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不该发生的抗癌故事(上)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23

  在本期健康调查开始之前,我们先做一下这样的想象:一个女人在九年前被诊断为癌症,然后她被迫切除掉了乳房,九年间忍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与病魔苦苦抗争,并且成了一位远近闻名的抗癌明星,然而在九年后的今天,医生却告诉她,当初你并没有患癌症。我在这儿说的并不是某个小说里的事儿,这件事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广西省上林县的钟群女士身上。

  今年51岁的钟群,是广西上林县大丰镇中心小学教师。1992 年,她感觉胸部常常隐隐作痛。9月18日,钟群专程到了省城南宁市。广西民族医院的医生给她做了病理检查,两天后,检验结果出来了:左右乳腺浸润性癌(低分化腺癌)。10月6日上午,医生为钟群进行了“双乳房切除术”和“双腋淋巴清扫术”。钟群出院后,遵医嘱每半年复诊一次,并不间断服抗癌药物。这样坚持了9年。钟群以坚强的信念创造了“生命的奇迹”。当地媒体写了不少介绍她坚强抗癌的文章,钟群成了远近闻名的“抗癌明星”。区内外很多癌症患者知道后纷纷赶来向钟群取经。2000 年8月3日,钟群按常规到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例行复查。复查结束后,大夫对这一病例有了进行更深入研究的想法,建议钟群将存放在广西民族医院的病理切片进行重新复查。2001 年1月17日,钟群从广西民族医院取回了自己9年前的6张病理切片来到医科大附一院。当天,多名病理专家会诊。结果确诊为乳腺大导管乳头状瘤、乳腺纤维瘤趋向及乳头状瘤病,这种瘤为良性肿瘤、发生恶变的概率极低,依照当时及现在的治疗原则,只需要进行一般手术摘除瘤体即可,根本不需要进行乳房切除和双腋淋巴清扫术,更不该进行放疗和化疗。

  解说:钟群,广西上林县大丰中心小学的老师。1992年的九月她和往年一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年度常规体检。在体检中医生发现钟群的两侧乳房有明显的肿块,于是就建议大道上一级医院进行进一步检查。

  采访:后来第二天马上请假,请假就去工费医疗办问,他们就同意去那个南宁地区那个医院去看,我讲我去广西一刻大看,他讲不行不能越级只能到南宁地区,如果是他们治不了你的,发现什么,他们再给你去区级的,后来我就去,后来我去的。

  解说:钟群当时并没有想到她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她在妹妹的陪同下来到了南宁民族医院进行检查。可是在从检查刚刚开始的时候她就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气氛笼罩在她周围。

  采访:然后那个病理科医生说,你跟谁来啊,我说没有自己来,他说除了你还有谁,我说还有我妹,那叫你妹妹过来吧,后来我讲好啊,我讲这就怪了,为什么告诉我不行,为什么告诉我妹,叫我妹来,我也没料想到是什么事情,后来我讲既然找我妹就找我妹吧!

  解说:妹妹被告知姐姐钟群患上了癌症。尽管她尽力掩饰。但敏感的种群还是发现了自己病情。对于当时缺乏医疗常识的钟群来说癌症已经是个致命地打击。但她并不知道患上的是恶性程度极高的一种癌症。

  采访:我以为低分化就是比较轻的,低的,高的就是比较严重的,我讲我是低分化的

  采访:癌症呢它是以分化的高中低来划分它的恶性程度,那么分化越低,它就恶性程度越高,相反,如果是高分化,那恶性程度相对就没那么高,它的进程就缓慢一点。

  解说:这是当年南宁民族医院给钟群出具的病理诊断书。她被诊断为“浸润性低分化腺癌” 。

  采访:就是说考虑到她的病史,和她现在所见的情况,和我所看到她的情况,我说我们是不是建议把这个手术乳腺癌的根治术这个变更为乳房根治术。

  解说:根据医生做出的诊断,1992年10月南宁市民族医院为钟群做了双乳房切除术和双腋淋巴清扫术。

  采访:早上,我只能看天花板,然后看见其他病房外边的灯亮,我知道是晚上了,因为天黑了,后来我讲,我讲过话眼泪就流,流了我有讲,我还活着,我还活着世上,在手术台没死。

  解说:做完手术的钟群在医生的帮助下,体力慢慢地得到恢复,这个过程是缓慢而痛苦的,它远远的超过了钟群的想象。

  采访:有一个晚上,我一点力气都没有,我都不动,那时候手术,我的手也动不了,我起来的时候,床,被子都是用脚来卷的,用脚来卷,用脚来开的,那只手动不了,然后那个护士就叫我练练手,你不练你的手就废了,就只能这样子,不能向上了,然后我说怎么练,她说你爬墙,又教我手爬着墙,一寸一寸的挪,挪挪挪啊,我在日记里边有,终于有一天,我挪到墙上能够直了,我就不放了,对着墙壁,我都不放了,疼啊难受,我就对着墙壁哭,后来病友说放下来吧,我说我不放,我说我想好,我还想回去上课,我的手如果伸不直,我就不能举着手拿粉笔了。

  解说:钟群面对的不仅是手术的痛苦,手术后还有化疗、放疗的煎熬。

  采访:这样顶,顶过一天就是一天,每一次化疗都是一次战,打一次仗,我就顶过这一场,我又胜利了,我又打胜了那个仗,这么说,然后就顶,一直晕晕晕,晕到下午两点钟,晕到下午两点钟,就爬起来,拿着到上留的那个白粥就吞,吞着,都吐疯了,肚子里面都没有什么了,吞了一口吐一口,就这样子顶过来,这样子顶。

  解说:身体上的痛苦似乎已经达到了极限,因为看病钟群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经济上的拮据时时困扰着躺在病床上的她。每一天钟群都必须忍受着来自生理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

  采访:我难受的时候没想到放弃,但没钱治疗的时候我想到过放弃,你看家里边又那么困难,借钱又那么艰难,然后我讲反正癌症也是死,治不好,又见那些病友又死一个人,我住院在那个医科大,康复部的面临着大街,那时候它也没有现在的那个防盗窗子,有玻璃窗封起来,它是空空的,车走来走去,人家在外边那么高兴,我想活着有什么用,不如一死了之,跳下去。

  解说:就在这个时候,一张照片帮助她一起撑过那段最艰难的日子

  采访:我那个大女儿,她寄了一张照片给我,现在还夹在相册里边,那张照片就是我们母女三个人的,所以我一有什么想不通的时候,困难的时候,难顶的时候,就转向那个床的那个墙壁那边,我就拿那个相片来看,看了我讲不行,我说我要活下去,我要顶过这个困难关,我要回去看我那两个小孩成人。

  解说:钟群一直都不愿意把那张照片拿出来给我们看,她说那张照片对她有着不一般的意义是必须珍藏起来的。除了家人的关心当时钟群所在医院的医护人员也给她活下去的勇气。

  采访:有一天晚上没力气了,后来半夜的时候,我也不挣眼睛,也不知道,也不看,后来半夜的时候,我觉得我鼻子怎么热热的,好象什么,后来我一睁眼睛一看,是一个护士来看我,我就讲谢谢你,谢谢你来看我,我没事。

  采访:我们对她恶性肿瘤的患者,这种关心是必须有,应该说不是钟群一个,许许多多的病人都是得到我们医护人员的关心,因为这涉及一个心理治疗的问题。

  解说:病床上的钟群一直惦记着自己班上的孩子们,她希望早一天出院重新回到讲台上。出院后钟群遵照医生的叮嘱每半年复诊一次,并且不间断的服用抗癌药物。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九年。

  采访:乳腺癌地复发和转移可以发生在手术治疗以后的20年再发生都可以,那就是说她这一辈子都要进行治疗吗在我们医院是这样的这个病人一旦做了针对肿瘤的治疗在我们这家医院就要做终身的回访只要这个病人还在,她还要定期到我这里来看病。就是要发现肿瘤转移的问题。

  解说:在那几年钟群除了坚持服用抗癌药物她还经常和很多病友相互鼓励增强战胜疾病的信心。

  采访:我都每天自己唱抗癌歌,然后又开那个录音机听那些北京八一湖的那些抗癌明星唱的,还有那个余大圆吧,现在他还在吧,他还在,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是每到,我一看电视,每到那个抗癌明星或者什么,我都要我不给家里边人把那电视再调了,我说不准你们调了,我要看人家抗癌,我向人家学习。

  解说:钟群觉得仅靠手术和药物治疗不能彻底治愈癌症。所以钟群无论刮风下雨每天都坚持几次练习抗癌气功。当时她的这种举动让很多人感到了惊讶,惊讶于她的执著。

  采访:有个晚上,天挺黑的,大概是差不多五点钟了,然后有个学生出来一看见我,他讲那个壮话就是鬼啊,后来我知道我吓着那个学生了,后来我就慢慢收功,收功我就我讲这位同学,我说我不是鬼,我说我是这里面的家属,我练一种功,我经常练功,以后你们晚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你们见我这么走路,那么你们不要害怕,后来他们知道了,就没有这种心理了,以后每一直届的新生来,我都交代,我都到他们寝室上去说。

  解说:钟群数年如一日坚持练气功渐渐的在当地也开始有了一些名气,很多得了癌症病人慕名找上门来要跟他学习抗癌气功。

  采访:他们见我,我那时候不认识他们,也不跟他们同一个病房,但是他们发现我,每天早上早早出去,每天晚上又出去,然后回来很精神很精神,以后他们就讲,你为什么那么精神,我说我练功啊,我练功就好了,我说光治疗还不行,他们说那我跟你练,以后就有很多人跟我练。

  解说:跟随钟群练功的人越来越多,当地媒体知道后也写了不少介绍她坚强抗癌的文章,钟群成了远近闻名的抗癌明星。各地的许多癌症患者同她交上了朋友。照片上的这些人都是癌症患者,当时他们曾在一起练习抗癌气功,相互鼓励相互扶持。

  采访:嗯,看见我是榜样,所以有心情啊,后来他们都一个个的都走了,每走一个我都很难过,我问那个怎么样,他们说他走了,然后又听说听说某个某个跟你练功的,他某一天某一一天就走了,丢下儿子走了,我就很难过,后来我就想,我说现在我还好好的,我说要坚持练,我就坚定练功能够治好我的病,那个医院里边治疗是暂时的,我练功才能够身体好,才能够活下来。

  解说:2000年8月钟群来到了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复查。医生对钟群的健康状况和精神面貌感到有些惊讶。医生对她的病情产生了兴趣想进一步进行研究。

  采访:我讲我这个老癌,因为我已经得了八年,能够为医学上做点贡献,让你们研究,我说我也愿意啊,那他说那就说好吧,然后他说你去把那个切片拿回来给我们看一看。

  解说:2001年1月17日钟群从广西民族医院借出了自己九年前的6张病理切片交给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进行研究。之后医生们告诉了钟群一个令她无法接受的结果。

  采访:他们讲,以后了你不要来了,不要什么复查了,也不要做什么放疗化疗了,他说,你不是癌,后来我说什么,我不是癌,我听不清楚,我以为我耳朵听不清楚,后来我说你们说什么,他说你不是癌。

  解说:听到这样的结果钟群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一下子就跌坐到了地下。放声大哭。

  采访:这回讲不是癌,是不是又是医生诊断错了,后来我就去咨询人家,他们人家说,你拿到北京去,拿到权威的医院去看。

  解说:拿着自己的病理切片钟群找到了多家医疗机构进行检查托人帮她多方求证。

  采访:他拿到北京医科大去看,然后他就打电话里说,阿姨你不是癌,是乳腺增生,是良性肿。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