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网瘾—谁之过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9日 13:24 来源:CCTV.com

  今天我们继续关注网络游戏。在前几天的节目中,我们看到一些游戏商家为了吸引玩家,故意在游戏中加大暴力、血腥、赌博、色情的成分,同时又人为地把游戏过关的环节设计得异常复杂,让玩家欲罢不能。对于游戏中的这些不良内容,我们再来听听游戏玩家和游戏公司怎么说。


  程岳:

  你说这个玩游戏的玩家,他这是沉迷吗?他也未必是沉迷,他可以说是被游戏拽住了,

  这种游戏设计得没办法.

  王建韬:

  玩家如果不沉迷的话对于游戏厂商来说赚取不到应有的利润.

  按照规定,所有上市销售的网络游戏,都经过了新闻出版部门专家审核组的审核,那么审核这些游戏的专家们究竟如何看待游戏中的不良内容,而这些网络游戏当初又是如何经过他们审核的,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问题。

  辛晓征-新闻出版总署网络游戏审核专家

  我现在都不提网络游戏,一提网络游戏就头疼. 真的觉得网络游戏里边的问题太多.

  辛晓征,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游戏工作委员会秘书长,从2003年起,开始担任新闻出版总署网络游戏审核专家组成员,3年来他一共审核了十多款游戏,其中包括在玩家中颇受欢迎的《魔兽世界》和《天堂2》。虽然这些游戏在网上极为火爆,但作为审核专家的辛晓征,却没有应有的成就感。

  辛晓征: 问题特别多,玩家这方面的问题、产品这方面的问题、运营商这方面的问题、社会的问题都特别多!

  游戏《魔兽世界》,注册玩家多达200万,如此之多的人喜欢这款游戏,为什么辛晓征会说问题很多呢?而他所说的问题,究竟又是什么呢?

  辛晓征:精神伤害、物质伤害都有可能,玩死的也是有可能的,大众软件的一个编辑

  就是因为玩《魔兽世界》玩死了。不是我夸张,连续工作比较疲劳,那天再加上玩网游连续玩13个小时,最后就累死了。

  尽管《魔兽世界》对游戏玩家的伤害已经到了可能致命的程度,但当初,正是辛晓征对这款游戏进行了审核,并放手通行允许它上市销售。

  我们对一款网络游戏真正运营起来以后,在网络里边的社会形态实际上是缺少观察的,就是说网络游戏里边的这些系统,这些设置会导致出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在我们审查过程中看不见。

  辛晓征介绍,对网络游戏的审核其实极为简单,通常是由三位专家拿着该游戏的账号和密码进入游戏。

  你的游戏设计里面不能有色情,不能有暴力,不能有政治问题,不能有民族问题。

  事实上,这些审核专家更像是政策的把关者,而且他们在游戏里的身份也极为特殊。

  我们拿的账号一般都是最高级别的账号,我可以杀别人,别人杀不了我,我见一个人

  我可以秒杀,所以我们在审查的时候就把好多已经玩了很长时间的玩家就砍死了。

  拿着最高级别的账号,配备着最强大的武器装备,在任何地方都畅通无阻,任何人或者任何怪物都不是对手,辛晓征在游戏里,就像是金庸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独孤求败。他不了解游戏世界里的江湖恩怨,也体会不到一个初级玩家如何磨炼成一个高级玩家的酸甜苦辣,同时,游戏对于辛晓征而言,也谈不上任何的吸引力。

  我要如果直接拿一个高级账号进去之后,实话说,别说我,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对游戏感兴趣,因为游戏对于你的吸引力在于你的所有的东西都是拿钱换来的,拿经历换来的,拿你平时感情换来的,所以说从根本上讲我们看这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是不了解整个的游戏的过程。就是说很多东西是看不到的。

  不仅专家们对游戏的审核局限于基本框架,难以深入,而且他们审核的时间也极为短暂。

  就是我们进去看一遍,也得十多个小时,各个系统都打开进去看,一张地图一张地图去看,从最低级一直到最后边,都得十几个小时的时间。真正审一款网络游戏,起码要半个月到二十天,谁有可能花这么长时间去审查?

  无论是审核的方式,还是审核的内容,甚至包括审核的时间长短,辛晓征都认为,其中的缺陷非常多。

  辛晓征:

  我们的那些审查标准,有很多已经不适应对网络游戏的审查了。

  那么对于一款游戏,真正的审核究竟又该如何进行呢?辛晓征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真正你要想审一款游戏,你只能拿一个最初级的账号和玩家一起玩这款游戏,而且要玩很多时间,你不参与活动不做任务,那严格说起来你就等于没有去实际地去了解这款游戏。

  作为一名网络游戏的审核专家,辛晓征感当前审核办法的弊病,那么为什么当他发现那些被审核通过的网络游戏含有不良内容时,他却没能阻止呢?

  辛晓征:

  运营之后从现在的管理规定上讲,应当由游戏的出版部门继续做这个监测。

  根据现有规定,网络游戏一旦通过审核上市发行,其监测工作就移交给了游戏的出版发行单位。而辛晓征告诉记者,这些出版发行单位,正是网络游戏公司自己。

  我们现在主要运营情况良好的玩家比较多的这些游戏都是由游戏公司自己作为出版单位出版的,这几家公司本身自己做游戏,它对自己游戏本身的监控我觉得就存在问题了。我们无法保证它

  我们现在来看看网络游戏的监管环节。游戏商开发一款游戏,首先要经由新闻出版总署专家的审核,然后才能上市销售。但由于审核办法的缺陷,专家无法全面了解这款游戏的危害,致使一些含有不良内容的游戏通过审核。而在运营过程中,当这款游戏的危害显现出来,这时专家已没有再审核的权力了,监测的权力交到了游戏商的手中,也就是说,运动员成了裁判员,它的公正性实在难以保证。在这个时候,惟一代表公众享有监管权力的就是新闻出版部门,稍后我们将专访新闻出版总署音像电子和网络出版管理司副司长寇晓伟。


  前面我们看到,由于当前对网络游戏的审核存在许多弊端,致使一些对青少年身心健康带来损害的网络游戏轻易通过审核,堂而皇之地出现在网络上,而随后由游戏商对自己的游戏进行监测,其公正性也很难得到保证。那么作为网络游戏的主管部门,新闻出版总署面对这些问题,又将如何监管呢?

  寇晓伟,新闻出版总署音像电子和网络出版管理司副司长。他承认,当前的网瘾现象确实相当严重,而网络游戏,正是导致网瘾的原因之一。

  这些青少年上网成瘾这样的现象或者玩游戏成瘾这样的现象跟游戏本身有关系吗?

  作为网络游戏的主管部门,新闻出版总署又将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加强对网络游戏的管理,以扼制网瘾呢?

  寇晓伟:

  面对新的情况,用以往的经验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可能显得也粗糙一些,确实需要制定一些更专门的、更细致的审查的标准。所以我们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要提高这个监管水平。但是这个工作呢,有难度。

  寇晓伟副司长向记者解释说,目前这项工作的难点,主要在于对网络游戏的审查标准难以细化。

  比如说游戏里头不能出现这个凶杀暴力,这是一个很抽象的词。比如说我们的功夫片算不算,武刀弄剑算不算是凶杀暴力?那肯定大家说不能简单地说是凶杀暴力,那么你一定要有一个程度的量化。比如他拿刀砍人,把脑袋砍下来了然后血喷,血喷如柱

  那么这种情况,那就不行。他把他如何砍人或者砍动物然后将这个肢体表现得很残酷

  那么也不行。那么这些都是很细的。你的审查标准就要写上什么样一个情况不行,

  那么你就可想而知,如果能写到这么细的时候这个标准要制订起来会很容易吗?所以我们就在做这个工作。因为之前没有可以借鉴的东西。

  这就是当前比较流行的一款网络游戏,画面中,人被打死后血溅一地。由于目前没有细化的审查标准,这样的游戏自然可以顺利通过审核,取得合法身份。那么,细化的审查标准,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出台呢?

  这就是当前比较流行的一款网络游戏,画面中有大量的喷血场景,在这款游戏中,尸体被肢解的乱七八糟,这是游戏中被吊着的尸体,这是腐烂流着脓血的尸体,正是因为目前没有细化的审查标准,所以这样的游戏居然取得了合法身份。那么,细化的审查标准,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出台呢?

  寇晓伟:

  实际上我们正在做这件事情,但做这件事情很难,这个细化的审查标准,会在什么时候推出这个我现在很难说。我们实际上在抓紧在做这项工作。

  记者:今年有希望吗?

  寇晓伟:说不好。

  许多身陷网瘾的孩子们的家长曾向新闻出版部门呼吁,希望对网络游戏实行不同年龄段的分级管理制度,对于这个问题,寇晓伟副司长认为,当前很难推行。

  寇晓伟:刚才我说到了审查标准的细化是走向分级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步。你不搞这个你盲目地说分级实际上是空话。

  既然细化的审查标准出台的时间尚不确定,分级管理也不能尽快推行,那么许多被网瘾所折磨的孩子及他们的家长们,又该向哪里寻求解决的办法呢?

  我们都有过这种经历,迷上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总放不下,可能都会有一个阶段

  但是这时候可能引导就特别重要。这个引导我想首先是家长,因为这个家长跟孩子接触时间最长,其次呢学校还有另外就是社会一些相关部门。

  那些被网瘾所折磨的孩子及他们的家长们,究竟该如何脱离困境?就此问题我们还采访了文化部的官员和法律界人士。

  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 庹祖海:

  因为现在我们的审查标准,国家相关的法规有规定,有一些禁止的内容。我们只是做一个最底线的审查,禁止的这样一种行为。

  庹祖海,文化部文化市场司副司长,主管全国的网吧管理工作。他认为,当前网络游戏审查不严,才导致许多孩子深陷网瘾。

  一些网络游戏里面,存在着这种暴力问题,无原则的打打杀杀,依靠它来升级来增长

  来增长经验值,那么这种滥打滥杀在这些游戏里边是作为一种被肯定的行为。那么这样的一种游戏规则就是有害的。

  庹祖海副司长告诉记者,他从不允许自己的孩子玩类似的网络游戏。

  那么里边的情节也好、角色也好、社会也好,对他们(孩子)来讲并不是能够很容易

  去加以正确的判断和区分,所以从这两个方面考虑。孩子玩这一类的网络游戏

  是不适宜的

  如何解决目前的网瘾问题,庹祖海副司长的看法是,必须加强审查力度。

  比如说网络游戏的内容的审查,要进一步的细化,特别是要把这个内容审查的标准

  能够使它在网络游戏的研发阶段就能作为一项遵循的标准。在游戏的这种规则的制定上要能够符合国家的行业标准。

  和庹祖海副司长有着同样看法的是北京市的一位女法官尚秀云。今年63岁的尚秀云从1987年开始就和未成年犯打交道,她发现,越来越多的未成年人,是因为网瘾而走上了犯罪道路。

  现在我从事这项工作,大概19年了,我判快800个孩子了,这些孩子的一个共同点

  就是网络成瘾。

  它这个要占到3/4差不多

  尚秀云1998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 2003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在8年参政议政的时间里,她多次提交议案提案,呼吁加强网络立法和以法治网的力度,实行技术控制和分级过滤管理。

  真的是要想想,你的网页给孩子造成的危害,我就说我真的发自内心地呼吁谁来管管你们这个网络上的有害信息,谁来救救被网络毒害下的孩子,希望能够为网络立法

  能够保证文明办网。个是游戏生产的厂家,一个是播放网络游戏的网站的经营者都要受到约束的。

责编:孙铭阳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