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拍摄花絮

状元名落孙山,乙肝难逃歧视?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11日 13:45

  一个安徽的普通青年张先著,却在2003年底掀起了一场震惊全国的“乙肝风暴”。因为在公务员考试的体检中被测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原本在职位招考中名列第一的他,最终名落孙山。

  随后,经解放军86医院核实,张先著乙肝五项检测指标的结果,和安徽省公务员录用规定上“小三阳”被列为体检不合格的标准并不契合。同时,相关专家认为,这个结果只能说明此人感染过乙肝或者正在康复之中,但基本不具备传染性,在社会生活角色中应该被视为“健康人”。然而,当张先著将自己的申诉请求再次上交之后,依然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万般无奈之中,张先著将一纸诉状递呈到安徽省芜湖市新芜区人民法院,他要为自己的合法权益讨回一个公道。

  2003年12月19日,法院在大审判庭正式开庭审理这桩轰动一时的“全国首例乙肝歧视案”。同时,中央电视台《健康之路周刊》的编导星夜兼程,赶往安徽,纪录了这关键的一刻。

  “有本事就去告我,我不怕”

  2003年6月,张先著报考了安徽省芜湖县环境管理办公室的公务员职位。这是自1998年以来,芜湖市招收公务员数量最大的一次,录取的比例只在十分之一。一番艰苦的过关斩将之后,张先著在报考本职位的30多人当中,综合成绩名列第一。

  喜讯传至这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一家人欣喜若狂,时间一点一滴地走过,然而却再也没有收到相关的任何信息。一个不祥的阴影笼罩在了张先著的心头,他再也坐不住了,全家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不管怎样,都应该有个交代。终于,当地公务员管理科的一个电话,证实了他由于体检不合格而被除名。

  原来,在之前例行的公务员考试体检中,张先著被鉴定为“小三阳”,但是在随后芜湖市人事局安排到解放军86医院进行的复检中,报告显示张先著在乙肝五项检测中,只有一、五项不合格,并不具备传染性。按照安徽省国家公务员录用体验标准,达到“乙肝小三阳”的标准,才被排在除名之列。得知结果,张先著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当他再次向当地管理部门申诉了自己的请求后,事情不仅没有出现任何缓机,有关人员更是扔给了他一句没有想到的话:“你不用再反映了,有本事就去告我,我不怕!”

  终日灰心和失望的陪伴,张先著只有到虚拟的网络世界中寻找快乐,没有想到,在现实中频频碰壁的他竟然在这里又萌生了为自己争口气的欲望:他不得到了一个名为“肝胆相照”网“HBVER维权”论坛20000注册网友的支持;而且远在西南的四川大学的周伟律师也郑重承诺为其免费打这场官司。于是,2003年11月10日,一张状纸,被送呈到了安徽省芜湖市新芜区人民法院。

  “官司的社会意义比本身的输赢更具有意义”

  这桩公案于2003年12月19日得到了正式审理,目前仍然处于悬而未决之中。其实张先著自己也知道,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自己胜诉的前景并不乐观,而且即使胜诉,要将有利于HBVER的判决在中国各地普遍复制,将是一个更为漫长的过程。尽管如此,面对全中国有1.2亿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庞大数字,张先著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仍然有着重大的意义:“有很多战友支持我鼓励我,希望我把这件事坚持下去。如果在这个冬季我不站出来,过一段时间肯定会有另一个战友站出来,我只不过将它提前了。”

  张先著之前,有乙肝病毒携带者因为忍受不了歧视,服毒自杀;有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因为受到不公正待遇,一时冲动而成为杀人犯。“他们可能就生活在社会心态的阴影当中,但是我们仍然希望从这里站起来的是阳光。法律法规的健全在此时就非常关键,如果面对这样1.2亿人口的呼声,我们非但没有保护他们的法律,而相反我们现有的法律和政策却在排斥他们,这将是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和公共管理问题。”清华大学人事管理学院杨燕绥教授在《健康之路周刊》的演播室现场说。

  张先著现在已不看重自己官司的输赢,和自己的授权律师一样,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这件事情,唤起更多人对于“乙肝歧视”的重视。“如果通过这件事,能使千千万万个乙肝感染者得到正当工作和正当生活的权益,那就很好了,其实它本身的社会意义更重要。”

  当歧视不再

  中国目前乙肝病毒的携带者已占据了总人口数的十分之一,据搜狐网调查显示,乙肝病毒传染情况已成为2004年最受大家关注的健康事件,而同时《健康之路周刊》编导在央视国际网站上所做的调查问卷也收到了上万份回音。无数的证据表明,“乙肝”已形成了一次巨大的健康风暴,在2003乃至2004年扮演了一回重要的角色。

  而有关专家介绍,乙肝目前主要有三种传染途径:血液、母婴、性交,一般正常的交往接触根本不会带来任传染后果,而乙肝病毒携带者更是具备正常工作的条件。“其实在国外,也有很多类似的病例,”杨燕绥教授介绍说:“我在比利时学习期间,曾经有一个新的概念引起我的兴趣,叫(crossroad-bank),其实也就是人们就业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数据管理中心,当需求者需要从这个信息中心得到信息的时候,一旦涉及到劳动者个人,信息中心有这么一个程序,像如果要知道他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就一定要得到本人的同意。它非常严肃的在保护公民的隐私权。”

  张先著的遭遇并不是属于他个人的,而是一些不了解科学的人对于一个群体的无端歧视,这种歧视必然会造成这个群体受到造成社会的不公和伤害。乙肝病毒携带者已涉及到1.2亿人口,如果贸然对这个群体的入学、工作、结婚这些生活中最基本的权益进行侵害,就等于人为地创造了一个新的弱势群体,那么对这样的弱势群体,政府怎样才能保证他们最低生活的需要呢?或许本来他们有劳动能力,有积极性,有才华,结果却把他们人为的排斥在外,而最终政府又得保护他们的基本生活,那么怎么办?政府只得通过使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助他们,这样的成本实际是人为造成的,在数量上又甚至是双重乃至三重的成本。乙肝歧视之所以在被大家热烈讨论,就是在于它不仅对于乙肝病毒携带者本身,同时对于社会也仍然继续着重创。

(编辑:回春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