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7日 15:24

   [解 说] 2003年4月,曾经震惊全国的“梅花K”黄柏胶囊假药案二审经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主持调节最终结案,这场历经了一年零八个月的“马拉松式”诉讼,终于“跑”到了终点。


   [解 说] 沈智芳是整个梅花K假药案中中毒最严重的受害者。2003年8月,当我们记者再次来到株洲时,正赶上沈智芳因高烧引发感染,再次入院接受治疗。什么病啊,她原来是吃那个梅花K中毒,什么中毒,梅花K啊。

   [解 说] 2001年8月20日,株洲市发现第一例因服用“梅花K”引起的药物中毒病例,8月24日,株洲市药品检验所对“梅花K”进行检验,初步认定“梅花K”为假药。26岁的沈智芳在服用了两盒“梅花K” 黄柏胶囊后,出现头昏、呕吐等中毒症状。从8月30日起,她的病情急剧变化,进入昏迷状态。

   [李晶晶] 妈妈,妈妈起来,起来妈妈,不困,不困,妈妈睡觉觉了。

   [解 说] 现在沈智芳每天只能通过导管从鼻子吸入空气、水和食物,她的丈夫李荣辉每两个小时要给她翻一次身,每五个小时喂一次流食。经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沈智芳因服用假药“梅花K”中毒致植物人状态,需终身治疗、护理。2003年8月,我们在株洲市再次采访了沈智芳的丈夫李荣辉。

   [记 者] 您说过您家里不是很富裕,而且借了很多的外债,您爱人又是成为植物人这种状态,能不能抢救过来希望很渺茫,你为什么还要坚持一再给她做这种抢救、这种治疗。

   [李荣辉] 我们的感情相当好,加上她对我爹娘相当孝敬,我不愿意看到她就那样死去,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记 者] 我听说当时您爱人住院的时候,跟她沟通会放一些她比较喜欢听的音乐。

   [李荣辉] 对,像一些有名的歌曲啊放一些喜欢的音乐,《梁祝》的,还有刘德华的。

   [记 者] 您放这些音乐的目的是什么呢?

   [李荣辉] 医生讲她没有听力,但是只有一只耳朵有一点点听力。但是你不去治治她的听力,她的听力器官就会慢慢消失,慢慢地听力就会消失了,如果治治她,也许会慢慢地恢复。

   [记 者] 就是尽管她没有听力,没有视力,没有一些触觉上的感觉,您觉得您这些所作所为都不是徒劳的,都是有用的?

   [李荣辉] 我认为是有用的,因为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她能够听得见,能够看得见。能够听到我对她的呼唤,能够听到我对她的诉说,能够听到我对她讲的一切一切。

   [解 说] 23岁的陈桂兰是假药“梅花K”的另一位受害者,她曾是一位漂亮的姑娘,开了一家服装店,不仅负责家里的日常开支,还要负责妹妹的学费和生活费。一盒“梅花K”让她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视力低下,智力受到极大损伤,并且子宫被摘除,永远丧失生育能力。一个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永远成为了回忆。


   [陈桂兰] 这个就是我。

   [解 说] 由于陈桂兰的母亲常年卧病在床,所以陈桂兰一直住在她姑姑家里养病,我们无法联系到她,为了了解她的现状,我们电话采访了陈桂兰的母亲。

   [记 者] 她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啊?

   [陈桂兰母亲]她身体情况,她是走不动的,还是要拄那个小棍。

   [记 者] 现在生活能不能自理啊?

   [陈桂兰母亲] 生活不能自理,就是她那个病啊,这个病那个病合并病很多。

   [记 者] 现在有没有治呢?

   [陈桂兰母亲] 她每天到中医院去。

   [记 者] 在中医院接受治疗,那她现在这些治疗对她有效果吗?

   [陈桂兰母亲] 反正打了这里,那里又发了,胃呀,肠胃炎呀,总是那些病。

   [记 者] 您作为本案的律师,是最直接地接触到这些假药受害者,您也见到了假药给他们造成的这种影响。

   [杨杰华] 还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出现了乙肝病毒复制异常,身体的很多部位出现了不明的肿块,它这个假药对人体损害的结果恐怕还要,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还有一些慢性的潜伏的危害的后果,有可能再发生。

   [解 说]梅花K,原名恩赐康黄柏胶囊,是广西半宙制药集团第三制药厂生产的一种中成药, 2000年9月,陕西杰事杰公司独家代理销售恩赐康黄柏胶囊,由于恩赐康市场销售一直不理想,他们便在药品的配方上做起了手脚。

   [方党礼] 先答应他,先把合同签下来,回头怎么生产回头再说,我请示厂长了,厂长同意了。那我们就签合同了。

   [解 说] 虽然国家明令禁止任何改变药品配方的行为,药厂却按照事杰这家经销商的要求私自将四环素掺入黄柏胶囊,药品毒性骤然增加了250多倍。

   [张国浩] 它就会对肾脏,造成肾脏的损坏,造成心衰、肾衰这些症状,(甚至)造成人体死亡。

   [解 说] 这些药品没有经过任何检测就被卖给了杰事杰公司,随后杰事杰公司对这些假药进行了全面的包装,恩赐康摇身一变成了梅花K,明明只能清热解毒,却在适应证的宣传上声称能包治所有的泌尿系统感染疾病。就连黄柏这样早就出现在《本草纲目》中的中药材也变成了美国医学专家某博士穷集十余年的最新科研成果。

   [方党礼] 我们已经不管了,我们把货已经给他了,那他怎么卖就怎么卖了。

   [解 说] 这些假药被销售给湖南的经销商马小钢后,很快进入株洲市的多家药店,随后马小钢又精心炮制了大量违法的药品广告。在强大的广告攻势下,2001年6月,梅花K在株洲热销,人们从铺天盖地的广告中得知,梅花K既是中美最新科研成果,又是国家九五科技公关结晶,它还首次运用了纳米技术,为中药带来了一次深刻的革命,虽然国家明令禁止用医生做医药疗效广告,但人们还是从广告中看到一位老中医热情地向大家介绍。

   [杨杰华] 还包括拍摄以患者的形象,其实那个人不是患者,据我了解,当时他们在药店做广告,正好门口有一个女同志在擦皮鞋,皮鞋擦完以后,当时给了她一百块钱吧,就要她这么说一下。

   [马小钢] 纳米、中米,我就说良心话,我对这个纳米到现在我还搞不清,纳米是个什么概念,这的确是这么回事情,咱的确是懂不了多少这种东西,我就是市场经销。

   [解 说] 2001年3月至8月,梅花K黄柏胶囊共销往全国17个省,26个城市180箱。其中株洲地区进货47箱,共卖出三千多盒。在株洲先后有142人到药品监督管理局投诉服用“梅花K”后出现不良反应,71人入院治疗。那么究竟是什么在趋势这些假药流入市场,侵害一个个消费者的健康呢?

   [杨杰华] 在整个代理这个案件过程中间,我们感觉到,就是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下,有一些药品的生产企业,药品的销售企业,以及一些传媒,过分的注重经济利益。

   [解 说] 梅花K的成本价是4元多一盒,它们被以每盒6元的价格卖给了陕西杰事杰公司,随后,杰事杰公司又以每盒30元的价格销售给经销商马小钢,而最后梅花K在株洲销售时的价格是每盒158元,前后相比,它的利润高达39.5倍。正是这巨大的经济利益蒙蔽了这些制假、售假者的良知。

   [马小钢] 以前偷偷地去过,就是刚事发的时候,但是没有公开我的身份,我不敢面对他们,我现在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解 说] 2001年10月,沈智芳等61名受害者将广西半宙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等告上法庭,2002年4月2日,株洲市芦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一审法院经过审理,判定赔偿金额为423万余元,部分原告及被告对此判决不服,均提起上诉。2003年4月,梅花K 假药案在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调解下最终结案。

   [杨杰华] 最后根据我们统计,58名受害人获得的赔偿金额总金额是281万七千多元。

   [记 者] 您觉得这两百多万能够完全达到他们赔偿的数目吗?

   [杨杰华] 就我个人来讲,我认为是很不满,我认为不能够,一方面不能够起到补偿受害人所受到的身心损害,另一方面我觉得也不足以警醒那些制假和售假的单位和个人。

   [记 者] 当时法院给您判了多少钱?

   [李荣辉] 160多万。

   [记 者] 这160万能买回您妻子原来的样子,能买回她的健康吗?

   [李荣辉] 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解 说] 35岁的李荣辉原本是一名公交车司机,沈智芳昏迷后他就辞去了工作,除了买药,李荣辉几乎24小时不离妻子身旁。他平均每天只能睡上四到五个小时,在这位坚强男人的眼里,我们看到了疲惫。

   [记 者] 您感觉到您这两年瘦了吗?

   [李荣辉] 我也瘦了很多,我原来有130多斤,现在只有一百零几斤,一百零三斤,最轻的时候一百斤。

   [记 者] 钱花了很多,精力投入很大,但是这个结果是未知的,您觉得现在您后悔吗?

   [李荣辉] 那一点都不后悔,我做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只要觉得这个事情值得我做。我做了以后就不会后悔。

   [记 者] 所以说现在对您,不管是法院的判决,还是厂家的所作所为,对您来说已经不是最主要的了?

   [李荣辉] 对。

   [记 者] 现在对您最重要的就是您爱人身体的康复。

   [李荣辉] 对,如果我再不管她,再抛弃她,那不是心里越发不舒服,她不幸之前,对我相当好,对父母相当孝敬,这么好的人如果得不到好的报应,那根本不是个丈夫所要想的,所要做的。

   [沈智芳的外婆] 智芳。

   [记 者] 您是她外婆?

   [沈智芳的外婆] 我是她外婆。

   [记 者] 每天是您送饭?

   [沈智芳的外婆] 在医院的时候,我就送。

   [李荣辉] 有时候我忙不过来,她过来帮我洗尿片,洗衣服,都是她去做,她有时候来帮助我,减轻我的一点负担。

   [记 者] 那像您这么大年纪还能支撑得住吗?也挺累的?

   [沈智芳的外婆] 不累,我只希望她好啊,她是在我门口长大的,六岁前在我面前长大的,带到七岁后读书,我不想她醒过来吗,我当然是想她醒过来了。

   [李荣辉] 你知道吗?你外婆最喜欢你了,每天帮你做事,帮你送饭,帮你熬汤,你外婆为了给你熬汤,差点煤气中毒死了,你知道吗?如果那次抢救不及时的话,你醒过来就看不见你外婆了,你知道吗?你外婆抢救过来了,你也要醒过来。

   [解 说] 李荣辉现在完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照顾女儿,只能托付给姐姐照看,今年只有6岁的晶晶已经两年没有听见妈妈说话了。

   [记 者] 孩子呢?孩子想妈妈吗?

   [李荣辉] 孩子想,像昨天到医院来,她开始答应不来的。我跟她讲好了,我说天好热的,你不要去,等到我一走出去,她在屋里哭,她要妈妈,哭得眼泪汪汪的,看着好可怜的。

   [记 者] 孩子知道怎么回事吗?

   [李荣辉] 孩子也知道一点,但是不完全晓得。因为她对这个植物人还不完全理解。

   [李荣辉] 你争取早起来,你女儿也可以有母亲的爱,母亲的呵护,那是她最快乐的事,知道不,没有母亲的爱,她是很可怜的,跟草一样的,好可怜的。你要早点起来,送她去读书,放学去接她,她马上要读书了,你还不起来,你以前每天晚上讲故事给她听的,你要起来给她讲故事听,知道吗,智芳,你听懂了吗,听懂了你起来给我讲句话,好不好。

   [解 说] 对于沈智芳来说,经历这次梅花K假药案也许是一个终结,但对于她的女儿晶晶来说,“梅花”K假药案对她今后人生所造成的影响却刚刚开始。

   [记 者] 晶晶,跟叔叔说说想不想妈妈啊?

   [李晶晶] 想。

   [记 者] 多长时间去看看妈妈啊?

   [李荣辉的姐姐] 她以前是上学,礼拜六、礼拜天都要去,都带她去。

   [记 者] 见了妈妈会跟妈妈怎么说呢,你会跟她说什么。想妈妈吗?

   [李晶晶] 想。

   [李荣辉的姐姐] 每次都去了给她妈妈按摩,问她妈妈快点醒,好回去了,都讲这些话。

   [记 者] 妈妈有没有知道你来了。

   [李晶晶] 不知道。

   [记 者] 妈妈身体好的时候对你怎么样,是什么样子的,还记得吗。不记得了。

   [记 者] 你觉得现在谁最疼你啊。

   [李荣辉的姐姐] 对你最好的是哪一个?

   [李晶晶] 姑姑。

   [记 者] 您现在最大的希望是什么?

   [李荣辉的姐姐]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我想给晶晶带大,将来看她长得漂亮啊,晶晶聪明啊,当做自己的孩子培养大。我希望沈志芳会醒过来,早有一天会醒过来,更好了。

   [解 说] 在药品面前,消费者往往无从辨别它的真假,我们只能寄希望于药品的生产者、经销者多一些责任,寄希望于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加大对药品研究、生产、经营、使用全过程的监督,净化药品市场,保证消费者用药安全。 毕竟我们的生命不能承受假药之重。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