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健康调查:抗击“非典”英雄谱——(下)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32

  主持人:目前,非典型肺炎的防治工作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绩,然而回忆起与“非典”抗争的日子,仍有许多人的名字值得我们铭记。正是他们让我们在劫难面前感到平静,也是他们让我们在平静之中荡气回肠。

  解说:非典型肺炎,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3月1日,北京发现了首例“非典”患者。北京地坛医院和佑安医院,作为传染病专治医院,责无旁贷地担负起了收治非典患者的任务,站在了“非典”风暴的中心。

  北京地坛医院感染科主任 李兴旺

  (3月)25号包括26号上午,我们这个病房还没有成立,还都在别的病房在做着自己的工作。然后到了25号,我记得到大概快到中午了,医院通知我,说卫生局要指定我们这个医院收治非典病人。这个时候我们才开始组建病房,下午组建病房,包括安排床位,安排一些必要的医药设备,大概到晚上9点钟,这些病人就进来了。

  解说:做了20多年的传染科大夫的李兴旺,对于零距离面对“非典”病人而感染的危险十分清楚。

  李兴旺:因为你做的工作,第一你是一个医生,医生就要看病,你又是一个传染病专科医生,你看的病人就是看传染病,所谓传染病就是有传染的问题。这个做时间长了以后,这个工作就是你的工作,你就该去做去。

  金荣华:这个应该算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习以为常的事情,只要病人的病情需要,我们的医务工作者都是会冲在第一线的。所以有时候我们也觉得,它是我们工作当中一个部分,没去想到更多,我该做还是不该做。

  解说:尽管大夫们有着良好的职业道德,但是在他们工作的这些日子,身边却有不少同事纷纷中病倒下。

  金荣华:我们的同事在倒下的时候,那对我们心灵就是一个震动,同时它对我们的威胁也增加了一分。所以这个时候,当听到我的同事倒下一个的时候,除了对同事的一种痛心以外,这时候给自己心中也增加了一份重量吧,只能去那么说。但是我觉得从我到现在来讲,我的心态还是比较好。

  解说: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家的金荣华和其他大夫一样,自从到了这个战场就没有办法再顾及其他了。

  金荣华:家里的人每天都是通过电话,主要是给他们报一个平安。家里有父亲有母亲,我尽量跟父亲母亲通话时间缩短,因为说得过多的时候他们会掉眼泪的。

  解说:尽管面临险境,又有一批人医务人员主动报名要到非典一线。我们在这些不熟悉的名字当中,看到了一种熟悉的精神。

  金荣华:在我们刚开始收容病人的时候,因为病人不可能是一个一个的来,他有的时候可能是一下就来七八个。那这时候所有在场的工作护士人员,她们的工作都是很重的。比如危重病人。他们的大小便都在床上,这过程当中,她们要对病人的分泌物,或者排泄物要帮助他们,同时要对这些分泌物和排泄物进行处理。所以有时候熬下来是十四五个小时,出来还不觉得,但是有时候有可能一口饭也没吃上。

  李兴旺:我感觉,我们这些医务人员我在想总觉得自己无所谓了,反正就是干这个,说句不好听的,你牺牲,也就牺牲了,你就是做这个的。可能更多的是对家里面人心里的愧疚,那种感觉可能比较深,我看到我们大夫护士自己坐在那儿就流泪了,这个情况我是看到过,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我能体会她的心情,她不是想自己可能会感染了,害怕啊,她可能想的是家里人,她觉得对不起家人。我看着我也不好受,我觉得确实不容易。

  解说:她们戴着白色的帽子和口罩,我们看不到她们的脸,只能通过她们的眼睛去想象口罩后面那一张张美丽的面庞。从3月份收治非典病人开始,这里就一刻也不停地忙碌起来,采访中的两位大夫对我们说:这场对抗非典的战争可能还要进行一段时间,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时刻准备着去履行一个医生职责。

  记者:您是护士吗?

  护士:是。

  记者:现在一天平均工作多长时间?

  护士:12个小时。

  记者:12个小时啊?

  护士:对,因为我们早上7点半之前就来,应该要点加班费,跟主任要点加班费。

  记者:你脸上这个纹路是不是戴口罩压的?

  护士:压的。

  记者:每天都这样吗?

  护士:每天都这样。

  金荣华:那么我想医务工作者在这个时候才体现出来,这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我去查房的时候,见到的一个病人,他就说了一句很中肯的话,说金主任以前自己没有得病,老是觉得医生是高尚的,好像不是那么深刻。只有这一次我得病了,我经历了这么一场,我耳闻目睹的,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以后,我才觉得真是,你们是最伟大的人,你们是哪个时代都是最可爱的人。他也不说新时代的问题,真的,我也非常感动。

  解说:今天北京市佑安医院又一名“非典”患者小石治愈出院了,主治医生金荣华和护士们把他送到医院的门口。

  主持人:北京收治的“非典”病人已经开始进行集中治疗,那么,他们平常的工作是怎样的?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解说:北京长辛店医院作为“非典”定点医院,有一个身影格外引人注目,她就是长辛店医院护理部主任,现任“非典”病区的总护士长——李继英。

  护士:你怎么样了?

  李继英:没事,挺好的。

  护士:腿还一瘸一拐的

  李继英:没事,好多了

  解说:2003年春节,因劳累和长时间行走,李继英的左侧膝关节和韧带断裂,行走开始困难,但她一直坚持上班,直到病痛无法掩盖,才被同事们劝着到北大医院接受治疗,专家嘱咐她如果不马上手术治疗,至少也需要在家观察一个月。但是4月14日,长辛店医院收到了转为“非典定点医院”的通知,所有硬件改造、设备的配备、人员的调配培训必须在一周之内全部到位。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李继英再次将自己的手术日期“无限期”拖后。

  “非典”病房不同于普通病房,病人的治疗、观察、生活护理都需要由护士亲自承担。而从来没有从事过传染病护理的李继英,就开始自学传染病的书籍。她说,自己多学一点病毒隔离和自身防护知识掌握的全面一些,就能保证病人、护士姐妹和自己的安全。

  “非典”病区的护理工作极为辛苦,按照规定,她们每次进入病区,不仅仅需要换上厚厚的隔离服,而且除了完成病人的护理工作外,每次出入一次病房就要换一次鞋套、手套,体力消耗极大。

  北京长辛店医院 总护士长 李继英

  李继英:特别沉,知道吗?可沉了,我都抬不动,年轻人抬还可以。我今天在护理部试着搁了三盆水,根本就抬不动。

  解说: 隔离区6小时一个班,轮换接替,李继英却在里面连续工作了72个小时,伤腿已经开始萎缩,领导两次给他打电话,要求她必须撤回生活区休息,而她却始终坚持在一线。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李继英和她的同事们在顽强地坚持着自己的岗位,同时,她们也将自己对亲人的思念深埋在心底。

  护士:妈,我是燕,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您和我爸的身体。

  医生:老爸老妈身体也不是特别好,王霞你现在照顾好老爸老妈

  护士:从现在开始妈妈就不能长时间的照顾你,你要学会生活自理,每天要自己学会梳头,要听奶奶和爸爸的话,每天要安排好自己的学习。

  解说:在李继英和她的姐妹们的精心护理下,一批批的“非典”病人在康复着。

  采访:“非典”患者

  记者: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患者:17天了。

  记者:什么时候能出院?

  患者: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能出院了

  患者:我心情特别好,这里面的医护人员都很好。我对这个病从来都没有畏惧过,我想告诉大家,尤其是病床上的病人,不要害怕“非典”,要相信我们自己的能力,相信我们的生命力,相信我们的医护人员,相信他们的护理技术、治疗技术,我们一定能够战胜疾病。

  解说:这一天,部分医护人员走出了隔离区,开始了轮休,但是李继英却没有休息,而是选择了继续留守在岗位。送走了老同事,她又迎来了新一轮护士,她将和这群年轻人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中去。

  护士:请关心我和爱我的人放心,我一定会和大家再重逢的。

  护士:我要跟我母亲说,您放心我会平安回去的,跟我爱人说,如果6月8号回去,我们一起过结婚一周年的日子,放心吧。

  全体护士:向SRAS宣战!

  主持人:在迎击这场天灾的战斗中,医疗战线的英雄冲锋在前,他们用自己的汗水和生命筑起了一道血肉堤防。然而,在一个个病人健康地重新站起来时,有的医务人员却病倒了,更有的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解说:2003年2月,广东省中医院接受了一批非典病人,在之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护士长叶欣全身投入抢救非典病人的战斗中。

  广州中医院急诊科主任

  张忠德:3月1日我们抢救一个比较重的病人,她(叶欣)第一个帮病人打针、吸痰、插管,插管护理都是她一个人在干,其他护士都做她助手。

  广州中医院副主任医师覃小兰:

  跟病人密切的接触,近距离的接触,长时间的接触。我们护士值班,完了下夜班就回家了,她从早到晚都在这儿,经常半夜有时候还在这儿忙。

  护士长荣丽瑜:我想她可能也怕,但是她看到我们护士妹妹都是很年轻的,她就担心我们,所以她很自觉地把护理ICU病人都自己揽下来。

  解说:由于过度劳累,和近距离接触病人,3月2日,叶欣和它的同事开始发烧。

  覃小兰:3月2日、3日的时候,我就看她和张主任在对话说,主任我好累好累,因为她也知道好像这是非典的早期症状。

  张忠德:大概是六点的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很疲倦,肌肉很痛,有个小护士摸我的头。哎呀,主任你也发烧,我马上拿体温计一量,就已经38度7。那肯定我也感染上了,马上就把她隔离开了。

  覃小兰:那段时间确实是过度疲劳了,其实她非常清楚,这样是有很大危险的,但是她觉得这里危险,还是让我来,是这么样的一个心态。跟张主任两个人都是这样的,这是规定的 ,你想去也不让你去的,就是没商量。

  经过医院确诊,叶欣和张德忠感染了非典性肺炎。

  丈夫张慎:那时候呼吸机已经上去了,戴氧气面罩,在这个情况下我每天就去看望她。那个时候她和我的交流就是用笔,因为她戴着面罩,说话不方便,她就用笔跟我交流。

  张忠德:我们在病房里面一直用手机短信互相鼓励,打电话互相鼓励,大家互相支持互相鼓励。以后上了呼吸机讲不了,我们就用手写字,互相鼓励。我记得最后一次,她写给我的是星期一,她可能自己估计要插管。她就写信给我说,张主任我可能顶不住了,我可能要上呼吸机了。你一定要挺住,我也写张纸给她,我说叶护士长,你一定要挺住,我说全院的医生护士都支持你。以后我再也没有收到她的回信了,那是星期一下午。

  解说:后来张忠德康复回到工作岗位,叶欣于3月25日凌晨1点30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张忠德:这就是护士长的一个办公台,她平时就在这里工作,她平时上班的时候把它搞得整整洁洁的,有井有条地工作。好像就是说,我还没有接受她已经走了这种现实,脑子里面总是有她的身影。

  覃小兰:她后来去世以后,她家人都很明白她的心思,就让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护士服,戴了一个粉红色的帽子,就是她们的护士装。是这样送行的,因为不能告别嘛,就是这样送走她的。叶欣1980年就当护士长了,我们现在的中层干部好多都是她带出来的,叶欣已经很有经验,已经在医院很有建树了。她这个人很有胸怀,很大气、性情也很淡薄,以这个护士工作为乐趣。她对这个工作很热爱也很敬业,干得津津有味,从来不居功自傲,反正这种方面是上下有口皆碑。

  荣丽瑜:我是科室里最瘦弱的一个,所以也是她最担心的一个,也是她重点保护的一个。她就偷空打电话到我家里,我老公也在,他跟我说了,阿蓉是身体最差的一个,现在我们有个护士已经得了非典了,你一定要保护她。你今天开始每天其他活可以不干,你每天炖参汤给她喝,在护士长的保护下我躲过了这个非典。到了现在很多同事都问,真是没想到,你们科最瘦弱的那个没得病,相反身体最胖的那个,就是你们的护士长病倒了,我每当他们说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心里很难受。

  解说:这位护士现在接替了叶欣的工作,继续叶欣未完成的事业。

  解说:叶欣病重以后,她的丈夫天天去探望,她清楚的记得她和叶欣在病重的21天里,总共见面的时间不到30分。

  张慎:尽管叶欣她离开了我们,但是对这点我们不感到后悔,我说我没有拖她后腿,要拖她后腿,可能就不会出现这后果。但我现在没有这个想法,我不感到后悔,只是感到悲痛可惜,我失去了妻子,但对她这种行为我觉得还是挺欣慰的。

  覃小兰:她来到医院时候很漂亮,十八岁的时候脸形圆的,鼻子挺挺的,嘴巴呢,那个嘴角特别地翘,挺生动的,眼睛大大的,笑起来格外甜。像我这样跟她一起,我看到她的笑容就觉得很舒服,叶欣是个很亲切的人。从1980年到现在二十多年,她的青春包括她的容貌,整个就是献给了省中医院,省中医院一天天漂亮起来了,她就一天天地衰老下去,我就是这个感觉。

  张慎:当我知道在抢救叶欣的过程中,有好几个医护人员都感染上了。你说我们非医护人员不知道危险,还有人信,因为我们不是这一行的,但是医护人员她是行内人员,她肯定知道的。进去对着患者,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感到医务人员真是非常高尚,说她们是白衣天使真是没说错,她给人们带来了生的希望, 从死神的边缘把生命拉回来,她付出代价的就是她自己会倒下去的代价。

  解说:叶欣丈夫始终不知道叶欣感染的医生是谁,她送了一束鲜花给昔日里和叶欣朝夕相处的同事。

  主持人:叶欣刚满十八岁的儿子去年刚刚考上大学,在采访中他一直不太愿意面对我们的镜头,因为在叶欣患病的这些天里,他一直没有得到允许到医院里去看望妈妈,最后一次见到妈妈,已经是她的遗容了。儿子说,他不想把伤心说出来。 如果知道这次工作会那么危险,如果还有可能,他一定会跟妈妈说:千万要当心。再此,我们健康之路的全体工作人员也再一次对那些战斗在一线的医生护士表示衷心的感谢,祝他们一路平安。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