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河南女人贩 每年贩卖上千名包身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8月10日 10:22 来源:CCTV.com

  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有大段的篇幅提到了保护农民工权益,而在此之前的1月18日,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这两份文件都要求切实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改善农民工就业环境。

  今天我们就来关注农民工权益,走近一群特殊的农民工群体。

  贩卖包身工 30%是傻子


  郑州市城南路的一处出租房已经被租用了三年,但是租用这个房子的人是干什么的却没有人知道。

  群众:“天天在这,几车几车往外拽,也不知是干啥的,男女都有,那天有一个人从这跑出去,这里出来两人追,打人家,往回捞,跑出来了以后,她说的跪在玻璃碴上打他,腿上还搁个西瓜,西瓜掉了还不中。”

  租用这个房子的叫周景涣,她是做什么的?她追打的、送出去的都是什么人?在郑州城南路的这个街区,周景涣成了一个充满什么色彩的人。

  让人跪在玻璃碴上毒打,腿上的西瓜还不能掉下来,这个叫周景涣的女人究竟是干什么的?而那些被毒打又被带走的到底是什么人呢?记者孟庆海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

  郑州火车站,中原最大的火车站,客流量居全国第二,让很多民工和流浪人员想不到的是,当他们走到站前广场上的这座收容救助站附近时,危险也正在向他们一步步逼近,在这个救助站四周,有很多人推着自行车转来转去,他们的猎物,正是那些急于找工作的民工和流浪人员,记者通过一个特殊的渠道,认识了这伙人。

  记者:“今天咋样?”

  “今天不中。”

  “弄了几个?”

  “4个。”

  这伙人将弄到手的流浪人员或者民工称作“货”,那么他们弄到这些货后会将这些货送到哪里呢?原来这些货的去处就是周景涣租赁的这套二层楼房,他们称这里叫中转站,周景涣就是这所中转站的老板。

  周景涣:“来送货的,来,你家哪里的。”

  民工:“湖北的。”

  周景涣:“湖北咱们是老乡啊,湖北什么地方?”

  其实周景涣是河南人,但是她和送货上门的人贩子都喜欢和送来的流浪汉或者民工攀老乡,因为这样可以拉近距离。

  而每送一个人给周景涣,人贩子都可以从周景涣这里拿到130元。

  周景涣:“慢点走,经常来,送三个来,400元。”

  对被送来的人,周景涣首先要送上一片西瓜,并且好言相向,那么作为中转站的老板,周景涣花大价钱买来这些流浪人员和民工后要干什么呢?

  周景涣:“砖厂你见过没有?”

  民工:“没有。”

  原来,作为中转站的老板,周景涣以介绍工作为名要将这些人送到一般人都不愿去、活又重又累的砖窑场去干活。

  记者:“送多少人?一年送多少人?”

  周景涣:“那想要多少有多少。”

  记者:“最多一年送多少?”

  周景涣:“一年1000多人。”

  更让记者吃惊的是,周景涣最喜欢人贩子送来的竟然是智力发育不全的流浪汉。

  人贩子:“标准的砖窑职工,标准的砖场干活的。”

  记者:“咋标准?”

  人贩子:“非常合格,手伸出来。”

  记者:“他会干活吗?”

  人贩子:“会干活,手上茧子很厚。”

  周景涣:“智力有问题的占30%,250加傻子,二百五,脑子不太灵光的,只知道干,酒一喝没事了,他不考虑钱。”

  这位流浪汉在到这里之前曾经在另外一家工厂打过一年工,尽管他一无所有,但是被送到中转站时他却一直紧紧抱着一只猫。

  记者:“多少钱这猫?”

  流浪汉:“1000元钱。”

  记者:“1000元钱买的?”

  流浪汉:“是。”

  记者:“在哪买的?”

  流浪汉:“我也记不清了,在湖南买的。”

  记者:“你哪来1000元钱的?你从哪来那么多钱?”

  流浪汉:“我干活干的。”

  原来他打工一年,老板给了他一千元钱,然后又把这只猫以一千元的价格卖给了他,这样他打了一年的工,最后只得到了这只猫。

  这一天,在周景涣一楼的房间里,一共有10个人,她肯定地说,里边有一半是智力发育不全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周景涣:“你看这屋里好几个傻子,我一说站起来,腾一下就站起来,你信不信。都站起来,起来,叫老板说两句话好不好,不怕吃苦下力,哪个现在提出来,哪个怕吃苦,哪个?没有吧,都喜欢吃苦吧,我不怕吃苦,看看人家小朋友,人家不怕吃苦,咱们这哪个怕吃苦,都不怕吃苦吧,是不是。都不怕吃苦吧,好,坐下。这都是我的好帮手,都是的。”

  刚才那位花一千元钱买猫的农民工,把这只光吃肉不吃馒头的猫从湖南带到了河南,中间有多少辛苦,真难以想像,也许他的智商不如正常人,但他的善良,他对这只小动物的爱心和悉心照顾,可能会比很多正常人更令人尊敬,可就是这样的农民工,当他落到了周景涣的手里,他的命运,还不如身旁的那只猫。

  千名包身工 遭受非人“待遇”

  这天早上,周景涣要送9个人去开封的一家窑场,在一番训话之后,他们上车出发了,记者看到这一次送的人好像都挺正常,便和同车的一位大姐聊了起来。

  “叫你干啥去?你知道吗?你知道叫你去干啥的?”

  “我干啥?你说干啥就干啥。”

  “你什么时间来郑州的?”

  “忘了。”

  “有孩子吗?”

  “有。”

  “几个孩子?”

  “100个。”

  “男孩女孩?”

  “什么都有。”

  原来这九个人中,仍然有好几个智力发育不全的人。

  记者还了解到,周景涣送一个人到砖窑场,价格是350元,她从火车站人贩子手里收每个人是130元,再除去生活费用和路费平均每个人50元左右,周景涣每送一个人大概赚170元,按照一年最少送1000人计算,周景涣一年至少要赚17万元。在周景涣大发横财的同时,从他手里出去的这些人又会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呢?在郑州市惠济区的一家窑场,那里的窑工大部分都是周景涣送进来的,记者在一个比较偏的房子里和这位正常的工人聊了起来。


  记者:“拿到工资了吗?”

  工人:“没有。”

  记者:“你在这干了多长时间了?”

  工人:“半年。”

  记者:“半年,一分钱没拿到吗?”

  工人:“是。”

  记者:“是你一个人没拿到还是所有的人都没拿到?”

  工人:“全部。”

  记者:“要是走会怎么着?你能走得出去吗?”

  工人:“不能,不可能,走不出去。”

  记者:“他们抓住了会打吗?”

  工人:“打,打得狠,脚踢,拳打。”

  这位民工告诉记者,这家窑场大概有40多位民工,一共有四个打手日夜监视、看管, 窑场的一个管理人员看到我们在这位房间的房间里呆了很长时间,他马上警觉地走了过来。在另一家砖窑场,记者了解到,民工不堪忍受逃跑的现象也同样存在,有两位当天刚刚来这家砖窑干活的小伙子,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正在收拾的东西就是昨天刚刚成功逃跑的一位民工留下的。

  如果不是我们的记者拍到了这一幕幕真实的镜头,真的很难想像,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今天,会发生在我们周围,这些民工不仅处境悲惨,甚至连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得不到保障。

  包身工欲突重围 数度被擒 无路可逃

  一位从砖窑场里逃出来的民工在逃出来的当天,在郑州火车站广场,他又被人贩子送到了周景涣的中转站。

  民工:“一分钱也没得到,把我身份证给扣下了。”


  这位姓陶的民工坚持,他再也不去窑场干活了。但记者了解到,这位民工上一次也是从这里被送到窑场去的,为了劝说他再去窑场,周景涣拿出了一叠照片。

  周景涣:“这就是劳动局局长,今天省委书记也来了,(指着记者)这是省委书记,你看到了,人家省委书记今天都来了,你看。”

  最终这位姓陶的民工同意再去窑场,为了劝说这位民工,一旁站着的记者被周景涣说成了来这里视察工作的省委书记,那么周景涣手上拿的这个劳动局长又是何许人呢?

  周景涣:“这是俺的儿子。”

  记者:“你儿子做嘛的?”

  周景涣:“做律师。”

  记者:“做律师放在这里干啥?”

  周景涣:“主要让工人到厂里放心,俺儿子是国家工作人员,是劳动局局长,你们工资有保障,让他们相信,到这个厂里很好,不要胡思乱想,让他们踏踏实实干。”

  又一次被人贩子送过来的同样是跑出来的民工。

  民工:“不挣钱,还打我。”

  周景涣:“今天晚上买点酒,高兴高兴,咱们双方都来个自我批评,咱们都有点小错误对不对,咱们双方都有错误。”

  把跑出来的民工又送回来的人贩子:“一般从砖场跑出来的一说再去砖场就不行了。”

  记者:“那你刚才跟他说啥?”

  人贩子:“说去地板砖厂,不是原来那种厂。”

  周景涣:“在厂里干了几天他跑了,又来车站,又给他送回来,咱这火车站比较大,一般这些人到车站摸不着,摸不着他就给那坐着,送人的(人贩子)又给他送回来了

  送回来后,我说小刘或者小郑,你又回来了,工作一做就成了,再哄他。”

  解救“黑砖窑”里的“包身工”

  在接到记者的报案后,郑州警方立即行动,直扑周景涣的中转站。

  警察:“起来,快点,蹲下。”坐下

  在周景涣的中转站被警方端掉以后,一位在里面干杂活的贵州女孩被救了出来,她叫郭蓉,今年只有16岁,半个月前,急于找工作的她被人贩子送到了这里,周景涣本来也准备把她卖到砖厂,又考虑到她年纪太小,又不傻,卖到砖厂不合适,就暂时把她留在中转站干杂活,被解救后,她告诉警方,一般情况下来到中转站的流浪汉或者民工,由于智力发育不全、有的又急于找工作,因此哄不是件难事,但是也有哄不好的,对于这样不听话的,中转站的方法就是打。

  郭蓉:“只要有的不做就去打人家。”

  记者:“谁打?就这女老板娘是吗?”

  郭蓉:“不是她打,是带来的那些人打,她也打,谁都打,那天来了一个小的,才十七八岁,那个不干,两个人拉上去就打,用棒子打。”

  郭荣说,很多人都是第二次,有的甚至是第三次、第四次被送到周景涣的中转站,他们不少都是在砖窑干活拿不到钱、还经常被打才跑出来的,因此对周景涣再把他们送到到砖窑场比较抵触,这种情况下周景涣一般就会叫人贩子过来教训他们,有一次人贩子打人,因为不小心,人跑了出去,虽然后来被抓了回来,但是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曾经为此上门了解过情况,这给周景涣带来了不少麻烦,因此后来他们打人的时候非常警惕,都是关在屋里打。

  郭蓉:“他们打的时候就是关在屋子里打,楼上也打,反正人在哪面就到哪去打。”

  因为怕挨打,郭荣非常谨慎,周景涣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记者:“自己有没有想过要跑出去?”

  郭蓉:“我想过但我出不来。”

  记者:“为什么出不来?”

  郭蓉:“白天那屋里天天都有人,晚上门就锁了。”

  当天晚上,郑州市惠济区公安局出动50多名警力,包围了辖区内古荥镇的这家黑砖窑。

  惠济区公安局副局长聂学峰:“我们现在到了以后,立即把窑场所有人员进行控制,一共控制的民工初步是34个,工头大大小小,等于领导阶层的7个人,我们要依法严肃予以处理,讲明政策,愿意回去的,让厂主发给工资、发给路费,让他们回去。”

  评论:市场经济应当遵循所有现代文明认可的行为准则!

  尽管许多被周景涣贩卖的农民工,他们的智商多多少少都不如正常人,但他们的艰难处境,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智商造成的,他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他们的生存环境极端恶化,应该受到拷问的,是这个社会的正常人。

  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令人发指。对那些完全失去人性的人,我不知道、也不想对他们说什么,但我想对节目中的一个很特殊的人说几句话,因为我觉得,按照常理,这个人最应当听得懂我要说的话。

  这个人是谁?那就是节目里提到的人贩子周景焕的儿子,他是郑州市的一个执业律师,我们的记者告诉我,这位律师不仅知道他母亲的所作所为,而且替他母亲草拟了用来遮人耳目的劳务合同,在这些所谓合同里,几乎所有的条款都对砖场有利。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它不仅应当遵守所有法律,而且应当遵循所有现代文明认可的行为准则。这位律师不可能不知道砖场和人贩子的所作所为至少是犯下了非法拘禁罪,除了明显违法之外,这些令人发指的行径几乎违反了所有文明准则。我只在一个科幻恐怖片里看到了同样的情景,一个邪恶的魔术师用法术唤醒了很多死人骨头,然后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志去劳动或者杀人。

  我不知道那位受过高等教育、熟知法律的律师有没有过良心上的折磨。在中国的土地上,还存在着这样的人和这样的事,这是对我们所有人的羞辱,是对人性和现代文明的挑衅,

  我们除了恶心之外,还应当行动起来,将这些挑衅正义和良知的丑恶行径彻底清除出生活之外。

  主编:张凯华

  记者:孟庆海

  摄像:景延

责编:孙铭阳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