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非典”非常报道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27

  解说:这一个“五一”是一个分别的日子。这一个“五一”是一个充满了牵挂的日子。这一个“五一”是一个将给生命留下记忆的时刻。

  采访:代表协和医院全体职工将欢送我们的战士来参加我们和SARS决战的最后时刻。希望大家能够安心的全心全意的把病人治好,把我们自己保护好,医院将等待你们的凯旋归来。

  解说:2003年的五月一日,协和医院从各科抽调了16名医生前往专门治疗医治“非典”的定点医院。

  采访:因为北京要求是各地各个医院要自己解决这个SARS病人的隔离和治疗。但是病人越来越多,然后根据中央和国务院和北方市的安排建立几个专门的收治SARS病的这个医院。所以中国一些科学院在上级的要求下,在原整形医院的位置上,组建了一个SARS病院。这个医院呢,设立180张病床,其中协和医院负责其中的80张病床。

  解说:这次前往整形医院的16名医生将去和他们的其它同事会合。病人还将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中过着与外界隔离的日子。

  解说: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们将用1个月的时间一来对患者进行专门的治疗。在完成一个阶段的治疗工作后,他们将接受两个星期的隔离观察。

  采访:原先是因为通过保护医护人员的角度,那么觉得两个星期左右就需要医生去轮换,那么我后来到了这地方我觉得可能医生到这地方需要一个适应过程。那么大概需要个三五天,或者有的时间要一个多星期。那么他的适应工作如果你再过一个星期我又来一批新的单位。我觉得对病人本身来讲,不是特别有利的。所以我想医院也是从这角度考虑。现在就是说尽量的给我们提供一个好的休息的环境。让大家有一个很好的防护,但是希望医生能够在这里工作一个月时间。我想医院考虑主要还是通过对病人救治方面来考虑的。

  解说:这就是位于北京市八大处路的整形医院,它的前身是亚非留学生的疗养所。这里环境优雅为了适应抗击“非典”的需要。在四月底根据中央的指示,对医院进行改造后这里成为抗击“非典”的一个重要阵地。

  采访: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整形医院。那么根据党和政府的安排,我们由医科院组成了一个“非典”的中心,由我们几家医院共同来管理“非典”在这个医院的一些病人,也就是说我们医院是一块我们医院管理一个病房。那么是60张床位,同时还有阜外医院的,还有肿瘤医院的,包括整形医院也参与了这个项目工作。

  解说:就在协和医院抽调的16名医生到达之前的两个月。这里已经开始陆续接收来自各地的“非典”患者。同时这里的工作也受到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

  采访:朱部长在给协和医院上报卫生部抗SARS的材料上,明确批示协和应该提高治愈率,降低死亡率,降低医护人员感染率方面积累探索经验,为北京和全国做出表率。

  解说:从协和医院出发后,经过将近半个小时的车程。16名医生来到了位于整形医院附近的一家宾馆。这里已被紧急征用为医护人员的生活区。在今后的日子里医生们除了病区只能在这里活动。

  采访:我觉得这是一个医务工作者应尽的职责。我觉得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要求来。而且我们书记当时问了大家谁愿意来的时候,我们科多数都是踊跃报名,我也踊跃报名。我希望我能第一批来。

  解说:实际上在对抗“非典”的这一战役中,医护人员承受的风险是前所未有的。据报道截止到五月底,仅北京就有三百多位医护人员因救治患者而被感染。

  采访:刚开始我们在急诊病人非常多,有时候一来十几个病人同时来。这样我们这个医生和护士就工作量非常大。由于它不是真正的传染病。医院就在一个普通的急诊里边,所以我们有一位医生不幸感染了这个SARS病。

  解说:幸运的是这位被感染的医生经过同事的抢救病情已经得到了控制,脱离了生命危险。

  采访:应该这么说吧,不是我们医院的这个医护人员感染,我们听起来都相对来说比较遥远。那么在四月中下旬我们医院有一名医护工作者倒下了,当初就是引起一阵恐慌我觉得我也有过一两天的恐慌吧!随后反正这个事情总会慢慢随着时间过去,总会感觉稍微好一点,那么我觉得怎么说呢?即使有人倒下也得有人上吧,是吧?只能够加强防护还得上。

  解说:由于引起“非典”的冠状病毒可以通过很多渠道进行传播,这给医生的防护带来很大的困难。很多医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感染。

  采访:我觉得好像是不管怎么样,尽管你怎么做的很好的防护,还是可能有部分医务人员会有轻重不同的,程度不同的这种感染。但是相当部分可能会产生免疫力,不一定出现什么症状,可能有少数的会引起一些临床的症状。

  解说:对于这些主动请战来到抗击“非典”第一线的医生们来说,危险的存在并不能成为他们离开患者的理由,对于目前的情况他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

  采访:感染也是很有可能,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不能避免。我们只能够尽量保存这个实力。但是跟病人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如果有必要我们还是跟他们接触。

  采访:我觉得如果有一天我要是万一真的是被感染了的话,我觉得可以用我自己来实验一下,现在所有的药看一看到底哪种药可以真正的对病毒是有杀伤作用,然后再给用到病人身上,我不希望我们这里会有人倒下,我希望我们这里每个人都是坚持到最后一块回去。

  解说:进驻隔离区的第一天整好赶上护士张玉玲38岁的生日。

  采访:祝你生日快乐,辛苦了!大家都很辛苦都这么忙,都战斗在抗“非典”第一线,还为我过生日真的特别激动,特别感谢大家,感谢领导,也感谢你啊!

  解说:对于每一个医护人员来说“非典”都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疾病,所以他们刚一到驻地就开始进入了工作状态。

  采访:这场任务不是一天两天所能完成的,我估计高峰期还需要三个月扫尾,还需要三个月在隔离的情况来讲,我们是高标准要求的,我所谓的高标准是我们现有的条件所能达到的最好的条件,或者是做出来的最大的努力,你看曾毅是搞传染病的,我刚刚见着他跟我说说是对肺鼠疫的防备也就是这样了。

  解说:5月2日这16名医生开始正式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在这之前他们需要进行严格的消毒程度。

  采访:就是工作人员从驻地,就在驻地的时候,就已经换上医院里头给配备的衣服,不穿自己的衣服,专门是医院里配备的衣服以后,他们进入工作区的时候先进入清洁区。

  采访:进入清洁区以后,把路上穿的衣服脱掉,再穿上清洁区的分身的,我们叫分身的刷手服,以后再搓上手膜,然后戴上口罩,帽子,这是在清洁区里工作。

  解说:这个清洁区就是医生在接触到“非典”患者之前的第一道屏障。

  采访:这个给大家介绍一下这的情况这可能昨天护士长也讲了这个这里面呢从这个入门开始就是咱们清洁区跟外头相比它是一个工作区所见到就是一个工作区但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呢还都是清洁区就基本上说一般在不吃饭不休息的时候还是要戴一个口罩大家等会还要戴一个帽子因为到这里头这个戴上以后进污染区进半污染区以后同时这些装束还都用得上所以不浪费。

  解说:进入清洁区后对他们来说,离真正的战场越来越近,这意味着被感染的危险也越来越大了。

  采访:有过紧张,因为毕竟我对这个病的了解,最后的病是ARDS这个还不是特别好处理,在医学上不是特别好治疗,所以有点紧张,一步一步都给你们写好了,然后到了半污染区也是一步一步都写好了,都写好了以后就这几步都写好了出来的时候,你每到一站也有每一步你要脱什么都给你写好,你就一丝不苟的照着它脱,照着它穿就应该没问题。

  解说:从清洁区进去后就是半污染区,这是医生接触“非典”患者的第二道屏障也是最后一道屏障。

  采访:如果需要进到半污染区的时候,然后要穿上两层的隔离猴服,再戴上一层N95的口罩,就是那个防护性能非常好的那种口罩,戴上手套,然后再戴上那个鞋套 ,袜套,都已经到小腿的那种袜套。

  采访:这是在半污染区工作要穿,这个没事如果大家发现有破了那你就还得换掉,好吗?这是穿在里头还是外头就直接穿着鞋往里穿吗?对对。

  采访:在我们要他防护的过程中因为穿很多隔离衣,戴口罩啊!各种已经常辛苦,而且现在天气越来越热,那么出来以后都是汗流浃背,那么现在有些护士已经开始身上已经长痱子了。

  解说:离开半污染区后进入的就是污染区,在这个区域里是危险最大的地方,也是抗击“非典”的真正战场。

  采访:进到污染区的时候,我们再穿一个反穿的隔离袍,再戴上一层手套,再戴上一层口罩,再戴上一层帽子,再带上眼罩,然后以后再套上一个鞋套。

  解说:在污染区工作了为了保护医护人员减少交叉感染的可能性,医生们尽可能减少污染区内外的联系,报话机是医生们之间不可缺少的一件通讯工具。

  采访:听得清吗?郭老师我是李涛,听到请回话,再通过这个请讲郭老师啊!有一件事情,现在我们在污染区里贵重的东西比较多,抢救仪器什么的,所以我想你看看明天能不能跟他们说,医生办公室,我们需要一些上锁的医生办公室,上锁二楼好像有一间医生办公室,没有核实一下。

  解说:在医生和患者之间配备了专门的病员管理通讯机。

  采访:喂, 李慧敏吗?你现在怎么样?因为昨天邓主任跟我一块去看了您,把您的药给调整了,今天还发烧吗?你今天白天烧没烧?今天白天最高体温37度 , 是吗?你也是搞医护工作的,你知道有那些营养液,知道吗?不行的话,我们给你用,那个看看有没有?好吧,你得加强营养。

  你这种情况好的话,你烧的时间比较长,我们比较担心你就吃的不好的话,营养跟不上,怎么行啊!好的, 你好好休息啊!好吧, 那就这样哎! 好。

  采访:等真正进去之后我就有点心理放松了,为什么?因为首先隔离我觉得做的非常好,其实病人看着跟大家其实差不多,而且病人一看见大夫的时候都非常主动的戴上口罩。

  解说:经过严格的消毒之后,医生们乘坐专用汽车回到了生活区,在这里我们还需要进行一次严格而细致的消毒过程。

  采访:医务人员从病房清洁区出来以后,进入生活区,我们仍然要求他们从这个单独的通道走,要把脏的鞋子脱掉,换上干净的拖鞋,另外,还要重新清洁口腔,清洁鼻腔,拿干净的衣服到房间以后再次洗澡,这时候再出来我们就从另外一个通道出来。

  解说:这一整套的防护和消毒措施在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医护人员的安全,使他们得以安心的在这场抗击“非典”的战役中进行工作。

  采访:不要出任何的差错,我们都希望我们能够圆满的完成这次任务,平平安安的再回到医院,那么我们也希望以后再来接替我们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同样能够做到这点。

  如果勇敢便是无畏,那么我便不曾见过一位勇敢的人,一切人都会畏惧的,越智者越知惧,尽管有所畏惧,却能驱迫自己勇往直前的人便是勇者——巴顿。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