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戒毒的日子(下)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2:53)

  第一部分

  解说:阿强来戒毒中心已有十几天了,身体各项机能已基本恢复了正常,可童年的不幸、六年的流浪生活、毒品的侵蚀,在阿强的心里面还残留着很深的阴影。

  采访阿强

  记者:你来这儿这么长时间想的最多的是什么呀?
  阿强:我现在很想回家,从来没有想过家,今年老是想家。
  记者:那回家之后还想上学吗?
  阿强:不想上学了,永远我不想上了。
  记者:为什么不想上学呀?
  阿强:我上学我家里的生活条件谁安排?
  记者: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
  阿强:我将来长大了,我第一个就是把爸爸赶出门,叫他当乞丐去。小的时候我的命差点死在毒品上面,我也去当乞丐你不能当乞丐呀,你也试试看。
  记者:你要报复他?
  阿强:肯定啊,你以为一个人忘记这些事情是很简单的吗?不可能那么简单,但是我最恨的也是他。
  记者:那他毕竟生了你呀。
  阿强:生我又怎么了?叫他以前别生我嘛,你有本事生我就有本事管我嘛。
  记者:你评价你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阿强:我可以说我自己是一个流氓,真的,我都分不出自己是谁,是什么样的。但是我该做的事我毕竟还是要做。
  记者:那你现在对那些吸毒的人怎么看?
  阿强:现在我觉得对这些吸毒的人,根本就懒得跟他们说话。我觉得他们都是坏蛋,他们不可怜他们该死。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心理科心理咨询师 郁辉辉

  心理医生郁辉辉:(这个小孩子他虽然只有14岁,但是他的人生经历非常的复杂,所以他在认识上面他感觉不到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所以我们要首先让他分清这个是非观,这是非常重要的,这个对他将来走出去也非常重要。往往对这样的病人要进行更深一步的治疗,就是认知上的治疗。)

  解说:通过专家研究发现,吸毒者本身心理及人格就存在一定的缺陷,而毒品更加深了这种缺陷,严重地影响其思维、行为和情绪,很多吸毒者往往表现为情绪不稳定、敌对感强、偏执多疑等现象。也有少数吸毒者有精神抑郁、行为异常等病态心理特征。在相当多的西方国家,吸毒者首先被视为精神上有病的人。需要进行有针对性的精神干预和治疗。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心理科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 李凌

  记者:就是阿强这个孩子,我们在对他进行心理治疗的时候主要是采用什么样的方法?
  郁辉辉:目前的趋势就是吸毒人的学生化跟低龄化的问题也比较严重,所以我们针对青少年我们有专门的一套心理治疗的方法。青少年他针对这个成年来说,他在思维上并没有存在一种很固定的模式,他的可塑性非常强,一般来说他在认识方面、在价值观方面我们还可以重新进行塑造。他最初来比较抗拒我们,另外一个他对戒毒所的环境他不了解,他也感觉很恐惧,当然他内心深处还有些其它的东西,但是我们当时就以一种亲情化来唤醒他,我跟他说你就叫我姐姐。整个治疗过程中他一直把我叫姐姐,他跟我诉说他家里面的事情。然后从这个找出一些突破口慢慢调整他的心态。大概我们这样做了两三天以后,再进行治疗效果就比较好了他就能够比较配合了。

  采访阿强

  阿强:我头一天来18号来19号就要出院。
  记者:为什么?
  阿强:我还想抽嘛那时候,所以不戒。他们老是叫我不要抽,他们不让我出院。
  记者:后来呢?
  阿强:我就慢慢就在那儿想他们给我讲的话也是对的,然后就好好呆下去了。

  解说:打球、健身、和心理医生聊天,是阿强在戒毒中心每天必须要做的事,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戒掉毒瘾,回家看望他的妈妈……  

  第二部分

  解说:和阿强不同的是,小风和安安都曾经有过多次复吸的经历,提起过去戒毒的日子,他们都有着很深的体会。

  采访采访小风、安安

  小风:(我吸毒吸了九年多了,戒了十多二十次了。我在重庆、在云南、还有珠海我都去戒过,但是都没有成功。治疗好之前那种感觉认为反正自己就这个样,就破罐子破摔那种,反正吸就吸吧,吸到什么时候算了就算了,那时候悲观失望。真的是好像是生命走到尽头一样的那种感觉。)
  安安:(我在别的地方戒了四次,我记得有一次坚持了一个半月是最长的。最后我想四次我都没戒掉,失望了好多次,失去生活的那种勇气了,真的就觉得算了,这样子还不如有的时候就说,让自己一次吃个饱打一针算了,这样子过去了。就有过这种想法好多时候。)

  解说:有统计资料显示,像小风和安安一样多次复吸的人在戒毒者当中比例高达90%以上,一直是戒毒工作面临的一个难题。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主任 张希范

  记者:张主任,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戒毒人员出去就是不断地要复吸呢?
  张主任:(导致复吸的一个就是俗称的这个心瘾,还有一个是稽延症状就是这两点。这个心瘾的话,一般你检查他身体心率、心脏、包括他的瞳孔都是正常的,他就是想,医学上就是叫精神依赖。)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心理科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 李凌

  李凌:心瘾这个问题抛开生理这一块不说,因为它毕竟是毒品,毒品它有它的毒性,这一块我们抛开不说以后,这个心瘾是什么情况呢?它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的话它就是一种行为障碍。既然它是一种行为障碍,这种行为障碍是一种什么障碍的呢?它有一个过程来的。按照心理学的习得理论来说这个过程是学习而来的,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是什么呢?他本身长期养成了一种用药的习惯,所以他一下又不用肯定不好。改变一个习惯都那么难何况是戒毒。毒虽难戒但是是能戒的,通过我们一些临床发现很多戒毒者通过一些科学的治疗,他都走向新生了。

  解说:专家告诉我们,在排除毒品对脑部损害的原因之外,心瘾该算是某种程度的慢性心理变态,也是吸毒者复吸的主要原因之一。必须通过一系列的科学方法来进行心理治疗。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心理科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 李凌

  记者:李大夫,对那些多次戒毒失败的人,我们从心理治疗方面怎么样去帮助他们呢?
  李凌:(很多吸毒者他戒了很多次,他也老失败了。他失败了以后他觉得他也没有希望了,为什么呢?不是他没有希望也不是他没有信心,而是因为他没看到信心没看到希望。他希望和信心从哪里来呢?通过我们的分析,第一、首先他在认知上的一些问题。打个比方说"一朝吸毒终生戒毒吧"这句话对于吸毒者来说对他是伤害,对他是一种借口,借不掉的借口。所以从他的这种认识上我们要去矫正他。首先把这种认识一改变了以后,他就看到了希望。所以心理治疗这个方法从某方面我们给它定义叫"希望疗法"。因为让他看到希望看到了亮点,他就有信心去配合你治疗,他能配合你去治疗那就看到效果了。)
  记者:那么对成年戒毒者,和像阿强这样的未成年戒毒者在心理治疗方法上有没有什么不同?
  李凌:未成年主要是培养他的生活适应能力,因为他的人格是依赖性比较强的。而成年人的心理治疗主要是改变他的认知和行为,还有他的个性。为什么呢?成年人的话,他在吸毒以前他人格上已经发生偏差,比方说冲突性性格、反社会、反人类这种性格,他就肯定更容易染上毒品。如果他这方面改变不了的话那肯定不行的,那肯定还是会走向这种情况。
  小风:(这次时间应该说是很长的,打破了我的历史记录。所以我就有这个信心我认为我就是已经成功了。我好像对毒品不是很想的那种了,以前一走出医院大门口我真的就好像一种迫不急待那种感觉。成功主要原因我认为就是能够找回自我,重塑自己的自信心。)
  戒毒者:(戒过的次数有十一二次吧,那时候我很拒绝这种,好像我觉得心理医生根本没有什么用,但是还是心理医生慢慢地天天来接近我 ,没有歧视我这种感觉,所以我很快就是很配合治疗康复得也非常快。)
  记者:心理治疗具体的有哪几种方法呢?
  李凌:目前来说基本上就有四五种吧,比方说精神分析、行为治疗、认知领悟治疗、还有人本,人本主义治疗。因为我们比较讲究亲情肯定要讲究人本。有些病人他可能有焦虑症那我们就抗焦虑治疗,或者说一些放松肌肉的放松;而有些人是心里有一个结解不开,这种结呢,他好像又知道又不知道,那我们可以用另外一种方法,不用行为治疗,用精神分析这方面去挖掘他的童年,让他明白他为什么吸上毒。因为对于吸毒的人来说,他不明白以后造成一个什么想法,他认为这个东西有太大的魔力了会怎么怎么样,其实某个东西任何一个神秘的东西你把它剥开那就太简单了,那既然简单他戒起来也更简单。



下一页>>
第1页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