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健康调查

生命的呼唤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11

  第一部分:

  解说:46岁的母亲王竟,19岁的儿子陈晴,母子俩这样相依相偎已有近八个年头了,用父亲陈跃的话说儿子现在这条命是妻子硬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

  父亲:这个孩子到我手里头您今天采访不了了,可能在九五年我们爷俩就完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一下子就成了这样,感情上接受不了了,那几乎那就快要疯了都。当时诊断结果是按它的学术的说法是去皮层状态,就是真正的植物人,它的学术叫去皮层状态。而且局部有脑出血,已经危重极了,随时每分钟都有死亡的可能。

  母亲:医生说就是放弃不放弃?不放弃,人财两空。非常明确。

  记者:那当时孩子在几岁的时候是因为什么原因这样?

  母亲:当时他就是喘没有别的毛病,活蹦乱跳的挺聪明的。他就喘,呼吸一下就没了,脸一下就紫了,从下往上一下就紫了。

  记者:就是因为哮喘没有及时治疗?

  母亲:嗯,根本就想像不到。

  解说:在1995年的这场哮喘病发作中,小陈晴窒息了,

  解说:经过紧张的抢救,小陈晴的生命虽然得到挽救,但是他却从此再也不能站起来了。12岁的小陈晴被诊断为下意识的植物状态。

  父亲:我跟我爱人都受不了了,没想到这孩子这模样了。两个拳头曲曲抱在胸这儿,腿伸得特别直而且脚弓这么反弯着,这是典型的植物人的病状。而且眼睛呢瞳孔放大、不会眨眼、就这么睁着,那么瘦,没有人样了,比那死尸还寒碜,像那木乃伊似的全都干了。

  母亲:不可能放弃,活生生的一条生命怎么能放弃呢?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这么硬撑着吧,反正我们就是觉得尽最大努力维持住他的生命,就等待机会吧。

  解说:就这样,王竟夫妇将儿子接回家中照料。

  解说:看着孩子大口大口吃饭的样子,谁也不会想到七年前的陈晴只能通过鼻饲管进食,王竟毅然拔掉了鼻饲管,冒险用舌头一点一点舔开了儿子紧咬的牙关。

  父亲:他只要一咬那个舌头马上下来了,全都不顾了,人就跟疯了一样,没有理智了,我也来不及说了她就进去了,她添着他那个舌头。那时候一咬,那个舌头可能到现在都没了。她就把为把那个奶滴在孩子的那个舌头上。真是儿子呀,挺心疼他妈的。他这个牙没有闭上,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医院那儿人家一检查,他马上牙齿一咬把钢钥勺都咬得嘎嘎直响。但是他没有闭上,这个奶一流到他嘴里面,他不但没有闭他反而把嘴越张越大。

  解说:处于植物状态的人一般都没有主动的大小便意识,陈晴当年也一样,王竟就每天用手去为他将粪便掏出来。

  母亲:这手已经不行了,已经僵硬了。整个手都肿了肿到胳膊这儿,就感染这么厉害,后来完了这儿又长了一个血管瘤,就做手术做手术又要植皮,也没有时间就来不急了,就这么缝上了。

  解说:七年过去了,12岁的少年长成了19岁的小伙子,躺在床上的他身高已高过了母亲,更为人们所惊奇的是他已经能对周围的事物做出一些反应。

  第二部分

  解说:植物状态一般分为持续性植物状态和永久性植物状态两种,持续三个月的称为持续性植物状态,持续六个月以上的称为永久性植物状态。

  解说:王拥军,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博士生导师,北京神经科学学会理事。

  王拥军:如果出现这种像去皮层呀,或者叫植物状态呀,一般笼统地讲把原因分为两类:最常见的一类原因呢是脑外伤,就是突然的车祸、或者从高空坠落、或者各种原因的像拳击伤,各种原因的伤害,都有可能引起大脑皮层的密码损害,这是一类;第二类是非外伤型,非外伤型最常见的缺血和缺氧,哮喘的病人最容易缺氧, 因为神经系统里面,大脑皮层对缺氧非常敏感,几分钟的缺氧都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所以我想那个哮喘病人出现持续植物状态主要原因可能是缺氧造成的。

  解说:据研究统计,因为非外伤导致的持续植物状态,如果持续三个月可望恢复的几率为7%,像陈晴这样持续六个月以上的,恢复的几率则几乎为零,按照小陈晴当时的状况,苏醒可能性及其渺茫。

  母亲:现在您看看他这个,他们班同学考上大学了,就是去年9月1号考上大学的,你跟他说,他眼泪都下来,他知道。原来他在他们班都挺好的,这孩子特别聪明,学什么都特别快,你看眼泪出来了吧!他完全不是植物人。

  解说:这些年,为了儿子的病,王竟四处求助,凡是看到相关的医疗信息,她都要搜集起来,。她给英国大使馆写过信,打过无数次咨询电话,听说上海能治孩子的病,王竟请我们一定要帮忙联系一下。她说,只要能救孩子,哪怕有一丝希望她都愿意试一试。

  解说:几经周折,我们终于联系到了上海的一位神经外科专家。

  (问诊纪实)

  记者:这是孙大夫,孙医生。

  父亲陈跃: 您好,请进

  记者:这就是从上海过来的孙医生

  母亲王竟:噢 孙教授,看来了来看你的病。您先坐吧 暖和暖和。

  孙医生:他当时是比现在厉害得多?

  母亲:厉害多了。

  解说:孙伯民,美国神经外科学会及美国功能神经外科学会会员,上海瑞金医院神经外科副主任医师,曾经在国内开展了多项世界先进的功能神经外科技术。

  孙医生:让他把嘴巴张开,来 张开嘴,张开嘴伸出舌头来看看。

  母亲:不着急啊,不着急啊。

  孙医生:他嘴里呜噜噜,像是有一点知道了,来,把舌头伸出来,好,张嘴,来把舌头伸出来。

  孙医生:那你说些什么高兴的事情看他能不能知道?

  母亲:陈晴呀,那天给你说什么来着?毫州 是毫州吗?那叫亳州 是吧?我还以为念一毫两毫的毫字呢,其实那不是,是吧?妈妈稀里糊涂。

  孙医生:有时候能听懂。

  母亲:他绝对能听懂。

  孙:这说明他还有记忆,你上次跟他说那个什么毫州那个,他认为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他记住了。

  采访孙伯民大夫:

  记者:在您来北京之前,我也给您发了一些资料,您今天看了一下,和您想像中的一样吗?

  孙伯民大夫:可以说比我当初像想的要好得多。我看见资料上写了,他会哭,会笑,那么一般情况下,通常植物人也有这个功能,他也时不时地表现出自己的情感,会哭会笑但是他的这个哭笑跟周围的环境刺激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不是说听你说了一个可乐的事情,他在那个地方笑,或者提起醒他以前一个很悲哀的事情,他马上流泪,这个有时是成为正常的情感反映,有情感交流了,因该说他这么长时间还能有这样的进步,的确是很吃惊的。

  采访天坛医院专家王永拥军:

  王拥军:这不说是一个奇迹吧,对他也应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可以说家长付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就是说听到一个他觉得愉快的声音他就笑,那肯定不叫植物状态.植物状态再轻一点我们医学叫MCS,叫最小意识状态他就是在植物状态,过渡到正常状态之间,有一段时间MCS我估计这孩子目前应该处于MCS阶段。

  王拥军:这是一整套照顾植物状态病人的一个图,我们看,它需要很多方方方面面的专业人士,有口腔医生、护士、心理医生、社会工作者……

  解说:在这些全方位、错综复杂的唤醒方法支持下,从植物状态苏醒的病人还是非常有限,那么王竟,这位平凡的母亲是如何创造了医学的奇迹?她又是如何度过这七年的漫长岁月的呢?

  第三部分

  (纪实跟孩子说话)

  父亲:他母亲累就累在这儿,一刻也离不了,一旦离开,三五分钟她就开始抽,马上就嘴发自就缺氧。她最长的时候是几个月的时候她都离不开这个床。

  解说:长期卧床、缺少运动,陈晴的抵抗力已经非常差了,感染疾病是常有的事。这七年中,王竟不仅学会了各种护理的方法,还学会了按摩、打针、输液甚至调配皮试液。

  母亲:现在什么都是我。邀请护士来,一次25块钱。

  采访母亲:

  记者:您现在每天休息几个小时?

  母亲:连着两个小时睡觉都少,有时候两天睡半个小时。有时候他折腾完了,这屋里呀,地上一大片,桌子上一大片,床上一大片,干什么都干不了,除非他睡着了,睡着了,有时候我一点劲都没有了,跟着就睡着了,连吃饭都顾不上了。我说陈晴,你都快把妈妈揉碎了。

  记者:那您每天就这样抱着孩子,做在床边,脑子里面经常想什么问题?

  母亲:我就想着孩子,什么时候能让他跟别的孩子一样。我倒觉得这个孩子,他太不应该这样了,本来应该像他现在这样的年轻能够享受到的快乐,他就享受不到,本来应该经历的,他都经历不了。我觉得校园生活对一个人来说是最快乐的时候,但是他享受不到。我老说,陈军你快起来,妈妈给你买台电脑,里头有好玩的游戏,里有好几百个游戏呢?

  采访孙伯民医生:

  记者:您也看到了孩子现在的情况,就我们国内目前的水平来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治疗呢?

  孙:现在对植物状态的治疗,一般特别是在刚刚昏迷,刚刚成为植物状态的时候,有一些治疗,包括这个药物上的那么就是说无论是西药还是中药,那么都有一些是称为临床上促醒的办法,那么,当然这种促醒的办法是离昏迷的时间越近,使用这个效果越好。那么现在国外最近几年开始用得比较广泛的就是脑起搏器治疗,那么它是通过一种电流刺激病人这个脑干的网状结构,那么网状结构有一个上行击活系统,就是对这个大脑皮层,或者是对大脑的神经原刺激,促进它的恢复,我觉得针对这个患者应该是适合的,可以尝试一下这种治疗。

  记者:这七年当中,难道没有撑不住的时候?

  母亲:有啊,都快八年了,我也有生病的时候。生病的时候,发烧也照样这样。这个瘤,从这儿到这儿,都这么大了,甲状腺肿瘤,根本不可能去做手术。不管怎样,我不能离开他。

  父亲:有一次我走到厕所那儿我稍微开一点缝,我看她蹲在那儿脸冲着墙在那儿哭,不敢哭出声来,她怕吵着孩子。撕心裂肺的那种哭却不敢出声,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就这么一次。

  像爹妈过世的时候你可以痛苦呀,放声地哭,这个你连放声的权利都没有。究竟她心里在想什么,有时候她心里非常痛苦的时候,我跟她这么近我有可能都不知道,她把所有的苦都咽在肚子里了。

  记者:有没有像想过,又一天早晨醒来,孩子叫您一声妈妈?

  母亲:昨天那个大夫来了之后我才敢那么设想,当时我想我是不是高兴,或者是激动,我觉得不是,我可能一下子就垮下来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解说:王竟家门前的这条小路,对着陈晴当年的学校,这么多年,王竟再也没有走过。王竟害怕见到胡同里玩耍的孩子,害怕见到背着书包的小同学,她的生活里只有怀里的孩子和窗外飞来飞去的小鸟。

  解说:王竟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她不想诉苦。我猜想她只是不愿意回忆过去,因为他们早已将所有的昨天藏起,他们的生活里只有明天。

(编辑:回春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