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拍摄花絮

中国首例肝移植病人受孕纪实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31日 15:26

  初见罗吉伟,只觉得她是一个幸福的准妈妈,有丈夫在身边细心的呵护,有医生适时的关照,所有的一切都在科学的控制下亦步亦趋地行径着。唯一和别人不同的是,她那苍白的面颊和瘦弱的身躯,仿佛能告诉我们她曾经经历过的那一场劫难。

  而医生手上的那一组数据才是真正感动我们的地方,到目前为止,全世界共做过上万,但是能够成功生育小孩的,却没有先例,因此,无论从医院或是在罗吉伟那里,这都意味着一次全新的挑战。望着罗吉伟那充满着希望的眼神,我们真的不知说些什么,只是希望这一切苦难都能在孩子诞生的那一刻停止,用一个医学史上的奇迹来换取一个生命的重生。

  “22岁那年,她几乎走到了生命的极限”

  选择华西医院,并不仅仅因为这里是整个西南地区医疗条件最好的地方,更是因为3年前,在这里,她被赋予了第二次生命。罗吉伟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由于自己长期的黄疸,突然在2000年的一天出现了高寒战高热的情况,当时自己还身在四川宜宾,原本以为是一例极普通的手术,可直到术时的那一刻,医生们才才发现,罗吉伟的胆管很细很硬,根本不是一个简单的手术所能解决的。形势一下子变得极为紧张,于是,在当地医疗条件尽可能的情况下,医生为她做了一个常规的胆囊的手术之后,就立即将其转送华西医院。但就在这段期间,病人的情况每况愈下,黄疸越发严重,甚至已经奄奄一息。若放在以前,这种病人大概就是一两个礼拜就会死掉,但是肝移植技术的进展,让她获得了重生的希望。

  时至今日,问起当年为罗吉伟主刀的严教授,他还能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见病人时的模样。“她当时只有22岁,一个女孩很消瘦,肚子比较大,当时浮水,全身很黄,同时很软弱,连讲话都没有力气,全身情况很差,那个时候不做其他的治疗的话,每天只能输点液体,用点抗生素,那样下去,恐怕很快就不行了。”从宜宾转上来以后,华西医院的大夫们很快进行了了一些术前的准备,为她进行了肝移植手术。“但其实即使做了手术,我们还是很担心,因为她全身情况很差,同时还存在着一定程度的感染,在我们医学上,实际上有感染的病人,做肝移植是有顾虑的。但是在她,我们当时的确也只能走这一条路了。”

  华西医院从1999年开始尝试肝移植,到2000年会诊的时候,已经做了20多例。经过华西医院大夫的精心治疗后,罗吉伟很快就恢复了,再加上整个手术过程非常的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的排斥反映和其他的感染,住院20多天以后,她就顺利地出院回家了。但是,由于医生的叮嘱,罗吉伟还会定期回到医院进行复诊。时间的轮轴飞速地旋转,很快到了2002年,这次来到医院,医生发现在女孩的身边多了一个贴心的伴侣,后来才知道,这就是罗吉伟新婚不久的丈夫。幸福的生活让这个久经磨难的女孩重新寻回了当初灿烂的微笑,但医生总还是觉得隐藏在那笑声之后的依然有着一丝阴霾。

  “这是每个女人必经的阶段,但在她这里却格外艰难”

  对一个幸福的家庭来说,孩子显然是不可或缺的。虽然罗吉伟是一个肝移植病人,但是依然抹杀不了她想要一个孩子愿望的权利。但是,医生的话却让她有些犹豫。

  即使是一个普通的孕妇,在十月怀胎的过程中,心脏、肝脏、肾脏等各方面的负担都会加重,更何况是这样一个曾经做过肝移植的病人,谁也不敢预料在这艰辛的十个月中,会发生怎样的状况。当时医生就对罗吉伟说,妊娠以后,怀一个小孩,相当做一个重体力的劳动,如此对肝脏负担的加重,太容易引起肝功能的损害,你又是一个外来的肝脏,手术也就两年多,如果一旦肝脏不能够承受,肝脏功就有可能完全衰竭,这以前做的任何事情也都白做了。更何况到现在,中国也没有一例成功的经验,这冒的风险也太大了!

  听到医生的劝说,罗吉伟几乎是带着绝望的神色离开了这家曾经给她带来过无穷希望的医院。也就是她临走前那一丝落寞的眼光重又勾起了医生们的恻隐之心,他们不忍见在自己手上获得第二次生命的孩子一度又陷入无助的境地,于是他们决定再冒一次风险,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在这生命的列车上再度创造一次奇迹。

  医生们的努力,加上罗吉伟的决心,在这以后十个月的苦难历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虽然罗吉伟知道她将面临着怎样的艰难,然而事实过程中的困苦的确也超出了她自己的想象。

  第一次困难出现在她怀孕四、五个月的阶段,当时母亲的肝功能又进入了一个很差的状况,那次医生们用了很多药物,终于使她在受到侵略越来越大的境地里挺了过来;其次,由于进行了肝移植,母亲一直在使用免疫制剂,因为,没有先例,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药物对母体或是婴儿来说,到底存在多大的伤害;再加上她是在做肝脏移植手术时间比较短的情况下受孕的。本身怀孕就是一种承载半异体的过程,它也有一种排斥作用,而母体肝脏本身是一种异体,在体内已经有了一种排斥作用,两种排斥加在一起,恐怕很难了解孕妇和这种异体之间的斗争究竟有多强烈。

  在平安度过了九个多月之后,终于在最后一刻又出现了异常状况。原本定于4月初的预产期竟然真的提前了。那天下午,远在北京的《健康之路周刊》的编导们接到手术提前到下周一的电话不足半小时,突然又接到罗吉伟已经被推上手术台的消息。那一刻,办公室所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无论节目如何,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经历了太多生命磨难的年轻女性能够一切平安。

  “孩子终于出生了,可是磨难却又重新开始”

  整个剖腹产的过程其实并不很长,也就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但是,术后的效果却很令人担心。由于早产,孩子出生时不足四斤;而由于母体药物的过多使用,使得这个刚刚来到世间的小生命过早地承担起也许将陪伴其一生的苦难,但即使这样,他也应该感谢他的母亲,因为毕竟如果没有母亲的那一份坚忍,或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精彩。

  《健康之路周刊》的编导在四川的日日夜夜里,几乎从未睡过一个囫囵觉,因为这个刚刚诞生的孩子一直处于被抢救的状态之下,谁也无法预料在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孩子的父亲却只能默默承受着这份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不敢把孩子的状况告诉家里的任何人,包括那刚刚从手术台上苏醒的爱妻。

  风雨过后迎来的应该是天边那一抹灿烂的彩虹,虽然我们不知道孩子在他的人生路上到底能走多远,可是我们依然感谢这对母子,因为他们在2004年的这个春天刚开始的时候,给我们所有的人带来了希望。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