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于洋认亲(2006.8.20)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9月05日 14:58 来源:CCTV.com

  节目导视:

  一个村姑,走了多年上访路;

  告状无门,生活贫困没出路;

  谁来解除她心中的苦闷,给她一条出路?

  请您收看《基层瞭望》栏目播出的“于洋认亲”。

  有句老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可在辽宁的阜新市却有一个城里人改写了这句话,他甘愿到穷乡僻壤去认了一门穷亲,而且一帮就是好几年。这个城里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解说:我们面前的朱艳辉看起来很平凡,可在辽宁省的阜新市她却是个出了名的人物,前些年她曾在各级政府间上访告状奔波了多年。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农村姑娘砸过好多个政府机构的大牌子。

  (朱艳辉)

  门前挂的文明单位的牌子

  我们都给拿下来了 都给砸了

  解说:她自己也因此成了收容所和看守所里的常客。

  我们那个时候就一个心思

  砸完之后你愿给我们抓哪儿

  就抓哪儿去

  判刑 判死刑

  爱啥样啥样

  那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解说:正当朱艳辉对人生和命运失去信念的时候,一个人的到来,使她和她的家庭出现了转机,改写了她后来的人生。

  (朱艳辉)

  我们派出所的所长说

  这是于书记

  有事你跟他说吧

  我说我也信不着你

  我也不跟你说

  我说 跟你说你也给我解决不了

  (于洋)

  见面应该说不是很愉快

  她当时对政府干部很反感

  我去的时候基本不和我说话

  没好话

  解说:朱艳辉为什么会有上述过激行为,为什么这么反感干部们呢?朱艳辉说, 这一切都是因为1991年她们所在的哈拉哈村在收取农业税和村提留时与他们家产生了分歧引起的。

  (朱艳辉)

  要农业税和村提留的时候

  别人家都减免了

  给我们家增加了

  我们要求镇上给解释清楚

  他们也不解释

  解说:镇村干部当时的做法让朱艳辉的父母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于是两口子便到所在的王府镇和阜新县讨要说法,可直到第二年收取农业税的时候事情也没有得到解决,于是他们采取了不交的做法,可这一下却给自己招来了更大的麻烦。

  (朱艳辉)

  说我们家抗税

  跟去爸说 你知道不知道

  然后就开始抢东西

  都抢什么东西呢

  收音机 录音机 挂钟

  原来还养不少猪 鸡 啥都有

  还有40亩地的粮食都让他们抢去了

  主持人(二):王府镇和哈拉哈村干部当时的举动激怒了原本就怨气未消的朱家人,于是朱家父母开始走上了长达8年的上访路。

  (村妇联主任)

  上访的时候

  他们的地都不种了 都扔了

  猪鸡啥的都没有 房子也漏

  解说:为了支持父母,朱艳辉卖掉家里的牲口,带着弟弟妹妹外出打工挣钱,那年她才刚刚20岁。

  (朱艳辉)

  那时候我妈我爸到北京上访去

  我们几个就出去打工

  把我家的东西该卖的都卖了

  卖的钱给爸妈上访用

  解说:朱艳辉说,也许是父母觉得太累了或是不愿再拖累孩子们,2000年春天,他们在北京双双喝下了农药,唯一留下的遗物就是这两张照片。

  (朱艳辉)

  这就我妈我爸在北京上访时

  唯一留下的两张照片

  这背景是天安门广场

  这是天安门城楼

  这是人民大会堂 对

  照完照片之后

  照完照片之后他们就没有了

  解说:对于朱艳辉父母的多年上访,哈拉哈村现在的村干部还是有些不能理解,他们说,当时村里曾经同意给朱家一些经济补偿,但却被他们拒绝了。

  (村支书)

  原先朱艳辉的父母上访时

  村里也跟他们商量过 给他们补偿

  他本人在补助上不同意

  (村妇联主任)

  政府也挺同情他们

  说老朱家没有吃喝了

  咱村里给送点高粱米去吧

  他不要 他说 我就是饿死也不要

  他是个挺耿直的人是吗 对

  我不要 我非要弄个理儿

  把这个理儿整出来

  主持人(三):为了讨个理,朱艳辉的父母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留给朱艳辉的是一贫如洗的家庭和积聚在胸中的怒火。悲痛之余,朱艳辉把弟弟妹妹叫回家里,向他们表示了自己的意愿。

  (朱艳辉)

  我说不管好与不好

  咱们都得把这条路走下去

  不管走到哪儿

  咱们几个活一天就得走上访的路

  解说:为了坚定上访的决心,正值青春年华的朱艳辉又做出了一个决定:问题不解决就永不结婚。

  (朱艳辉)

  我妈和我爸付出这样的代价

  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太失望了

  这和你不结婚有关系吗

  还的讨说法嘛

  这样做是为了没有负担

  上访的时候

  对 主要就是为了没有负担

  自己上哪儿去都方便

  解说:那时,村妇联主任王大姐非常关心朱艳辉的生活,除了送些吃的,还经常开导她和弟弟妹妹。

  (主任)

  咱们作为一个农民

  终归还得以过日子为本

  那小小不言 鸡毛蒜皮的事

  哪家都有 不能总是较真

  解说:然而这样的开导丝毫没有动摇朱艳辉姐弟继续上访的决心,从2000年开始,他们的身影便经常出现在各级信访部门,由于对一些工作人员解决问题的态度不满,朱艳辉有一次楞是将阜新市信访办的牌子扛回了家里。

  (朱艳辉)

  市信访办的人说

  我们30年没办过一个案

  我们就不给你管

  我说 那你挂牌儿干啥

  这儿是人民来访接待室

  不管对也好 错也好

  你不是给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吗

  他说 那我们不管

  我说 你们净跟这儿糊弄老百姓

  咱们几个把他牌子扛家去吧

  解说:由于自己的过激行为,朱艳辉姐弟多次受到当地公安机关处理,但即便这样,他们的上访决心丝毫也没有被动摇。

  (朱艳辉)

  自己不管怎么艰难

  我妈我爸在我心里好像一个

  精神支柱

  主持人(四):由于心中的怒火和窘迫的生活,朱艳辉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暴戾,凡事点火就着,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她的过激行为也越演越烈。2003年,朱艳辉已经成了市里的名人,一个被公认的没办法挽救的人。就在她又一次被请进县收容所的时候,县委副书记于洋来到了他的面前。

  解说:虽然于洋早有心理准备,但收容所里的第一次会面还是让于洋碰了个不大不小的钉子,可他并没有生气,而且决定第二天再到朱艳辉家里去看看。

  (于洋)

  那时候相互之间谁也不信任谁

  需要做思想 语言上的进一步沟通

  这样我才能掌握姐儿几个的想法

  下面该怎么办呢

  我该从哪方面入手

  我们东北人讲话

  人怕见面 树怕扒皮

  你只有见面才能把事情搞清楚

  解说:听说于书记要来家里,起初朱艳辉姐弟还不信,朱艳辉想,在收容所里我那样对他,他为啥还要到家里来呢?这个当官的葫芦里到底装的是啥药?

  (朱艳辉)

  当时的脑子就寻思

  哪个当官的来不认为

  是一件挺平常的事

  解说:怎么琢磨都找不出答案,想着想着,朱艳辉突然紧张起来了。

  我说 咱家的东西赶紧收起来

  该卖的卖了

  他们要是抢 咱们干不过他们

  解说:让朱艳辉姐弟意外的是,那天于洋只身一人来到了他们家,而且进了屋一屁股就坐在了积满灰尘的炕上,可于洋的举动在对干部积怨反感的朱艳辉眼里那就是做样子。

  (朱艳辉)

  试探试探他

  看他嫌弃我们不

  你怎么试探他

  我就给他倒了杯水

  杯子可脏了 也没给他刷

  看他喝不喝

  他要嫌弃我们他就不喝

  他要不嫌弃我们他就会喝

  解说:于洋在朱家姐弟的注视下他痛快地喝下了那杯水。

  (于洋)

  当时你必须喝 不喝的话

  她就会认为你没把她当家里人

  人家能喝 咱们怎么就不能喝呢

  这个不是渴不渴的问题

  这是必须要做的动作

  你当时发现杯子脏了吗

  那能看不着吗 发现了

  主持人(五)没想到,于洋书记喝下的这杯水也同时浇灌了朱艳辉姐弟三人干渴的心田,多年来,第一次,有人会如此尊重他们。于是,她们开始用半信半疑的目光打量眼前这个大官。

  解说:看于洋喝完那杯水,朱艳辉才有心思跟他提起父母的事。

  (于洋)

  我说你先别着急 肯定会整明白的

  但是咱先把日子过好

  你就得把她先从固有的

  思维模式中领出来

  解说:由于对干部们的成见太深,无论于洋怎么说,朱艳辉还是有些犯疑惑,于是她又进一步进行试探。

  (朱艳辉)

  实际上我家没有好几万元的欠债

  但是我当时就说了

  我家有好几万元的欠债

  我想 他一听我家欠债这么多

  他要是害怕了不就不管我了嘛

  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他说 没事 都包在我身上

  以后我替你还

  (记者)

  当时你体察到她的用意了吗

  (于洋)

  当时我倒没体察到

  我是一种自然的反应

  我是没有感觉到

  可能朱艳辉思想比较复杂

  我真是没想到

  解说:没想到于洋竞没被吓跑,朱艳辉改变了对于洋的不信任,他们之间的交流也渐渐变得轻松平和起来。

  (朱艳辉)

  越听越入耳了那功夫

  也就愿跟他谈了

  能听进去了 我们之间就能交流了

  解说:可就在这时,于洋却突然跟朱家姐弟提出了一个令他们谁也没有想到的请求。

  (朱艳辉)

  他坐这儿喝完水就说

  我瞅你们的年龄也不比我小几岁

  以后就别管我叫于书记了

  就叫哥吧

  (于)

  我不想以一个干部的身份

  和他们不一样的身份去交流讨论

  我想和他们站在平等的角度

  并不是为了一时拉近关系

  并不是

  主持(六):于洋的请求先是让朱艳辉姐弟一愣,继而他们被那个温暖的称谓感动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多年来奔走在上访路上的姐弟三人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亲人和靠山,他们像孩子一样在于洋面前哭了。朱艳辉说,虽然很感动,但她当时并没有进一步做出反应,因为她还不知道于洋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的确,于洋这个哥当起来并不轻松。

  解说:由于连续十几年的上访,朱艳辉的家里当时已是一贫如洗,值钱的家当只有这几间父母留下来的破土房。要想让新认下的弟弟妹妹们安心过日子,于洋颇费心思。

  (于)

  怎么能够让她走出这条道

  那必须有个载体

  怎么办 最后我想

  要想让他们过好日子

  生活必须先富裕起来

  但不是给她几个钱

  她就能富裕起来

  作为我来说就是要给她

  创造一个创造财富的载体

  (朱艳辉)

  这个房子是干什么用的

  这是猪舍

  右边这个呢

  羊舍

  当时于书记来他就说

  给你盖羊舍盖猪舍吧

  你养羊你妹子养猪 都分开

  可以多挣点钱

  工钱 木料都是于书记给协调的

  解说:羊舍刚刚建好,于洋就给送来了十几只羊羔。可这羊还没养上俩月,朱艳辉就给于洋打电话说不想养了。

  (朱艳辉)

  我说哥呀 我不想养羊了

  把羊卖了吧

  他当时就说了

  你卖完羊干啥去

  我说卖完羊干点儿别的呗

  (于)

  我怕她没事干

  没事干再勾起以前的想法

  (记者)

  当时有没有腾出时间来

  去上访的意思

  有 要是把羊卖了出去打工

  一个月可以挣500元钱

  好比你这个月挣500元钱的话

  下个月不就能腾出时间(去上访)了吗

  主持人(七):放下电话,于洋就赶到了朱艳辉家,他像对待亲妹妹一样不留情面,对朱艳辉一顿狠训。挨了训的艳辉愣了,她这次是真的相信于洋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亲妹妹了。于是,她跟于洋哥保证,以后再也不提上访那件事了。可于洋对朱艳辉的反复还是不放心,打那之后,于洋往妹妹家里跑得更勤了。

  (朱艳辉)

  有时候他来了我不在家

  他就在这大门上留个条儿

  说 我来过 有事找我怕我有事

  解说:一年以后,家里有了一些积蓄,弟弟朱文强便缠着姐姐买了农用车跑运输,就是因为这辆车,朱艳辉又被感动了一回。

  (朱艳辉)

  我手里就有一万多元钱

  买完车就没钱了

  我说哥呀 没钱了

  这回真的没钱了

  连加油的钱都没有了

  我哥开上车就来了

  说 朱艳辉 给你1500元钱加油吧

  那你说我是啥感觉呀

  你说我亲哥他也挣钱

  房子我都帮他盖上了

  我跟他说没油钱

  你拿出200元钱来我都会想

  你看还是我亲哥 比别人强

  生活好的时候你给拿饺子

  不也没有用吗

  如果在饥饿的时候他给我

  那我得啥感觉啊

  解说:于洋这个哥当得越来越亲,然而对于弟妹们所做的事他并不是毫无原则地都点头支持。2005年,朱艳辉打算给弟弟盖处新房,打电话征求于洋的意见时就被泼了一瓢冷水。

  (于)

  因为她家的收入她都跟我说

  我认为她盖房子有点力不从心

  她妹妹结婚走了 就剩她和弟弟了

  你们姐儿俩盖房子再欠债

  将来对她压力太大

  解说:于洋说,当时如果同意朱艳辉盖房,那就违背了他的帮扶原则。

  (于)

  我认为应该靠她自己双手

  去创造财富 而不是说有人帮扶我

  我就在这等财富

  我必须把握这个尺度

  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帮她呢

  我认为在她最需要的时候

  你比如说这个事她确实想干

  可就差有人推她一把

  那我就推她一把

  而不是大包大揽

  把所有事都给她办好了

  主持人(八):有了这一次教训,朱艳辉后来学会了从长远的眼光考虑问题,事情过后,于洋又耐心跟她们讲了很多道理。打那以后,朱艳辉和弟弟一门心思都用在了养羊、跑运输赚钱上面了。

  解说:朱艳辉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放羊,如今她的羊群除了卖掉的还剩有50多只,这两年每年都有上万元的收入。为了防止羊啃庄稼,她总是把羊赶到离家较远的草甸子去放。

  (朱艳辉)

  每天都放吗这羊

  每天都放

  一天放几次

  一天放两次

  我看这大草甸子就你这一拨羊

  村里其他村民家里不养羊吗

  他们不养 嫌养羊累

  那在家干吗 农闲的时候

  农闲的时候在家里玩儿

  你算是勤劳的了

  我感觉放羊挺好的

  解说:放一回羊就需要两三个小时,羊吃草的时候,闲着没事的朱艳辉总喜欢到旁边的河沟里淌水。

  (朱艳辉)

  现在我们这里挺长时间不下雨了

  下雨的时候这里的水挺多的

  你小时侯也经常来这里玩水

  小时侯天天长在这里头了

  感觉好像回到童年那时候了

  解说:和于洋结亲之后,朱艳辉的生活、性格和心理状态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与干部村民相处的也都十分融洽。在她家采访的几天时间,我们时时都能闻到一股股刺鼻的臭味,朱艳辉告诉我们,这是鸡粪的味道,他们已经闻了好几年了。

  (朱艳辉)

  这是我们家

  东西两边都是养鸡场

  解说:为了攒鸡粪卖钱,两家邻居还在各自门前建了一个粪池子,这一来对朱艳辉家的影响就更大了。

  (弟弟)

  刮西南风的时候

  睡觉都没法睡 得把被子蒙上

  (妇女主任)

  你瞅这苍蝇 桌子上飞来飞去

  窗户上一层

  不知道的人就说

  朱艳辉 你怎么不打打呀

  她打得起吗 打不起

  你得有多少苍蝇药啊

  开苍蝇药厂的治住了

  要不你治不住

  不舒服 忒脏了

  解说:这期间,其他受影响的邻居来找朱艳辉,希望她带头到上面反映一下,可却被她压了下来。(朱艳辉)

  咱们也得理解他们养鸡户的难处

  他们现在也不大挣钱

  我说咱们也将就点儿吧

  解说:在哈拉哈村村干部眼里,朱艳辉跟从前相比,那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妇女主任)

  涉及到村里的工作她是大力支持

  涉及到老百姓的事她能热心帮助

  有能力 她有能力

  她是挺知情达理的人

  人家对我这么好

  我不能再给人家找麻烦了

  我得支持人家工作 就这样

  (村书记)

  发放各种救济金 敛水费

  修路 都是她负责

  给大伙办事 挺有能力的

  主持人(九):村民们也很认可朱艳辉的办事能力,去年把她选为了村民组长,朱艳辉本人也积极要求进步,向村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今年“七一”被村党支部发展为预备党员,现在,他们家的新房也已经动工兴建。解说:朱艳辉说,她很庆幸遇到了于大哥这样的好干部,而对于过去发生过的事情,她已经看开了许多,她说自己现在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那些事,因为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她去做。

  (朱艳辉)

  男的都出去打工了

  一帮40来岁的女人都在家打牌

  玩麻将 都挺无聊的

  我就跟她们说

  你们别在家里打麻将了

  我说下一步咱们在家都养猪养鸡

  一天挣10元钱是10元钱

  挣5元钱也比打牌强

  想把她们组织起来是吗 是

  解说:现在于洋这个当大哥的最发愁的事就是给已三十出头的朱艳辉找个对象成婚,妹妹一天没有情感归宿,他的心里就踏实不下

  来。

  主持人(十)几年来,于洋用兄长式的关爱温暖了朱艳辉姐弟三人冰冷的心灵,消解了他们心中的怒火和积怨,使得到处砸牌子的朱艳辉恢复了正常的心性,从一个上访名人变成了一个对乡亲对社会对党怀有炽热情感的预备党员。于洋认亲,体现了干部与百姓之间的鱼水深情。建设新农村,我们需要更多的于洋式的用真心、 动真情为百姓做事的好干部不断涌现。看完了节目,如果您有什么感想请联系我们:移动、联通、小灵通用户发“77+留言”至9999316。今天的节目就到这儿,广告过后,请你收看下期节目预告。

责编:肖阔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