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马斌读报10月9日内容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09日 11:27 来源:CCTV.com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欢迎您第一时间听我马斌读报。

  先来看看今日头条。

  先来看一封信。“张书记:您好!我是一名中学生,由于定力不足,就在同学带领下来到网吧,从此一发不可收,几乎每天到网吧…今天我终于认识到我错了,认识到网吧的危害……希望您抽出一点时间管一管这不良之风。”这是一封写给山西省方山县委书记张国彪的求助信。《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说,就是这封信让方山县的张书记下定决心,在全县范围内展开了一场规模空前的网吧整治风暴,对于那些屡教不改允许青少年进入的网吧进行了大清查。整治的结果是,县城仅有的7家网吧全部都被取缔,而方山县城也成了全国绝无仅有的虽然开通了网络但却没有一个网吧的县城。围绕全面取缔网吧的做法,各家媒体是众说纷纭。

  沈阳的《时代商报》观点鲜明,认为,《少年“游”则中国忧,支持关闭黑网吧》。文章说,保护孩子是无条件的,管理部门已经在执法程序上做到了“仁至义尽”,违规者屡教不改,政府当然有权力取缔。在众网吧都拿法规当儿戏的情况下,关掉,是务实的选择。

  《鲁中晨报》则从分析方山县城无网吧的原因入手,表示支持。文章认为《无合格网吧不等于“无网吧”》。方山县并不是要关停所有网吧,而是要关停违规网吧,只不过令人遗憾的结局是,县城内的网吧竟然都不合格,由此也成就了“无网吧县城”。方山县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应该是一个可资借鉴的范本。

  当然也有持反对意见的。

  《山西晚报》就对这一取缔行动的后果表示担心。文章就问《“方山无网吧”是暂时的还是长期的?》,诚然,整治行动本身无可指责,但后续政策却并没有及时跟进。合法的网吧以后能不能开业呢?归根到底,网吧的出现是一个文明社会的象征,把它从公众的生活中彻底抹去既不必要也不可能。

  《西部商报》则说,《规范网吧,无须一网打尽》。文章说,首先,方山政府对网吧斩尽杀绝的最初理念并不是因为网吧的违法经营,而是因为网吧有负面的影响,让一些家长感觉到孩子难以管理。这样的初衷本身就有问题。其次,网吧并不是为未成年人服务的,关闭网吧,会影响许多成年人上网的权利。

  要我说,如果这个县的网吧都在违规经营,那都关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但管理者的目的不能是取消一切网吧,毕竟,网吧不一定都是黑的,上网也不一定全是坏事。下次有合格的还是让人家开吧。

  接着往下看。

  《中国青年报》说,每逢秋季开学,乌鲁木齐市户籍警都特别忙,因为他们每天都要办理一批又一批的户口迁移申请。这其中的大多数,都是为了孩子能上名校而办理的户口迁移。由于乌鲁木齐实行“中小学生按户口就近入学”,家长们都费尽心思地把孩子的户口转到名校所在地段。目前,乌鲁木齐城区人户分离人员总数超过了20万,就是户口和住址不在一个地方,其中有约18万人都是“为了孩子上学,户口跟着名校走”的。

  对此,《海峡都市报》就问了《18万人户分离,谁之错?》?文章说,教育资源分配的严重失衡是导致人户分离的表面原因,而僵化的户籍制度所导致的流动人口权利空壳化才是问题的本质。

  前两天看《南方日报》,说某重点学校一个班上就有十几个新同学,家里的门牌号码竟然完全一样:都是学校附近一个公共厕所的号码。看了这样的新闻,真不知道该批评教育部门还是批评户籍管理部门。要说孟母三迁,是为了孩子读好书,迁户口也是为孩子读好书,所以家长是没错的。要想杜绝此类事件,只有一个办法,取消重点学校。

  前一阵我们给您读过一条新闻,说的是山东曲阜向全球发布了孔子标准像。这文圣有了标准象了,武圣哪能闲的住呀,这不,关公也来凑热闹了。《新民晚报》说,山西运城市有关负责人表示,有意效仿山东推出关公标准像。目前他们已经从明朝的关公像中选出比较有代表性的画像,交给文化公司进行设计包装,计划把“准标准像”先赠送给文化界有关人士,如反应良好再向公众推广。据说此举有利于推广关帝文化。

  对此,《新商报》就评论说,关羽的英雄事迹有太多虚构的成分,不应该和孔子相提并论,更没必要设立什么标准象。再说了,“标准像”,哪来的“标准”呀?还不都是人编出来的?无非是想把“标准像”当“写真照”拿来卖钱罢了。

  我们常说,一千个读者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相信,每个喜欢关公的人心中也都有一个自己的关云长,这是什么标准都改变不了的。

  继续。

  现在住在城市里的人,都愿意到农村去享受一下农家的快乐。《重庆晨报》说,以后再到重庆的农家去做客,您享受到的可是星级待遇。重庆的农家乐和酒店一样,要评星,分一至五星。以后开设农家乐,房屋也不能随意建了,要按照专家设计出来的建筑样板图建造。看来,以后去农家,咱们都改住标准间了。

  对此,《河南商报》评论说,如此规范,“农家乐”还乐得起来吗?“农家乐”之“乐”,因农家的不同而不同,关键就在于与市民生活的“差异化”。城市的“千城一面”已经广受非议,难道“农家乐”也要“千家一面”?

  下面来看一下今天的读报留言。

  再谈足球就是国耻。

  说这话的是著名笑星赵本山。《扬子晚报》上说,赵本山曾经担任了半年时间的辽宁足球俱乐部经理,最近在一次采访中,当记者问到他对中国足球的看法时,赵本山摇了摇头说,“没想法……都不值得一谈了……球迷也都别太伤心也别太认真,看着玩就行了”。看来本山大叔对中国足球是彻底失望了!

  助人为乐是我的本份。

  这是湖北省公安县原副书记杨政法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过,他可不是无偿助人为乐,想让他帮忙,您得提前预备好钞票。《长江商报》说,在职期间,杨政法非法收受了20多人的贿赂,共计90余万元。给杨政法送礼,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种风气,被称做“长线投资”、“感情投资”。在当地人眼里,只要杨政法收钱了,基本都能办成事。有人甚至把杨政法和及时雨宋江相提并论,他自己也大言不惭地说是助人为乐。

  医生,我这鼻子不旺夫,给我隆高点……

  说这话的是重庆的袁女士。《重庆晚报》说,袁女士的丈夫十几年前就开始作生意,挣了很多钱。可是最近几年却连连亏损,袁女士很是着急。最近听说有个姐妹整了个旺夫相以后,她老公的生意就一下子变好了。袁女士立马跑到了整形医院,说,“我当家庭主妇10多年了,一直没给老公的生意帮上忙。这次一定要整个旺夫相帮助老公。”看来这袁女士真是豁出去了,为了旺夫,也顾不上疼不疼了。爱心值得肯定,不过这做法有待商榷,成龙鼻子高,可是人家没老公,旺谁去呀?

  实在找不到“快乐的一天”,这作文可怎么写啊?

  说这话的是武昌小姑娘小肖。《楚天都市报》说,小肖今年读六年级,小学要毕业了,功课挺紧张,这个国庆长假小肖可没少学习。虽然跟着爸爸妈妈去走亲访友,可别人玩,小肖就只有在隔壁房间做练习,写作业。好不容易出去郊游了一次,还得带写作文的任务,作文题目是《快乐的一天》。每到一处景点,妈妈都要提醒她,哪些见闻可以写进作文,一点愉悦的心情都没有了。国庆过完了,别的作业都完成了,就这篇作文没完成。现在的孩子,书包越来越重,快乐越来越少了。

  如果你付2元钱劳务费,我就把位子让出来。

  说这话的是公交车上的一位青年乘客。《新民晚报》上说,日前,老陈乘公交车去火车站接人,车上人那叫一个多,地方那叫一个挤。途中上来一位肢残老人,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售票员连叫几次“请哪位乘客让个座”,都无人理睬。这时候老陈实在看不下去,便请坐着的一个年轻人让座。谁知年轻人张口就说:“我好不容易抢到座位,你却来做好人。我风格没你高。要让座可以拿钱来。”老陈没办法掏出2元给他。残疾老人这才有了座位。咳!要说这老陈也是的,怎么给2块钱这么多,要我说给两脚就足够了!

  再来看国际方面的消息。

  刚过完中秋,亲朋好友互相送的礼物你打算怎么处理呢?要是美国人的话,他们就把这些礼物留着,等到再过节的时候,打包再送出去。《苏格兰人报》说,美国有家公司调查发现,现在的美国人,会过,有一半的美国人把过节收到的礼物,重新打包再送人,不过这些礼物都属于装饰类的,比如镜框啊、壁画啊、花瓶啊等等。将近八成的美国人都觉得这么做没什么不好,这已经成为一种新风气了。不过,这招在咱中国可能不适用,因为咱们时兴送吃的,等到下个节日,恐怕这些礼物就要变臭了。

  《波士顿环球报》说,马来西亚最近发起了一场运动,说马来西亚话。这么说有点糊涂,马来西亚人不说马来话难道说中国话?原来,虽然大部分的马来西亚人是说马来话,但是他们的语言里不仅有马来语,还夹杂着英语。为了规范日常用语,政府就说了,以后不许再半英半马了,像这种“hello,吃了没”是坚决不允许的。一律按要求,好好说马来话,要是有不好好说的,罚款,而且还罚的挺贵,说错一句最高可以罚到271美元,快2000元呢。要搁咱这儿,那些跨国公司、IT企业的白领非罚得倾家荡产不可。

  再来看其他方面的消息。

  西安的《三秦都市报》上说,前几天,西安市民张女士8个月大的外孙突然拉肚子,赶紧送到一家儿童医院。医生一看说,你这孩子有点脱水,需要打吊针补水。结果从上午11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15个小时一共打了8瓶吊针。这个时候孩子全身开始水肿,原本瘦瘦的脚丫子都鼓了起来。张女士只好找来医生。医生检查完了又说,这孩子得了急性肾功能衰竭!我们治不了,你们还是出院吧!一听这话张女士犹如当头一棒,难道拉个肚子还成了绝症啦?后来她又带着孩子换了一家医院,经确诊根本不是肾功能衰竭,水肿是因为补的水没有正常排除体外。是啊,8瓶吊针打进去,不水肿才怪,何况是一个8个月大的婴儿!我看,孩子的肾没问题,医生的责任心有点问题。

  《青岛早报》说,老李今年45岁,做蔬菜生意赚了几十万,后来又在房地产上赚了上千万。有了些资产后,老李在北京认识了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看着人家说起自己的工作那么自豪,再想想自己曾经是卖菜的,老李顿时觉得矮了半截。为了能在别人面前抬起头,老李三番五次夸海口说自己在国务院某处供职,是个响当当的处长。职务高了,自然就有人求他办事,还给他送礼,可纸里包不住火,假处长的身份还是被揭穿了,他也为“吹牛”付出了昂贵的代价,进去了。用他自己的话说,这都是钱烧的。要我说,这不是钱烧的,是虚荣心闹的。

  科学和迷信本来就是水火不相融的,可是《三秦都市报》上的一则消息说,西安的一家科技学院却把“神坛”摆进了教学楼。原来几年前,这家学院在校学生仅有200来名,经营亏损极其严重,濒临倒闭,于是学校的负责人找来了一个自称功力深厚的法师,在教学楼里做起了法事。说也奇怪,第二年,学校招生达到了五六百人。于是“神坛”就在教学楼里常住下来,而且一住就是4年。这事让人听着就荒唐,招生不靠教学靠拜神,那北大清华还要那么多教授干什么?找两个法师不就全解决了嘛!

  这正是:校园当中闹剧演,教学楼里摆神坛。一个法师一炉香,不要教授要神仙!

  今天的读报就是这些内容,就到这里吧。

责编:孔晓娜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CCTV_Web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