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黑诊所事件调查

  解说:据了解,李振婷在1996年到1999年期间曾经做过护士,而在1999年国家整顿医疗市场后被取消了资格。按国家有关规定,上岗医师必须取得《医师执业证书》或者医师职称,开办医疗机构必须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而李振婷并不具备任何一项条件。

  董艳萍

  答:本身医院的护士就没有接生的资格,基本的了解,妇产科有医生,医生去接生,那么护士只是去帮助护理,护理病人,助产室有医生,护士只是去做对病人护理的工作,没有接生的资格,即便她在妇产科做护士的工作,也没有去接生的资格。

  解说:就这样,在一无技术条件,二无卫生条件的情况下,李振婷开始为姜爱勤接生,而意外终于在这时发生了。

  董艳萍

  在孩子生出来之后,当时还没有出来,李振婷给姜爱勤揉腹部,挤压,通过挤压想让胎盘出来,这时候已经开始有出血情况发生,而且这时候张爱琴感觉非常不好,这个时候李文学就要求我们能不能去医院,因为这个血越出越多,当然李振婷还说,哪有生孩子不出血的,说没事,这个过程当时李文学跟我说,是哪生孩子不出血的,说没事,就给张爱琴打上点滴。

  郑军哲

  我当事人就给她打了催产素,输液了没输液我记不太清,给他把孩子接生下来了,七点四十分孩子生下来,孩子生下来以后,我当事人李振婷发现下身出血比较多。

  董艳萍

  答:结果血不但没有止住,反而越来越厉害,在死者家属李文学的一再哀求下,李振婷也确实处理不了,没办法两个人打出租车把死者张爱琴送到了正规医院,但这个时候已经耽误了救治时间。

  解说:2002年6月29日上午十点半,李文学把妻子送到了石家庄市第一医院,这时距孩子降生已经将近三个小时,上午十一点半,姜爱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李振婷的案子揭开了石家庄市黑诊所面目的一角,那么到底黑诊所危害何在,非法行医者们究竟存在哪些问题呢?

  联合反扑行动(面对清查,非法行医者漏洞百出)

  解说:在清查的过程中,我们发现绝大多数的诊所卫生环境都非常恶劣,这家中西医诊所的药柜后面就是熬制中药的地方,熬制的中药旁边就是医疗垃圾,四处狼藉一片,来此就诊的患者服用的就是这里熬出的药,在这种环境里看牙谁会放心呢?

  解说:这家诊所的业务范围还挺广,门面看上去也还不错,然而到了后面却让我们大吃一惊。处置室里面居然是厨房,与处置室紧挨着的消毒室里面竟然是厕所。

  解说:如此的诊所也能吸引众多的患者,反复的查封仍然不能彻底杜绝 黑诊所的存在,这让我们不禁要问,究竟为什么黑诊所会如此泛滥,这其中究竟存在什么样的问题?

  解说:石家庄作为一个新兴城市,在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城中村的独特 现象,城乡接合部也成为了许多江湖游医的安身立命之所。

  采访:贾利民 石家庄卫生局副局长

  无证行医在我们这基本是分布在城乡结合部,我们石家庄市撤了郊区之后,基本上每个区都有了村,城中村,这样的话城中村和城乡结合部,外来人口就比较多一些,这样的话,黑诊所有服务的对象。


  解说:在的采访过程中,我们发现去黑诊所就医的多是外地打工者以及学生,正是黑诊所低廉的价格与简便的就医手续吸引了他们。

  采访:学生

  问:影响你选择的因素有哪些?

  答:药价的问题。

  问:觉得哪的贵

  答:大医院的

  问:贵的很多吗?

  答:

  问:你平时有病为什么不去医院?

  答:麻烦。

  问:怎么麻烦?

  答:进去要做一大堆检查,没准还没有机会看病,没有那么多时间。

  解说:有需求就有市场,正是患者们的这种需求刺激了非法行医者们的贪欲,一次次的查封并没有从根本上打击了他们。

  贾利民

  问:像我们今天去采访的时候,一个诊所已经被清查了三次,而他又开张了,又查封,像这种屡查屡禁,屡禁不止,这是什么原因?

  答:是我们在执法力度上不够,没有一个相应的处理措施,我到那去了以后,不能使他做到以后再也开不了诊的程度。我们到那去清理,收缴药品,基本上对他来说打击不大,收缴不了多少药品,也就是百十块钱,他一天两天三天还能挣回来。

  赵欢:

  答:无证行医这些诊所他们打游击,游击性和反复性非常大,像我们前脚去取缔,他就一间黑屋子,也没有什么药品器械,我们前脚取缔,后脚他又跑到别的地方接着开。

  问:隐蔽性比较强。

  答:对,有的他没有挂牌,没有任何标志,就在自己的家里,如果没有接到举报的话,我们就发现起来,查处起来非常困难.

  解说:由于执法权限上的限制,卫生行政部门只能对非法诊所的物品进行查封,而无权对人员进行拘留,这也给他们的执法带来很大的困难。

  采访赵欢:

  我们没有拘留权,也不能,像判刑都是司法部门的事,你像拘留,得由公安部门,像我们桥西区卫生局,已经多次和公安部门联系,我们一块联合行动,不然的话,光靠卫生行政部门,给他贴了封条,取缔通知书,我们走了以后就自己擅自揭开,又进入了。

  问:这个人还在。

  答:我们不能带走人,我们只能带走证据,异地保存,我们先取得非法行医的证据,但是人我们带不走,没有一个根除他的手段。

  解说:有需就有供,归根结底黑诊所的存在主要依靠它低廉的收费以及简单的程序所吸引的一部分市场,为了从根本上断绝黑诊所的市场,石家庄市卫生局制定了个体开诊所的一系列标准,并致力于社区医疗点的建设。

  采访:贾利民局长

  第一个就是我们的区卫生规划,要按区卫生规划设点,你不能是搞成一条街,一个挨一个,这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就是他的诊所的基本条件,基本条件我们要求平方米数,硬件建设要求的设备,这些基本要求,如果达不到基本要求,这是卫生部规定的基本要求,那也是不可能的,第三个必须有职业的资格认证,作为一个医务人员你面对的是患者,面对的是人群,如果你不具备一个职业资格的话,你没有处方权,你是不能给患者看病的,不具备这些条件肯定是批不了的。

  解说:现在石家庄市政府每年拿出30万资金帮助社区医疗的发展建设,并且为社区内每个人都建立了医疗档案,平均每两万人就可以拥有一个正规的社区医疗点。但无论如何最重要的还是要人们提高自身的健康意识,爱护自己的身体,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健康也是自己的。

责编:回春


<<上一页
第2页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