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告别寂静的日子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15

  第一部分:

  解说: 2001年的春节还没有过完,家住邯郸的武育峰夫妇就来到了北京,在这里医生对武育峰的病情做出了最后的诊断。

  采访:大夫说了这种病属于是神经性的和传导性的混合性的耳聋,属于是不可治的,当时是过春节,就是心里特别的难过,从医院出来我当时就哭了,就觉得心里特别的痛苦。

  解说:33岁时一直忙于工作的武育峰,突然发现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采访:在靶场打靶,我跟几个战友在那说话,轮到我打靶了,主任喊我在后边一直喊,旁边有人说喊你了,喊你了,当时主任就跟我说,说你恐怕听力不好,我在后边喊了你好长时间,在这会我就感觉我的听力差了。

  解说:其实,在武育峰发现这个异常情况之前,自己的听力早就出了问题。

  我记得有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我儿子回来就是哭着跟我说下次开家长会你去,不要叫我爸去了,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他说妈你看老师说我在学校有的时候上课不注意听讲,我爸就说我儿子素质不错,素质不错,就这样孩子就特别伤自尊。

  解说:武育峰的变化超出了他自己的像想,很快他就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声音。

  采访:我们大约是用那种,比如说,单音节的字还有双音节的词或者一些数词等等,这些各方面的言语方面的声音,然后给患者进行一下言语侧听,然后,结果不是很理想,大约各项测试得分几乎是为零分。

  解说: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武育峰这么快就丧失了听力?在医院里医生对武育峰进行了特殊的检查,经过反复地检查,很多可以造成武育峰耳聋的原因都被医生排除,最后他们将注意力放在了武育峰耳聋前曾经接受过的一次治疗上。

  采访:我们看了其中有中耳炎,但是他中耳炎为什么听力这么差,一般中耳炎听力没有这么差的,它是一个传导性聋或者混合性聋,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要进一步追问他的病史,我们追问了以后呢,发现他用了丁胺卡那霉素、青霉素这两种药物是耳聋性药物。

  解说:医生们推测由于武育峰的身体对这类药物十分敏感,虽然治疗时药物并没有过量,但却使武育峰中耳的听力细胞受到了严重的损伤。

  采访:武育峰是患了中耳炎之后,使用药物造成了耳聋,那为什么药物会造成这样一个耳聋呢,就是这个药物它能够损伤听觉,神经的最终端的这个膜细胞它把这部分损伤以后,感知声音的这个部分就没有了,所以就听不到声音了。

  解说:武育峰被诊断为突发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耳聋,他以为有了明确的结果通过医生的积极治疗就可以很快的恢复听力,然而他期待的结果却一直没有出现。

  第二部分:

  解说:医生找到了武育峰听力受损的确切位置。

  采访:那像武育峰他是哪一部分出现了问题呢,武育峰就是内耳出问题了,也就是耳蜗这个部分是感知声音出了问题,感觉不到声音了,所以,他听不到声音,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对它进行一个修整或者是弥补,我们国家还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使得这部分病变恢复的,那么吃药打针都不行。

  解说:作为一名巡警大队的警官武育峰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然而失去了听力的他不得不离开心爱的工作岗位。

  采访:有没有想象过如果今后过着听不见任何声音这样的生活会是什么样,那就是失去自己心爱的这份工作了,实际上就是自己喜欢的职业喜欢的工作就失去了吧。

  解说:如何使全聋患者恢复听觉一直是耳科学领域的一大难题,武育峰受到损伤的听力细胞无法通过药物治愈,在后来的2年多时间里,武育峰在家人的陪伴下开始四处奔波,寻找治病的办法,可是他们的努力还是以失败而告终。

  采访:原来孩子一张口都是爸爸,爸爸这么叫,因为他听不到了以后,孩子也知道这样称呼他他也听不着,就总是拍拍他跟他说话了,他心里也曾经跟我说过,他说你看孩子现在说话给我就是说打点手势,心里确实也挺别扭的:

  解说:在完全丧失听力的3年后,武育峰又将面临生命中的另一个打击——他将失去语言能力。

  采访:我在安阳市公安局派出所一个指导员叫郭祥,我到他那里去了,当时耳朵不好,在那个饭店吃饭,他就说唱首歌,他唱我也跟着就唱,但是我旁边的熟人就跟我说,说别唱了,别唱了,跑调。

  医生:因为我们要说话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在交流的时候,还听到了我们的声音,以后它还会矫正你的发音,他就没有矫正还凭他以前的感觉去说。

  解说:就在武育峰将要陷入绝境的时候,一项新推广的医疗技术给他带来了新的希望。

  第三部分:

  解说:1995年我国的医学科研人员引进了人工耳蜗植入技术,通过这项先进的医疗技术,可以帮助很多耳聋的患者恢复听力,这种医疗技术的推广也给陷入困境的武育峰带来一线希望。

  采访:当时是有一个我的朋友,首先打电话了,打电话就说现在赶紧打开电视,正在播放关于这个电子耳蜗这个情况,我们俩就赶紧打开这个电视看,我们觉得心里特别有希望,当时就决定要过来。

  解说:3年里经历了无数次求医失败的武育峰又再次燃起了希望,在家人的陪伴下从邯郸赶到了北京。

  采访:那么,后来马上到医院来治疗,医生给您做出什么样一个诊断,当时赵晓天大夫给我检查完以后,就做了各种检查吧,就肯定的说你这种情况电子耳蜗植入是可以的,而且说植入以后就可以正常的交谈,可以正常的工作,给我下了结论是肯定的。

  解说:医生决定通过手术在武育峰头部植入一个人工电子耳蜗装置来代替他被损伤的耳蜗,将外界的声音传入大脑恢复武育峰的听力。

  采访:原来在同仁医院看病的时候,赵啸天主任当时我听不到,用笔跟我笔谈还给我写了一个东西,我一直保存着,当时他就写道就是这个人工耳蜗的植入,他说听到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说可以正常工作,但是说要有一个调试和适应的过程,就这样的话我一直保存着,他当时写给我的这个东西我觉得还是挺珍贵的。

  解说:在武育峰的家里至今还保存着,当时那位医生写给他的便条一般医生不做保证的,为了给他增加信心能够让他重返正常社会,所以我就给他写了个东西,我想应该让他有信心。

  采访:赵主任像武育峰这样的病人我们给他实施这种人工耳蜗手术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这个手术可以说在耳科里面算是比较简单的手术,它主要从耳朵后切一个口,然后打一个窦道,可以把一个电极插到这个耳蜗里面就行了,那它有没有什么负作用呢?一般没什么负作用,当然做任何手术都有一定危险性,它主要危险性:一个是容易造成面瘫,第二是造成这个听力不提高,当然这个有经验的医生一般都可以避免。

  解说:2001年3月的一天,两根细小的电极被医生准确的放置在武育峰已经损伤耳蜗内。新植入的电子装置将替代他被损伤的耳蜗,将外界的声音传入大脑,手术后一个月医生给武育峰进行了开机测试,但结果似乎并不理想。

  采访:他就告诉我光能听到声音,我辨别不出来说的是那个话,大概是什么意思,心里确实也感到就是说心里也一丝挺失落的那种感觉。

  解说:手术的结果并不理想,武育峰夫妇在一次失望的回到了邯郸的家里。

  采访:也挺闷吧,当时也不是很高兴,我一人钓鱼去了,结果那个鱼塘的老板我认识他,一年了我一直认为他说的是普通话,当时他跟我一说话我说你怎么说的是安阳话,他说你听到了,就是当时装上电子耳蜗的第二天就感觉有进步,比较好。

  解放军304医院耳科:(010)68230271、68183470

  北京同仁医院耳蜗植入中心:(010)65237754

  (来源:采访专家医院:北京同仁人工耳蜗植入中心)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