年,全国发生美容事故近15万起。

  同时,我国登记注册的美容机构已突破100万,从业人员超过500万人。然而,在美容事业如日中天的今天,一些骇人听闻的毁容、致残事件也不断发生。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我们根本无法接受”

  在父母的眼中,女儿是一个极为乖巧并且有着大好前景的青年。毕业于哈尔滨工程大学的曹志华年仅26岁,已是黑龙江省检查部门一名副科级的干部,而且和自己的爱人正处在深深地热恋当中,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身在幸福之中。因此,女儿的突然死亡对于年过花甲的双亲来说,虽然事情已经整整一年,但直到记者去采访他们的时候,依然不能完全接受。他们至今还保持着每天早晨凭窗眺望,目送女儿上班的习惯,他们是多么希望女儿又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女儿每天走到窗前,向自己俏皮地挥挥手的场景,至今在二老的心中萦绕不去。然而现实就是如此地残酷,美好和幸福之花在这个曾经洋溢着安详和欢乐的家庭永远凋谢了。

  女儿死前的惨烈对于曹福元来说,可能是一辈子也无法忘却的梦魇。2003年3月22日下午四点,曹先生突然接到一个自称是哈尔滨拖拉机厂职工医院医生的电话,告诉他女儿已经向医院打了两次求救电话,而他们无法找到曹志华当时所在地—她的哥哥家,因此只能打电话通知家属。由于曹福元的儿子长驻外地,而曹先生手头也没有儿子家的钥匙,又在情急之下,当赶到儿子家中时,过度的紧张让他想不起任何亲属的电话,久久的猛烈的敲门声却又没有任何反响。时间在一分一秒中飞逝,父亲的心也揪得越来越紧。到了晚上六点,在开锁公司的帮助下,他才终于打开了儿子家的房门,然而眼前的一切让他目瞪口呆,浑身是伤的女儿在不断渗血,床上的床单、被褥也早已被染成了一片红色。来不及多想,曹福元赶紧将女儿送到医院,虽然在刚送到的时候,曹志华就已被证实死亡,但是父亲的心里还存着一丝希望,然而即使在医生的奋力抢救下,他等来的终于还是一个最不愿得到的消息。

  曹志华去世之后,由当地权威医院出具的尸检报告证明,曹志华死于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引起的突发急性循环衰竭猝死,也就是说吸脂本身并不是直接导致曹志华死亡的原因。女儿的猝然死亡已让二老穷于应付,因此当报告刚刚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质疑,然而当曹福元稍稍清醒,就发现了这份报告的诸多疑点,最明显的一条就是:一般来说,医院出具尸检报告必须等到两天之后,而那所医院却忙不迭地将当事人拉过去,急不可耐地在事发后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开出了证明。这是什么原因?

  事实的真相

  医院的报告证明,是女儿自身身体的原因导致了最终不幸的发生,和吸脂毫无关系。但是,曹志华曾经是黑龙江省检查部门三项游泳比赛的冠军,无论如何这样的结果也难以让二老信服。但是,长期在检查部门工作的曹福元也知道,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即使上了法庭,官司也难以胜诉。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之下,曹福元心脏病突然发作,一度生命垂危。也许是那份为女儿争回正当权益的执著感动了上天,虽然三次和死神擦肩而过,然而最终硬是挺了过来,又在亲友的陪伴下,来到北京阜外医院做了搭桥手术。而他的身体刚刚恢复,就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为女儿的事情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奔走呼告。他的事情感动了所有有正义感的人,北京三位司法部的法医专程赶到哈尔滨,为曹志华重新进行了尸检。这一次的报告终于证实了曹福元的想法,曹志华真正的死因是在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的基础上,由于实施脂肪抽吸塑手术,因手术、创腔内积血等因素共同作用下导致急性循环衰竭。也就是说结论是曹志华的死亡和做抽脂手术有因果关系。

  后来据有关医学专家证实,患有糖尿病、呼吸道疾病等疾病、高龄、身体瘦弱及皮下脂肪厚度2厘米以下的患者都是不宜进行吸脂的,而像曹志华这样有心血管疾病的病人则更不应该进行吸脂手术。而且,《医疗美容技术操作规范》中规定,每次吸脂量不得超过3000毫升,同时吸脂量在2000毫升以下,可以在门诊操作;如果超过了2000毫升的吸脂量就需要住院观察两到三天。但是,哈拖医院既没有给曹志华进行相应的体检,并在第一次抽取了高过标准量的3500毫升,同时在两次都抽取高于2000毫升脂肪量的情况下,没有让其住院观察。这一切的一切,即使相关医院怎样巧舌如簧,也是无法更改的铁一般的事实。

  在具备了大量充分的证据之后,2003年12月24日,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民事判决书,判定曹福元胜诉,哈尔滨拖拉机厂职工医院付原告死亡赔偿金83848元,其它费用共计26748元。

  “我的希望”

  官司是赢了,然而,这一切对于曹志华来说,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但是对于后人,也许却能提供些警示,这其实也是曹福元心中的一个愿望:女儿是再也不能活过来了,但是那些和女儿一样曾经有着鲜活生命的人,不要再走上同一条路。

  在这桩事故中,有多少症结都存在一子错,满盘皆啰嗦的状况。从一开始,那张吸引曹志华眼球的广告来说,本身就充满了太多的欺诈性。那则广告宣称:他们实施的电子吸脂手术不反弹,无须节食,安全可靠,未发现副作用,同时还无需住院。然而现实告诉我们,吸脂手术本身的风险性很大,对于术者的要求极为严格,而这则广告更是没有经过卫生行政部门审批的。目前,关于哈拖医院虚假广告一案也已被立案侦查。

  但我们现在似乎还未能以一个最好的结果去告慰曹志华的在天之灵,因为这次事件是否被列为医疗事故,尚在悬而未决之中。但是,面对着正在蒸蒸日上的美容行业缺少真正行之有效的行业规范的现实情况,有关行政部门已将其列为一个重点攻关项目,而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容时尚报社社长张晓梅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也提出了“应该对全国美容行业开展专项治理”的议案。

  对于美的追求是任何人的共性,我们企盼有一天我们不会在追求美的同时以任何事物作为代价,我们也企盼美容行业有一天真的让我们每个人都不再“让我欢喜让我忧”。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

相关文章:

  • 曹志华——这不应是她的罪过 (2004/04/07/ 14:09)
  • 致命美容 (2004/04/07/ 1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