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首页 > 首页 > 正文

现代舞剧《红梅赞》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17日 09:32)


  第四期

  嘉宾:舞美 孙天为 曹德良

  主持人:舞台美术孙天为老师不仅完成了舞台调度的需要,同时也很好地为主题服务了。

  孙天为:我们这次舞美设计定调定在“现代”上,要创新,要表现监狱,但主要表现的是监狱的氛围。所以我们定了几个要素:铁链、铁栅栏、铁门、红绸子。把这几点串起来营造了监狱的氛围。

  曹德良:创意有了,那么在技术上就需要有一个精确的计算,铁链上的每一个铁环重一两多,还有铁栅栏要安装轮子,能够转动,还有其他材料的考虑要求真实。

  孙天为:在前面大家只看到演员在表演,实际上在后面为了道具的转换有很多人像打仗一样在工作。

  第五期

  嘉宾:霍曼迪(饰孕妇) 张恋(饰叛徒) 邵勇(饰黑衣人)

  主持人:霍曼迪在《红梅赞》中演一个孕妇,实际上你只有20岁,根本没有做母亲的经历?

  霍曼的:对,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很突然,也很担心,怕自己演不了。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在大街上追着孕妇看,观察孕妇的特点。然后消化这种感觉表现在舞蹈中。导演说,我这个孕妇孕育的不是一般的孩子,它是大家的希望和对未来的渴望。所以孕妇的表情不应有痛苦,因此总是带着欣喜的母爱。

  主持人:张恋演的是一个叛徒,很难在生活中体验,你是怎样找到感觉的?

  张恋:我在书里看了好几遍,但书中对叛徒的描写很少,没有外在表现,我又从电视剧中动画片中找,

  主持人:听说这个叛徒的角色也不是随便定的,也是在很多人中选来选去选中你的,为什么选你?

  张恋:大家做实验,导演让他们拿着枪对着我,看我如何表现,最后我逃跑,他们追我,我就直接钻到了排练室的钢琴底下,结果就选中了我。

  主持人:这位是在剧中贯穿始终的一个反面角色,大坏蛋。四个黑衣人分别代表凶、恶、狡、诈,你代表的是“凶”。

  邵勇:最初让我练了很多革命者的动作,但是后来导演突然对我说“我们决定让你演反面角色”.我说“为什么,”导演说:我们想尝试一种新的现代的方式去表现反面角色,不同于以往的传统形象。我同意了。但是我也不甘心。导演要求我把头发剃秃,我更接受不了,要求我们做出牺牲,最后我们只好服从了。像现在这样已经3年了,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把头发留起来。

  张恋:我跟他正相反,我是老想把头发剪短,但是我是叛徒,剧情不让剪.

  第六期:

  邵永:还没练之前老艺术家给我们讲《红岩》的故事。

  霍曼迪:刚开始我们听说要排《红梅赞》,我们都觉得好老呀。但是排起来以后大家感觉很现代,手法很新,很喜欢。无论视觉听觉还是舞台美术都非常棒!

  主持人:张恋演叛徒不光有形体,还要有内心叛变的过程。

  张恋:当年演这个戏的时候我才18岁,但是叛徒可能有30多岁。在剧中我最怕演第二幕,敌人诱惑我,让好多的美女和我跳舞,我都傻了,不敢看,后来导演启发我,我看电视,别人怎么演叛徒,慢慢地我才找到感觉。

  霍曼迪:我最初演孕妇生了孩子之后跟孩子诀别,把动作演完我没有感觉,后来导演启发我,我每天晚上睡觉时眼前都会出现妈妈和孩子诀别的情景,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流下来。

  主持人:邵勇表现的是凶恶,那么在剧中你就有非常凶的动作设计?

  邵勇:对,我在剧中和孕妇的对手戏是最激烈的,好几次夺她的孩子,还一次一次地往地下按她,很凶。

  霍曼迪:他每次都使劲地推我,把我的腿都磕破了.

  邵勇:霍曼迪好几次都说,咱们慢点行吗?她把裤腿儿拿起来给我看,真的是都破了,我说好罢,我尽量。但是一演戏就忘了。

  霍曼迪:他下来就说“对不起我又忘了”。我说下一次记着,下次他又道歉.

  主持人:你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有什么愿望?

  张恋:我们的愿望就是坐在台下好好地看看我们自己演的《红梅赞》。

<<上一页下一页>>
第2页
[ 返回 ] [ 发送 ] [ 打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