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戒毒的日子(上)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2:49)

  第一部分 2002年9月18日 广州(纪实小强来时的场景)

  解说:今年只有十四岁的阿强,是因为当街注射毒品被当地记者发现并送往这里的。南方电视台的记者曹军就是当时发现阿强的目击者之一,他向我们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采访:曹记者(见到那种场面比较震惊,因为我们大家从事新闻报道那么多年,对社会上各种现象都会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但作为亲眼看到一个少年, 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而且他还是在街边,因为那是很热闹的一条马路旁边,把裤子脱掉在大腿部注射毒品。这个是非常让人震惊的,这个对我们所有的当时参与的记者都是感到很震惊的。)

  (一段纪实)
  记者:天哪,你们在做什么呢?
  阿强:瘾上来了,没办法。
  记者:你上几年级了?
  阿强:二年级
  记者:看看都弄成啥样子了,你再这样的话整个人就废了……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 张希范主任

  记者:阿强当时来的时候身体状况是什么样子的?
  张主任:(小强他来的时候,由于他用注射器注射毒品,他这个注射器又没有经过消毒,那么他注射的部位是股静脉,你看那个镜头是股静脉。那么他多次的在股静脉那里打针,股静脉形成了一种慢性的、延性的、开放性的病灶,就等于一个窗口在那里,烂了个窗口。那么它随着这个炎症的感染整个脚都已经溃烂了。同时肺部感染,肺部感染是细菌性肺炎,发高烧40度。)

  采访白云戒毒中心医疗科主任 叶敏书

  记者:那么阿强往大腿根部注射毒品这是怎么回事?
  叶主任:吸毒者为了迅速达到快感效应,一般都发展成为静脉注射,静脉注射到最后,身上很多的血管都找不着了,有人就开始打大腿腹股沟,也就是大腿内侧哪个地方。
  记者:这是不是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
  叶主任:是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了。

  解说:一星期以后,我们在戒毒中心见到了阿强,他显得比同龄的孩子都要早熟。

  采访阿强:(你是从多大开始吸毒的?十一岁。吸了几年了?三年。为什么走上吸毒这条路的?我妈妈那离婚那些事情,就觉得失去一个妈妈就觉得自己不值钱了。有一个爸爸在,但他做人也太过分了,打人也不看地方打。骂你是一个教训,打你那不是教训打你这是逼得你无路可走。)

  解说:阿强八岁时父母就离异,由于不堪忍受父亲及继母的打骂而离家出走,开始在外流浪。其间受人引诱沾染上了毒品。

  据公安部门统计,2001年全国在册吸毒人员90.1万人,估计实际人数超过100万,有近80%是青少年,其中像阿强一样16岁以下的就有1万多人,毒品会给这吸食者的身心健康带来哪些影响呢?

  第二部分

  解说:张希范,香港中西医结合辉理事,从事戒毒研究工作11年。在中药戒毒方面有过专项研究。

  采访张主任

  记者:毒品它究竟对我们的人体健康会有哪些方面的影响呢?
  张主任:(现在毒品海洛因,俗称的白粉是一类,冰毒摇头丸又是一类,可卡因和大麻又是一类,那么我们现在国内普遍存在的就是海洛因,就是白粉。同时也有少量的冰毒和摇头丸。冰毒和摇头丸主要是引起精神症状,就是精神病,幻听幻觉、暴力倾向就是这样, 一般都最后要到精神病院进行治疗。海洛因对心脏各个器官都有损害,好比对像心脏就有心内膜炎、心苞炎、缺血性心肌病;肾脏呢就有急性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症、甚至引起肾功能衰竭;肝有病毒性肝炎;甚至发生海洛因脑病,就是小脑白脂一个个的空洞,四肢瘫痪、失语、不能讲话。目前在我们国内已经发现有三十多例,我们这里都已经发现两例。一般的吸海洛因的人他都并发症,或多或少的各个器官都有问题。)

  解说:科学家发现,哪怕一次使用可卡因就能改变脑部的神经传导,人体也会出现难以抗拒的再次用药的冲动。加利福尼亚的研究人员在2001年5月31日的Nature杂志中报道,一次注射可卡因导致小白脑持续长达5-10天的兴奋。正由于毒品对人脑部神经传导的破坏,使人产生强烈的再次吸食的渴望,从而逐渐成瘾。很多吸毒者深陷其中,无力自拔,甚至付出惨重的生命代价。(一组图片)

  解说:小风,十六岁时因为无知和好奇染上毒瘾,戒毒以后已有近三年没有沾染毒品了。

  小风:(毒瘾来的时候你没有毒品吸的时候,像书面上表达的那种,永远不能表达你当时那种心情和那种痛苦,表达不出来,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皮肤里总感觉这里好象有一个虫子在抠抠抠挖,其实什么也没有,搞得自己遍体鳞伤那种感觉。现在想想当时感觉真的好害怕。)

  解说:安安,曾经在别人的引诱下染上毒瘾,2000年6月戒毒后至今未吸。

  安安:(可以说就是熬过来的可以说是,很怕照镜子,只剩下一张皮的样子。一照镜子就想赶快戒掉,又戒不掉。说实话很矛盾,戒,戒不掉,就是在这中间徘徊。那两年的时间就是这样的顶呀,顶呀。)

  采访阿强

  阿强:一难受起来要么自己打自己,拿那刀片一刀一刀地往头上割。
  记者:在你吸毒的这几年中对你触动最大的事情是什么?
  阿强:就那老头死了。
  记者:就是给你打针的那个老头?你亲眼见的因为毒品这样没命的大概有几个人?
  阿强:那最起码要有五六十个,在我面前我亲眼看着他死的,还有亲眼看着他打针死死的,有五六十个。
  记者:他出这个事你是怎么想的?
  阿强:想的还是回头路最好是不要走,想起那天如果不进来我后果还不知会怎么样,就想起这一点。

  解说: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每年因毒品滥用和毒品犯罪相关致死的人数高达百万计,已成为许多国家仅次于心脑血管疾病和恶性肿瘤的第三大死因,也是艾滋病、性病等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疾病的传播途径。那么面对如此惨重的代价,对于吸毒者来说,唯一的出路就是戒毒。阿强和他周围的戒毒者们将会碰到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又将怎样度过这一个个的难关呢?



下一页>>
第1页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