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聚焦三农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野兔来袭 (2008.7.22)

CCTV.com  2008年07月25日 12:19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  俗话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可是,在新疆的福海县,最近一段时间,有这样一些猎狗,在管闲事,不过它们不是拿耗子,而是在耕地里转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最近一段时间,新疆福海县喀拉玛盖乡的干部郭炜从邻近的乡借来几条猎狗,每到傍晚,他就和村民一起把猎狗放到地里。把猎狗放到耕地里,听起来似乎让人摸不着头脑,那么,郭炜和村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郭炜所说的几年前毁灭林地,现在又啃食农作物的到底是什么呢?

  原来四处危害的是野兔。今年4月,喀拉玛盖乡的农田里野兔突然多了起来,几乎一夜之间,这个乡就有上千亩的农作物遭到野兔啃食。郭炜和村民利用猎狗看护耕地也是迫不得已之举。


  因为野兔毁坏庄稼,喀拉玛盖乡的村民们伤透了脑筋。人们用猎狗驱赶,也实在是逼不得已。今年以来,就是这个平时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野兔,不仅给当地农业生产造成巨大损失,也给农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影响。

  5月中旬的一天,阔克阿尕什乡的农民李保林突然发现,自己种的一百多亩食葵幼苗突然出现成片折断的现象。经过仔细辨认,原来是野兔祸害了庄稼地,这让李保林十分意外,因为像往年,野兔也只是在草场上出现,而很少进庄稼地,而今年,刚刚长出的食葵幼苗也成了野兔的美餐。

  我国野兔的种类共有9种,几乎在各地都有分布,野兔喜食青草和嫩枝,野兔数量一旦急剧增长,就会对当地的农业林业生产造成严重的危害。

  李保林在又气又急之下,和野兔打起了拉锯战。因为野兔太多,而且警惕性高,尽管李保林费尽力气从早到晚地赶,但还是效果不好,后来,他不得不在食葵苗上喷洒药物。人力驱赶,打药,能够想到的办法都用上了,可野兔还是经常跑进耕地里。这时,有人向李保林建议,拉电网打野兔。

  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赶走野兔,李保林一筹莫展。就在他为耕地里的野兔发愁的时候,福海县其他几个乡镇也发现了成群的野兔。就在一个月前,这里还长满了绿油油的幼苗,因为野兔的啃食,齐克吉迭乡农民梁森的耕地几乎成了荒地。

  如今,除了稀稀疏疏的几棵食葵外,梁森60亩的食葵地里到处长满了荒草。

  当时,梁森就曾经发现过野兔。因为没有想到它们是冲着幼苗而来,仅仅一个月之后,食葵就被野兔糟蹋殆尽。像梁森一样,目前,仅齐干吉迭乡遭受野兔啃食而撂荒的土地就有近千亩。而野兔的泛滥对福海县上万亩农作物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当地干部告诉记者,在福海县,野兔从来就没有像今年这样多,甚至大有泛滥之势。而过去只是啃食青草和树皮的野兔,今年却啃食耕地里的农作物,人们也许要问,野兔为什么突然增多?又为什么啃食农作物呢?

  福海县地处乌伦古河的下游,上个世纪80年开始,当地对河谷林区采取封河育林措施,全面实施“三北四期”防护林工程,2004年,又将沿岸的牧民分批撤出河谷,生态资源得到有效的保护和恢复,为包括野兔在内的野生动物创造了良好的生存空间。

  近年来,由于福海县开展的禁猎活动,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野兔。

  生存力和繁殖力极强的野兔,很快就在数量上得到数倍的增长。那么,为什么过去以青草和嫩枝为主要食物的野兔,突然闯进耕地危害农作物呢?

  福海县林业局森防站站长王振福告诉我们,由于今年新疆干旱严重,草场的生长受到了影响,使得以青草为主要食物的野兔食物匮乏,于是,野兔跑到耕地里寻找食物。


  近年来,随着我国一些地区生态环境的逐步改善,野生动物数量增长加快,但随之而来的是,野生动物与人争地争食的矛盾开始凸现,像湖北,江西,重庆等地就频频发生野猪,猴子泛滥并损害农作物的事件。如今,新疆野兔的泛滥再次成为农作物的一大杀手。野生动物来了,我们该怎么办?面对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矛盾,我们又该如何解决?

  对于危害农作物的野兔,目前,除了驱赶的办法之外,福海县林业部门开始引进银黑狐进行防治。 在一些林地与戈壁上,林业部门还搭起水泥架,吸引鹰类在此落脚,驱捕野兔。

  目前,在控制野兔上,当地主要采取引进天敌等生物防治措施。尽管生物防治可以有效地减少野兔的危害,但是,通常需要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显出效果。然而,面对已经成灾的野兔,当地面临着诸多难题。

  由于财力有限,福海县目前短时间内还无法解决野兔泛滥的问题。那么,在生物防治方法之外,有没有更好的控制办法呢?

  澳大利亚因为野兔的泛滥,造成了每年数亿澳元的损失,后来,在采取捕杀的措施后,危害得到了控制。近年来,我国的陕西,河南等省,野兔的泛滥给农作物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经过定量的捕杀后,野兔数量得到控制,危害和损失明显减少。

  据了解,福海县的野兔主要是蒙古兔和塔里木兔,属于“三有”动物,即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必须取得狩猎证,并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野生动物保护专家认为,一些地区尝试的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对泛滥的野兔进行定量的捕杀,对迅速减轻其危害起到了积极作用。

  目前,当地政府一方面积极争取对因兔灾造成损失的农民补偿,同时,向野生动物管理部门申请野兔的猎杀指标,争取政策支持,尽快降低野兔泛滥给当地经济带来的损失。提到保护野生动物,许多人就认为是让野生动物完全自由地生长。其实,这只能造成过度地保护,而过度保护不仅会造成某些野生动物种群和数量的泛滥,对其他野生动物的生存造成威胁,对人类的生产生活也会产生影响。其实,采取生物防治和捕杀的措施与保护野生动物并不矛盾,只有保护和防治并重,人,野生动物和自然才能和谐相处。

责编:程振宏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