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热点透视

台湾选战中的地下赌博

央视国际 2004年02月20日 17:09


  主持人 李红:随着台湾地区领导人选战的不断升温,岛内出现了针对领导人选举结果的赌博行为,这一以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果为赌注的赌博活动,实属少见。那么岛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赌博现象,赌盘的行情,是否会影响岛内领导人的选举结果,就这方面的话题,今天我们演播室邀请到了两位嘉宾一起来探讨,他们是来自台湾佛光大学政治所刘义均教授和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显龙教授。

  据台湾东森电视台的报道,在台湾地下的赌博活动是多种多样,例如,赌球、六合彩等等。而近期围绕选举而进行的地下赌博活动也顺势开盘了,这张单子就是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签注单,业内人士介绍说,地下赌场推出了多种赌盘供民众挑选,押注金额是每注1000元新台币。岛内一些网站还邀请嘉宾对有关选举的赌博进行指导,选举赌博俨然已经公开化。

  主持人:我们今天的话题要从赌博谈起,说到赌博,每个人好像都有自己不同看法,有人说赌博是一种恶道,有的人说赌博是一次非常刺激的历险,那么随着现在岛内的选战不断的升温。可以说,地下的一些赌场也顺势开盘了,请问刘教授,您是来自台湾岛内专攻政党选举的一个专家,您怎么来看待岛内,赌选举这样的现象?

  台湾佛光大学政治所 教授 刘义均:

  选举对于一些平常没有娱乐的人来讲,或者对选举不是很狂热人来讲,大概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的。可是选举如果能够就带给人更多的狂热,他平常又习于六合彩、刮刮乐、或者就说乐透彩,对他来讲多一个新的项目,他会非常的兴奋。可能在选举比较竞争激的烈状况之下的话,会有这种行为,

  主持:也就是出现这种现象,也跟选情处在一种焦灼的状况有关系?

  刘:当然,选举如果它的结果越不确定,参与选举这个活动当中,既然不能当候选员,不能当助选员,除了投票之外,总是要有情感发泄的地方,可能这就变成他参与的一种方式,越是激烈的时候,不知道鹿死谁手?谁最后会当选,那参与这个活动的人。他的兴趣会比较多,那参与的人兴趣高,参与的人多,他的气氛越激烈的话,就会使得这个活动,扩大他在选举过程当中的影响。

  主持:朱教授您给我们分析一下,现在这种赌博与岛内的比较风靡的,乐透彩、刮刮乐,还有香港的赌马,他们之间的不同之处?

  朱:赌选举跟赌刮刮乐,跟乐透彩一样,都是要赌钱,就是要赢钱,这个(赌)选举当然他要赌钱,这些赌客和庄家,他的目的并不是说,当然有娱乐的一方面,但是,更重要的目的还是要获取利润,这是有事实根据的,比如在2001年选举的时候,台北县长选举的时候,当时一般看好了是苏贞昌能赢,王建煊会输,肯定的。但是赢多少票,输多少票,这个就不确定了。台南、高雄赌的结果就不一样。同样是赌一个选举,但是它赌的结果不一样。


  选举赌博活动在台湾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到2001年选举赌博已有很多人参加,其中不乏诸多风险。2001年底台北县长的选举中赌博活动曾风行,当时民进党籍参选人苏贞昌一直被看好,会当选连任。因此,选前一周时,有八成民众押苏贞昌获胜。为此,庄家订出苏贞昌要胜出对手10万票以上赌客才会赢。结果苏贞昌仅赢五万多票,所以这八成押苏贞昌获胜的民众输得很惨,而岛内的庄家却由此赚进10亿元新台币。不过当时在南部地区,高雄的庄家却赔得很惨。最先赌盘开出高雄县长参选人杨秋兴胜出对手5万票,到选战最后两天,赌盘开出杨秋兴胜出3万票,结果杨秋兴赢得15万票,庄家惨赔2亿元新台币。

  主持:参与赌博的这样一个人群,他们下注的理由是什么?

  刘:为什么地下赌博的盘口会构成大家关心的议题,是因为如果看好度比较好的话,大家比较愿意去参与这个竞赛,参与这个赌博,越是看好的人,既然我已经在这边投注了相当数额的金钱,那可能我会认真帮他拉票,就像一个人的温度计一样,SARS期间,大家最关心您温度多少,可以候选人来说的话,除了民意调查,还有其他表现自己声势、气势的指标,地下盘口很可能是一个指标,如果地下的盘口认为A候选人他当选的比率会非常高,那么参与赌博的人他还同时有亲戚朋友,大家受到气氛的渲染,就有这种看好度,看好度在选举研究是非常重要的,越是被看好的人,票开得一般都是比较高的。

  主持:我听到有这样的评价,赌盘的行情,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些专业民调机构的民调的补充,那我不知道,这种评价,是不是真的有它一定的道理?

  刘:我想如果说地下赌博,关于政治选举赌博的盘口,丝毫没有参考的价值,那是骗人的,为什么连美国学术单位,有时候用这种方式来预测选举结果,类比于选举民意调查这方面,最主要就是,他们的假设是这样子的,如果你愿意为一个候选人投下相当的金钱,愿意压他会赢,那一定要有好的理由,一般的假设是说,你不会针对你投出的钱,跟您自个儿的钱开玩笑,那他们认为,如果你愿意压相当的数额,去赌哪一个候选人会赢的话,是你真心的会支持他,会在投票当日投他一票,差别在这边,有些人认为,这可以相当程度的弥补民意调查的不足,更有助于精确的预测,谁会当选,谁不当选,因为关系的是你的钱。

  据台湾东森电视台的报道,目前围绕地区领导人换届选举,台湾地下赌场提供赌客下注分为全岛盘和区域盘两种,全岛盘的部分包括:如果连战胜陈水扁70万票,民众投注1万元除收回本金外可赢得7500元新台币;连战胜陈水扁95万票,投注1万元赢9500元新台币;而如果连战胜陈水扁120万票,则是投注1万元赢11500元。区域盘的部分,在南部陈水扁胜连战5万8000票;投注1万元赢9500元新台币;高雄市陈水扁胜连战4万票,投注1万元赢得9500元新台币。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全岛盘以“连宋配”票数胜出“扁吕配”的总票数70万票最抢手,而在南部的区域盘中,则以“扁吕配”的票数胜出“连宋配”下注的最多。

  主持:那么朱教授,目前台湾这样一个赌盘处于一个什么样的行情,您了解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朱:反映了选情的一个现实,选情的一个现实。就是说确确实实除了民调和一些专业学者所判断的,连宋选情要好于陈水扁之外,赌博的行情也证实了这一点,就是连战和宋楚瑜的选情确确实实要比陈水扁、吕秀莲要好。这也是一个原因就是为什么陈水扁会赶去找庄家的一个原因。

  据台湾媒体报道,全台赌盘一致看好“连宋配”,面对选战不利态势,陈水扁日前多次南下,密会与赌盘关系密切的庄家。然而就在这次会面后不久,台湾的检察部门却提出,关于选举的赌博活动几乎已经公开化,这种活动可能影响选举的公平性,台湾各地的检察部门要对这类活动进行侦办。

  主持:我们注意到岛内的媒体有这样的一个报道,陈水扁跟一个操控赌盘的一个“组头”进行会面,这样一种活动,您作为台湾来的专攻政党选举的一个专家,您怎么来看待这样一个举动?

  刘:我想在竞选的过程当中,参选人对于社会各地的,有名望的,有人脉的,有影响力的,有经营企业能力的,重量级的地方人物,都会积极的予以参访,就是拜托他支持这是正常的,可是在拜访一个盘口一个重量级的组头,所谓重量级的组头,很可能他在台湾盘口是他的,然后南台湾都是他的,都有可能。对于这么一个拥有相当人脉的人,才能办待取缔非法性的这种赌博活动来说的话,它的人脉是非常丰沛的,一定要去看他,当然,按照民进党军师邱义仁的说法,是割喉战,割喉战的意思就是可能最后的输赢,只是0.5%,0.1%的情况下,那是寸土必争。

  主持:近期台湾当局的相关部门宣布,一定要严查这种赌选举的赌博行为,那么二位怎么来看待这样一个问题?

  朱:迟不做,晚不做,在(选举)关键的时候,做这个事情,我相信确确实实跟选情的变化有关系,他完全取缔是不可能的,另一层含义还是想影响人,影响一些庄家,你们不要做得过火,你们做的事情,不要完全把我抹黑了,完全不行了,你们做得要过得去要像样一点儿,起码差距不要这么大,我打选战,就是说整个民调对我不利,连这个对也不利,那我最后真是完全输下去了。他肯定不甘心,他也是间接想影响这些赌徒、庄家的意识所在。

  主持:有专家评论说,台湾出现这种针对选举结果的赌博活动,一方面反映出岛内在选举文化中的奇特现象;另一方面,也多少反映出了台湾选民对某些候选人的认同程度(编导:安倍含;摄像:李军 雷昊)

(编辑:王京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