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走进内蒙赤峰2006.8.26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8月31日 13:39 来源:


  赤峰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南部,“赤峰”因城区东北角有一座赭红色的山峰而得名。

  独特的地理特性,孕育了很多奇特的现象。

  这里有世界上最细的河流——耗来河,翻译成汉就是“嗓子眼河”,绵延17公里,最窄的地方只有17厘米。

  这里出产世界著名的巴林鸡血石,历来就有“世界鸡血石在中国,中国鸡血石在巴林”的说法。

  可在赤峰,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

  那就是每隔千年,就出现一次短暂的文化高潮,距今6600年的红山文化,出土了我国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碧玉龙,被誉为“中华第一龙”。距今4300年的夏家店下层文化,距今3200年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展示了草原青铜文化,在我国青铜史上独树一帜。

  更令人称奇的是,这些文化的高潮是叠加在一块土地上的。尤其是“夏家店上层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这两个文化相差1000多年,也就是说在下层文化的人群从这个地方消失一千多年后又有一群人居住到同一个地点并创立了一个新的文化。

  同一地区多次文明的演替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文化高潮之间总是有一两千年的间隔。那么,人们为什么离开呢?是主动还是被迫?谜底到底是什么呢?

  历史的今天,草场的退化、沙化,严重的威胁着牧民的生存,他们是否又一次面临选择……为了抗争历史的宿命,一种新的牧业生产模式悄然而生。

  一时间,“联合牧场”成为各大媒体头版的新闻,因为它的诞生于绍根镇,被专家称为“绍根模式”,被誉为草原牧业的“苏南模式”。

  牧民:

  咱们牧民靠牛羊、草场,草场现在多种草都出来了,牛羊也上膘了,咱们全牧民都高兴。

  节目导视

  两个纯朴的牧民兄弟

  一次次争吵

  一段段错综复杂的故事

  不经意中创立了“联合牧场”

  经济学家称它为牧区的“苏南模式”

  畜牧专家说它是草原畜牧业科学发展的一种趋势。

  《金土地——希望快车》走进赤峰,揭开其中的奥秘。

  主持人:

  听着这悠扬的马头琴声,看着这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我们才更加真切的感受到真的是来内蒙了,那在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我们由金正大国际特约播出的《金土地—希望快车》开到了美丽的草原城市,内蒙古赤峰市。我们今天所在的拍摄现场是阿鲁科尔沁旗的草原牧场,阿鲁科尔沁是蒙古语,翻译成汉语是北方弓箭手的意思,这来到大草原心胸就会变得特别开阔,所以今天我就想广大的牧民朋友,咱们面对面的敞开心扉好好的聊聊这里的联合牧场。

  这联合牧场说起来也很简单,其实就是几户牧民联合起来经营的一种生产模式,但是效果却非常的神奇,因为联合以后大家的收入都能提高三倍甚至五倍,那牧民的年收入都在近万元,而且来到这儿有一位牧民朋友曾经告诉我说,有一年呢这儿大旱,有一个单干的牧民,他们家有八十只母羊,只产了八只羊羔,那联合牧场的八十只母羊呢,却产了八十四只羊羔。您可能会说了,这只是特殊年景下一个极个别的现象,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在普通年景里,单干牧民的产羔率啊,在60%左右,但是联合牧民的产羔率却都在80%以上,您说神不神?所以今天呢咱们就走进广大牧民的联合牧场。

  轶男: 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一位牧民兄弟家的联合牧场,你看蓝天白云加羊群、加草地多漂亮。

  牧民:联合以前单干的时候这样的草没有,现在一联合了,轮牧,好多草都长起来了。

  轶男:一般羊都吃哪种草?

  牧民:愿意吃这个,还有这个,都是营养草,这个也吃。

  轶男:这草是自己种的还是自然长出来的?

  牧民:自然长出来的。

  轮牧以前吧,三百六十天吃,一长起来就吃光了,十来天、最多二十天,今天和明天还吃这个,现在这个都吃光了,天天吃的话根都吃光了。

  轶男:现在我们看到这片羊大概多少?

  牧民:大概七百只。

  轶男:你们的联合牧场一共有多少羊?

  牧民:一千多只。

  轶男:像这样的草场羊能吃多少天?

  牧民:那是一千七百亩,七百多只羊吃的话,半个月,十五天到二十天。

  轶男:就吃光了。

  牧民:不吃光,差不多草场里就没了。

  轶男:能吃半个月,然后再到别的草场吃,然后这个草场再有一个生长的过程。

  牧民:对,这样长得快,吃光的话就不愿意长了。

  轶男:像这片草场的话,这群羊能吃几天?

  轶男:这些羊每天都在草场上吃多长时间草?

  牧民:七个小时到八个小时。

  轶男:这么长时间都在吃饭啊?

  牧民:嗯。

  轶男:去过北京吗?

  牧民:去过。

  轶男:觉得大城市怎么样?

  牧民:更好,北京首都,头一次去特别高兴。

  轶男:有没有草原好?

  牧民:没有草原好。

  轶男:就是这边多好,看着蓝天、白云这么大的草场感觉心胸都开阔了特别舒服。

  牧民:那就多来吧。

  轶男:你看刚才你也说了,现在自从开始联合以后,轮牧以后草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生态越来越好了,你们是不是也特别高兴啊?

  牧民:特别开心,咱们牧民来说的话,咱们草场好,牛羊就好了,现在一联合一轮牧,草场都好了,牛羊都好了,咱们牧民特别高兴。

  主持人:

  为了让大家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联合牧场,我们还专门请来了两位专家,他们对联合牧场是特别的关注,而且还深入的做过调查,他们是内蒙古民族高等专科学校的朝克图教授,和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系主任冯开文教授。

  专家介绍:内蒙古民族高等专科学校教授,朝克图在这里挂职副旗长一年,对草原文化有很深的情感。专门调研、考察联合牧场。认为联合牧场的发展出路是走股份制道路。


  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系主任 冯开文 中国研究农民合作经济的权威专家。受中国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委托,在2003年专门调研联合牧场、并撰写调研报告。对联合牧场的可持续发展作过深入研究。

  两位专家都是第二次来到这里了,工作的目的和以前一样,还是调研;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过去他们更注重联合牧场的产生,而这次要多看看几年来新的变化。他们一行也来到了牧民贺西格家,他们是四个兄弟一起联合的,两个负责种地、两个负责放牧。

  朝专家:现在羊有多少啊?

  农户:现在是一千五。

  冯专家:草场现在有多大面积?

  农户:6600亩。

  朝专家:过去的话,能养这么多羊吗?

  农户:2002年是七百多、八百多只羊。

  朝专家:七八百只?

  农户:对。

  朝专家:现在翻了一番1500只?

  朝专家:1500头的话,你草场就超载了。

  农户:对。

  农户:超载的太多了。

  解说:6600多亩草场,养了1500只羊。专家们很快发现了超载的问题,因为按照国家以草定畜的相关规定,类似赤峰这样的地区,大约每13-16亩草场只能放养一只羊,一旦超载了,草场退化,就直接威胁着牧民的生存。贺喜格家6600多亩的草场最多可以养500多只羊,现在多了1000多只,但他们的生活却很快乐。

  朝专家:产绒量每头羊能产多少?

  农户:现在平均一斤三两。

  朝专家:有明显的提高?

  农户:多了半两多。

  冯专家:这么多的差距。

  朝专家:这个什么原因?

  农户:原因还是联合以后。

  朝专家:饲养的好?

  农户:饲养的好,不一样,饲养的好。

  冯专家:现在你的羊这么多,实际上你只有六千多亩草场,那也不够啊,按那个标准,13亩一只羊的标准不够啊?

  农户:现在没事,还种青草。

  冯专家:还有轮牧是吧?

  农户:是。

  冯专家:通过轮牧种草。

  农户:对,饲料地200多亩。

  冯专家:200多亩,供得上是吧?

  农户:够了。

  主持人:

  我在这儿要特别介绍一下朝克图教授,朝克图教授曾经在咱们阿鲁科尔沁旗做过一年的挂职副旗长,对这里是非常的有感情,所以在这儿也想先请您说一下,为什么关注这里的联合牧场。

  [专家]朝克图

  赤峰是一个生态比较脆弱的地区,这里曾经发生过千年隔断的历史故事,那是人类破坏自然、破坏生态的必然结果,那么到了今天,我们应该怎么办?还是离开这里呢?还是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生存下去?主动权在我们手里。联合牧场草场规模扩大了,实行了科学的划取陆牧(音译),合理利用草场,实际上游牧是传统的游牧文化和现代科学相结合的产物。第二点呢,通过扩大自己的草牧场,保证了畜群规模,畜群规模提高了以后,牧业生产的周转就出现了良好的运转,所以他们的经济效益也就提高了,所以我觉得少耕的联合牧场这一模式,是代表草原畜牧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 冯教授呢,对联合牧场有什么见解?

  冯开文 :这样一种制度创新的尝试。那么这种尝试,我觉得有这样几个好处已经呈现出来了。举几个例子,比如说一个联合体,那么可能只需要一个羊倌,而一家一户他也需要一个羊倌,所以羊倌的工资就节省下来了,第二,打草机,一个联合体也可能需要一个,这部分机械设备的成本也可以减少,那就是说我们看到很多一家一户办不成的事情,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就是说他把资源进行了重新的配置和利用,所以我说这是一场值得关注的牧区的,新兴的制度变革,值得高度关注。

  主持人: 二位的一些见解给我们上了一课,一会儿我们还有很多的问题要请教你们。

  主持人: 那说到这儿大家可能会问了,这又是哪位农业专家研究的成果呢?在这儿我要告诉您,其实并不是,联合牧场这种经营方式实际上就是咱们少耕镇两位非常普通的牧民亲兄弟,因为生意经营上的不一致,在争吵中诞生的,而且今天他们也来到我们现场了,我们来认识一下他们把,来有请卢日布(音译)兄弟。

  主持人:在这儿也跟大家透露一个信息,就发现卢日布(音译)的弟弟总是在埋怨哥哥,说他以前做的什么事情不好,然后哥哥呢就老是不吱声,但是说得有几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其中有一句就是,是我错了,咱们家的事就别当着这么多外人说了,还有一句就是,要不是我以前做的那些事有了联合牧场,你能上中央电视台吗?哥哥说没说过这话?


  卢日布:说过。

  轶男: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给大家说说。

  卢日布:这几年好多事没做到,我弟弟有时候不同意,说我过,我们哥俩分家过,

  轶男:原来有一些做事的方式不对,弟弟说你了,你没听是吧?

  卢日布:是。

  轶男:弟弟是因为这事埋怨哥哥吗?


  拉西:主要是我们俩这十年里一起过日子,时时刻刻他提醒过,有一些生活和牧业经营上有一些错误的概念,有时候我说的方法他不接受,我很埋怨他。

  轶男:他就是不听你的,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埋怨人家,挺记仇的是不是?

  拉西:是。

  轶男:其实我跟你说,我问你啊,既然哥哥现在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事情不对,你也那么埋怨他,他有没有跟你道过歉?

  拉西:没有。

  轶男:没道过歉。哥哥从来没有跟弟弟道过歉是吧?

  拉西:没有。

  轶男:这哥哥呢,实际上哥弟俩都非常的内向,都不愿意把这句话说出口,哥哥更是大男子主义,其实他刚才在节目录制前就找我,跟我说,实际上这些年来由于他独断专行的一些做法,让弟弟这些年来特别的不开心,所以他特别希望通过我们今天这个舞台给弟弟一定的补偿,他说弟弟全家特别喜欢唱歌,而且一唱歌他们就开心,问我们能不能在今天这个舞台上,让弟弟一家在这儿一展歌喉,大家觉得可以吗?

  观众:可以。

  轶男:大家觉得可以,而且非常欢迎,弟弟没问题吧?

  拉西:没问题。

  轶男:那把你的家人请上来好不好?

  轶男:好,欢迎!,来!

  轶男:这是你儿子是吧?

  拉西:是。

  轶男:几岁了小朋友?

  男孩:11岁。

  轶男:喜欢唱歌吗?

  男孩:喜欢。

  轶男:谁教你的,是爸爸吗?

  男孩:爸爸、妈妈都是。

  轶男:爸爸、妈妈都教过你啊,那你们今天打算给大伙唱首什么歌?

  拉西:我唱,我们三个人唱的是《好马会故乡》。

  轶男:《好马回故乡》?为什么要唱这样一首歌?

  拉西:这个是我孩子全市两次比赛都得一等奖的歌。

  轶男:看这儿父亲说起儿子多骄傲,两次得一等奖,好,我们就来听一下《好马回故乡》来有请!

  主持人:小朋友唱的真棒,今天弟弟开心吗?是像哥哥说的那样,一唱起歌来就特别高兴了是吗。还有一个惊喜要给你们,哥哥亲自说好不好?亲自说!

  轶男:哥哥自己来说吧,好不好,你说一下第二个愿望是什么?

  拉西:我想2008年奥运会,我弟弟一家三口人看看去,我就高兴了,为什么?我弟弟看摔跤,我孩子呢,足球、篮球爱看。

  轶男:请他们全家去看北京奥运会?

  拉西:对。

  轶男:怎么样,小朋友是不是特别开心啊。你到过北京没有?

  男孩:没有。

  轶男:喜欢看篮球、排球什么的是吧?

  男孩:是。

  轶男:可能你们很多同学都没看过呢。弟弟是喜欢什么样的比赛,真的是喜欢摔跤?

  拉西:我喜欢摔跤和射箭。

  轶男:摔跤、射箭,都是咱蒙古族的,牧民兄弟非常喜欢的运动。孩子的妈妈喜欢什么?

  妈妈:喜欢看游泳。

  轶男:听了哥哥送给你的特别礼物和惊喜,想对哥哥说什么?

  拉西:不用了。

  轶男:咱们半天说这么热闹,为什么不用了?

  拉西:这奥运会门票是多少钱啊,挺贵的吧。

  轶男:弟弟关心的是门票,看来自己家的钱还是舍不得花,可能便宜的有一两百的,贵的也有上千的。

  拉西:是吗?

  轶男:挺贵的。既然哥哥一片心还是去吧,到时候咱们在北京见好不好?

  拉西:行。

  轶男:谢谢你们的表演,请你们二位到台下休息一下,咱们还是接着聊。

  主持人:弟弟知道吗?刚刚你们一家三口在那儿唱歌的时候,哥哥的表情特别的美,哎呀那脸都笑开花了,他看到你开心,他更开心。一般来说咱们蒙古族兄弟开心用什么表示呢?

  拉西:开心一般就是干一杯酒。

  轶男:干一杯酒。咱们今天这么开心是不是得来一杯啊。

  拉西:来一杯吧。

  轶男:实际上大家看到这个场面非常的轻松,但是呢,应该说他们这杯酒喝到肚子里面,应该是各种滋味都在里面了,因为可能大家并不知道,他们这杯酒要值五十万,五十万。

  主持人:我想问问兄弟两个,五十万大概能买多少只羊?

  拉西:2500多只吧。

  轶男:一口同声,看来对市场非常了解,能买那么多只羊,你们现在的联合牧场里大概有多少羊?

  拉西:一千多个。

  解说:他们哥俩的故事要从1993年讲起。那一年,弟弟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而且成绩已经达到了大专的分数线。这本来意味着他人生的转折。可就在填志愿的前夕,父亲突然病故。他就回家照顾家里的草场和羊,一干就是七年。家里的牲畜数量的300多只上升到了1000多只,在这七年里,只出过三次门,最远就是到镇上。他说自己都快变成野人了。

  弟弟拉西:那是有个羊铺,那时候都是一家合,没有联合那时候,就没顾羊倌,劳动力不够,妈和我们俩长期在羊铺看牛羊来。那是好几年没出过门,以前每天可能是好几十里地,算出来。

  记者:觉得辛苦吗?

  拉西:辛苦

  记者:那时候放羊没事儿你干什么呢?

  拉西:那时候放羊的时候开心就唱歌。

  记者:那现在咱唱一个,想唱什么呢?

  拉西:《蒙古人》吧。

  弟弟拉西唱歌《蒙古人》

  解说:就在弟弟只有唱歌才能解决寂寞、烦恼的时候,哥哥准备找新的出路。

  卢日布同期:那时候两间土房,有了3万多块钱的债务,我一看晚上睡觉的时候,院里那个牛羊都是别人的不是我的 。

  解说:就为了牛羊能变成自己的,哥哥决定开始做围栏的生意。

  弟弟拉西:他拿两万块钱不够 还跟人家借了两万块钱,一共拿了四万多五万块钱 老百姓有的不愿意买,也有赊账的,那个结账的时候呢,那是难的了,有的不愿意给,好几位不给,他们都不掏利息,我们那时候掏利息,一年掏利息7200块钱,那钱是2000年还的,差不多五年了。

  解说:虽说,第一次做生意就赔了钱,可这并没有挡住哥哥前进的步伐。

  轶男:哥哥愿意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是可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就是会遇到一些危险,可能会被夹到手,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可是我觉得真的你是非常有勇气,这是第一个事情,还遇到什么挫折了?

  卢日布:2000年羊绒涨了不是么,那时候我卖羊251元卖的,那时候牧民来说的话,那个钱,一共十五万八整回来了,第二年我想,去年涨了,今年肯定比那涨的多,多挣钱,那年是171元一开始,我没有卖,我弟弟说快点处理吧,今年羊绒就这样了,哥,就跟我说了,不行,去年251元卖的,今年肯定到三百了,等着吧,等两三个月以后降到145元,后来135元,后120元,一年、两年卖出去了

  轶男:我想问一下弟弟,当时哥哥做那些决定的时候,你没有强烈的反对他吧,要不然为什么他还是做成了。

  拉西:是。

  轶男:是不是觉得还是要尊重哥哥?

  拉西:一个是尊重哥哥,第二个就是提醒他。

  轶男:只能提醒。是不是咱们蒙古族兄弟都比较尊重长兄呢,有没有这个原因?

  拉西:是。

  解说: 这一个是字,在现在看来说起来很简单。可当年,是强烈反对后的无奈。2000年,又是一年的大旱。当时,家里已经有1000多只羊了。

  拉西:那时候大旱年没草,那时候我想960只剩下400只,剩下的560只都卖出去,羔羊他们说平均200块钱,大羊更不用说了,怎么也得平均二百三十,回去我哥跟我商量了,我哥他不答应,不接受,他说不行。

  解说:弟弟的意思是,把羊处理一部分,这样可以挣15万元,还了过去9万元的外债,剩下的钱买些地扩大草场,再进行一些基础建设。这样,羊就能安全过冬,未来得收入会更多。可哥哥却不这么打算。他认为,今年羊绒价格高。来年羊绒要是平均到了三百元,那800只羊平均一个羊平均一斤,那就800斤绒,一下子挣能24万。冬天花十万元钱给羊买草过冬,扣下来10万还剩下14万,就不用卖羊了。

  拉西:我那时候我说自己的想法,哥,我也报纸上看了,98年的羊绒一开始80到54元,那个金融危机的影响,那时候国家的羊绒产品,各个产品都低了,不行,来年你到了100、70元咋整,那时候我哥不答应,来年肯定到300元。

  解说:结果,当年冬天下了大雪,死的羊也多的很,来年一下子羊绒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哪有到一斤哪,平均才八两,800只羊就600多斤绒。

  弟弟拉西:那时候我真生气了,你想那时候不到300块钱一斤嘛,挣了14万嘛,纯收入,你现在卖的话哪有纯收入啊,你10万都回不来,你不能卖,怎么也得不到300也得到200元。

  卢日布:不卖了,为什么呢,我一说就不行,我弟弟就说了

  解说:结果,羊绒生意下来,家里就赔了又赔了十多万。哥哥为了保持牛羊的数量,再一次决定,借钱买地。

  弟弟拉西:我感觉按那个思路更好,那时候存钱买草场不会欠债 借钱买草场得给别人掏利息,今年的收入是别人给,以后发展十年,不如先发展一年的。

  卢日布:比如说牛羊的工厂,我们有困难工厂就破坏,卖了的话呢,咱们散伙吧,这么个意思保护这个山羊,意思就扩大,年年借钱,年年借钱,就这样扩大的,

  弟弟拉西:生意就是做一个失败一个 赔一个。

  卢日布:别看以前赔了,我今天看挣了,那时候羊卖了存钱的话,哪有200多万的固定资产,哪有联合牧场啊,那中央电视台的人来采访我们干什么

  弟弟:这固定资产是到了200万,300万,那是我们四个人的努力下,不是一个人的努力下创造出来的。

  解说:在2003年,而为了还清逐年上涨的外债,哥哥又一次做出了大胆的尝试。

  卢日布:2002年旱的邪乎,2003年就是羊多,咱们牧民还缺少,就缺少,我也好出,牧民也好出,铁书记很高兴跟我说了,哎呀这好事,老百姓现在手里没有钱,国家规定就好使,我说了钱不够,他还给我银行借点钱,他说了少挣点,那就行,头一次说出去了不太好,有些人说的话我现在都不明白,这草说什么五号病(音译),羊吃了、牛吃了得病,还有些人说,哎呀铁书记,就是他们两个的事,老百姓有的时候来气了,还有老百姓怕牛羊得病的话,白给都不要,那就赔了。

  轶男:那次赔了多少?

  哥哥卢日布:赔了十了多万,我压二年,自己的牛羊吃光了

  轶男:等于说你进的这些草根本没有卖出去?

  哥哥卢日布:对。

  轶男:全都剩在手里了,赔了十来万?

  哥哥卢日布:对

  轶男:刚才你一直提到铁书记,铁书记在场吧,给大家说说,为什么大家都不买他的草,说是有五号病,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

  铁书记:当年我们赤峰市采取措施,实行禁牧圈养和修牧禁牧的第一年。正好那年旱情,我们这个地区非常严重,牧民啊,储备食草很不足 当时卢日布找我的时候,我就很高兴,确确实实我就鼓励他,也支持他,我说资金不够,我协调贷款帮助你,你从外地多进一点,自己不但要用,而且我说给周边的牧民啊,卖给他们,当时呢,他决心很大,到外地进了二十多万块钱的草,当时回来以后,因为观念的问题,当年因为禁牧的问题,老百姓的思想意识的问题,他这个草当年很难出售,不但自己还没用完,而且用了两三年,这个从观念上来讲,咱们牧民也从后期明白了,就是说自己有实力多储备草,这个对生态不但有好处,联系起来以后大家有实力以后,咱们牧业扩大以后,收入也高了,也不怕风险了,这个是实实在在的。

  轶男:好,谢谢!当时哥哥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弟弟是什么态度呢?

  弟弟拉西:那时候不愿意要稻草。

  轶男:为什么?

  弟弟拉西:因为稻草成本,钱花得多,有时候他卖不出去的话,赔钱肯定多么。 轶男:当时你是持反对意见的?

  弟弟拉西:对。

  轶男:赔了五十万,这么大一个数字,真是不少,这钱怎么还啊,你刚才也说了,借了很多的钱,那知道你赔这么多钱,借你钱的那些人不急着要吗?

  哥哥卢日布:没有,一个人都没出来,那时候我肯定的时候,正常借钱不是么,不撒谎,一撒谎借不来钱,我今年借的钱利息多少不管,到时间给送去,有的时候我的羊肉没卖出去,朋友借点钱先送他的,我借钱的朋友们都是相信我,现在今天谢谢帮助我借钱的朋友们。

  轶男:知道了,你在大家心目中还是非常有信誉的,尽管赔了钱,哪怕我从别人那儿借点,我也要把那个钱还上。大家也都相信你能够还上?

  哥哥卢日布:是。

  轶男:刚才我们说了,五十万对牧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字,那哥哥因为跟弟弟当时是在一块过日子的,整个家庭赔了五十万,弟弟当时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怎么想的?

  弟弟卢日布:那时候我一直想,这样一起过日子吧,肯定是家里负担更多、更难、更沉,我们就分家,以后我们牧业的经营上找出好多办法,各个干活富起来。

  轶男:分家以后生活怎么样?

  弟弟拉西:

  分家以后,我们草场都分家了,我的草场小,那么多羊养不起,第二是劳动力不够,天天干不了那么多活。

  轶男:但是据我所知,分家两年之后,哥哥又来找弟弟了,想再联合一起继续来做你们的牧场,为什么哥哥又去找弟弟了?你就怕弟弟不同意吗?当初对你的怨气那么大?

  哥哥卢日布:我不怕,为什么以前说我的话,都是爱我、听我才说的,后来分家以后,我知道以前生活都挺好,我弟弟出门我也放心,那时候分家以后呢,出门竟担心,那时候我兄弟说的对,我有的时候竟一个人做主,有的时候好事没办到,后来考虑考虑,亲兄弟么不是,找他去,我有错误的地方跟他好好解释解释,还是咱们联合,这么着我找兄弟了,咱们说一下子,我弟弟高兴,哎呀没事,哥哥咱们还是团结,钱不是一个人挣,咱们一起挣,就这样联合了,我特别高兴,还有我叔叔,两个叔叔还跟我们联合了 我特别高兴。

  轶男:特别高兴啊,看得出来,我想问一下,当时哥哥找你的时候,就没有顾虑吗?

  弟弟拉西:没有。

  轶男:为什么?原来他都不听你的?

  弟弟拉西:现在第一个,就是产权明晰了,我的是我的,他的是他的。

  轶男:你们谁是牧场主?

  弟弟拉西:我们俩就是有事情大家商量着来,他还是主管的话,不听我的,我们俩就不联合了。

  轶男:就定下来了,大家都是牧场主,有什么事大家商量。

  弟弟拉西:有真正事大家商量。第二年,原来的联合牧场是普通牧场,现在更好的一个办法来把牧业经营好,经营模式、规范上,都走上好路,不然现在都是靠着田野的情况下呢,牧业是走不好,干旱的时间多,联合以后现在草场都扩大了,草料都扩大了,机械设备都挺好,还有解放劳动力,现在剩下的人可以外出挣钱。

  轶男:再次联合到一起以后,你们的收入上面增加了多少?

  哥哥卢日布:两三倍吧。

  轶男:两三倍,原来是多少?

  哥哥卢日布:原来是,就是一千多块钱,一千多,两千多块钱。

  轶男:现在人均收入达到多少?

  弟弟拉西:八千多。

  轶男:现在能达到八千多,那是两三倍,那是好多倍啊。

  轶男:现在联合以后你们每年的年收入达到多少?

  弟弟拉西:现在是四十多万。

  轶男:现在你们是几家一起联合的?

  弟弟拉西:四家。

  轶男:那两家就是你刚才说的叔伯哥哥,都是亲戚。

  弟弟拉西:是。

  轶男:是不是以前欠的钱都还上了?

  哥哥卢日布:没有,还有十七万,今年就还上了。

  轶男:这么有信心啊?

  哥哥卢日布:十七万以前是可怕的数,现在联合牧场,一百七十万也不可怕了。

  轶男:哥哥现在联合牧场搞起来之后,说话也硬气多了,我一年能赚四十多万呢,一百多万,我就干个两三年的事,这回儿胆子更大了。那实际上像卢日布兄弟这样的联合牧场,据我所知在赤峰已经有几百家了,而且今天我们的现场就来了很多的牧场主,我们请他们站起来让大家认识一下,哪位是牧场主。现场的观众哪位是牧场主的,让大家认识一下,站起来,哎哟这么多啊,这么多牧场主,我想问一下,大家都是怎么联合的方式,给大家说一下。

  牧场主1:我的联合牧场是跟大舅哥联合的。

  轶男:两家一块联合的?

  牧场主1:三家。

  轶男:和两个大舅哥是吗?

  牧场主1:两个大舅哥。

  轶男:每年大概能赚多少钱呢?

  牧场主1:一年咱们是十五万。咱们的头数不多,但是收入高,开支少,科学管理。

  轶男:这边刚才也有举手的,这边,你也是牧场主是吧,你们是怎么联合的方式,你们家是跟联合的?

  牧场主2:哥四个联合的。我们收入是二十五万多。

  轶男:一般来说,像你们搞这种联合,要不要签合同什么?

  牧场主2:有。

  轶男: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民族仪式呢?

  牧场主2:有。

  轶男:在这儿给我们表演一下好不好,我们看一下什么样的仪式。

  牧场主2:好。

  轶男:来,欢迎!

  [现场表演:仪式]

  轶男:我问一下,刚才看到你们的仪式非常的神圣,我问一下,刚才你说的都是什么?

  牧场主2:祭天、祭地,我们哥四个的联合牧场永远发展,这个意思。

  轶男:表达一种非常美好的愿望,然后再把这酒喝了,这事就定了,好,谢谢你们!

  轶男:刚才几位牧场主说呢,他们联合的都是自己的亲戚,为什么都愿意跟亲戚联合啊?谁来告诉我。哪位?为什么?

  牧场主3:因为亲戚们互相信任。

  轶男:互相信任,有什么事好商量是吧?

  牧场主3:是,有什么事好商量,好说话。

  轶男:还有谁要说的?

  牧场主4:跟着亲戚联合就是方便多了,以前他们分地的时候就一起分配了,联合牧场也就是草场一起,这是联合的基础,第二个是咱们共事的时候可能有点小矛盾,解决时候好解决。

  轶男:我问一下,刚才这个兄弟吧,这位。我问一下你,有没有想跟亲戚以外的人联合。

  牧场主4:没有。

  轶男:为什么?

  牧场主4:草场有问题,劳动力。

  轶男: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性跟别人联合,愿不愿意去做。

  牧场主4:有时候的。

  轶男:有合适的可以联合的,但是现在还不想去试,现在想去试吗?

  牧场主:现在不想。

  轶男:我想问一下这位兄弟,有没有想过跟亲戚以外的人联合?

  牧场主:想过。为了扩大规模,增加收入,我想跟外人,跟其他人联合。

  轶男:但是联合了没有?

  牧场主:没尝试。

  轶男:觉得应该做,但是没做是吧?

  轶男:我们在这儿听一下专家的看法吧,请!

  专家冯开文:我们蒙古人的祖先成吉思汗他的军队所向披靡,非常的骁勇善战,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呢?可以概括为这几个字,就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就是亲戚联合的好处,用经济学的话来说,就是亲戚联合,它的信息成本比较低,那么不好的地方呢?我觉得可能就是他的经营规模会受到一定的限制,这可能是我们将来会探讨的一个问题。

  轶男:那现在我们现场搞一个测试,我们每一个人下面都发了一个牌子,这个牌子是双面的,一面是小羊、一面是小狼,非常可爱的狼,不代表任何的一种观点不好,我们想测试一下,如果说你觉得愿意加入联合牧场的把羊朝我,如果不想加入的就把小狼朝向我,我们测试一下,请举牌。

  轶男:刚才我们看到大多数的牧民朋友还是愿意加入联合牧场的,在下面一个环节呢,我们专门请上了在当地比较有典型代表性的几类朋友,让他们上来大家选择一下,你愿意选谁做你的联合牧场主。第一位是摔跤冠军,咱们当地的,非常有名气,看这个身板特别的壮,体力也会特别的好,那么第二位这位大姐非常的懂市场,对羊绒的价格什么了如指掌,这位大叔刚才大家已经见过面了,他是自己经营联合牧场经营比较好的,那现在他们三位把自己的特长展示给大家,然后大家再做个选择,摔跤冠军先来,摔跤冠军肯定要表演摔跤啊对不对,咱们现场来了好多牧民朋友,我看都挺壮的,非常的彪悍,有哪位愿意跟他挑战一下的,好,这边来了一位朋友,我看到你们二位的脖子上都挂着彩色的绸子,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代表你们摔跤的级别吗?

  摔跤冠军:是。

  轶男:绸子越多,级别越高是不是?

  摔跤冠军:是。

  轶男:看来你们两个水平相当啊,来我们大家欢迎他们现场给我们来一个摔跤,在下面吧,台上台子太小了。

  轶男:虽然也经过了一定的对峙,但是我们的摔跤冠军最后还是再次胜利,那摔跤冠军大家德高望重的,到哪儿办事谈个价格什么的也方便,这就是他的优势,第二位这位大姐呢,她对市场非常了解,这样我们现场给她做一个测试,看她对这个市场羊绒的价格能了解多少。

  轶男:这边的观众可以看得清楚,来我考您一下,1998年羊绒价格一斤是多少?

  大姐:一斤九十上下。

  轶男:我们看到了吗,98年的羊绒价格一斤是八十到九十元,算她对吗?算她对,非常接近了。咱们跳着说,2000年羊绒的价格是多少一斤?

  大姐:2000年一斤二百七到二百六。

  轶男:我们看到题板上写的是一百八十元到二百六十元。还是比较准确的。我们再来一个,我看变化比较大的是哪个年份,2006年羊绒的价格一斤是多少?

  大姐:2006年,就是去年呗,去年最高价一百六。

  轶男:您能不能在这儿给我们预测一下,我们看大姐能不能预测的准,您预测一下,2008年,明年的羊绒价格会多少?

  大姐:保证涨。

  轶男:好,如果明年长涨了,大家就找这位大姐做你的牧场主啊。

  轶男:那我们再来看一下这位,我知道您的联合牧场经营的非常好,到底好在那儿,跟大家说一下。

  大叔:主要是产绒量高,我自己经营联合牧场这几户产绒量高,牛质量也好。

  轶男:产绒量高到什么程度?

  大叔:一般羊产绒量咱们这个地区是七八两绒,但是联合以后改良程度高,产绒量现在翻一番。

  轶男:现在我想观众朋友的心中已经有一个谱了,愿意选谁做自己的牧场主,那现在呢,还是把你手里的牌子准备好,选择一下。

  轶男:现在我们还是来选择一下,我们从摔跤冠军开始,愿意请摔跤冠军做自己牧场主的请举手,愿意跟他联合的请举手。

  轶男:我问一下这边这位朋友,为什么选择摔跤冠军做你的牧场主。

  观众:摔跤手以前认识,这个人吧,办事都比较不错,比别人强,因为我跟他办联合牧场我愿意。

  轶男:愿意跟他办联合牧场,原因是因为跟他以前就认识,如果不认识的话,你会选择摔跤冠军吗?

  观众:不会。

  轶男:你会选谁?

  观众:有经验的,找这样的人。

  轶男:愿意请我们中间这位大姐做你牧场主的,非常懂市场的人,愿意让她做牧场主的请举手。

  轶男:我刚刚看到你举手了,为什么选择这位懂市场的大姐。

  观众:只有了解市场才能赚钱。

  轶男:说的好。我们最后再为刚才那位大叔,自己牧场经营非常好的大叔,哪位愿意请他做自己的牧场主,愿意跟他联合,请举手,没有吗?

  轶男:您为什么选择刚才那位大叔做自己的牧场主呢?

  观众:我看见他有经验,所以选他当牧场主。

  轶男:看他说起来产绒量很高,很有经验啊。那我觉得您看年龄跟他差不多,搞不好还比他大一点,那您应该也很有经验吧。

  观众:我也有经验。

  轶男:也有经验,强强联合,将来会产生更好的效益是吧,刚才咱们牧民朋友对自己的牧场主都做了一个选择,我在这儿想问卢日布兄弟,先问哥哥吧,这三位的话,如果让你选择,你会选择哪位跟你联合。

  哥哥卢日布:选择养牧的。

  轶男:为什么?

  哥哥卢日布:咱们都是养牧的,他还有劳动力。

  轶男:条件符合您的要求。弟弟如果让您选的话,你会选择谁?

  弟弟拉西:这位大姐。

  轶男:为什么?

  弟弟拉西搞好销售,销售好,我们的人均收入才提高,为什么,我们现在有一些经济信息不太好,这位大姐,市场信息好,市场知识丰富,与这位大姐联合起来的话,将来我们的羊绒产品和牛绒产品有很好的销售,我就这么一个概念想联合她。

  轶男:好的,刚才牧民都谈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想请教一下两位专家,就刚才我们提到的跟谁联合,谁来做自己牧场主的问题,发表一下你们的观点

  专家冯开文:最理想的领头人应该是三位一体的,他既有很好的影响,同时他又懂市场,然后他很会经营,但实际上我们联合发展体经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也许就是你需要去做轮牧,农业和牧业做分工等等,那么这个时候,懂经营的人就很重要,但是,我们有了那么多的牛和羊,并不等于我们有那么多的钱,你必须通过市场把这些东西换成钱,才能说你的收益增加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一个非常懂市场的人,来通过一定的利益机制把我们大家连接起来。

  轶男:说到利益分配的问题,我们台上这对卢日布兄弟,他们又有一些做法让我们难以理解了,我听说他们要买一个拖拉机,这个拖拉机是十万块钱,哥哥准备出五万,弟弟出三万,还有两个亲戚各出一万,而且好像你们民主商量说,将来收回成本以后利益均分,为什么会作出这样一个决定,弟弟来说一下。

  弟弟拉西:现在我们联合牧场草场规模大,现在我们经济条件,我们四户的经济条件不一样,哥哥他的牛羊多,经济收入高么,他多出点,出五万,我是三万,我联合叔伯兄弟掏一万元,这回我们现在买一个拖拉机,回本以后平均分配收入。

  轶男:按照常人理解的话,我投入的多,就应该得到的更多,但是你们是,等于说哥哥虽然多出钱了,最后利益还是要均分的,这样的决定,哥哥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弟弟拉西:现在是不公平,他多出了,回本以后肯定是均分,平等的分收入。

  轶男: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从外人的角度来讲会觉得,您可能有些吃亏,因为年前投入多,您投入五万,那俩叔伯兄弟才投一万,最后你们享受的利益是均等的,会不会因为你们是亲戚你们才做这样一个决定。如果不是亲戚的话还会这样吗?

  哥哥卢日布:还会这样。

  轶男:还会这样?

  哥哥卢日布:为什么,一个人买拖拉机买不了,还是联合四家买拖拉机,就这样。

  轶男:现场的观众朋友对兄弟两个买拖拉机这件事怎么看,有没有发表想法的?

  观众:我的看法,他的经济实力大点,出多点钱无所谓,咱们不是创业么,咱们合作,拖拉机买回来了,以后经济就搞上去了,小账不能算,咱们留着大账算。

  轶男:你跟哥哥的想法是一样的。

  观众:一样的,小账不算,大账算,以后咱们多赚起来都好了,现在买不了,工作不就耽误了么,创业就创不了,小账不算大账算。

  轶男:那位也举手,你也说一下。

  观众:我看哥哥他出钱多应该分的多点。

  轶男:分的应该多点,不能均分是吧?

  观众:对。

  轶男:好就卢日布兄弟买拖拉机这件事,我们请教一下专家,看他们是什么样的看法,来二位。

  专家冯开文: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有意思,有一句古话叫亲兄弟明算账,他们现在已经做了算账一些工作,但是帐没有算好,股份制基本的原则就是一股要有一股的收益,就是你投入了一股份的资金,你就应该得到一份的收益,现在他们的情况恰恰说,一开始在投资的时候,他们的投资量是不一样大的,但是后来分收益的时候又搞了平均化,所以我想还是应该考虑一下,怎么样把这个收益算的更清楚,而基本的原则就是谁多出钱谁就应该多得收益,我是这样想的。

  轶男:这样,咱们在这儿先抛拖拉机的事不说,我想再问一下二位兄弟,你们平时是怎么来分钱的?一年下来你们是怎么分钱的?每年联合牧场挣四十多万呢怎么分钱。

  弟弟拉西:先算我们每一年的全投入,纯收入按每羊头算,比如说每年,一只羊吃多少草,吃多少料,这都是先扣下来以后,剩下的纯收入按每只羊和每头牛算下来,比如说五百只羊,一头羊纯收入多少,五百头羊算账,二百只羊的话,按照二百羊算。

  轶男:好像听着挺复杂的,你们算起来麻烦吗?

  弟弟拉西:麻烦是麻烦,联合牧场这个账不算好的话,你联合不了。

  轶男:这是卢日布兄弟的算账方式,咱们现场有没有其它的算账方式,或者自己比较特别的算账方式,分钱的方式?

  观众:我看,现在我们联合牧场的牧业品质和质量不一样,比如说我们联合三家,但是三家的牛羊质量很不一样,所以入股的话最好一个办法,现在所有的羊全卖掉,然后重新一样的羊和牛买回来重新入股,这样管理各方面比较好。

  轶男:你觉得这样比较公平,要不然你家羊品种不行,产绒量低,我们家这个产绒量高,但是按照羊头来算的话,这么来分配的话,你觉得多少还不太合理,这样换成一样的话就合理了,这意思是吧。在这儿请教一下两位专家,刚才卢日布兄弟说的他们联合牧场这种分配利益的方式,你们觉得怎么样?

  专家冯开文:我觉得,也许现在,就是他们现在分配方式有一定的合理性,体现他们兄弟深厚的感情,可能还有浓厚的民族感情背景,但是我觉得呢,我们如果要把这个联合体做大做强,做成能够在汪洋大海进行遨游的航空母舰的话,还是要严格把它做成一个现代企业,既然要做成一个现代企业,就要贯彻现代企业制度,而现代企业制度的股份制,就是说你投资的钱,实际上就是你的财产,你的财产要算得很清楚,登记得很明白,然后资金经过运作之后所得的收益,那么要实现股金分红,按照投入的资金数量进行股金分红,所以我说,要朝这个方向发展的话,我希望他们再加把劲。

  轶男:您觉得,就他们两个的实际情况,比如说目前来讲,应该怎么办的话,才能让他们的分配方式更科学,是不是把他们现有这些草场和畜牧的产品都折合成现金,然后以现金的方式入股,比如他入多少股,最后再按照百分比来分配,是这个意思吗?

  专家冯开文:对,刚才可能露掉一个环节,就是建立一个企业的话,要进行资产评估,可能你要把自己那些草场折成钱,其实折成钱是很简单有效的办法,我们老祖先发明了货币,它肯定是非常有用的,你折成钱的话,很多事情就很方便。

  轶男:觉得怎么样,弟弟觉得这个方式怎么样?比如说咱们家两百头羊,大概值多少钱,哥哥家三百头羊大概值多少钱,咱们就按照百分比入股,然后每年按照股份分红,你觉得这个方式怎么样?

  弟弟拉西:我想以后必须得走到这个路,现在我们的知识方面,经营各方面有一定的限度,达不到这个程度,已经可能我想,可能走到这儿,不这样的话我们联合牧场发展不了。

  轶男:所以一会儿做完节目还要向专家进一步的请教,为了把自己的联合牧场做大做强,咱们还要继续请教,看有没有更好的方式,好不好。

  轶男:今天真是非常辛苦二位,在这儿讲你们家里的故事,也让我们懂了很多东西,刚才很多牧场主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专家也做了科学的分析,我们现在再来看一看,大家支持联合牧场的数量有没有什么变化,我们再做一次测试,现在支持联合牧场的,举一下手中的小羊,不支持的仍然举小狼,我们来看一下,现在明显举羊的朋友多起来了,哎呀,我在这边怎么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孔啊…

  轶男:吴市长,我刚才您也举了小羊的牌子,难道您也想加入联合牧场吗?吴市长:是啊,我非常想加入。

  轶男:看来咱们政府对联合牧场非常支持的?


  吴市长:是的。其实,我们赤峰市各级人民政府对联合牧场一直是非常关心和支持的,希望他们发展壮大。同时我们在政策上也给了很多倾斜,比如在贷款上,我们过去个体牧民只能贷到几千元,而现在联合牧场能贷到几万元,将来我们会对联合牧场在体制上逐步推进股份制体制改革,研究出一套符合赤峰实际,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新模式,搞好布局规划,合理布局,搞好规划,将来我们要进一步加大对联合牧场的支持力度,使它成为为产业化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使它成为建设良好社会主义新牧区的切入点谢谢!

  轶男:你看大家都给您说的话鼓掌了,这就说明大家对政府这些支持非常的感谢,我们相信有了牧民的参与,有了专家的出谋划策,再有政府的扶持,赤峰的联合牧场一定会越来越壮大,咱们牧民的腰包也会越来越鼓的。

责编:金土地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