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聚焦三农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遍地英雄:记录者说

CCTV.com  2008年07月15日 17:03  进入复兴论坛  来源:  
[内容速览]  惊心动魄的幕后故事,《遍地英雄 ——记录者说》,《聚焦三农》正在讲述: 5月12日14时28分那一刻,一向以山川秀美著称的汶川以“震中”之名引来世界的关注。在举国大救援中,有一群奔跑的身影,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记者”。

  在记录生命逝去的时候,我们经历重生。——记者手记

  《聚焦三农》栏目制片人 屈哲:我们的记者都在前方,我也必须在前方。

  《乡村大世界》栏目制片人 毕铭鑫:到了那儿之后,你会有一种感觉,就是死神无处不在。

  《生活567》栏目制片人周柞:这种坚强是我们很难用语言表达的,很难在他们的眼睛看到更多的泪水。

  汶川地震发生后的第五个小时,《聚焦三农》栏目的第一路记者叶靖、常瑞民已从北京首都机场起飞;当晚,在杭州刚刚完成外拍任务的另一路记者董国平、谭老丫也领命开拔,奔赴四川;2008年5月12日的那个夜晚,沉重而又漫长。


  《聚焦三农》栏目制片人 屈哲:12号晚上,我一晚上都在和叶靖联系,但是当时已联系不到了,非常的担心,一宿也没有睡觉。

  瓦砾中,战士们用手搬动着巨大的水泥块,天上的雨水,头上的汗珠,手上的血水已混成一片……——记者手记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 叶靖:因为很多地方是山路,经过滑坡以后,路就断了,就得靠我们自己爬进去,有的地方甚至手脚并用爬进去.

  叶靖,《聚焦三农》栏目派往灾区的第一路记者,5月12日午夜,和摄像常瑞民辗转重庆,抵达四川重灾区。

  叶靖:因为很多地方是山路,经过滑坡以后,路就断了,就得靠我们自己爬进去,有的地方甚至手脚并用爬进去,有时候人家说余震,你的脚底麻了,你就不知道有什么余震不余震了。

  叶靖和常瑞民的第一站,是受灾最为严重的北川县。越往灾区走,他们心情越是沉重,因为越来越多的房屋倒塌、山体滑坡、惊魂未定的灾民出现在眼前。

  叶靖:第一个反映就是这个心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

  屈哲:我记得叶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哽咽的,边哭边和我说。

  叶靖: 你就觉得这是一场劫难,一定要把这个报道做好。

  5月13日下午,《聚焦三农》栏目派出了第二路记者赶赴灾区第一线。

  温冶顺:老周有一天还跟我说,这次我看你真是玩命了。

  温冶顺,《聚焦三农》栏目派往灾区的第二路记者,和周玉、柴宏芳、王雅龙三进都江堰,两赴北川等核心灾区。

  温冶顺: 41:53老周1个月以前刚刚做完手术 00:43:11老柴这个腿,到第四天的时候肿的,一按就浮肿的已经非常厉害了。雅龙主动说我当摄像,但实际上,你要拍到这种有冲击的画面的话,那摄像工作量非常大的,是非常累的,而且他是离危险,离疾病、危险等等等这种不确定因素最近的一个人。

  我们强忍胸中汹涌的情感,努力睁大泪水模糊的双眼,调清摄像机的镜头,记录下最真实、最感人的瞬间。——记者手记

  5月17日的上午,都江堰市人民医院依然忙碌。ICU重症监护室的主任张晓飞却离开了他坚守了72小时的手术台,他要看看他的母亲,依然埋在废墟里的母亲。

  张晓飞是第一时间知道母亲被埋的消息的,可是那时他有六个危重的病人等着做手术,是医生的神圣职责使他强忍悲痛拿起了手术刀。根据张晓飞做医生的经验,他的母亲生还的希望已经极其渺茫了,面对着掩埋母亲的断壁残垣,这个内敛的汉子强忍着眼中的泪水。

  温冶顺:我觉得那个人的眼泪对他来讲,是一个他内心的一个自尊,你不要强迫再让他流眼泪了,真的不要再强迫他,他的那种状态,他的那种表情,我已经真得很理解了,我要保留他的自尊,不要再问下去了。

  这个掩面而泣的女人叫许萍,她是都江堰中医院的护士也是张晓飞母亲的邻居,地震发生后她从废墟里奇迹般的爬了出来就直接投入到抢救伤员的工作中,而当时,她年迈的父母同样被掩埋在了这片废墟里。

  一边是生养自己的母亲,一边是职业的使命,许萍做出了艰难的选择。面对着掩埋父母的废墟,陷入无比内疚中的许萍,让记者读懂了“白衣天使”的信念。

  温冶顺:两个人,一个是漠然无声,一个是嚎啕大哭,他们抒发的是同样一种情感,+你能说那个沉默不语的人心理感情是平静的吗?你也不能说嚎啕大哭那个人心理是脆弱的。你只能读懂什么,读懂什么叫责任。

  在震区每一天你都会落泪,你完全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因为你身边有太多让人感动的画面,你永远都都看不完,拍不完……——记者手记

  5月16日,《生活567》栏目的记者在成都记录下了这样感人的一幕。

  郭承:他们拉出来的第一批伤员中间有一个3岁的小孩,当时小孩特别脏兮兮的。

  郭承,《生活567》栏目记者,他两赴四川,历时12天。

  郭承:据医生讲,当时来的时候,只漏了两只眼睛,两只眼睛是亮的,其它的都是黑的,就像从泥沟里面捞出来的一样。

  原来,2008年5月14日, 第一批从映秀地区被接出来的病人,被紧急送往成都华西医院。在抢救室,医护人员发现了一个又哭又闹的小孩。小孩身边没有亲人,额头上却贴了一张纸条。

  郭承:医生们判定,这孩子肯定是孤儿了.

  由于电话信号一直不好,这个号码也没打通。好在经过检查,孩子并没大碍。 由于电话信号一直不好,这个号码也没打通。高医生认为,这个电话也有可能是他爸爸或妈妈的。经过检查,孩子并没有大碍,可是孩子没有专人照顾,医生们又那么忙,谁来照顾他呢?

  也许是在地震中受到了惊吓,来到高医生家的笑笑,情绪经常反常。为了让孩子尽快走出阴影,高学梅夫妻俩给孩子买了许多玩具,非常耐心地照顾他。邻居们知道了这个事,也参与到了照顾孩子的行动中。可是那个电话号码一直在高医生的心头挥之不去,连续打了几天后,那个电话终于打通了。

  两天后,笑笑的妈妈终于出现了.她就是笑笑的妈妈汪小莉,在映秀镇工作。一见到高医生,汪小莉放声大哭,虽然腿上有伤,但她还是跪倒在高医生的面前。汪小莉又到底经历了什么呢?笑笑和妈妈幸免于难,但笑笑的父亲却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他们.

  郭承:孩子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不停的跟她说,一定要把孩子带好,一定把孩子带好。15日那天,救援的队伍终于进入了映秀镇,汪小莉决定先把孩子送出去.

  郭承:因为孩子要和母亲分离,武警战士说你把孩子的身世写一下,她当时从垃圾堆里找了一个废纸,写了孩子的名字和一个电话,纸条是这么来的。

  后来,好心的医护人员将笑笑额头上的小纸条换成医院的号签。让人没想到的是,笑笑见到妈妈,没有大家想像得那样亲近,反而是躲着汪小莉,这是为什么呢?

  郭承:后来我们分析,孩子由于当时他母亲把他交出去的时候,他心里一定认为他母亲不要他了,肯定是这样。他虽然3岁 肯定这份打击太大了

  灾难让我们懂得尊重,还有生命的尊严;——记者手记

  5月下旬,四川农村到了麦收阶段。《聚焦三农》栏目的第5路记者也就在这时来到了灾区,尽管那里仍然是余震不断。

  李俊:我第一天去的时候,进入石坊的时候,我的眼泪就一直在流,就是一片瓦砾,瓦砾和瓦砾之间是一片一片金灿灿的麦子地。

  李俊,《聚焦三农》栏目记者,5月23日,和同事梁松松、宋云研奔赴灾区。

  李俊:中间采访了一个农民,他的儿子重伤,腿给压坏了然后已经送到重庆去了,他呢大概可能将近10年的甲亢,他爱人是20多年的糖尿病,基本上没有劳动力了家里+然后政府给他们免费的收这个麦子,特别的感激,他就觉得在这样的时候,政府、党想着他们。

  5月12日的大地震之后,四川的很多地方都成了瓦砾堆,然而大地似乎还不愿意平静,余震频繁发生,堰塞湖溃坝的危险又接踵而至。

  刘海燕,《聚焦三农》栏目记者,6月3日午夜赶到绵阳市安县桑枣镇,第二天就出现险情。

  刘海燕:当时气氛一下子非常紧张了,十分钟之内,一大片营房帐篷全部被拆光了,成了一片空地,+我当时一下子就傻了,因为刚定了两个拍摄对象,还没开始拍,就出现这种情况,接下来 我工作该怎么办。

  就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刘海燕忽然发现还有两个民兵连在那儿没有撤走,她决定留下来.

  刘海燕:决定留下来之后,我就打了一个电话,就是打给我儿子的。

  在湖北隋州上学的儿子,一直是刘海燕的牵挂。

  刘海燕:当时打过去,他已经上学去了, 刚走 他奶奶接的电话,我也没跟他说得很详细,她就说让我晚上再打 当时那一瞬间,我的感觉就是晚上,因为那个危险是随时都可能发生的,晚上我都不知道,谁都无法预测,晚上是不是还能够通上电话,就是想听一下他的声音,我可能不一定会告诉他我现在有多危险,我不会让他去为我担心,但是就是想听一下他的声音。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能真切地体会到其中的感受。——记者手记

  这组图片,一直珍藏在一位摄影记者的电脑里,拍摄时间 “六一”前夕;地点就在四川绵阳市安县的一个大的救灾点。

  刘刚:我看到一个叫陈新一的一个女孩子,9岁,她正在画画。

  刘刚,《农民日报》摄影记者,地震发生后,他和报社的另外12名记者奔赴灾区,组成前线报道组。

  刘刚:后来我问她,我说陈新一你画的这个是什么呀?她说这个叫一箭穿心,当时我就明白了,我就不再问她下面的话了,我说你这个画的是什么呀?她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小熊,是以前一直跟我一块玩的小熊,这次地震给埋起来了+我说这个是什么呀?她说这是我们的学校,我说这个是什么?她说这是我们的老师。我的老师呢,有一个长长的大辫子,你想她吗?她说我想她,她已经不在了。

  9岁的陈欣一情绪时好时坏,很不稳定。

  刘刚:孩子的情绪就像夏天的雷阵雨 一会过去了 天晴了 就问我,叔叔您是哪儿的?您是不是记者?我说是,叔叔是从北京来的,是记者。她说,那你们也累了,叔叔我给你捶捶背,咚咚在后边给我捶背,但是我也明白,孩子是一种报答你的那种心。

  5月30日,在绵竹市汗旺镇,农民日报记者江娜、朱先春火线入党。

  江娜:汉旺镇有一个四面大钟,四面全都停在14点28分的钟,我们到了那个广场上举行仪式,新党员宣誓,老党员重温誓词,我记得当时周围一片废墟,然后的一阵一阵的消毒水味,还有那个腐烂的味道,一阵一阵传过来,然后党旗那么鲜艳就飘在那里,我当时的那种心情,就觉得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5月20日下午,《乡村大世界》栏目赶录了一期特别节目。

  《乡村大世界》的栏目制片人毕铭鑫,是这首歌的词作者,他情感的撞击最初来自一位母亲撕心裂肺的的哭泣。

  《乡村大世界》的栏目制片人毕铭鑫:在离我们不远处,有一个母亲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我相信一定是她的孩子可能离去了,就那么一个画面给我一个极为强烈的撞击。+当时,说句实话,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我瞬间就想起自己的女儿+失去孩子之后,她的眼神极其绝望。所以这种词可能很自然就会流出,当时有感而发,回去马上就记录下来。

  阳光总在风雨后。再大的困难除以13亿,也会变得微不足道;再小的力量乘以13亿,就是众志成城的力量。——记者手记

  《生活567》栏目记者 刘启武:老师当时就是一句话,你们快跑,就是往外推他们,这是他最后的一句话,你们快跑

  《乡村大世界》栏目记者 兰晶:我看所有的人把盒饭里的饭吃的干干净净,+看到灾区那种情况之后,每个人都不忍心去浪费任何一滴粮食。

  《生活567》栏目制片人 周柞:从灾区回来呢,就觉得总怕自己的电池没有电,总怕与别人失去联系,觉得我们活着真幸福,觉得和我们的同事天天朝夕相处幸福,觉得每天和家人在一起,和朋友能打电话,也是非常幸福的,所以这种幸福,在我个人的精神支柱里面会延续很久很久。

  老毕:咱们报道别人的时候,一直说一个概念叫与死神赛跑,是指咱们去抢救别人,但是我当时确实有一个很直接的感受,后来很多同行也有这个感觉,就是是叫做向死神飞奔,我们是迎着死神而去的.

  董国平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我觉得在灾区救人的人是英雄,能在废墟底下创造奇迹的人也是英雄。+所以我希望大家每一个人都有拥有一份和睦的亲情和一份真挚的爱情。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 王雅龙:但是你到灾区看,看完之后,我觉得大家都应该满足。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 赵永勤:在这个大灾面前,就是人类固有的那种善良,就显露出来了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 霍宏宇 :飞机腾空了,我们感觉安全了,但我们的心也被腾空了.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张利淳:万一这个高楼大厦塌了以后,我们被埋在下面的时候,当第二天救援人员来的时候,我们死后发现有台摄像机,证明我们是记者,就足够了

  《聚焦三农》栏目记者 邵甜甜:灾难给我们的东西,或许是无限放大了我们的精神世界,

  有人说,新闻是易碎品。但在重大的历史瞬间,我们以勇气和良知撰写的新闻将成为最珍贵的历史记忆。

责编:程振宏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