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危机干预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21

  主持人:尽管各国人民呼吁和平的呼声越来越高,可激烈的美伊战争还在继续,不管结果如何,战争留给人们的影响都是深远的,不仅是战争,所有的灾难带给人们身心的危害都是一样的。在新疆巴楚、伽师地震灾区的救援工作中,就有些专家极力呼吁灾区的人们需要心理上的治疗与帮助,那么如何弥补灾难留给人们心灵的伤害,又怎样帮助经历灾难的人们走出心理的低谷呢?请走进我们今天的《健康调查》。

  主持人:尽管各国人民对和平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伊拉克战争还是开始了,其实不仅是战争,包括9·11事件、大连5·7空难、北大山难、韩国地铁爆炸案等所有灾难对人们的伤害都是深痛的,在这次新疆巴楚、伽师地震救援工作中,许多专家极力呼吁我们要对灾难后的人们提供心理上的治疗和帮助,那么如何能弥补灾难在人们心灵上造成的伤害呢,请走进我们今天的健康调查。

  解说: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后,世界各国相继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战示威游行,人们之所以如此反对战争是因为它给人们内心留下了太多的创伤,这次战争虽然刚刚进行了半个月,但由此产生的危机却已经开始。

  记者:那么请您给我们谈一下,战争究竟会给人们的心理带来怎样的影响。

  叶常青:(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 教授)世界卫生组织做过调查,它就在那些冲突地区,就是社会很不安定的地区,做过一些调查,调查三千多人,根据它调查结果来看,总的来说,出现精神障碍的人数占三成。

  解说:3月23日凌晨1时30分,部署在科威特北部沙漠的美军第101空中突击师中,一名士兵向自己营地的三座帐篷投掷了三枚手榴弹,造成13人受伤,其中1人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这次战争带来的心理问题终于显现出来。

  叶常青:这个作为参战的部队来说,它一旦进入到战况以后,他所面临的东西要比平民要多得多,因为他首先,也可能他是杀人,杀他人,但是也可能他被人家所伤害,他所见到的又是死亡又是肢体残废,又是房屋倒塌,又是到处着火,在这样情况之下,这么一种强烈的应急状态,有些人是难以承受的,我们过去把它看作为是觉悟不高之类的,实际上从医学角度来说,它是一种心理创伤。

  解说:战争不仅给平民带来伤害,对参战的士兵所带来的心理创伤更是无法估计。1961年爆发的越南战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持续时间最长、最激烈的大规模局部战争,这场长达14年的战争给许多参战士兵带来了心理疾病,甚至改变了他们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在美国造成了巨大的社会问题,其影响至今难以消除。

  记者:这种心理方面的影响,它的根源在哪里?

  叶常青:根源的话,我是觉得,从个人这个角度来说,心理创伤应该说有的时候是难以避免的,就像你要感冒一样,要咳嗽一样,它是一种疾病,它的原因就他所面临的那种情景,他的压力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

  记者:压力过重。

  叶常青:过重,他承受不住了,通俗的话就是崩溃了。

  解说:除了战争外,各类自然灾害,人为事故,暴力事件,交通意外等创伤性事件在威胁到个人的生命、身体的同时,也都给人的精神健康带来了潜在的危机。

  刘津:(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 博士)如果你长时间的不去治疗不去帮助不去干预的话,你可能一下来好几年,你整个的社会功能,你的工作情况,整个就不在状态,你经常沉浸在这种灾难种种的反应回忆当中,你就无法发挥自己的能力,其实这方面对于劳动力的影响,劳动效率的影响,生产力的影响,我想可能会是一种无形的东西,是一种无形的,但是它影响确实是非常大的。

  解说:过去的救灾工作中,主要着眼于满足人们对住处、食品、卫生和传染病防疫等的基本需要,近些年来,受灾人群心理救援工作越来越引起重视,一项新的工作逐步出现在灾后救援工作之中,这就是“危机干预”。

  吕秋云:(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 教授)危机干预就是我们心理工作者帮助他恢复心理的平衡,然后通过恢复心理平衡以后,慢慢的达到成长。实际上危机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危险,另外一个就是机遇。

  记者:机遇。

  吕秋云:机遇。如果你要是很好地度过了这个危机,危险的时刻,然后你就能够达到平衡,然后达到成长,以后就有更大的应付能力。

  解说:2002年5月7日,中国北方航空公司的一架客机在大连海域附近坠毁,机上成员全部遇难。5月8日,心理干预工作者达到大连开展工作。吕秋云,北京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教授,参与了这次心理干预工作。

  记者:我想问,你们在对当事人开展工作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

  吕秋云:最重要的是我们支持他,还有我们要不加任何评论的倾听是很重要的,我们只有不加评论的倾听,很关注他,很同情他地倾听,这样他才能够把他的心里话都讲出来,然后我们根据他讲的有一些情绪,然后再进行心理的疏导。

  解说:在四天的时间里,专家们对部分罹难者家属进行了心理支持和干预,组织他们进行了集体晤谈,并对个别反应强烈的家属进行了一对一的心理治疗,除了谈话外,还安排了多次纪念活动。

  吕秋云:比如让他们参加风筝放飞的活动,他就对自己的亲人要说的话,写在纸片上,卡片上,然后放到风筝,等于是跟他的亲人的一个交流,一种哀思的寄托,另外还组织了一些,就是组织海祭,到海边去撒鲜花,让他们去抒泄自己的情感。

  解说:在罹难者家属中,年龄最小的是一个11岁的男孩,他的母亲在这次空难中不幸遇难,究竟该不该把实情告诉孩子,许多专家在一起进行了精心的讨论。

  吕秋云:后来我们觉得,你要是不告诉他,不让他来,那回去呢就是老要编一个一个的瞎话去骗他,你妈妈出差了,你妈妈出国了,他就老是等她实际上对他是不利的,我们就说,让他来,我们就主张还是把孩子接来,让他一起度过这个时期。

  解说:这个男孩跟随自己的父亲一起参加了许多纪念活动,并且被带到了第四届亚太地区精神科大会的会场参观,这里是他母亲生前工作过的地方。

  吕秋云:他坐在我的旁边,他就说我妈妈要是活着的话,是不是也在台上呢,他问了,我说是的,你妈妈是最优秀的,这样他说我长大以后,我要学我妈妈,我要做我妈妈做的事情,所以这样对他也是一个激励。

  解说:危机干预不仅仅是对少数人提供心理服务和帮助的简单工作,在大范围的灾难性事件中,它实际上是一个复杂庞大的工作体系。

  解说:9·11事件发生后,在美国联邦紧急事件处理办公室的直接领导下,纽约州紧急事件处理办公室以及纽约州精神卫生中心开始处理灾后的心理救援工作,它通过电台、电视台、报纸、网络、热线电话等手段对广大民众进行了普遍的大范围的精神卫生服务宣传,这项工作被命名为自由工程。

  刘津:它做这个的目的主要是告诉人们什么是正常的应急反应,或者是灾难以后的精神卫生方面的一些表现,让大家不要恐慌,另外一种就是说,告诉大家千万不要回避,不要说我否认这个事件的产生,我就像鸵鸟似的把头埋在沙子里边就没事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记者:要学会接受它的方法。

  刘津:学会接受这个事实。

  解说:在全纽约州,大约有近十万人免费接受了这种公众的教育宣传,其中有8%的人群被确定患上了急性应激障碍和创伤性应激障碍,具体的症状主要表现为:暴力倾向、自虐倾向、出现幻觉、行为退缩、语言障碍、行为怪异、交流困难、忧郁焦虑,这些人群接受了一对一的心理咨询。

  刘津:让大家都能够在一个小组当中,能够在一个可接纳的氛围之内吧,大家把自己所有的,好的与不好的想法,你都可以说出来,然后大家能够互相讨论以后呢,能够得到一个比较好的应对的方式。

  解说:尽管纽约是全美精神卫生工作人员密度最大的地方,但是,面对十万多需要进行心理救援工作的人群,这里工作人员的数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为此,纽约州紧急事件处理办公室培训了两千五百多名精神卫生工作人员。

  刘津:做这个工作,既然是一个公共的精神卫生工作,他要纳入公共的卫生人员,这就包括初级卫生保健人员,他确实经过很简单的基础培训,他对于社区的民众,能够起到很好的宣传和教育的作用。

  解说:2003年2月24日,新疆巴楚、伽师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在震后的灾区,医疗救援人员发现了两位维族老人,他们一位100岁,一位90岁,两位老人无儿无女,相依为命。此时,地震给他们造成的财产损失已不重要,两位老人更多期待地是心理上的关怀。

  霍双玲:(武警新疆总队南疆医院 医生)现在老乡目前都沉浸在地震灾后的一个恐惧之中,还有一个就是失去亲人的悲痛之中,我们就进行一个是诊治,另外一个就是进行心理疏导,这是我们目前所做的主要工作。

  解说:我国每年遭受各种灾难性事件影响的人群是一个庞大的群体,而且,每一个受害者都会影响20到30人,这些人群分为直接受害者,间接受害者和隐匿受害者。据国家减灾十年报告统计,仅自然灾害,我国平均每年约有2亿人受到程度不等的影响。

  严俊:(卫生部疾病控制司慢性非传染病控制处助理调研员)在灾害中的伤亡人员,还有这些伤亡人员的亲属,这些都是直接受灾者。那么就说通过媒体的宣传,报道,感受到了这种灾害对自己心理的影响,以及因灾害发生以后,社区的网络啊交通啊,这些中断以后,带来生活上的困难的这些人员,这个是间接受灾者。像解放军战士,武警的战士,以及消防队员,直接能够参与灾后救援的,感受灾后这种破坏力的这些人员,他都是我们的隐匿受灾者。

  解说:我国的危机干预工作基本上和国外同步,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1994年新疆克拉玛依大火的灾后现场,第一次出现了危机干预工作者的身影,在这之后,河北张北地震、1998年南方特大洪水、2000年河南洛阳大火、2002年大连5·7空难以及北大山难等灾难现场,心理卫生人员都参与了研究或救援工作。

  记者:危机干预的工作,在我国可以说是刚刚开始,那您认为这项工作在我国想得到顺利开展的话,那么当中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您认为是什么。

  吕秋云:一个是观念,一个是人员。

  记者:观念和人员。

  吕秋云:对,所以媒体的宣传也是非常重要的。

  刘津:宣传一定要大力的加强,因为我想对于心理卫生或者精神卫生,心理健康或者精神健康的追求是一种文明的标志,这是一种维持自己正常的心理健康功能,或者各方面功能的一个很好的手段或者途径。

  严俊: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这种宣传,让政府部门的领导,让社会各团体,以及让老百姓,能够都知道灾后有这么一个工作需要去做,而且能够促进我们灾后的重建。

  解说:目前,精神科医生在我国仅有不到一万五千名,而在这些医生中掌握危机干预专业知识的还不足三分之一, 相对于平均每年2亿以上受到各种危机事件影响的人群,能直接提供的服务十分有限。

  严俊:我们首先要建立我们灾后精神卫生救援的这种专业的队伍,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我们要通过培训,就是其它相关的参与救灾的部门,我们希望这些人员也能够了解这样的一些知识,能够一块来做工作。

  解说:2002年4月17日,卫生部、民政部、公安部和中国残疾人联合会联合下发了“中国精神卫生工作规划”,规划中将受灾人群列为重点人群, 提出加快制定《灾后精神卫生救援预案》。

  严俊:通过预案我们就做到,在灾前我们有适当的准备,在灾中间有及时的救援,在灾后有长期的一些干预的服务。 通过这个预案,希望能够达到这样的一种目的。

  字幕:预计到2005年,我国重大灾害后干预试点地区受灾人群获得心理救助服务的比例达20%,到2010年,重大灾害后受灾人群中50%将获得心理救助服务。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