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走出心牢

央视国际 2003年09月26日 10:59


  在北京一个普通的居民区里我们结识了一位精神病患者小李和他的妻子。

  记者:今天接受我们采访的只有您一位,您爱人当时处于什么考虑,没在我们镜头上露面?

  患者家属:他可能还是有压力吧?而且回忆那点肯定觉得特别不愉快,我想起来都觉得不愉快,更何况他了。

  解说:1997年一场心灵的劫难降临到正当壮年的小李身上。在他的世界里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变地糟糕了。同事们注视着他的目光开始变地怪异起来。他们的低声闲谈也似乎成了对小李阴谋迫害一种密谈。甚至在小李呼吸的空气中都弥漫着毒气——他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在中国已经大约有1600多万像小李这样的精神病患者。

  记者:什么时候您发现他有一些异常的情况?

  患者家属:实际上是很大意了,就是说对这个事情,可能就觉得离自己特别远,没有想到是这个事情,都已经基本上开发病了,我才发现不对。

  解说:面对来自工作和生活的多重压力令小李越来越难以适应,精神疾病的阴影慢慢地向他走来。一些因此而产生的细微变化并没能引起家人和同事们的注意。

  患者家属: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他这种人吧,要求生活太完美了,我觉得是,他觉得各方面都应该特别好,其实根本生活就不是这么回事,他要求的那什么,所以他压力就大,要求的太好压力就大,对自个要求也严格,

  王向群(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副所长)

  现在我们发现家属在患者疾病早期的时候,他们往往察觉不到,因为这个疾病精神分裂症是慢慢慢慢的发病,逐渐的,在潜伏期的时候,他往往是没有所谓,行为的时候他往往看不到,但潜伏期的时候,已经发现性格的改变。

  记者: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爱人原来的性格是什么样

  患者家属:他就是一个特别内向的人,特别内向,就有什么事情可能不愿意跟别人说,自己心里头总是想 。

  王向群 :我们有一种性格特征就是一种非常内向的这种人,容易出这个问题。

  记者:不愿和人交流?

  王向群 :交往比较差一些,或者我们叫自闭。

  记者:他当时什么表现?

  患者家属:就是紧张。

  记者:什么样的紧张?

  患者家属:就为觉得周围人对他都有敌意吧!害怕。

  记者:什么样的害怕?

  患者家属:就是不敢见,躲避任何人怎么说呢,觉得大家都要害他。

  记者:还有什么表现?

  患者家属:窗户什么的都关上,最显著的一个特点就是觉得好像空气中都有毒气,觉得抽油烟机里头可能都有毒气,觉得自己危险到这个地步了。

  周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四科主任)

  他出现了很多幻觉啊妄想啊,很多奇怪的想法,他认为不到,他觉得周围的人在跟踪我,我觉得就是在跟踪我,那个人看我的眼神就是骂我,那眼神,那吐痰就是冲我的,于是他就坚信周围人都是针对他的,我这不是病,我健康没有问题,甚至严重的病人说我跟以前没有任何变化,实际上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解说:小李出现的是很多精神病患者特有的症状。在他们错乱的精神世界里处处危机四伏、充满了危险。很多患者为摆脱这种状态,甚至采取了极端的方式。

  翁永振(北京安定医院精神科教授)

  有一个病人,我可以举个例子,认为某一个医院的党委书记是要结帮,哪一帮子人要害他,结果那个党委书记只要一开会一来他就找他去,结果党委书记没有办法了,他要开会的话,跑到别的单位上去,或者到宾馆开会,那个人也很有办法,只要党委书记到哪他就能找到哪,找那以后,他就要拿刀子威胁他。

  记者:那么我想知道,这些患有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得病的一个根源是什么?

  翁永振:根源的话,现在认为全世界都认为,精神分裂症是原因不明的一种病,但是现在根据生物学和遗传学的研究,脑子里头有一些部分它是结构不正常,最低限度在分子水平上也许是某些基因不正常。

  患者家属:因为那时候不懂,以为这个病,当时的想法就觉得这个病特别可怕,不知道怎么处理,就到医院去咨询,还托人,完了医生就说他挺厉害的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送来?

  解说:由于缺乏相关的知识,小李的家人并没有意识到,他的病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在家人的犹豫中耽误了小李及早就诊的宝贵时间。

  王向群 :我们发现患者来到我们专科医院来治疗,在这之前他已经经过一些所谓的治疗,大概有一半左右的患者,曾经接受过,就北京地区到农村请请巫婆啊,气功大师啊,甚至于到雍和宫请给摸一摸啊,这个很普遍的现象,在北京地区啊,文化应该很发达了,这说明家属一种心态,家长的一种心态,不愿意承认这种现状,

  几经周折小李才被送到了专科医院。开始接受系统的治疗。逐渐从错乱、虚幻的世界里走了出来。然而小李同精神病的抗争并没有就此结束。

  解说:小李住院后再医生的帮助下很快就从错乱、虚幻的世界里走了出来。清醒后的他心中充满的是无尽的懊悔。

  患者家属:他吃了药以后马上就承认了,就是说自己有病,而且我这两天睡了好觉,脑子里特别清楚,什么都知道了,他自己也很伤心。

  王向群 :因为现在很多患者,尤其在康复期的时候,自卑,当他好了的时候,他再回想起当时的情况,他就觉得我没脸见人了,尤其在有单位啊什么的,可能跟同事发生一些冲突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没脸见人,那么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讲抑郁情况就比较重,我们叫康复期的抑郁情绪。

  翁永振:他不单自己痛苦,还要影响到别人,影响家庭影响社会。

  王向群:精神疾病在我们国家患病率大概是在1%,作为精神分裂症大概是在千分之六的样子,就发生率在我们国家还是很高的。

  记者:那有没有想过你爱人将来会怎么样,你自己怎么办?

  患者家属:当时我都想着是不是就得伺候他一辈子啊,就那么想的,就是不是在家什么都得要照顾什么的,当时是这么想的。

  记者:觉得会不会后半生没有什么指望了?

  患者家属:对对,有那种感觉,好像是有,潜意识里头有,可是那时候是那样想的。

  解说:精神疾病除了带给患者精神上的煎熬也给他们的家庭造成了沉重的负担。就在今年的5月22日,上海一位76岁的母亲因嫌弃自己患有精神病的39岁儿子拖累自己,就向法院起诉要儿子和儿媳搬走,法院最终驳回了老人的诉请,并在判决书上写下了一段富有人情味的文字:作为一名精神病患者的母亲,于情于理,都应对儿子多加关心、支持和理解。这位年迈的母亲到法院状告自己的患了精神病的儿子,我们似乎多少能体会到一些母亲的无奈。

  记者:当时您看到爱人这样,您什么反应?

  患者家属:当时就想,挺好的一个人,干吗让他得这种病,挺好一个人得了这种病,既然能治,那大家就想方设法让他赶紧恢复呗,和关心关心他,赶紧恢复出院,就那么想的,就关心他,确实这种病人特别需要关心。

  解说:在医院里恢复了清醒状态的小李除了配合医生的治疗,最让他高兴的事莫过于有家人和同事到医院来看望他。

  患者家属:心情比较好,特盼着你来,特可怜,在窗户上望着你,完了送你,同事领导都关心他,因为他这个人是一个,怎么说呢,真的是特别好的一个人。

  解说:因为精神病患者不能有家属陪护,所以在小李住院的那段日子里,他的妻子几乎每天都是奔波在医院和工作单位之间。

  患者家属:我觉得特别需要无微不至的关怀,就特别细的地方都要关心他,如果没有这些细的方面,他恢复我觉得很难。

  周沫:家庭是社会的一个分子,家庭是他最直接的支持,所以我们老讲社会支持好不好,其中家庭非常重要,就亲人的亲情对他的关心,对他的重视,这非常非常重要

  记者:我想问一下,您原来爱人没有得病之前,对精神方面的疾病,您头脑方面是什么印象?

  患者家属:就是认为这种病是不是得了一辈子会好不了,而且神志不清楚,不能自理,认为像大街上傻子似的,那种感觉,当初我就害怕,因为觉得这种病离自己太远了,没有想过他。

  解说:由于精神分裂症患者不用为他们发病时的极端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让生活在精神病患者身边的人难以有安全感。

  记者:假如说在马路上您碰到一个陌生的素不相识的人,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发作的话,从您身边经过,您第一反应是什么?

  患者家属:躲开他。

  记者:害怕?

  患者家属:害怕,对,就是这么想的。

  记者:没有想过自己身边的亲人最亲密的人会有这种情况?

  患者家属:对,没想过,所以当时有点接受不了这现实。

  解说:在医院里接受了系统治疗的小李,病情得到了良好的控制。医生们也开始考虑选择合适的时间可以让小李出院疗养。然而这个让家人们欢欣鼓舞的消息对于小李来说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有着自己担心的事情。

  周沫:他有些担忧,我能不能坚持下去,我还会不会再复发,有的病人就很担心,我要再复发就又影响我的生活,我就又没法正常的生活学习下去。

  翁永振:在一年之内大概有百分之六七十会复发的,如果他有个复发的历史,那么第二次治好了以后,几乎百分之八九十的病人会复发的,所以复发的几率相当高,和糖尿病高血压一样,如果你不吃药品的话,血压又上去。

  解说:经过两个多月时间的治疗医生终于同意小李出院,虽然小李的病已经痊愈,但在他面前还有很艰难的路要走。因为有限的多精神病患者恢复健康出院后,很难再找到工作。他人的歧视让这些痊愈的患者无法摆脱羞耻感。甚至有的医院出现了一种怪现象。很多病人病好了以后却宁愿在医院里继续呆下去。

  记者:您感觉他在医院治疗后一段时间,出院的时候,心情是什么样的?

  患者家属:能看出他压力很大,一个是怎么面对大家。

  记者:您感觉他刚出院的时候,忐忑的原因是不是怕周围人排斥?

  患者家属:对,这是最主要的,而且他认为他还会不会好,他也在想。

  记者:包括他自己都没有自信?

  患者家属:对,没有自信,绝对是没有自信,他认为社会压力太大了,他首先可能想到是这个,怎么去上班啊?

  周沫:因为这样病人,往往本身他的性格,就他病前的性格往往是有一定的缺陷,多数这样的病人他的病前性格一般都是比较敏感,多疑,缺乏自信心,比较自卑,比较要强,特别在乎别人对他的态度,就多数这样的病人都是这样,所以他得了病以后他出去之后,他更会在乎这一点。

  解说: 虽然精神疾病已经治愈。但是由于担心他人对精神病患者的歧视,深感自卑的小李又陷入封闭的心灵牢笼。他害怕与其他人交流。开始怀疑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能力.

  王向群 :实际上我们从事这个工作,现在可能稍微好一些,那么在五年十年以前,我们也是被歧视的对象,整天跟精神病人打交道,你们也可能会变成精神病,这个我们听到太多了.

  解说:由于医学家们至今都无法找到精神分裂症的发病原因,因此人们更加不理解一个原本正常的人为什么会产生错乱的思维。来自于不了解的误会和歧视也因此产生。

  翁永振:甚至恐惧害怕敌视,等病好了以后,这个人怎么又回来了,原来他那凶相大家印象都非常深刻,虽然他已经好了已经正常了,但是大家还在拒绝他。

  记者:排斥?

  翁永振:排斥他,不接纳他,再就所谓的歧视,就是在病的时候恐惧敌视,病好了以后拒绝他,不愿意见到他,造成社会歧视。

  解说:在妻子的努力争取下,出院两个月的小李又重新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上。人们也许意识不到这样一个普通的工作机会对于一个处于康复期的患者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向群 :因为患者不希望他的周围人把他看成是病人,他能够工作能够生活,在他恢复期的时候,我们也认为他是能够工作能够生活的,可是我们不给他这个机会,我们剥夺了他这种能力了,就跟他原来一样,发病之前怎么对待他,康复期的时候仍然要怎么对待他,要信任他,要给他一些机会,要给他创造一些条件,让他尽快的回归社会,这个是很重要的

  解说:近年来随着精神病治疗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在以前难以治疗的症状被有效地控制住。让更多的患者能以正常人的形象出现在我们身边。

  王向群 :新型的药物它也没什么反应,不会影响他正常的生活,不会影响他的工作,他表现出跟人的交往是非常正常的,那谁还说他有精神疾病呢,有可能在你身边就有一位曾经是精神分裂症的患者,你不知道,因为你看他是正常人,实际上康复期的病人他就是正常人,我们不应该歧视他,不应该说以前他曾经有过精神分裂症,那么他就永远是精神分裂症,

  解说:美国天才数学家约翰.纳什年轻时就因在数学领域惊人的发现而奠定了他在国际数学界的地位。但在他30 岁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妄想型精神分裂症。此后他一直在自己狂乱的思维中痛苦挣扎。凭借过人的智慧和勇气在医生的帮助下约翰.纳什最终战胜病痛。而他也因为其影响深远的博弈论研究成果而获得199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位昔日的精神病患者因其对社会的卓越贡献而同样受人们的尊敬。

  翁永振:我们应该把精神障碍的病人看成内科外壳耳鼻喉科眼科一样的病人对待,因为现在有非常有效的医疗手段,如果我们用正确的治疗的方法,把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和社会干预把它结合起来,病人绝大部分都可以和正常人生活一样,能够回归社会,照样能够工作。

  解说:自从出院以后,小李的妻子只要一有空就会将小李从封闭的家中带到热闹大街和商场。慢慢地小李开始感觉到自己和其他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对别人的不经意的目光也逐渐适应了起来。

  记者:比如说他现在还在乎别人有可能是不经意投过来异样的眼光?

  患者家属:不在乎,他已经比较自信了,因为逐渐他自己工作啊,孩子啊,家庭,他应该还算是比较,他比较自信,不能说一点没有,还是有,可是他现在已经跟同事在大街上见面啊,都打招呼了,都挺好恢复了。

  解说:在我国精神疾病的负担将上升为疾病总负担的1/4,令人鼓舞的是我国第一部以关爱精神疾病患者的地方法规——《上海市精神卫生条例》已经在今年的世界卫生日4月7日开始施行。我国卫生部也正在会同有关部委进行“精神卫生法”的起草工作。以保证能让所有的精神病患者,都生活在阳光中。

  记者:经历了这么多事,你回头再来看一下,生活或者工作当中,再有关其他精神方面的病人出现了,您还会有一种原来那种害怕恐惧那种心里吗?

  患者家属:其实这个病,我觉得这个病现在真的是跟,你就把它看成血压高,你血压高不也天天吃药吗,吃药能好,确实吃药,另外家里人照顾,他自己知道吃药,完了家里人再关心他,他有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工作啊生活啊,是肯定能恢复的,跟正常人一样。

  解说: “许多精神病患者仍然活着。社会的偏见和不理解在他们面前树起了一道令人绝望的高墙。只要还没有征服对“疯子”荒谬的恐惧感,只要社会各阶层还不了解精神卫生不仅仅是专家的事,那么使患者获得康复性治疗也很可能不会有成果”(——摘自《世界卫生》特刊)这段出现在40多年前庆祝世界卫生日时候的话虽然时隔多年,但对我们的意义依然非凡!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