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首页 > 首页 > 正文

东方四季演出组合

央视国际 (2004年05月20日 13:20)


  嘉宾:牟玄甫 吕仰平

  主持人:牟玄甫是东方歌舞团的独唱演员,但是也与东方四季有过很好的合作

  牟玄甫:当时我们刚到东方歌舞团时都是小伙子。那时我们的房间是琴房间宿舍。我从哈尔滨带来的红肠结果把老鼠招来了,老鼠钻进了钢琴,半夜弹琴,闹得我们都睡不着觉。那时候我们年轻,很多有意思的事特别难忘。

  吕仰平:那时团里给我们订了很多的课,让我们学东西,训练基础。给我们一个标准音,让我们唱和弦,标准音就给一遍,记不住也不给了。结果逼着我们想歪招,我们用一个玻璃杯,放正合适的水,用铅笔一敲,标准,结果被老师发现了,把水倒了。我们的队长是老东方了,他总觉得我们缺少点手艺。就让我们去学吉他。那时候学吉他很时髦,我们拿着吉他上了紫竹院,结果招来一帮年轻人看我们,我们也不会弹,不好意思都跑了。

  牟玄甫:我们参加给外国使节的演唱会,唱西班牙歌曲,结果李肇星上来就用西班牙语和我们讲话,我们全傻了,不会。这说明我们学得挺象的,把李肇星给蒙住了。

  嘉宾:郑绪岚

  主持人:郑绪岚曾经与东方四季合唱过一首非常著名的《宰鸭歌》?

  郑绪岚:《宰鸭歌》是我到马来西亚学的,但是这是一首印度尼西亚歌曲,我和四重唱的合作非常愉快。当时我们都非常年轻,住单身宿舍,一起学习,一起工作,一起生活,非常难得。当时周总理对我们东方歌舞团提出的要求就是学好学像,所以我们不仅要学会唱歌,还要学会用原文演唱,学会表演。有一次我接到任务,两天之内要学会一首尼泊尔歌曲,这两天我都不敢睡觉,拿着歌片在地下来回来去的走,不敢坐下,怕睡着了。

  王立森:我们有一次演唱一首古巴歌曲,这首歌在古巴家喻户晓,结果我们一唱,古巴大使夫人一听就兴奋起来,站起来就跟我们一起跳舞,结果我们刚唱完,她就跑上台来把我们抱住了,吓我们一跳。

  主持人:唱的歌虽然简单,但学起来非常难,而演唱的意义非常重大。

  郑绪岚:有一首泰国歌曲《月亮》,我唱的以假乱真。这是语言的魅力,如果用中文完全是另外一码事,必须由原文唱。

  主持人:现在的组合特别多,可是你们这个组合25年前就有了。

  郑绪岚的:他们既有自己的特色,比如外国歌曲演唱,同时也有大家欢迎的曲目,比如有一次他们到郑州演出,一连好几天都接连返场五六次,说明他们深受欢迎,尤其是他们演唱的《吆喝》。真不错。

  嘉宾: 秋菊

  主持人:东方四季组合和主持人秋菊共同演唱拉美歌曲《皮裤子的故事》。

  吕仰平:这首歌说的是四个小伙子吹牛,都说自己有一个女朋友,她对自己怎么

  怎么好,要给我做一条皮裤子。

  主持人:秋菊不仅要主持节目而且还要参与表演、演唱。

  秋菊:唱歌和跳舞是两种感觉,而且拉美的裙子特别大,甩起来特别费劲。

  吕仰平:而且拉美的歌曲还要唱假声。

  秋菊:假声听起来好像是唱破了,但实际上人家就是这样子。

  张明哲:我是在开演前2个小时才被告知和他们一起唱《皮裤子的故事》。

  吕仰平:他连跑龙套都不行,这是拉美节目,他一上手全是中国法。我们拿眼睛瞪他,那也没用。

  张明哲:而且我还挨嘴巴。我数了一下每场要挨三个嘴巴。

  秋菊:没办法,这是剧情需要。有一次我一下把他帽子打飞了。

  张明哲:有一次下大雨,我们几个都有草帽,回头一看她,整个一个落汤鸡,她没有帽子,湿透了

  秋菊:而且我还粘的假睫毛,头发吹得很漂亮,结果全被淋透,大裙子全被水湿透了,假睫毛也掉了。

  吕仰平:后来他看我们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哈哈哈哈。

(编辑  凌微)

<<上一页
第2页
[ 返回 ] [ 发送 ] [ 打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