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快乐轿夫(2006.9.17)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9月22日 15:47 来源:CCTV.com

  节目导视:

  拉客争客,无序竞争;

  为了一己之利搅乱了市场的安宁;

  谁来调解纷争,谁来保证景区的服务正常进行?

  请您收看《基层瞭望》栏目播出的“快乐轿夫”。

  演播室一:位于上饶市境内的三清山,是江西省著名的国家4A级风景区,这里的仙山奇石,云海雾松和盘绕山巅与自然融为一体的高山栈道都值得称道。除了这些自然和人文景观,还有一群特殊的人更值得我们跟您说说,您看,就是他们,一群快乐的人……

  采访:轿夫1:我觉得为游客服务是乐趣

  轿夫2:能够给游客带来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轿夫3:大多数时间很开心,一路上又说又笑  

  轿夫1:我遇到跟我志趣相投的,会跟他们争起来,争得面红耳赤,后来一看怎么会争起来,都觉得好笑

  解说:看样子有点像导游,但细琢磨起来又不像,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的呢?

  采访:轿夫1:导游是管大家的,我是服务个人的,跟客人聊天我很愉快

  解说:又要跟游客聊天,还不是导游,那么他们究竟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

  一段现场,担轿,放轿,为客人讲解景点

  解说:原来他们是一群抬着客人游三清山的快乐的轿夫。

  采访:轿夫3:干得很开心,多出点力无所谓的

  演播室二:在我们的印象里,别说是抬着一个人,就是自己空着两只手爬山,都会累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抬轿子这活,就算是在平地上走,都是个又苦又累的差事,更别说在崎岖难行的山路上了,可是三清山上的这些轿夫却并不觉得苦,反而却是以此为乐,乐在其中,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如此快乐呢?

  解说:跟所有的景区一样,三清山风景旅游区的开发,带动了很多与旅游观光相关的行业,抬轿就是其中的一项。

  采访:轿夫:一开始我不是抬轿的,我是挑担的,看到人家抬轿,我也抬轿了

  解说:抬轿和挑担不都差不多吗,有什么分别呢?

  采访:轿夫:抬轿和挑担一讲开你们就知道了,我担个担子放在这里休息,那个担子它不会自己跑到上面去,如果抬的是客人,你休息的时候,他会自己跑两步,说师傅你辛苦了,我多走几步,轻松收入还高

  解说:想想也确实是这么个理,抬轿子一圏三四个小时跑下来,如果遇到比较好的客人,这一圈也不会很辛苦,一个轿夫能有一二百元的收入。在山上,我们还遇到了不少挑夫,正担着担子,一步步往山上挪。

  采访:挑夫:你这担的有多重?60公斤,

  挑这一趟能挣多少钱?40元,

  挑这一趟需要多长时间?五个小时

  一天能挑几趟?一趟

  解说:跟挑夫一比,这轿夫还真是个轻松又挣钱的活。据轿夫们说,最好的时候,他们一个月差不多有三四千元的收入。

  采访:轿夫:我家这个房子基本是靠抬轿子抬起来的

  村支书:我们有60%靠抬轿子赚来的钱盖房子

  解说:对于靠着景区吃饭的当地人来说,轿夫这个行当可真算是只金饭碗了,既然是金饭碗,当然谁都想端一端。

  采访:轿夫:我们村有三四百人都抬过轿子

  村支书:抬轿子的不只我们一个村,附近有十几个村的人都在抬轿子

  演播室三:十几个村的人,要是一下子全涌上山抬轿子,那这三清山上可就没游客落脚的地儿了。虽说事情不会这么严重,但这只金饭碗要是谁都想伸手端一端,再闹出些矛盾,山上的这些快乐轿夫可就没那么快乐了。

  采访:轿夫1:经常吵架,追客,宰客,抬到半路就扔了,游客意见很大

  轿夫2:有的时候客人坐轿子上,一个要抬,一个不让抬,客人坐在上面下不来

  轿夫1:谁厉害谁抬,占山为王

  轿夫2:有的客人就说,我不坐了,你们自己吵去吧,我走了,你们俩个谁都不要抬了

  解说:僧多粥少,难免会出现拉客抢客的现象,谁不想多抬几趟多挣点钱呢,可是众多轿夫这么不管不顾地一争一抢,就给这个人间仙境般的景区带来了不和谐的音符。

  采访:管委会书记:游客多了,轿夫多了,问题越来越明显,投诉最多的就是轿夫问题。

  轿夫:有一次一个马来西亚的客人,最后都不敢游玩了

  解说:轿业的无序发展,轿夫之间的恶性竞争,已经成为严重影响三清山景区对外形象的一颗毒瘤,如果不整顿,任其发展下去,最后的结果也许就是毁了这个景区,砸了大家的饭碗。所以景区管委会曾经几次试图整顿轿业市场,可谁知工作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

  采访:管委会书记:我们整顿一次失败一次,感觉到无法管理,冲击最大的一次他们冲进管委会,把锅都砸了

  轿业公司经理:他们以前自由,想怎样就怎样,现在等于把野马圈起来

  解说:有了前面几次失败的教训,这次整顿景区管委会下了决心:请周边各个村的村级组织协助,由村干部去做轿夫的工作。那么这次的效果又如何呢?

  村支书1:开始我们动员了两天都没有用,轿业公司搞好几次都搞垮了,失败了,认为这次还要失败

  村支书2:他讲你们这些村干部饭桶一样,这个事都要去参与

  演播室四:前几次的整顿都以失败告终,这次的整顿一开局又是一样的不顺利,那么究竟是为什么,让这些轿夫对整顿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呢?

  采访:轿夫:以前一个月可以抬到三四千,现在一个月才搞到六七百。

  解说:收入差别为什么会这么大呢?原来景区管委会在对轿夫的管理中,不但限制了轿夫的数量,还规定了分单双号分批上山,而且必须排号,不能自己私自拉客,这项规定让轿夫们很不爽。

  采访:轿夫:没管以前天天可以上来,现在上来一周休息一周,一周轮一次,等于两周才有一次

  解说:那么管委会为什么会这样规定呢?

  采访:工作人员:单双号全上山人太多,而且坐轿率也没那么高

  解说:针对工作人员所说的乘轿率的问题,我们对游客进行了现场随机调查。

  采访:你们从哪里来的,江苏常州,你们今天打算雇轿吗,不雇,我们就是健身之旅

  你们从哪里来的?南昌,你们今天雇轿子了吗?没有,我们有七十岁的老人,还有孕妇,我们都没雇轿子,全程走下来的,很开心

  你们雇轿子了吗?太小看我们了,五十岁雇什么轿子

  解说: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如果不去主动拉客,有乘轿意图的游客确实不是很多,所有轿夫都在山上等着是没有必要的。另外,让轿夫们意见比较大的还有一个固定价格的问题。

  采访:轿夫:以前,他只出得起200,我们也愿意,就可以抬,一个人还能分到七八十,现在就不行了

  工作人员:开始说两百块,下来了说是一个人两百块,不是一个轿子两百块,还有的离着还好很远,他们说还有一小段,一两分钟就到了,你自己走走吧,其实还有很远

  解说:说来说去,轿夫的不满全都落在一件事情上,那就是管理规范了,收入就要下降。

  采访:轿夫:秩序是好的,但收入一落千丈。那你们还是希望不要管是吗?是,大部分人希望不要管

  演播室五:混乱的轿业市场不整顿是不行的,但由于触及利益,致使轿夫们群情激愤,事态一时又难以平息,整顿工作该如何进行下去呢?

  解说:以往几次整顿都是由管委会直接做轿夫的工作,这次,管委会改变了工作的方式。

  采访:管委会书记:通过党组织下去做工作,当时老百姓接受不了,我们讲越是困难的时候,党员越要带头,你家里的亲朋好友你先去做工作

  村支书1:挨家挨户做工作,签合同

  村支书2:当时村支部,村委会全部下去,挨家挨户做工作

  村支书1:工作难度大得很,连夜按手印,最后还是搞下来了,两个月的时间,一次次开会

  解说:工作虽然难做,但是在各村基层组织的积极配合下,这次轿业市场的整顿工作还是顺利完成了。

  采访:村支书1:我们天天去,去了十五天,哪个村的,谁的人谁看着,我们村干部每天去两个,上饶还派了部队,没人闯关,结果是好的

  解说:毕竟,这山这水这景区是当地这些轿夫靠着,吃着,生存着的地方。

  采访:收入减少了你不介意吗?轿夫:如果说不介意不可能,因为我们靠这个为生,但我们是景区的一分子,锅里有了碗里才会有,如果这样乱下去,就像杀鸡取卵,形象搞坏了没人来了,大部分人会这样想

  解说: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现在轿夫们慢慢适应了新的秩序。

  采访:轿夫:现在该你抬你抬,不该你抬就坐在边上休息,没有人拉客了

  部长:农民是自由团体,基层组织就是要引导、规范、管理,让他们走得更远

  演播室六:在基层组织的积极配合下,这次的轿业整顿终于搞成功了,可是由于不能再去跟客拉客,随意变动价格,轿夫们的收入比以前减少了,这可是个隐患。要想巩固轿业整顿的成果,还是得从增加大家的收入上动脑筋。

  解说:尤高强是三清山脚下玉坑村的一名党员,他在当地可是个有名的勤快人,要说抬轿,他也抬了好几年了,靠着抬轿盖起了房,还开起了农家饭馆。因为轿业整顿,他的收入也减了不少,但这对他的影响并不大。

  采访:尤:我现在在家里开了小饭馆,去采石场帮工,还做小工,我们这里做小工收入还不错的,吃他的一天还有四五十元,我还抬轿子,做讲解员

  解说:只要有挣钱的活,再苦再累,尤高强也去干,经过几年的努力和积累,他现在建起了四层小楼,开起了家庭旅馆,对于挣钱,尤高强有他自己的想法。

  采访:尤:抬不抬都要生存,视野要开阔,不能总往一个方向走

  解说:尤高强的想法和做法带动了身边不少的村民,很多村民都继他之后动了做农家饭办小旅馆的念头,多条腿走路的想法现在已经深入人心。邵茂正前两年因为受伤,不能再继续抬轿了,没有了抬轿的收入,他家的生活却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他利用抬轿积攒的钱养起了猪,同时家里人还在山上挣着另外的收入。

  采访:邵:我爱人在山上搞卫生,女儿考上大学,暑假上山做导游,赚学费

  演播室七:抬轿子是一条很好的致富路,但它不是唯一的路,毕竟能够在山上抬轿子的人是很有限的。而那些能获得在山上抬轿子机会的轿夫们都很珍惜、热爱并尊重这份工作。

  采访:尤高强:以前轿夫是在门角吃饭,不能进厅堂的,是很低贱的,一个人从事的职业可以低贱,很多事是不能选择的,但灵魂一定要高尚,我跟很多轿夫说,不要看轻自己,不要自毁形象

  解说:尤高强酷爱书法,他说,书法能够让他忘掉烦恼,还能让人变得文雅起来。他能够把抬轿和书法结合起来,并且在抬轿的过程中找到书法的乐趣。

  采访:有没有跟游客讨论过书法?有啊,他们把书法方面的论文都给我看,你抬过吗?抬过,不失时机地请教

  解说:而喜欢看书的程名忠也在抬轿的过程中得到了提高。

  程名忠:作为轿夫,必须多看书,充实知识。看了书讲给游客听的时候你开心吗?开心呀,游客说你知道这么多,不该抬轿,我说我不抬轿谁说给你们听呀

  游客1:你对轿夫满意吗?非常满意,像导游,又超越导游

  游客2:对轿夫满意吗?满意,舒服,很好

  游客3:满意

  采访:程:我是中学生,游客是大学生,跟他们聊天受益匪浅

  解说:由于加强了管理,农民自身观念在转变,轿夫的素质也在逐步提高,但是一些游客出于固有观念,依然瞧不起这些轿夫。就在我们的拍摄快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听到了这样一件事。

  采访:轿夫陈小忠:昨天我从家里来,到这里我是第一顶轿,我就抬去了,没有吃早饭,抬的客人比较重,我把他抬到巨蟒脚下有景点的地方,顺便吃早饭,那客人说你为什么那么快,我们抬轿子下山是要快一点的,不然两个人很难配合,面泡好了在那里,让我吃了不就好了,她还在那发火,面泡好她泼了我一身

  轿夫2,人家早饭没吃,跟你说明了,干吗把方便面打翻,抬轿也是人,你这一代坐轿,我下一代也会坐轿的

  陈:当时别人客人和老板都说,这种行为是不行的,叫我揍她,我一忍再忍,轿业公司对我们的管理就是客人来了比什么都大,我忍了没打起来,要打我们那么多轿夫能打不过她,武力不能解决问题,我就想,我不打你,下来处理

  解说:如果没有公司的管理,陈小忠的拳头肯定早就抡向了游客,但他最后还是克制住了。下山后,公司表扬了陈小忠,夸他的处理是明智的。在公司的调解之下,客人向陈小忠道了歉。

  演播室八:

  陈小忠忍了这口气,最终保住了自己的尊严和景区服务的品牌。就这样,经过长期的培训,一群山野轿夫终于变成了知理、懂法、守纪、明大义的合格的景区服务人员,他们的变化实在是很大。现在就连这些轿夫们本人都说,在景区待得时间久了,说话办事就是不一样了。建设新农村,需要我们的基层组织在各行各业都培养出一代新型的农民。好,看完节目,如果您想联系我们,请发送短信,移动、联通、小灵通用户发“77+留言”至9999316。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广告之后,请继续收看下期节目预告。

责编:肖阔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