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频道 > 发现之旅 > 正文

玉碎夺魂 

  河北中山靖王刘胜夫妇的墓中,出土了大批精美的玉器,上等质地的玉璧就有69件,还有玉剑饰、玉璜等,广州西汉南越王墓中陪葬了244件玉器,徐州狮子山楚王陵虽然已经被盗,但仍然发现了200多件玉器,而且玉质精良,雕琢工艺精湛。如果说是因为国力衰弱,没有财力来置办精美的玉器,却为什么又能够建造如此大规模的陵墓,双乳山汉墓的开山凿石量达到了8000立方米,超过了徐州狮子山楚王陵的工程量,这在国内已发掘的汉代诸侯王陵墓中是非常罕见的,看来,陪葬玉器的稀少无法用财力不足来解释。那么,为什么双乳山汉墓中只用很少的玉器来作为陪葬呢?

  西汉时期,什么身份的人使用什么等级的陪葬品是有严格规定的,会不会有什么原因,让这位济北王被剥夺了用玉陪葬的权力呢?一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了墓主人身上,任相宏回到山东大学,再次埋头史料中。


  他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判断,刘胡虽然在位54年,更有理由修建如此大规模的陵墓,但从史料看,他是寿终正寝,没有理由不使用玉衣作为陪葬。任相宏开始把目光转向刘胡的儿子,最初并没有引起他足够重视,在位11年的济北王刘宽。

  汉武帝四年,在位54年的刘胡去世,刘宽即位。成为济北王的刘宽更加没有约束,自由放荡,无法无天。刘宽即位后第十二年的一天,后宫里又传出淫乐的声音,宫中的所有人,对于这种声音早已经习惯了,然而,当送酒的侍者看到眼前的景象是,还是被惊呆了,济北王刘宽正在和自己父亲的王后和妃子淫乱,这是乱伦,在注重礼仪的汉代,绝对是大逆不道的行为。

  然而刘宽并未因此被杀,汉书中没有记载原因,但可以做出大胆的推测:没有不透风的墙,刘宽乱伦的事很快就传了出去,传到了当时的皇帝汉武帝的耳中。武帝对这件事似乎并不以为然,刘宽毕竟是武帝的亲戚,而且并未威胁到中央政府的统治,所以汉武帝并没有马上采取什么措施。

  发掘工作仍在继续,在玉枕的内侧,也就是墓主人脖子所在位置的泥土中,任相宏手里的竹签又碰到了什么东西。用刷子扫掉泥土后,任相宏看清了,泥土中露出了十几块非常小的玉石,玉石淡淡地散发着神秘的光泽。谁也不知道它们是做什么用的,而且为什么要埋在墓主人的脖子下面。

  这十几块小玉石的出现成为当天发掘最令人大惑不解的事,回到驻地,任相宏开始仔细端详,他发现,这些玉石似乎是某种玉器的碎片。于是,他尝试着开始进行拼接,碎片并不太多,按照缺口的裂纹,任相宏的眼前很快就出现了一件玉器。任相宏看出来了,这叫玉剑璏,剑上的一种饰品。

  在汉代,用玉装饰后的剑一般不作临阵之用,而是一种仪仗器,是显示一个人身份地位的标志之一,玉剑璏代表了一个人极高的地位和身份,用它陪葬是上流社会贵族的惯例。但为什么这两件玉剑璏却是碎的呢?

  玉剑璏在玉枕旁边,玉覆面的下面,同样是玉质的东西,如果陵墓塌陷,肯定把玉覆面和玉枕也压碎了。那么,为什么玉剑璏是碎的呢?任相宏推测,只有一种解释。

  这两件玉器是下葬的时候,人为地砸碎的。帝王的陵墓中,陪葬品的使用一般都是有讲究的,这两块粉碎的玉剑璏代表什么呢?而且是谁把它们打碎的呢?笼罩在双乳山汉墓上的神秘气氛越来越浓了。

  陵墓里的文物全部清理干净后,任相宏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头,在所有的文物当中,居然没有发现印章。西汉时期,印章是一个人身份的最重要标志,不论是皇帝、王、还是诸侯,下葬时最重要的陪葬品就是印章,而且可能还不止一枚,会有象征权力的金印、银印,还会有用玉做的私印,就算没有权力的富贵人家下葬,也必定会放入死者的私印的,否则,到了地下,怎么证明自己的身份呢?

  盗墓贼并没有进入墓室,所有的陪葬品没有被盗过的痕迹,印章难道不翼而飞了吗?任相宏知道,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下葬时印章根本就没有放进陵墓里,但为什么不陪葬印章呢?这在注重礼仪的汉代,是绝对无法理解的。

  陵墓中出现了太多的反常现象,任相宏感觉到,在陵墓的主人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济北王,并没有按当时完整的葬礼下葬。

  在清理墓道的时候,任相宏发现,靠近墓室部分的墓道两侧已经修建有明显的排水沟,然而,排水沟往外墓道方向延伸的时候逐渐就没有了,显然,这座陵墓的排水系统并没有做完。

  墓道里还有一处更加说不过去的设施,在墓道的中部,有两段用碎石头垒起的矮墙,凿石量达到8000立方米的巨大陵墓,却用碎石头垒了一个门,这不像王府的豪门,倒更像是村户人家的柴门。

  双乳山汉墓墓道中的这种种反常现象,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座陵墓的墓道根本就没有修完。

  任相宏仔细回想整个发掘过程,他隐隐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王暴毙或者缺乏资金可以解释陵墓没有完工的原因,但却无法解释其他的一些奇怪现象。

  陵墓的主人下葬时使用了三重棺,二重椁,符合西汉诸侯王的五重棺椁制度,而且建造了规模如此庞大的墓穴,但他却没有使用一般王室都采用的黄肠题凑?

  黄肠题凑是天子赏赐的一种葬制,在汉代王的墓葬中非常流行。北京的大葆台汉墓保存了最完整的黄肠题凑。它是设在棺椁外的一种木结构,用黄色的柏木心堆砌而成,黄肠是指棺椁外的柏木,题凑是指用柏木来堆砌,合起来称为“黄肠题凑”。

  在墓穴的石壁上,任相宏发现了许多方形浅坑,而且越靠近墓室的底部越明显。它们不可能是无意凿成的,也不像是施工留下的痕迹,所有到陵墓看过的考古学家,没有人能够解释这些浅坑的含义。任相宏推测,墓室墙壁上的方形浅坑是在暗示着黄肠题凑的形式。为什么要用暗示的方式来表示自己下葬的等级呢?

  《汉书》上记载,刘宽曾经对汉武帝实施当时最流行的“偶像伤害术”,他用桐木削成汉武帝的形象,并且在木头人的心脏、头颅等要害部位插上铁针,然后把它埋入地下,并且每天用恶语诅咒,希望汉武帝早日归天。

  刘宽诅咒当今皇上的事被他的仇家知道了,仇家马上向汉武帝告密,因为他知道,“诅咒天子”,其罪必死。这次,汉武帝可没有上一回那么宽容,胆敢诅咒天子,和谋反没有任何区别,加上之前的乱伦,两罪并罚,皇帝马上派了一名官员带人前往济北国,要把刘宽押往都成问罪。

  济北国离都成并不远,京城来的官员很快就到达了济北国都,刘宽空有一米八几的大个,其实没有什么魄力,骄奢淫逸的生活已经磨掉了祖辈遗传给他的血性,他已无力反抗,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被吓破了胆,就在天子的羁押令到达的同时,在无奈和惶惑中,刘宽在自己的府中拔剑自杀了。

  从《汉书》中的记载任相宏判断,双乳山汉墓的主人应该就是这位乱伦、诅咒皇帝,最后自杀的济北王刘宽。

  刘宽死后的事情,《汉书》中并没有记载,但任相宏已经可以做出大胆的推测。刘宽畏罪自杀后,济北王家族只能准备他的葬礼了。刘宽属于非正常死亡,没有任何先兆,因此连加紧完善墓穴的时间都没有了,陵墓已经不可能达到最初的设计,墓壁上还留下了民工的通道,墓道也没凿平,排水沟没完成,临时用石块堆了个墓门,修了十一年的陵墓只能说是一个半成品,刘宽就这样被葬在了这座尚未建完的陵墓中。

  黄肠题凑作为皇帝赏赐的一种待遇,诅咒天子的刘宽肯定不可能使用了,但济北王的家族又不甘心,因此在墓壁上凿了些浅坑,借以替代黄肠题凑。

  至于说玉的使用,刘宽就更没有资格了。刘宽和自己父亲的后妃乱伦,在注重礼仪的汉代,他的品德简直是坏到了极点,这样品行的人,是不能用大量象征美德的玉器来陪葬的,因此,在墓中,任相宏只看到了九窍塞、玉枕头等一些基本的葬玉,而且,刘宽也不能使用金缕玉衣,但又不太甘心,也就只好凑合使用更简单的玉覆面了。墓中没有发现印章现在也可以解释了,犯下这么多罪行的刘宽,最终连证明自己权力和身份的印章也不允许陪葬在身边。

  如果是刘宽的家人来埋葬他,他们肯定不会让他到了地下还要背负着世间的这一切罪责,葬礼的现场可能有汉武帝派来的人,他监督刘宽的家人不许按王礼下葬,而且,在最后的时刻,他敲碎了两块玉剑璏,放到了刘宽的枕头下。

  刘宽虽然贵为一方诸侯王,死后也能享受大规模寝陵,但因为他得罪了中央政府,最终也只能落下一个可悲的结局,他在世间所做的一切,到了另一个世界也无法洗脱干净,枕下破碎的玉剑璏,不仅表明这人品德有问题,而且还暗示了此人是用剑自刎而亡。

责编:戴昕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2 页,当前为第 2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