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抗癌名星"十年方知未患癌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33

  主持人:“没有乳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不知道今后怎样去面对社会、面对家庭和孩子”。 40岁时在医院切除了两侧乳房的小学老师钟群,曾经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

  那是在1992年的“三八”节时,广西上林县大丰镇中心小学组织女教师例行体检,医生在检查中发现钟群的两个乳房里有两个小肿块,怀疑是癌,建议她到上级医院进一步检查。后经医院诊断她患了左右乳腺浸润性癌(低分化腺癌)。这是一种预后性很差、恶性程度非常高、死亡率高而快的癌症。之后,钟群到医院切除了双侧乳房。经历了手术的阵痛和手术后让人难以忍受的放疗、化疗,钟群终于挺了过来。

  回家后钟群以坚强的信念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当地媒体根据她的经历写下了不少她坚强抗癌的文章。就这样,她很快成了远近闻名的“抗癌明星”。

  为了感谢医院挽救了自己的生命,钟群在出院的时候给医院送去了一面锦旗。并对大夫说我一定要活下来,十年后我会带着我的孩子再来感谢你们。十年后钟群的确再次见到了大夫。然而谁都没想到钟群和大夫的这次重逢会是法庭上。

  钟群: 后来我说到,你的病理报告单,后来我拿来一看,我看的是乳腺增生伴乳瘤。我说啊,我不是癌啊,然后呢那个时候呢,不懂是什么味道了,然后我就放声大哭了。

  钟群:后来呢,有一个也是去看病的,他说不哭了不哭了,说不是癌就好嘛,应该高兴,他说我是癌,你不是癌你应该高兴,后来又有,我哭太厉害了,也有一个医生出来说,不要哭了,说不是癌不是好吗,回去应该了高兴的说去烧鞭炮,后来我说了我是高兴了,但是呢我不是癌,我白白的挨了一刀,而且我乳房都没有了,还有放疗化疗,我说你知道放疗化疗是什么味道呢,是什么滋味吗我讲,我说医生你知道放疗化疗是什么滋味吗,我说那不是人的人受的。

  钟群:因为触景生情,我一走到那个门诊大厅,穿过门诊大厅,抬头就看见住院部,然后我就放声哭了,那时候呢,现在我哭不出来,但是我一看到那个很熟悉的那个病房,那个窗口,然后我就说,就是那个,就是那个,就是那个,那个律师都不知道,我说就是那里就是那里,后来律师就看我,我说就是那里,都讲不出一句话,就是那个地方。

  农智新:她投诉之后了,我们就比较重视,比较重视这个事情,所以,我们也请教了原来保存的病理切片,到天津肿瘤研究所,还有北京医院,还有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找了这个国内权威的病理专家给我们进行会诊,会诊之后,我们认为会诊这结果对指导手术,作为一个癌这样一个恶性肿瘤这样一个定性没有原则性的错误,只是说诊断上有差异,所以我们就给她答复,答复这个不属于医疗事故,不给予赔偿。

  农智新:首先呢这些诊断上的差异,还是要从科学的讲几方面的原因,一个是这个十年来,病理学一个技术和?已经有很大的进展,有些人的病情在十年前的比较难判断,现在相对容易判断。

  钟群:你随便去翻那个医书,是十年前他们治疗我之前,是91年初的,还有75年初的,我们中国早有呢那个诊断和治疗,那个癌症那个记录了,不是现在的新技术了,如果说新技术,那只能说是他们医院,或者是那些医生的事情。

  农智新:十年前的话了,用的在人员来讲,培训专科培训的时间比较短,再一个从设备来讲,用的是比较低挡的国产的显微镜,病理相关的切片技术啊,这些冰冻技术啊,这些都跟现在来比,是没办法比的。

  钟群:如果你诊断不了,你应该向上级的医院或者其他会诊啊,你为什么那么自信呢,诊断我是癌症是吧。

  庄小强:作为我们医院来讲,我们对她这个病,我们认为在这个治疗上,在这个诊断上都没有大的失误,那么诊断开头我不说了,这个无论她是什么结果,她乳房肿块乳房肿瘤确实存在着,那么这个肿瘤确实是一种癌前或者原位癌的病变范畴,是吧,那么原位癌癌前病变范畴,虽然这个在病理切片,不同的专家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并不影响所采取的治疗结果,也叫手术切除的结果。

  钟群:我看那书,中国的妇女,40%到50%都有瘤乳房,那中国一半的妇女都割掉吗,能拿去放疗化疗吗?

  钟群:即使你那个抓住那个不典型的不放,它还不是癌,还没到癌前病变,况且癌前病变到癌还有很长的距离,而且治疗得当,还可以逆转,变成好的细胞,那么我为什么不选择药物治疗,使它逆转,而且我有配合医生治疗的心态,是你医生诊断不正确,因为你正确的诊断是治好病的前提,因为你诊断错了,所以你治疗的方案就全部错了。

  农智新:诊断不一样,但是要采取的治疗措施是一样的。

  钟群:癌前病变,如果你原来告诉我,这是增生,我会我不会同意你手术,更不会给你放疗化疗。

  庄小强:我们采取这个切除,是非常有限的,局部淋巴结清扫,我们不是做乳房的扩大根治术,因为乳房扩大根治术就是包括我们范围很大了,胸大肌胸小肌,怎么弄掉去,像我们都没有切掉这部分,不影响它的功能。

  钟群:什么,我连癌都不是,你如果是你说我是增生,我不同意你手术,你把我乳房全部切完了,剔掉了所有的肉了,只有皮包骨头,你把我这淋巴结全部都挖掉了,从这边挖到那边,淋巴结是那个什么是帮助免疫的,我连免疫功能没有,我经常感冒,经常什么,这病那病的。

  庄小强:那这种必须这么来看,是吧,医疗本身它就是双重性的,我给你吃片药,肯定就有药物副作为,但是怎么看了,作用大于副作用的百分之几,那我给她做这个手术,她说给她伤害了,有个疤了,没有女性特征了,那么不能这么看,我给你治疗我已经把你的病因病根彻底的消除了是吧,彻底的消除了,并且对你这个危害是降低到最低的限度了,怎么能够说是伤害大呢,我们认为是不存在伤害。

  钟群:你把我这全部切除了,我男不男女不女的,我的背后比前面还要突出来,你对我说伤害那么大,切除面那么大,这边下来是22针,这边缝过来是22针,难道这些的伤口还伤害不大啊?

  庄小强:所以说她所付出的代价就有点本很吧是吧,割了点肉吧,疼痛吧,但是从我们医学的角度来讲,是对她负责的,是为了阻止她病情发展,做了我们应该所做的工作。

  钟群:出院的时候,我那些病友也关心我,他们就推我到商店里边,服装店里边买了两个纹胸,那个有海绵的,他们说戴起来以后就戴了,啊大家拍手,就这样子,就回去啊,然后我也高兴啊,我没想到,然后上公共汽车,一扶那公共汽车,它没有卡住的地方,全部跑到这里来,难受吗,狼狈又难受,心里又难受,跑上来,没有个卡的地方。

  钟群:讲出去不好听,没脸,所以呢我感觉不愿意,不愿意给人家知道,我没双乳,然后呢我就选择要求赔偿,医院就看到我这一方面,所以他们说没有赔偿的可能,后来我想到不行了,我说我要拿起法律武器。

  庄小强:我们作为一个医生,从我们从医的角度而言,确确实实,没有哪个医生愿意把自己的病人治坏,治差是吧,甚至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没治好这个病人,他也感到很难过,他也感到很难过,那么呢他治好了以后,他会很高兴,但是一旦他成了病人的被告的时候,他就感到一种悲哀。

  钟群:原来我的想法是为我自己,现在呢我的想法不单单为我,还为很多的姐妹,第一次我看看不懂。那些专业名词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头又看尾,看头又看尾,又另找一本来看,然后了我去问医生,拿到医院去问医生,我说这个怎么回事,这个怎么回事,他们就告诉我,然后我又拿我病例的那些符号又看又对到,那检验报告单拿来对照,以后我懂一点点,就知道一点,我说懂点算点,后来我再继续往下看,懂了。

  钟群:后来那个图书,那个书店的那个管理员,他发现我蹲在那里,他就过来,你干嘛,后来我说我就老实说,我抄书,我说这本书太贵了我没钱买,我说我误诊了,我想多学一点,懂得一点知识,我要打官司,后来他说是这么回事,他说那以后你来了你就看吧,你大名摆在这里,你就抄,他说我给你抄。

  记者:每个都画啊了?

  钟群:是啊,都画。

  钟群:是,我看这些书里面也画,我都看了,你看我看到哪一条,该怎么样怎么样,你随便拿出来我都有看的,然后叠起来,什么叫做癌前病变,什么什么这些我都看了,我说我们一家子就我文化水平最低,我是中师毕业,我说你们都是本科毕业,但是我现在是研究生再读,我说我研究法律,研究医学,我这样子对孩子说了,如果赢了,在心里上呢得到一点安慰,但是在生理上呢我永远得不到安慰,赢了就是说呢,我打这个官司,我有一个说法了,即使赢我觉得呢我也冤枉,我也亏,我不该去受这一刀,我不该去放疗化疗,也不该这么艰难的去打了这场官司。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