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健康之路(直播) > 正文

抑郁情绪与抑郁症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31日 16:06)



  陈彦方 北京回龙观医院教授,中华精神科学会副主任委员,从事精神分裂症患者药物治疗与心里教育对照研究,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研究,疾病诊断量表研究等,主编著作《抗精神病电疗》等。(左图)

  邸晓兰 主任医师,北京回龙观医院科主任,中华医学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北京市灾后心理危机干预委员会委员,北京市科研成果鉴定委员会委员。擅长精神科各类疾病的诊治、康复、预防。发表科普文章90余篇。(右图)

  主持人 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健康之路》直播现场,欢迎您收看并参与我们的节目。每天上班都要路过一个社区健身中心,总能看见一帮老人在那打太极扭秧歌,而且在围墙上还写着两个大字“找乐”,找乐这事儿对于很多来说,其实是件非常难的事情,尤其是在社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大家要寻找快乐,保持快乐的心境的确非常的难,那么,这种不快乐的心境如果持续很长的话,还可以导致抑郁症的发生,那么如何预防抑郁症的发生,如何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呢?

  旁白 2003年9月8日早上,上海某高校一名叫做杨玉清的女研究生从该校留学生楼的23楼坠楼身亡,她为什么以如此惨烈的形式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呢?

  旁白 1978年,杨玉清出生在青岛的一个普通家庭,作为独生女儿的她,从小聪明伶俐,学习努力,1997年,杨玉清以青岛市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某大学新闻学院,本科毕业后,再次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研究生。在常人眼里,杨玉清有充足的理由迈向未来的生活,然而就是在研究生即将毕业的时候,她就选择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2004年11月,也就是在杨玉清跳楼自杀一年以后,在我国150所高校教师参加的大学生抑郁与自杀的预防和处理培训班上,杨玉清的母亲说出了女儿自杀的原因。原来杨玉清长期患有抑郁症,无法忍受痛苦的精神折磨,而最终选择了自杀身亡。

  录像

  杨母 长期以来,由于世俗观念的影响,社会舆论往往把这类病人叫做神经病,文疯子,使他们内心笼罩着极大的压力,特别是像我女儿这种大学生或研究生,得了这种病后压力更大,生怕被老师和同学们瞧不起。

  旁白 其实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工作竞争的激烈,当今社会的抑郁问题日益突出,我们熟悉的很多公众人物,也因为患上了抑郁症而饱受煎熬,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每年约1.21亿人会经历一段时间的抑郁。若将轻型抑郁包括在内,抑郁症状在全世界的发病率约为11%。目前全球约有3.4亿精神抑郁症患者。相当于精神分裂症患者的7倍多。抑郁症目前已经成为世界第四大疾患,而到2020年时,可能成为仅次于心脏病的最大疾病。

  主持人 我老在想,平常我们老看一些报道,像刚才提到的一些公众人物,还有像杨玉清这样的杰出青年,他们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因为抑郁症抑郁情绪的问题。那这个抑郁情绪是如何发展,一直推动他们死亡的?

  陈彦方 ,实际在生活当中忧郁情绪对于每一个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存在,在漫长的生活道路当中,谁都会有坎坷的时候。但是像杨玉清这些人,因为种种原因,(有自己生理的原因,有心理的原因,有社会的原因)。在最后的时候,有一个高处不胜寒的感觉,这时当她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比较差,就会觉得孤独无助。而各方面,包括家庭又希望她永远保持优秀,在这样的一种压力下,假如她不堪忍受,又觉得无助的时候,那么这个忧郁的情绪会越来越厉害,这个是需要人们注意的。

  主持人 而不开心、不愉快,应该是抑郁患者最简单的体现。

  《抑郁症是一种慢性心理疾病》

  邸晓兰 不开心,郁闷这些情绪,我们经常会遇到。但是不开心和郁闷的情绪和忧郁症可能还有一些细微差别。一般人说到抑郁症,都认为它是一个疾病状态,就如同杨玉清母亲讲的,她的女儿长期受疾病的折磨。我们谈到疾病和自杀的关系时,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些数据了。我们知道,在日常生活中不开心的人很多,但不一定都是抑郁症。抑郁症也有轻、中、重之分,像杨玉清可能是比较重的抑郁病人,属于重度的抑郁症,大概有2/3的人,他们都曾经想到过自杀,或者曾经试图去尝试自杀。在他们中有的是一闪念,觉得活着没有意思还不如死了,有的人比较执着的,想办法去实现自杀,是真正的抑郁症。具统计,在重症抑郁症患者中,最终以自杀结束生命的还是少数,大概占所有重症抑郁的15%左右。可是谈到自杀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悲哀地说,具国际数据统计,自杀的人群中90%到93%的人,在他生前一年内可能有一种精神障碍,或者是心理障碍。而其中这种心理障碍和精神障碍里的百分之六七十,恰恰就是抑郁症。抑郁症导致自杀的风险是比较高的,国内的资料相对低一些,但是也占到自杀人群总数的四五十左右。像杨玉清这种结局的,我们最近报道比较多一点。

  主持人 自杀这种结果毕竟是极端的个别现象,那么从两位了解的情况来看,抑郁这种情绪发生的几率有多高?

  陈彦方 抑郁情绪发生的几率是很高的。为什么呢?每个人在生活的道路上,都不是一帆风顺的,都有可能。我们举个最简单例子,去看一个很悲哀的电影,引起你掉眼泪,这时你的悲伤同情的情绪就是忧郁。但是这是一过性的。我们说的忧郁,大概有一半的不是疾病,可以经过自我调控来解决问题。现在我们要谈的是忧郁症,这是一个疾病,忧郁症有几个概念。第一,心情很苦闷,很低沉,伴随着很多症状,都是跟着忧郁的苦闷来的,自己觉得前途渺茫,脑子非常迟钝,行动不行,觉得很疲乏,原本高兴的事情现在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还有睡眠常常出现问题,特别是早醒。大家知道睡眠对于一个正常的人来说,经过一夜良好的睡眠,第二天心情愉快。而他早晨起来想到的可能是我今天一天会多么难过,我怎么才能熬过去,种种问题都会出现。

  主持人 在这我们有个资料可以了解一下,关于抑郁情绪问题。

  关于抑郁症的组数据

  1、成为影响人类健康的第五大疾病,而且很快会升至第2位。

  2、全世界抑郁症1.2?2.0亿。

  3、西方国家抑郁症患病率为3?20%。

  4、美国每年有1100万人患抑郁症,每年因抑郁症所造成的损失超过200亿美元。

  5、躯体病人中符合抑郁障碍者高达25?64%。

  邸晓兰 说到这些数据的时候,我也想做一些说明。刚才我们在片子里了解到,它是影响人类很严重的一种疾病,虽然在严重性上排在第五,但是它造成的经济损失却高居于第二位,特别是预计到2020年他的严重程度将发展成为第二大疾病。提到经济损失,还有一个需要大家关注的问题,在整体的经济损失中真正由于抑郁症病人造成的只占总损失的不到1/3,那么2/3以上的钱,花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个是他本人因为生病不能工作了,别人还要赡养他,还有一个不能识别自己是抑郁症的时候,比如说睡不好觉的症状,比如说头疼,胃疼,他可能会根据这些症状去求医,花了很多钱在其他费用上,再有就是监护他看护他的费用,间接费用超过直接费用。

  主持人 刚才我们谈到了,抑郁症发生以后有很多不必要的支出,有很多表现,杨玉清和她母亲也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为什么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干预呢,我们了解一下。

  旁白 1997年由于在处理考学问题时,杨玉青出现了极度违背常规的思想和行为,母亲带着她四处寻找心理医生,由于当时青岛没有正式挂牌的心理专家,最终他们找到一位用针灸进行心理治疗的大夫,从一开始看病,母女俩最担心的事,就是怕自己的病被别人知道。

  录像

  杨母 不想让很多人知道,再说我女儿第一名这个事情,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在青岛挺出名的,我不想让人家知道女儿考上大学却出现了这个问题,我就到神经科去看,那儿没有心理咨询,他告诉我,到精神病医院去看一下,这个打击非常大,当然我还是带着我女儿去了,以后又听到青医旁边,有两个专门做心理咨询的,又去咨询,这才好像是走入正规的心理咨询了,到那以后大夫就讲,她是出了心理问题,给她用药物医疗,那个药就是治抑郁的药物。

  旁白 杨玉清上了大学之后,一直坚持着去上海的一家医院看病。

  录像

  记者 每次去看病的时候跟同学怎么说?

  杨母 不说,要两个小时才能到心理医院,早晨五六点就要起来。

  记者 就是说她在一个寝室里,五六点起来,跟同学怎么解释呢?

  杨母 说到她姑姑家,或者说到别的地方去,总是瞒着同学的。

  记者 心理医生对她有多了解呢?

  杨母 不了解,我们是化名,当时是精神病医院,我觉得根本不能和学校任何人说,不能和学校说,连我自己的亲戚都不说。

  旁白 无论是上大学,还是读研究生,杨玉清经常通过电话的方式,向远在青岛的母亲,倾诉自己的孤独和寂寞,2003年9月,杨玉清的坠楼自杀,给母亲留下的是撕心的痛苦,无尽的伤感。

  录像

  杨母 我女儿自杀以后,我们非常羞愧,首先是羞愧内疚,怕人家议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就躲避所有的亲朋好友,但是我心里又不甘心,觉得我女儿就是一种病,一方面我要把我女儿这个事说出来,因为我女儿太可怜了。我觉得在每个人身边,都可能有这种可怜的孩子,她曾经做过挣扎,她也努力过,确实是病魔夺去了她的生命了,不要用别的方式说她是软弱了。

  主持人 杨玉清母女在求医的过程当中,一直在逃避、躲藏、遮掩,其实这也集中反映了这一类患者求医的过程。

  邸晓兰 这个很有代表性,所谓病耻感,可能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来自对社会偏见的一种恐惧,他不敢说。杨玉清非常典型,一听去精神病医院简直不能接受,但是她还是比较理智的接受了治疗。再一个本人也不愿意承认,有一些患者,有典型的抑郁症了,不能接受。说到这我也有一个例子:我是学精神科的,在刚毕业的时候,去一家综合医院神经内科做实习医生,有一个女病人,每周要来两次,总是看头疼,所有检查我们都做了,也检查不出病情。当时由于我有了一定的基础知识,后来我就在旁边搭了一句话,我说您能不能去精神病医院去看一看,我觉得您好像是抑郁症。她当时拍桌子就怒了,怎么你骂我是精神病,甚至产生了纠纷,那是80年代的事,如果谁说建议你去精神病科去看看病,那病人是绝对不接受的,哪怕他很痛苦,这种病耻感影响了很多人的就医的过程。

  主持人 到现在的就诊率隐蔽性有多大?

  陈彦方 现在有三低的现象。

  抑郁症在我国的特点

  1、知晓率低:多数抑郁症状并未引起重视,约30%的患者从未诊治。

  2、识别率低:漏诊者高达60%。

  3、治疗率低:综合医院就诊中,接受合理治疗者仅10%。

  邸晓兰 我们精神科的医生,呼吁社会、呼吁我们的同道能够认识这个疾病,去积极就医。

  主持人 我们不希望总是以一个公众人物因为抑郁症趋势引起大家的注意,刚才我们提到一个词??病耻感,刚才陈教授也讲了很多抑郁症的特点,我们现在就来仔细的看一看,到底这些症状有没有耻辱感,有没有有关道德,有关个人品质的问题,我们了解一下。

  陈彦方 我们专科医生看忧郁症,常见的一些现象是什么,谈不上是病耻感应该存在的理由。

  《如何识别抑郁症》

  以心境低落为主,并至少有下列4项:

  1、兴趣丧失、无愉快感。

  2、精力减退或疲乏感。

  3、精神运动性迟滞或激越。

  4、自我评价过低,自责或有内疚感。

  5、联想困难或自觉思考能力下降。

  6、反复出现想死的念头或有自杀自伤行为。

  7、睡眠障碍,如失眠、早醒或睡眠过多。

  8、食欲降低或体重明显减轻。

  9、性欲减退。

  主持人 在这些抑郁症的表现里头,其实很多矛盾是指向自己的,他没有把任何责任推给对方,也没有对别人产生伤害,那有什么耻辱可言,没有道德的问题,那么抑郁情绪呢?

  邸晓兰 要说到抑郁情绪就更加宽泛一点了,我们刚才谈的都是典型抑郁症的表现,抑郁情绪它可能就表现在一些比较消极的观念,或者是容易悲哀,容易在别人的影响下,产生比较多的联系,都是负面的联想,在思维方面,就可能觉得我的效率差一点,不像原来反映那么敏捷了,行为上我们可以看到,唉声叹气,捶胸顿足,或者容易激动,或者容易不满发脾气,但是这些的程度还没有达到抑郁症,可以说是一些早期的表现。

  陈彦方 举个例子,有的家庭本来孩子在一起,现在爸爸妈妈年纪大了,孩子要上学或者去工作,应该是很好的事情,但是有这种心情的消极人的想法,就会出现我们说的“空巢综合症”。

  主持人 会有一些失落感,但是我们对于抑郁情绪往下发展,成为抑郁症一定要警惕,我想这些人的言行,就一定可以对大家有个提示,我们记者也把他们可能的表现做了一种特殊的再现方面。

  模拟

  旁白 您好!心里危机干预热线,你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患者一 我最近有一些麻烦,整宿的睡不着觉,我原先很能干,可是得了肝炎以后,我原来能做得挺好的事,现在都做不好了,干什么事也没精神,知道该干了,必须得干,可就是懒得干,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用啊,还不如病死了算了。

  患者二 我是个学生,上个月我有个同学自杀了,从那以后,我的脑子里面,老是浮现出他的样子,妈妈一逼我学习,我就老想像他那样子,解脱了就好了,现在又特别讨厌别人在我面前嘻嘻哈哈,哪有那么多高兴的事,我觉得他们那样特别没有深度,现在我觉得,跟谁在一块都没有意思。

  患者三 我有外遇了,我跟他好了三年了,我们是在上海开会时认识的,我对他付出了我所能付出的一切,可是现在我觉得,那个人不值得我这么去做。我真后悔,但太晚了,太晚了,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我的丈夫和孩子,我受不了了,我真的不想活了。

  患者四 我可能是抑郁症,人家都高兴,我就是高兴不起来,老伴是三年前走的,惟一的女儿在广州工作,得有两年多了,我不知道什么叫快乐,吃饭也没胃口,60多岁的人了,我觉得什么事儿都不省心,我总想哭,我不会再快乐了。

  主持人 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我们需要做好他们私密性的保护工作,所以没法用他们的原声来表达这些故事,但是刚才几个例子,集中体现这些内容。

  邸晓兰 这几个例子非常好,它充分表现了抑郁症患者典型的思维模式,也就是思维行为模式,也叫三低,一个是情绪低落,这是抑郁症的核心症状,这几个故事都告诉我们他们高兴不起来,第二个核心症状,叫什么呢,思维活动的效率低下,就是思维迟缓,第三低就是意志、行为、欲望低下,没有动力等等。

  《抑郁症的早期表现》

  1、情感方面:抑郁、悲哀、郁闷等。

  2、思维方面:思考效率降低,注意力不集中,思维迟钝等。

  3、行为方面:唉声叹气、哭泣、有时容易激动等。

  陈彦方 大家听这个事情好像是每个人都会有,但是程度跟持续的时间,病人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他这种情况的表达,这种消极观念的想法,我们叫四个字就是“异乎寻常”,所以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要高度警惕。吃不好饭,睡不好觉等这些情况,谁都有可能暂时出现,但是绝不会有这样的深刻性,这样的持续性存在,这是我们要当心的。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应该早点求助心理医生,或者到精神科医生那去就诊。

  邸晓兰 我们给它了一个两周的界限,大家要警惕,如果这种负性的东西,如: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就让你变得很消极了,而且持续的时间达到两周以上的,一定要在这个时候请专家看看。

  主持人 那么这两周时间过后它的发展又是什么样的轨迹了?

  陈彦方 一般两周过了以后,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自己调节以后慢慢好了,假如自己调控不了的话,就会处于一种忧郁症的早期情况,那个时候是最需要处理的时候,无论是通过服药的方法,或者是心理疏导的方法,把它结合起来更好,这样的话,很快能处理好。这种情况我们要提醒大家注意,一旦出现异乎寻常的苦闷心情,思维方面很不愉快,高兴不起来,精神方面没有动力,工作学习效率明显下降,一定要早点就诊。

  主持人 抑郁症状前期的一些表现,可以通过自己调整,不过自己调整的确很难。我们说这个人字,支撑起来才能站立,生理也许能够站立起来,但是心理上能够站起来的人还毕竟是少数,如果这个情绪持续太长,需要治疗,那治疗方面有哪些内容呢,我们了解一下。

  旁白 在北京回龙观医院,我们认识了负责医院办公室事务工作的刘静,和她聊天我们才知道,这里也是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所在地,这里就是干预中心的工作人员,接听群众来电的地方,每天这些工作人员需要24小时不间断的接听各种请求的电话。据粗略的统计,他们每天接听电话约60个左右,主要工作任务就是聆听请求帮助者的倾诉,提示并引导求助者正确的解决自己面临的问题,在及时伸出救援之手的同时,将可能发生的危机化解到最小,在离电话师不远的一个房间,我们见到了这样一个场面。

  录像

  女士 我丈夫说也挺喜欢她的,所以他们俩交往一个多月了,至于这个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也不知道,所以知道这事以后特别难受,心里一直挺委屈的,我不知道跟谁说,这两天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我都瘦一圈了,同事都说我变了一个人似的,你帮帮我成吗?

  旁白 原来这是干预中心的工作人员在进行接听电话的演练培训,听刘静说,他们常常是用这种培训的方式,让工作人员更善于倾听求助电话,不断提高判断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旁白 从干预中心出来,刘静带我们参观了医院的住院处,就此我们也了解了回龙观医院对抑郁症患者的一些治疗方法。这里是心理测试中心,患者可以在这里接受人格、智力、认知、记忆等功能的测试,通过国际化的 量表测定,可以使患者的病症得到量化、数字化的显示,从而确定个体抑郁症的疾患程度。这是眼动分析仪,是必须在患者清醒时才能使用的,是通过红外线,计算机技术分析,提供特异的生物学指标,诊断抑郁症。

  旁白 这是在给抑郁症患者做电痉挛治疗,这个治疗是全身麻木,在患者头部,取两个电击点,进行电击连接,待患者肌肉全部放松时,两到三秒电痉挛治疗就可以完成了。

  旁白 在医院的心理治疗室,我们见到了一位第一次到医院来就医的抑郁症患者。

  录像

  医生 您觉得如果不检查真的会出事。

  男士 我认为会出事。领导为什么让我干,就因为相信我, 我干活特别仔细,特别认真,所以领导就相信我,领导说把活给我放心,我说您放心,我自己都不放心了。

  旁白 跟着刘静我们刚刚来到医院的行为治疗区,就听到了一阵舞曲声。您再瞧瞧这摆放整齐、形态各异的软陶艺术,谁能想象的出来,他们全都是出自接受治疗的抑郁症患者的手。您再看看这书画治疗室,能写的一手好字的人还真是比比皆是。您再瞧瞧这,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中,看来喜欢电脑的人还真不少。您瞧瞧这,再瞧瞧这,抑郁症患者的治疗方式还真的挺多呢。就在我们即将结束这次采访的时候,从琴房里传出来的敲琴声,再次吸引了我们的注意,望着一位位接受治疗的患者,听着一阵响似一阵的旋律,我们衷心的祝愿所有的抑郁症患者,都能在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下,早日康复!

  主持人 一些色彩欢快的装饰物,还有一些悦耳的音乐,是我们记者能够听到和看到的,哪些东西是看不到听不到的呢?

  邸晓兰 谈到抑郁症的治疗,你们看到的是比较光鲜的一面,其实这个治疗,是一个很严格的系统过程,需要一个系统的全疗程,大概要分三个方面,一方面叫躯体治疗,一方面叫心理治疗,第三方面我们叫康复治疗。

  《抑郁症的治疗》

  1、躯体治疗:如药物治疗、电疗等。

  2、心理治疗:如精神分析治疗、行为治疗、认知治疗、家庭治疗等。

  3、康复治疗:如躯体康复治疗、心理社会康复治疗等。

  主持人 可以说我们刚才看到听到的,只是治疗当中的一个部分,这个治疗的过程很长,在轻、中、重度不一样的时候,可能有一些重点要求,我们可以从治疗曲线上了解到。

  陈彦方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曲线是什么样的,轻的时候,做个心理咨询,配合心理医生,正确的应对自己的心理问题。假如说由轻度的亚健康治疗不好,那么他可能向忧郁症发展,是由轻到重的过程,在边缘状态的时候,是非常关键的,那个时候假如能够适当的吃一些抗忧郁的药,进行心理治疗,让病人解脱自己心理郁闷的状态,以及心理的应激,一些社会的不良因素,有社会的支持,有家庭的关心,这样也有解脱回来。

  主持人 我们注意到当不良情绪来困扰我们的时候,也就是处在亚健康状态的时候,需要介入心理咨询,但关键的时候,是在边缘状态的治疗。

  陈彦方 轻型的忧郁病人,一般不喜欢到精神病医院去,喜欢在综合性医院,我们认为一般的综合性医院非精神科的医生,经过学习,他也能够掌握治疗的方法。这这样比较好,让非精神病科的医生来处理他们的问题,也能够解决问题。只有严重的,比如说像刚才一开始介绍的杨玉清的情况,有自杀的想法,像这种一定要请专科医生来处理,因为这是很严重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治疗比较重要,用药量比较大,必要的时候要用电疗来解决问题。只有当用药量比较大,无抽搐的电疗来解决这个问题了以后,我们跟上心理治疗,来解决心理其他的有关问题。这方面的病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治疗方法,就是要做家庭治疗,因为他还要回去,可能复发,那么家庭要对他很好,关心这个问题。这样的话,像杨玉清的母亲曾经有有不正确的认识,假如他经过健康教育,能够有家庭治疗,进行正确处理,我们说这个悲剧就不能发生了,所以我们认为要分阶段,分病情的轻重来处理不同的病人。

  主持人 我想治疗方面专家可以提供很多客观的支持,但我们今天的重点是需要大家从主观上走出来,走到医生帮助的范围里来,我们关于抑郁的有些总结需要您告诉大家一下。

  邸晓兰 第一,不要把抑郁症说成什么神经病,或精神病,我们现在有一个很人性化的词叫做心灵的感冒,这个有两层意义,感冒人人都容易得,所以它可能属于心灵的感冒。再一个,不该有病耻感,它跟我们说的精神分裂症是完全性质不同的病,所以我们就提给大家这样几句话。

  《关于抑郁症》

  1、抑郁症是一种心理疾病。

  2、抑郁症是可以治愈的疾病。

  3、各年龄层次人群均可能患上抑郁症。

  4、抑郁症患者不必有病耻感。

  5、抑郁症需要全程综合治疗。

  主持人 真的只是一种疾病而已,而且我觉得抑郁了其实是因为我有一颗善感的心,并不是一件耻辱的事情,在明天的节目里我们将关注一个降生的故事,明天一对母子将走进我们的节目当中,这位母亲做过肝移植,但是她却违背了医生的意愿,她怀孕了,她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那怎么样才能让孩子平安的降生了,孩子降生的过程中能发生哪些故事呢,欢迎您明天收看,感谢两位专家,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再见!

  医院联系电话:800?810?1117 010?82951332

  门诊时间:

  陈彦方 周三上午

  邸晓兰 周五全天

责编:回春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