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首页 > 首页 > 正文

母子亲情对话

央视国际 (2003年11月06日 13:01)


  母女亲情对话:朱迅和她的妈妈

  保乐:提起主持人朱迅,大家在《欢聚一堂》和《学汉语》节目中都曾目睹她的风采。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朱迅的艺术之路是从拍电影开始的。朱迅,拍《摇滚青年》时是多大?

  朱迅:才14、5岁吧。当时有人推荐我姐,我姐特漂亮。但她没有单独的照片,就把我俩一张合影给导演看了。导演说把这个小女孩也带来一起试。也许导演想要一个更活泼的。

  妈妈:当时我接到一个好朋友的信,说你女儿要演电影了,马上阻止她。因为朱迅要考大学,一拍戏心散了怕考不好。另外也是对她的一种爱护。但我觉得一个人一生能做她喜欢做的事那是一种幸福,如果相反那是痛苦。

  朱迅:当时导演对我说,我把你领进这个门你以后不要恨我,我希望你学到一门能让你终生受用的东西,而表演你平时注意观察就行了。其实他并不想让我学表演他说你父母都在国外你出国吧。

  妈妈:他爸爸开始不同意,后来拦不住了。

  朱迅:我爸爸说你出去以后要克服的最大困难不是没钱,而是寂寞。我发现寂寞确实是我最大的敌人。我当时就带着2000日元就到了东京,开始打工。

  保乐:最开始打工干什么?

  朱迅:刷厕所。在家连碗都没刷过,哪会刷厕所呀?结果他们骂我,然后告诉我怎么刷,刷完后他居然接了一杯水喝了下去。我一看都傻了。在日本他们认为刷厕所是一种磨练,一种对人的意志的磨练。他们认为你必须经过这样的磨练你才能成人。我心里恨死他们了,我听不懂日语,但我知道他们骂我一定特难听。但我也感谢,他们教会了我怎样去做事。

  保乐:后来由厕所升到了厨房。

  朱迅:改刷盘子。从下学一直刷到11、12点客人走。

  保乐:哭过没有?

  朱迅:生病时哭过。没有时间哭,睁开眼就得上学,然后刷盘子,然后连脸都不洗就睡了。

  保乐:这么累这么苦,想没想过回国不受这个了?

  朱迅:想过,但真没脸回来,你不干出个样来……,可能还是因为好强吧。

  保乐:后来怎么有机会做了主持人?

  朱迅:有一个老大哥他是拍电影的。他说你太累了,你日语不错,试试NHK吧。

  保乐:NHK是日本最好的电视台,相当于中央电视台。

  朱迅:我当时哪里想要做主持人呀,我经过这两年最底层的生活,就想NHK的大楼一定好扫,或者钱给得多。结果通过聊天,他们认为我日语不错,就让我实习,给一个主持人当助手,结果一年之后我做了真正的主持人。

  保乐:朱迅在日本做主持人,结果得了“在日杰出华人奖”,风头正劲,怎么想起回国了?

  妈妈:是因为我的眼睛出了问题,把她吓坏了。

  朱迅:我当时正在开会,我爸爸打电话告诉我,我第二天买了张机票就回来了。我直奔医院,而且等不及乘电梯我就往楼上跑,结果我亲眼看到爸爸给妈妈送饭,他从一楼走到五楼,他太胖了,他把饭盒掉在了地上,又用手捧起饭放回盒里。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一直跟着他走到病房,听他对妈妈说:“对不起我把你的饭打掉了……”我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我觉得什么我都可以不要,一切浮华的东西都是过眼云烟,最亲的人需要你,我要回来。

  妈妈:那个时候我反倒不愿意了。因为我老了,而她正干得好呢。生病前我到日本去,她到机场接我,看到我她跑过来抱我,后来又去拿行李。这个时候几个日本人过来问我:这个人是你什么人?我说她是我女儿。结果他们说朱迅是他们的老师等等,使劲夸她,高兴得不得了。所以我不愿她回来,很可惜的。但她还是坚持了。她说:我为你和爸爸回来占40%,还有60%是为我的国家,这里有13亿人口。NHK再好是人家的,在日本不过有一亿多观众。

  朱迅:做主持人做媒体你必须认识到,你的真正的根必须扎在自己的母体文化中。

  妈妈:现在她回来了,我们真是幸福了,她真是孝顺。我眼睛不好但我想写东西,她就给我买了一个很好的电脑,我不会使,她又花钱让我和她爸爸上培训班。现在我写东西都是用汉王。

  朱迅:我妈比我有毅力多了。现在她已经写了10万多字了。她那个速度写10万多字可真不容易。

  保乐:阿姨写什么?是写你吗?

  朱迅:其实还是因为我的一句话。我说我特别相知道妈妈的过去,妈妈的妈妈的过去,这样我才有现在,将来我也写,让我的孩子也写,一代一代传下去。

  保乐:什么时候看到朱迅都是这么阳光灿烂,想不到还有这么多苦难和温馨的故事。

  朱迅:我想可能正是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又有这么多的爱,我才爱笑。因为我生在一个特别有爱的家庭。这也是我嫁不出去的原因。因为我老想以我父母的恩爱为标准,但现实社会好像没有。

  保乐:妈妈希望你找个什么样的?

  妈妈:找个能关爱她一辈子的。花前月下虽然温馨,但有时候生活是会有风浪的,是很无奈的,这个时候需要关爱。

  保乐:朱迅回国后主持的第一节目是《正大综艺》。

  朱迅:对我就是“正大”招进中央台的。

  保乐:妈妈对你特别担心,不知你第一个节目能否主持好。

  朱迅:我在日本曾经辉煌过,但回来后一切重头开始。我当时连自信心都没有,因为我十几年的空挡没有接触中国文化。现场反映都是日语。我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把这个感觉翻过来。那段时间我妈妈在家天天演张政,陪我背台词。我经常因背不下来急哭。每当这时我妈妈就说:“不怕,叮咚!开始!”就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扮演张政,每天不下二十几遍。只有妈妈能做得到呀!我虽然把词背下来了,但我如看不到妈妈我心里发慌,于是妈妈又当了半年的观众。虽然张政站在我旁边,但我还是把妈妈当张政。

  那段时间妈妈给我留作业,每天让我背唐诗宋词和古文。一次给我20分钟让我背下《醉翁亭记》。现在经常“冷不丁”让我背东西。她是语文老师,她说这是中国文化的精粹,我应该“恶补”。上次上香山她忽然就说把这个背下来:“一贯知足,二目远眺,三餐有节,四季……,五谷皆食,六欲不……,七分忍让,八方交往,九……,十分坦荡。”

  妈妈:只要有可能我都看她的节目。一次我在国外看了她的节目,我发现问题就给她打电话。我说人家吕丽萍说很喜欢你,你的反映不对,你为什么不理人家,你应该很快表示感谢,要有礼貌。还有一次一个嘉宾激动得抱着你哭起来,结果你也跟着哭起来,都说不出话来。这不行。

  朱迅:对,主持人在现场不能找不着北。我觉得妈妈是我做人做事做节目的一个最客观最普通的观众。也许她并不专业,但她非常人性化。

<<上一页下一页>>
第2页
[ 返回 ] [ 发送 ] [ 打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