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小吃店里的命案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1月12日 14:31 来源:CCTV.com

小翠

  画面中的女孩儿名叫小翠,年仅17岁,是安徽霍邱县一所职业高中的学生。2005年12月25号下午五点多,职高的学生们纷纷走向教室,开始上晚自习,这时有同学发现小翠不见了。


职高学校

  十几分钟后,小翠的一个同学神色慌张地跑向校门口的学校诊所。

  黄静(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校医):我那学生喊我。

  跑进来的学生告诉校医黄静,他的同学小翠出了事,就在校门口对面的小吃店里。黄静匆匆赶到小吃店,看到小翠正躺在小吃店里的一张床上,奇怪的是小翠身边还躺着一个青年男子。


  黄静(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校医):(小翠)面色发白,嘴唇有点那个发紫。

  黄静(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校医):就因为当时校医室条件有限毕竟受限制,没有氧气,我建议她最好到县级以上医院去治疗一下。

  小翠的几个同学赶紧上街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小翠送到离学校最近的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安徽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当时第一眼看见这个人(小翠)神志不清,没有呼吸。

  当时已经是5点多,正是晚自习开始的时间,小翠怎么会躺在小吃店里,而且神志不清呢?躺在小翠身边的男子又是谁?由于小翠的父母远在外地打工,住在县城的叔叔,急忙赶到了医院。小翠所在的陈埠职业高中的领导和老师,也赶到了医院。


悲痛的父母

  小翠的叔叔:一看抢救呢,听到医生说,没有希望,心脏已停止,我说你再坚持。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是不是把医院,或者是其他医院,在这个方面有经验的医生调过来,给她进行抢救,抢救的费用我们学校肯定都会垫付上。

  安徽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我们能想到的都尽量都给她用了。

  安徽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一直抢救到将近九点钟。

  经过近四个小时的全力抢救,医生最终没有挽回小翠的生命。

  因为小翠被送到医院急救的时候,已经处于濒死状态,医生对小翠的死因一时很难确定。小翠不幸身亡的消息,很快传到几百公里外,在上海打工的小翠父母那里。

  小翠的父亲:好好的一个孩子,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小翠的母亲:我孩子死得冤枉,死得可怜。

  小翠的父母一共有两个女儿,由于家境贫寒,大女儿已经辍学,在外打工补贴家里。小翠因为成绩好,一直是父母的骄傲。在家人和邻居的眼中,小翠活泼听话,乖巧可爱。

  小翠的姐姐:很开朗,很活泼。

  小翠的母亲:听话得很,从来不跟大人还一句嘴,叫她干啥就干啥,这孩子从来不顶嘴。

  父亲: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个小孩身上,我希望女儿以后能成才。

  为了供小翠读书,夫妻俩常年在外打工,几天前夫妻俩才回家刚刚看过小翠。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分别才几天,活泼可爱的小翠竟然会突然离开他们。

  由于小翠的父母悲伤过度,精神恍惚,没有精力去调查事情的原委,他们专门找了律师要弄清楚孩子的死因。

  殷坪(律师):当时我们主要到学校,了解一下死亡的大致情况。

  小翠的同学和班主任刘勇老师告诉律师,事发当天接近年末,同学们都在排练元旦晚会的节目。当天中午彩排结束后,小翠和十几个同学一起到学校门口的小饭店吃饭。这顿饭从中午的十二点多,一直吃到下午三点多。饭后小翠的同学陆陆续续回了宿舍,谁也不清楚小翠为什么会昏迷在小吃店的床上,学校当即向公安机关报了警。

  接到报警后,霍邱县公安局先赶到事发现场勘查,并出动警力展开调查。

  殷坪(律师):当时公安机关主要怀疑什么呢,当时总想在饭店里,这个喝酒又死亡了,怕酒中毒啊,或者饭菜中毒啊。

  因为和小翠一起吃饭的同学没有什么反应,警方在对小吃店进行侦查之后,排除了有人向酒菜投毒的可能性。可小翠究竟是怎么死的呢?警方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一个叫胡宇东的人,小翠出事那天,就是他躺在小翠的身边。胡宇东是陈埠职高微机专业的学生,和小翠同一年入校。但是出事前不久,胡宇东因为违反校规,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喝酒、抽烟啊、和同学打架,因为我本人也是政教处的,那么他的这些很多的行为政教处也已经处理过,那么处理过不止一次。

  胡宇东被学校开除后,已经离开了学校。怎么会突然回到学校,又出现在事发现场呢?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他又过来干什么呢,过来他说这个要出去打工,出去打工他要会会一些老同学,聚一聚,就邀请他了。

  小翠的同学回忆说,事发当天中午结束排练之后,胡宇东来到小翠所在的班级,坚持要请小翠和同学吃饭,遭到了小翠的拒绝,后来在同学们的劝说下,小翠才勉强同意的。这个胡宇东,和小翠并不是同班同学,为什么非要请小翠吃饭,他与小翠的死亡又有什么关系吗?

  殷坪(律师):学生反映,就讲,胡玉东被学校开除了,说他们在谈恋爱,胡玉东马上要出去打工,少男少女之间好象在一块临走的时候有很多话要说,加上两杯酒一喝都容易动感情,越喝越多。

  在小翠班主任刘勇老师的印象中,小翠活泼外向,不仅在本班的同学中交际广泛,和外班同学交往得也比较多。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因为她跟其他同学不一样,她是比较活泼的。

  在刘老师眼中,小翠与胡宇东之间,不是一般的同学关系,早就不是秘密了。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她和他的关系我很早其实也已经知道了,而且我已经专门找过她,谈过不止一次话,应该有一两次,那么她和他谈(恋爱),交往的时候,我跟她说要注意方式,掌握尺度,那么我也很诚恳地教育了她。(小翠)和他(胡宇东)交往就保持了一定的距离,那么以至最后呢,基本上可以说不和他怎么深层交往了。

  胡宇东向前来调查的警方陈述,吃饭的时候小翠足足喝了七八两白酒,当时就喝多了,睡在小吃店的床上,而他自己也喝醉了。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事,胡宇东也不清楚。听到胡宇东的说法,不管是小翠的父母,还是班主任刘老师都不相信。

  小翠的父亲:孩子在家里面,一般的话她不喝酒的。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据我所知,基本上是没有喝过酒的。

  那么小翠当时究竟有没有喝酒呢?负责救治的医生证实,小翠确实喝过酒。

  安徽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她来的时候,身上散发着酒精味儿,有酒味,基本判定是与酒精有关系的。

  但是小翠醉酒出事的说法一传出来,就遭到了大家的质疑。

  村民:别人喝酒都没有事,怎么她会出现这个事情呢?

  小翠的父亲:现在还搞不明白,我也不明白,我不知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儿,一点儿都不明白。

  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中,一个参与喝酒的同学说小翠喝了2斤白酒。一个从不饮酒的女孩为什么要喝这么多的白酒?到底是她自愿喝的,还是有人故意把她灌醉,别有企图。另外小翠平时身体健康,心脏也没有任何问题,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死亡呢?大家都在焦急等待警方的尸检结果。

  十天之后,小翠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尸检报告显示,小翠系醉酒,呕吐物堵塞呼吸道,导致窒息死亡。

  安徽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醉酒死亡的不多见,但最关键是一个什么呢,死亡主要是一个醉酒后,呕吐过程中,不要呛着,呕吐物不要呛着器官,一般不会有什么。

  平时不喝酒的小翠为什么会喝那么多酒,以致醉酒身亡呢?难道是有人故意灌醉小翠,图谋不轨吗?记者从警方对胡宇东的审问笔录中看到了这样的对话:

  问:喝那么多酒是因为你们俩分手了?

  答:不是因为这,是因为我被学校开除了,她伤心,才喝那么多酒的。

  胡宇东的说法,在警方对其他同学的笔录中,也得到了证实。(划线)

  问:你们喝酒时是否有人强迫小翠喝酒?

  答:没有。只是在喝酒的时候,胡宇东向我们这些男生示意让我们敬小翠酒。

  问:小翠因何喝那么多酒?

  答:我不知道,她喝酒的时候就讲不要胡宇东走。

  事发之后,班主任刘老师也询问了参与喝酒的同学,对小翠为何喝酒过量做了解释。

  刘勇(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教师):她自己也不知道酒量,一开始(和同学)一起喝,最后她自己喝了以后,感觉不到了,自己想要喝,并且非要喝,在这种情况下就喝多了。

  警方最终排除了胡宇东故意灌酒,对小翠别有企图的可能,小翠确实是自己饮酒过量导致死亡。律师还了解到,事发当天和小翠一起吃饭的共有10名同学,都是职业高中的学生,年龄不过十五六岁。这11个少男少女却在短短的三个多小时里,喝了五斤白酒,四五瓶啤酒。而他们吃饭的地点与校门仅仅相隔一条马路,不过十米远,学校竟然没有进行管理。得知了这些情况之后,小翠的父母认为对小翠的死亡,学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殷坪(律师):他们都是未成年人,并且学校门口的保卫离这个饭店门口也很近,我想学生出去吃饭,那什么时候回来,你至少要有一个大致的了解。

  面对找上门的小翠家长,学校方面认为,在管理方面他们已经尽到了应尽的职责。小翠擅自在校外喝酒,明显违反了校规。

  朱树勤(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保卫科长):从这个学生入学开始起,我们就要搞这个学生的这个学前基础教育,发有一本那个红本,每个学生基本上都有个红本。

  朱科长所指的红本,就是这本“安徽省霍丘县陈埠职业高中学生管理手册”,在中学生日常行为规范一章节中,明确约定:“不准吸烟,喝酒,赌博”。

  学校在新生刚入学及以后的学习中,都曾多次教育学生不准喝酒、抽烟。为了防范一些违规的学生,学校每年还会通知周围经营饭店的业主,要求他们协助制止学生在吃饭的时候抽烟、喝酒。

  朱树勤(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保卫科长):你们离开了我们学校,你们的生意也不能做,我们学校没有学生了你还做什么生意呢,那么你们做生意呢要和我们学校要积极配合,学生到你这吃饭,不允许卖酒给他

  出事的小饭店位于陈埠职业高中的正对面,与它并排的还有四五家类似的小饭店,平时职高的学生经常在这些小饭店里吃饭。这些饭店究竟有没有拿到学校的通知呢?

  店主:制止学生不准喝酒,你们都收到过?都接到过,一家一户,这个学校的信上面写的。

  店主:每回学生开学,学校都发一封信给俺们这个食堂、开饭店的,叫配合学校管理学生不准学生喝酒闹事,就这些事情。

  店主:不让喝酒的,制止学生不让喝酒,我们也就遵照上面的规定,那样做的。

  不过学校也知道,尽管发了这些声明,学校对饭店是否给学生卖酒,没有任何约束力。在警方的调查笔录中,一位同学讲述他们喝酒情况时,可以看出的确很轻松地买到了酒,没有受到任何拦阻。

  “我们都才开始喝饮料时,胡宇东又出去到红姐那里拿了两瓶白酒,打开每人倒了半杯;两瓶酒喝完后,胡宇东又出去拿了一瓶白酒来,这瓶酒喝完之后,胡宇东又出去拿了两瓶白酒来,又被喝完了”.

  店主:学生喝酒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我们一般也不过问的,也很忙的。

  朱树勤(安徽霍邱县陈埠职业高中 保卫科长):当然我们讲毕竟是这样讲,但经营是他经营,毕竟还是两回事情。

  律师:学校曾经给过这个饭店一张通知书,就讲不再向学生提供酒,说明学校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这些未成年人在学校外饭店喝酒,两点钟吃饭一直到五点钟,才被人们发现,那学校在监管上还是有点失职的,我想还是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的。

  在了解了小翠的家庭情况后,校方决定给小翠的家庭补偿几万块钱,看到学校的态度,小翠的父母决定不再追究学校的责任。但是小翠的父母想不通,小翠和同学从中午12点多吃饭,下午三点前就结束了,就算小翠酒醉不醒,如果能够得到及时救治,怎么可能不治身亡呢?为什么到了五点多小翠才被人发现?这几个小时里,小翠一直躺在小吃店的床上无人过问,她的同学,以及饭店的老板为何没有发现呢?

  安徽霍邱县第二人民医院 医生:她喝醉了以后呢她一个人搁那饭店了好象睡着了,她同学好象有出去玩怎么回事,估计旁边如果旁边有一个人可能情况要好一些,因为呕吐的过程中没有人知道,可能姿势不对,包括呕吐物呛了气管。

  律师在调查中了解到,当天小翠和胡玉东都喝醉了,躺在小吃店的床上休息,其他同学就回了学校。直到下午五点多,他们才发现小翠情况异常。

  小翠的父亲:这么多学生你看到,你们不马上报告老师,或者送到医院,等死了时候你看见了,有啥用,没用,这些学生也有责任。

  考虑到和小翠一起喝酒的同学都是未成年人,小翠的父母决定原谅了他们的行为。但是小翠醉酒昏睡的几个小时里,小吃店的店主一直没有过问,小翠的父母觉得小吃店的老板太没有责任心。

  小翠的父亲:这个事情还是饭店责任大,本来不允许喝酒,你偷偷摸摸让他们喝酒,你做得就是不对。(饭店)又不是旅舍,小孩睡你床上,你是小吃部,你不负责吗?一点责任也不付,哪怕负一点点责任,小孩都不会发生这件事。时间太长了,五个小时,不得了。

  小翠的母亲:到死饭店人都不在场,饭店要注意我孩子也不能死在饭店里,起码能抢救过来,也不能死在饭店里。

  2006年初,小翠的父母一纸诉状把小吃店的经营者高瑞红、冯宗秀及高红花告上了法庭,要求三被告对小翠的死亡承担70%的赔偿责任,总计赔偿53722.9元。

  律师:有很多人不支持(起诉),认为饭店不应该承担责任,是小孩自己喝酒,与饭店没有关系。经过考虑之后,我们认为饭店(作为)餐饮经营者,对未成年的学生进来吃饭,有一个安全保障的义务。

  就在小翠出事后的第五天,2006年1月1日起,商务部《酒类流通管理办法》正式施行了。《办法》明确要求:酒类经营者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酒类商品;必须在经营场所显著位置设立“不向未成年人售酒”的标志。违反此项规定的,将给予最高数额为2000元的罚款。那么在这个办法施行之前,卖酒给小翠的小吃店店主,该不该对小翠的死负责呢?店主究竟要承担怎样的责任?

  2006年4月12日,霍邱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法院认为:小翠虽未成年,但已满17岁,在学校明令不准饮酒情况下,应当预见过量饮酒,可能造成死亡后果,仍然放任该结果的发生,其主观对自身死亡结果有过失,其本人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胡宇东等10名组织、参与饮酒及席间劝酒的学生,在明知小翠醉酒不及时制止、躺在饭桌旁床上后,不及时送医院就医或向学校报告,亦应对小翠死亡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高瑞红、冯宗秀及高红花三被告做为小吃店的经营者,他们的过错程度明显大于小翠和其他学生。

  法官:三被告作为长期在受害人学校旁边经营餐饮业务的业主,在接到学校明令禁止学生饮酒的通知以后,仍然向受害人售酒,卖出白酒,受害人醉酒以后就留宿在被告人的饭店里,一直到晚上五点多钟,三被告对其不闻不问,作为提供餐饮业的业主,没有向消费者,受害人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义务和注意义务,造成这个损害事实,那么三被告应该承担法律责任。

  法院判决:被告三个小吃店的经营者对原告的死亡承担60%的责任,总计赔偿46048.2元。

  由于出事后,小吃店的店主一直潜逃在外,小翠的父母至今没有拿到女儿的死亡赔偿金。自从女儿去世后,夫妻二人始终无法走出失去女儿的悲伤阴影。

  这个标志是北京市酒类经销商悬挂的“不向未成年人售酒”的标志。去年12月8号,北京市商务局、团市委、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等部门联合举行了“不向未成年人售酒”标志牌发放仪式,要求全市酒类经营者,必须在经营场所显著位置摆放“不向未成年人售酒”的标志。采访中我们了解到,目前仍然有不少餐饮店,小吃铺受利益的驱动,卖酒给未成年人。另外这个禁售的办法在可操作性上和如何监管方面,也还需要进一步细化。中国有一句古话: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孩子是我们的未来,让我们共同爱护他们。

责编:赵?博

1/1页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