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首页 > 首页 > 正文

王劲松专集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12日 11:13)


  第四期 快乐故事

  嘉宾:王劲松、黄磊(电影学院老师)

  主持人:黄磊和王劲松有很多的共同之处:都演戏、都教学。

  黄磊:我有一个特点,嘴是不能停,老在那说。王劲松也是一个话佬。最后所有人只有听的份,插不上嘴。

  王劲松:黄磊是我天敌,我要是只虫他就是鸟,我是鼠他就是猫。

  黄磊:王劲松特能折腾。上学时他爱做文化衫,在白T恤上画画,还拿拳头作成小脚印,写上“走过成长的足迹”。然后在班上每人发一件,必须穿。作为艺术院校的大学生,他老想弄出点感觉来。比如在宿舍他弄根箫老在那吹,冒充神仙,下铺的张辉拿根黑管也跟着吹,那箫是c调,黑管是B调,然后我又弄一吉他不知是什么调我们就在那胡折腾。王劲松有一破28自行车,有一年夏天放暑假,我骑着他的自行车回家。我用一床单把我的东西包起来夹在车后,结果被联防队员带到一小黑屋。那里还有一个人,联防的人把他的袋子一倒,里面有40多个钱包。然后就倒我这床单,结果全是袜子、书、剧本、作业。人家问我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人家把我放了。如果不是王劲松那辆破自行车,我肯定不会有这牢狱之灾。

  王劲松:我是外地人,北京没有家。我经常到黄磊家蹭饭。他们家一家人都会做菜,做得还特别好吃。我们东北人做饭就个咸味不特讲究,他们南方人做的那个笋呀汤呀都特好吃。一到周末,黄磊要不叫我,叔叔阿姨也给我打电话叫我吃饭。

  黄磊:有一次他的自行车坏了,我俩骑我一辆车上我家,结果赶上交通大检查。碰到警察就下来,碰到警察就下来,结果他活生生从蓟门桥跑到朝阳门外。

  王劲松:还有一次我俩骑车哗众取宠,说一种我们自己发明的语言,其实什么都不是。我们就叽里咕噜地瞎说,还特有语气和表情。路上骑车的人都特惊愕。最后我俩不会好好说话了。

  黄磊:当我看到我教的学生们在聚会时欢快地说呀讲呀,我觉得一个时代过去了,我们作学生的时代过去了。现在我们教的学生都毕业好几批了,但一说起我们这些事时,我们就象回到了18岁的原点。

  第五期:黄磊对话王劲松

  主持人:你们这样从教师到演员从银幕到课堂交替忙碌,是不是有东成西就的感觉?

  王劲松:有,在课堂里教的东西可以指导我的实践,实践中提炼出来的理论又可用于教学。所以我渴望电影学院的拍摄现场就是一个大教室,所有的学生都是在实践中学会怎么去拍摄,怎么去表演。

  黄磊:我们的老师讲的非常好,“教学相长”,我们在不断地跟我们的老师学,也在不断地跟我们的学生学。

  王劲松:我很佩服黄磊,他就能掌握在一定时间中什么时候需要发一次脾气。其实他也不是讨厌他的学生,也不是真生气,但有时就需要一次整顿,需要一种严肃。反过来需要一些柔和,需要一些私下里的沟通,那可能就是我,我们俩像一个红脸一个白脸,互相配合。

  黄磊:我们下一步有个戏叫《天一生水》,劲松在里饰男主角。

  王劲松:别的导演给我定型,老让我演一种角色。黄磊了解我,他说我能行,可以演男主角。我很多地方得益于他,他给我创造很多成功机会。

  黄磊:劲松生活中有很阳光的一面,男子汉的一面。

  第六期: 我演小角色

  主持人 :王劲松和阿彪曾经扮演过很多不同类型的小角色?

  王劲松:我们俩是大学同学,然后又一同分到青年艺术剧院,又5年同事。最初齐老师招生时就曾经透露,在南方招了个胖子,在北方招了个瘦子,意图是一起演戏剧.然后果然我们俩在学校就合作。

  阿彪:我们在剧团排演话剧,王劲松在里面起码演5个角色,比如羚羊、蝎里虎子、还有老虎,最惨的是他演的老虎要被邵兵打.邵兵那么壮,把他拎来拎去,而王劲松的腰还不好,我每天回去都要给他按摩。

  王劲松:每一次演出都旧伤复发,那也不好意思跟人家说。在电视剧中,演的龙套就更多了,有的词都没有。

  阿彪:有一次,我的角色有词,给200块钱,他一句词都没有,给8块钱。

  王劲松:这么想还是有词好,应苦练台词基本功。

  阿彪:有一次我确实没钱了,贾妮跟我说:有个龙套你演不演?给20块钱.我说我演,结果是一个死尸。

  王劲松:一般来说他像食堂的,我像民工。所以我们不敢挑角色,有的演就不错了。

  阿彪:我们一般是一个人有戏了就老想着同学。王劲松特穷,所以有一次我有戏了,我就跟人家推荐王劲松,人家同意了。

  王劲松:可我当时一点儿钱都没有,我就跟阿彪约好:一定要在饭店的大堂门口等我。这样我打车到门口,他好帮我付钱。

  主持人:像你们这样老演小角色有没有失落感?

  王劲松:有。我们习惯拿到剧本后哗哗地翻,找自己的台词。结果每次都那么几句,老有一种吃不饱的感觉。

  阿彪:在演《绿房子》时我们终于有名字了。这次我演胖子,他演瘦子,还是两个代号,但以前强了。我们剧院院长是个有想法的人,它允许我们发挥。这下好了,我俩玩命发挥。上日本演出,三个主要角色都是大段台词,日本人听不懂。我俩是台词加形体,人家看懂我俩了,我们把系给抢了。

  第七期:苦乐小角色

  主持人:王劲松,你还记得你演过多少小角色吗?

  王劲松:大体上有:偷车贼、偷马贼、小偷、偷窥者、神经病患者,最近又演了一个汉奸,被人一刀捅死了。匪兵甲乙丙丁就更多了。

  主持人:听说在《霸王别姬》中你们也都演的小角色?

  阿彪:我,王劲松,黄磊我们都在。我们演的角色光挨打了。

  王劲松:而且还得真打,如果假打同期录音录不出声音,所以必须真打。

  阿彪:我很佩服巩俐,我演花花公子,她演风流女子。我躲在暗处摸她一把,然后她就过来打我,打的效果非常好。

  主持人:打着没有?疼不疼?

  阿彪:打着了,疼啊。50块钱。

  王劲松:我现在喜欢演小角色,我现在和以前的观点有所不同,以前老觉得小角色吃不饱,现在我觉得小角色特锻炼人的智慧。比如《谁说我不在乎》里那个弹弓手,这个小角色味道太浓郁了,像一个小蛋糕。特别值得回味。小角色演好了一样精彩.有时我工作忙出不去,人家大导演请你演戏,这都是过去求之不得的。我怎么报答人家?又去不了.于是我就说:你给我一个最小的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你把这个角色赋予一种你的色彩,让他有味道.能演好小角色,演大角色心里有底。我演的不正常的人很多。但我要给他们以正常的借口。其实每个人都在正常与不正常之间徘徊。精神病人生活在她自己的逻辑中,他知道别人说他有精神病,他老想告诉别人他不是精神病,但他的行为告诉大家他是精神病。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真诚”。真诚是缩小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关键.

  阿彪:我们常说“天生我才必抢戏”,只要你给我这么一点戏,我只能琢磨,要和主角抢戏。你就是让我做个道具,我都是那最好的道具。

  主持人:所以说很多小角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和演员在下面的苦练和真诚分不开。

<<上一页下一页>>
第2页
[ 返回 ] [ 发送 ] [ 打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