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阻击脑中风

央视国际 2003年09月04日 16:21

  解说:这位正在用左手写字的老先生叫杜秀珊,今年66岁,杜老先生其实并不是天生的左撇子,其中的原因还得从12年前说起。

  杜秀珊:是92年2号早晨四点钟,想去厕所起不来,起不来就不行了,不会说话,没有知觉,孩子给我背下楼,送到721医院。

  记者:一点征兆都没有?

  杜秀珊:没有。

  记者:当时您发病住到医院以后,自己的身体状况是什么样的?

  杜秀珊:我昏迷不醒了。

  记者:你昏迷多长时间才清醒过来?

  杜秀珊:大约七天多时间。

  记者:等于说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

  两次核磁共振的结论,脑血管都破裂,那要报病危了,家属都到北京了,准备后事了,最后那个临床医生他说是脑血栓。

  解说:杜老先生得的病,就是人们俗称的脑中风,医学上称为脑卒中,是脑部血管出现问题引起的脑功能丧失而发生的一种多发疾病。中风过后的病人大多会有偏瘫、失语或是走起路来,一步一划圈的“尴尬”步态,同时,脑卒中也是威胁人们健康的杀手之一。

  记者:根据我们的资料来看,就是每年送到八宝山,每五个人当中就个一个人死于脑卒中,那么从全国来看,这个脑卒中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是什么样?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 王拥军:你说的送八宝山的是北京的数据,在北京是占人群总死亡率的第一位,从全国的情况看呢,我们现存的病人是700万人,每年新发病例是200到300万,每年死于脑血管病的是100万到150万之间,所以它是对健康危害,目前在中国是最严重的一个疾病。

  解说:虽然杜老先生在那一次的疾病中幸存了下来,但今年六月的一天,脑卒中再一次偷袭了他的家庭,他的老伴王丽荣,在一次午睡之后突然发现自己无法像往常一样起床了。

  王丽荣: 觉得起来特别费劲,后脊梁特别疼,起不来,当时叫老伴,老伴也拽我一下也起不来,后来把儿媳妇也叫起来把我拽起来了,拽起来就站到这种程度,腰直不起来,特别疼。

  记者:那么就是这些人当中,他从康复的情况来看,这些脑卒中的病人带来的一些什么样的后遗症?

  王拥军:卒中的恢复和其他的病不一样的,它就是后遗症非常严重,大概有三分之二的人,会留下不同程度的残疾,包括有肢体的残疾,就半身不遂,或者肢体活动不方便,还有语言的残疾,说话不清楚,还有智力的残疾,会出现类似像血管型痴呆的一些表现,,大概有一半左右的病人需要别人的部分照顾,或者是全部照顾。

  解说:杜老先生和他老伴的经历在我们的生活中较为常见,面对如此众多的脑卒中的病人以及相对有限的治疗手段,如何才能提高病人的成活率?减少病人的痛苦?成为现任北京天坛医院的副院长、神经内科的副主任,留美博士后王拥军教授面前的一道课题。

  记者:那就是说您是不是也一直在寻找这样一种治疗卒中的方法,你比较分析一些不同治疗手段,你感觉他们效果是什么样的?

  王拥军:其实全世界的神经科大夫,都在寻找什么是最有效的治疗,从国家也是在,各国政府也在问神经科医生,那么多方法到底什么是最有效的,到现在为止大家公认的方法,还是卒中单元,这个结论是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一个结论,也就是到现在大家认为所有的方法中最有效的,不是什么融栓,不是阿司匹林,而是一个新的治疗方法,就是卒中单元。

  解说:卒中单元?这一陌生的名词,让人听起来无法理解。难道是一种新的疗法?要用什么新的药物?还是有什么新的治疗措施?

  王拥军:卒中单元它和传统的任何治疗是不一样的,首先说它不是一个具体的疗法,也就是说它没有一个具体的药物,或者一个具体的治疗措施,它是一个新的系统,也就是说,把我们传统的病房重新组建一个多学科,医疗的一个新的系统,那么在这个系统中呢,他的病人接受的服务是多方面的,包括药物治疗,就是传统的治疗,也包括肢体康复,就是我们训练偏瘫的一些康复,也包括语言训练,同时包括心理治疗,以及非常重要的健康教育,那么新组建的系统,它的目的是为了让病人得到更好的医疗的照顾。

  解说:作为国内较早涉及研究卒中单元的专家之一,王拥军教授认为我国治疗急性脑血管病采用的药物与国外相比基本上没有差别,差别就在于治疗过程中的管理水平。例如,急性脑血管病人到医院后第一项检查应做什么?10个医生恐怕有5种答案,但在卒中单元,先做什么检查,后做什么检查,病人到达后多长时间打入点滴,多长时间进入病房,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像工艺流程一样准确。

  记者:对于我们这个卒中单元给病人下这个药方,都是在计算机里存储的固定的药方?

  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大夫:它是根据每个患者病情不同,还有一些化验结果不同,都有不同的主套,根据这个主套来可以下,假设患者需要做腰穿,它这有一个腰穿常规,需要做什么化验。

  记者:都是按照规范的程序来的?

  大夫:对!就是他需要用什么药,或者需要做什么化验,就直接出来了。

  解说:卒中单元单元这种规范化的操作模式,虽然制定了治疗的程序,但是会不会忽略了病人的个体差异,而造成单一的诊疗模式呢。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 王拥军:卒中单元首先它必须组建一个多学科的一个医疗小组,多学科的医疗小组,和普通的病房比起来,它不仅仅应该有医生,有护士,它必须配上有康复师,有语言训练师,有心理师,这是它的从人员的组成,从空间上它也是不一样,那么卒中单元的病房里面,必须配上有肢体训练的地方,病人有能接受语言治疗,接受心理治疗的地方,那就是语言室和心理室,同时卒中单元也强调急性期的重症治疗,那就是非常重的病人要有监护,所以卒中单元都要有一个监护,也就是它体现了一群人,也就是一组人在为同一个病人服务,病人得到的是一个多学科的治疗,不像传统的病房,只是医生和护士。


  解说:除了传统医疗模式中的医生和护士,卒中小组的其他成员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

  记者:我想问一下,您爱人刚来医院的时候是一个什么一个情况?

  病人家属:就是脑梗塞了,就躺着,救护车送来的,也不会说,也不会动,脑梗塞急性的,到这来抢救,抢救完了,就是说没有什么危险了以后,然后就做这个,做肢体康复,做语言康复

  记者:原来有没有听说语言康复?

  病人家属:没有,没有

  记者:她做那个语言康复效果怎么样?

  病人家属:还行吧,原来一个字也不能说,现在这不是说能说几个字,我估计还行,总体来说她在进步了。

  记者:那么我们刚才看到对这个病人好像,基本上从零开始,教她爸爸,妈妈简单的发音,那么对于她来说,她从入院,到给她进行一段时间的训练,她的变化是什么样?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天坛医院康复师 王艳云:这个病人基本上就是一个完全性失语病人,对她来说,她不仅a,o,e,最基本的发声都有困难,那如果说再让她去表达一些,比如我渴了,我饿了,这些的简单的功能的话,是有困难的,有障碍的,但是如果说做训练,必须从发声开始,从最基本的,像咿呀说语一样,这样逐渐逐渐推开,但是这个病人她进步比较快,这是在我们预料之外的,因为这个病人的她的家庭支持系统很好,她的丈夫对她很关心,她除了在这半个小时,进行训练以外,其他时间也在做,这些技术,技巧我们会简单的告诉她家里人,只要是家里人配合很好的话,她迅速,都可以有很大的改善的。

  记者:是不是这种注重语言的康复,对他进一步的恢复语言的能力,越早做这样的工作越好

  王拥军:语言,它是分两类了,就是在卒中之后,一类叫构音不良,就是说话不清楚,包括鼻音会加重,或者是声音有些嘶哑,第二类是失语症,就是语言已经失去了,失语症有的是听不懂,听不懂别人说话,有的是说不出来,有的不会写,有的不会读,语言从所有的康复角度是越早介入越好,这也是建立卒中单元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

  解说:脑卒中带给杜老先生和他老伴的不仅仅是肢体上的伤害,原本乐观开朗、口齿伶俐的杜老先生变得少言寡语,由此,心情也变得每况愈下。

  杜秀珊:当时我儿子们刚上班,让他自己在家里看着我不上班,我心里受不了。

  王丽荣:我命苦呀!48岁了,老伴得了这个病,到了本命年60岁了,自己得了这个病,自己挺什么的。刚开始心情不太好。

  卒中是突如其来的一个事件,因为他来的是几秒中发生的,对一个健康人来说,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心理负担是非常沉重的,大概在住院期间,会有一半左右病人出现心理障碍

  记者:当时您刚得知自己得了脑血栓的时候心里挺着急,挺郁闷的时候,大夫有没有给你做心理方面的工作?

  王丽荣:做过。

  记者:怎么跟您说?

  王丽荣:他说你这这有希望,你看你手都能伸开了,有希望,不要着急,你这病越着急越厉害。说你看你老伴12年了照样能走,别人老伴不能走。

  记者:心态放平和一点。

  王丽荣:对。

  脑卒中病人一般急性起病的比较多,还有一些,如果轻中年卒中的病人,他会遇到,面临很大的这种心理障碍,就是急性应急障碍,心理学上我们就要采取急性的危机干预,有些病人,他卒中之后,他有很强烈的自杀观念,他认为我全完了,我一切都不存在了,一切希望也没有了,这时候要紧急启动那种危机干预,心理学在这个卒中单元是很有用武之地的

  记者:它的最大的作用是什么?

  最大的作用就是唤醒病人的那种自我的能力,自我潜力,心理潜力,还有一个就改变那那种认知的歪曲,有些病人就是以偏概全,以点盖面,就看到自己的微弱微弱,那么一点光亮,那么一点能力,而且他很容易受到打击,受到挫折

  解说:和老伴得病7、8年后才能下地行走不同的是,王阿姨仅仅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后,就能下地行走了。

  王丽荣:出院的时候,起码上这楼,上不来,儿子给我背上来,现在我能一点点上台阶上来。过去在床上下不来,现在能下来了。现在这三屋,都自己能不扶着东西都能走。

  解说:王阿姨之所以康复的较快,缘于她在不知不觉的治疗中深入到卒中单元编织的网络而受益的。在天坛医院康复室,我们看到康复师邢大夫像幼儿园老师似的在对病人进行一对一的肢体康复训练。

  记者:你现在的行动方面怎么样?

  患者李宁:行动方面原来活蹦乱跳现在指挥不了了,走路也划圈,手也抖也动不了。这几天住院用药可能挺正确的就好很多了。

  记者:原来就是没听说过会得中风的病人,还会做康复的训练吗?

  患者李宁:没有没有,那没有,一般都是医院治治病就完了,哪有康复,现在有。

  记者:现在医院给您规定了大概多长时间做肢体康复的训练呢?

  李宁:大概治疗一段时间以后,每天做一次吧!

  记者:感觉到每天做这样一个肢体康复训练,你觉得对你自己身体的康复有帮助吗?

  患者李宁:当时做的时候感觉很累,做完了感到有益。

  记者:觉得这样做一个康复训练,做一些重复性的动作不感到很枯燥吗?

  患者李宁:不觉得枯燥。而且一些行走站立,坐,这些姿势都是以前不知道的,而现在通过这次康复治疗,就明白了。所以我觉得康复治疗还是有发展前途的。很不错的。

  记者:对于我们肢体康复来说会对病人进行哪些方面的一些康复的训练?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天坛医院康复师 邢德利:主要是根据病人的不同。可以做一些床上运动,座位的训练,以及站立的训练,再一个就是行走的训练,再一个就是手功能的训练。临床上根据病人病情不同,一般的一到两周之内就可以开始做训练了,一般是7天。

  记者:等于这种肢体康复介入越早,对于病人的恢复越好。

  邢德利:实际上在国外来说它是很早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很早介入康复的。但是它统计的有好多都是经过数据统计,而且经过世界卫生组织好多的量表,评定出来的,它的总结就是只要病人七天以后,一周以后开始训练的话,三个月的时候,有95%的病人可以达到生活基本上能够自理的。其中有30%的病人他可以能够恢复工作和正常的生活。

  解说:如今,王阿姨在天坛医院肢体康复师的帮助下,不仅能够行走,闲暇时,还按照邢大夫要求,在家进行着手指灵活的训练。

  王阿姨:原来这手根本捏不住,现在这三手指头能捏出一个豆,这样拣。

  记者:大夫有没有告诉您这作用是什么?

  王阿姨:练这手指的力量。

  记者:您觉得有效果吗?

  王阿姨:有效果。

  记者:什么样的效果?

  王阿姨:能一个一个拣,能拣20多个,30多个。

  记者:刚出院的时候,手能伸开吗?

  王阿姨:伸不开,最近伸开了。

  记者:您觉得还是做康复运动给您带来的效果是吗?

  王阿姨:对。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 王拥军

  卒中单元它的效果来讲,它基本上达到三个目的,第一个它使病人的死亡率下降,现在为止卒中单元和普通病房,相比较起来,它是死亡率下降15%,同时它使病人残疾程度能够减少,致残率,就是我们医生讲的叫致残率,致残率降低35%,同时,它使时病人平均住院时间缩短了,平均住院时间可以缩短25%

  解说:正在康复中的王阿姨感觉到在真个卒中单元中,自己不仅仅是一位病人,更多的感受是卒中单元所体现出的一种人文关怀,因为对于脑卒中患者来说,除了疾病的解除之外,不给家庭和社会增加负担,以健康的心理和肢体回归到社会,才是提升自己的生活质量的根本。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