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也拟荡轻舟

 

CCTV.com  2009年11月03日 09:50  进入娱乐城堡  来源:CCTV.com  

 

 

制片人:高立民

 

 

偶尔也在颐和园的昆明湖上荡舟。严格的说是脚踏舟或电动舟。既然荡字更有放浪之意,潇洒的了得,那就姑且还叫荡舟。再者,湖面有画舫有龙舟穿梭往来,偶尔还有巡逻艇兴风作浪,不荡也不可能。

 

荡着荡着,舟也飘飘,风也飘飘,碰巧阴霾天雨也飘飘。这飘来飘去,便有了几分醉意。醉眼朦胧,隔着千年的雨丝,仿佛瞥见宋代蒋捷舟过吴江“一片春愁待酒浇”的情景。只是昆明湖上,但见舟摇,没有旗上帘招,更无秦娘渡与泰娘桥。有的却是十七孔桥、玉带桥。那苏州街彩旗到是有的,但不愿再多花费十块金子,故一次也没有进去荡过。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寻着易安居士的词迹,这是我也拟泛轻舟的原由。愁不愁的暂且不道。我知道我的舟不是舴艋舟,不足以轻,也不足以重,是电瓶的那种。既然也拟泛轻舟,当然是越省力越好,只需转动方向盘,便人舟荡去也。

 

话说舟在湖上,人在舟上,吸引我的是古代“舴艋舟”三个字极为生动有趣,那样的细小纤巧,独木成舟,令人想入非非。

 

舟称木舟,兰舟,终是木呐。“舴艋舟”也写“蚱蜢舟”。蚱蜢也叫蚂蚱。小时候我扑过那种蚱蜢,方头方脑,头缠葛巾,像极了武生。飞得高,跳腾的快,展翅泼喇喇,瞬间不见踪影。不像纤秀的纺织娘娘容易捕捉。缚住两条腿,她就瑟瑟不已的频频磕头作揖,像是说:您放了我吧您放了我吧。一大堆暑期里的孩子,便轮番点她细细尖尖梭子似的小脑袋问卜:我能不能考一百分?娘娘便拼命点头:能能能。再问她,娘娘还是拼命点头,是是是,太君大大的一百分。明知娘娘她不会不点头,我们这些小鬼头还是会心花怒放的松了她。再捉别的,再卜。反正一百分越多越好。但很少能扑到方头蚱蜢,小子总是跑得比姑娘快,我们叫它棺材头。官大财多气粗,的确很难捉拿。

 

荡远了,话到童年总是快乐。

 

如果仿蚱蜢为舟,像纺织娘娘的那种独木为舟,两头尖尖江海一叶,应是“扁舟归去,仍携西子”范蠡五湖游的那种。也应是“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李太白的那种。

 

到了张志和手里,“钓台渔父褐为裘,三三两两蚱蜢舟。”应是渔父用来垂钓的那种。“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好一个一竿风月一蓑烟雨,清静无为悠然自得的烟波钧徒。

 

到了东坡那里,也有范蠡之意:“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也有志和之意:“轻舟短棹任横歇,醒后不知何处”。总之,到此为止,那蚱蜢舟 “三尺篷开天地小,一竿丝外利名轻”,载的都是江湖忘迹、江湖寄远之意。

 

直到苏轼和秦观的一次淮上饮别,苏子难忘情分,写下“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州。”这才首开诗词以“舟船载恨”的先例。当然,这艘夜半钟声中的客船断不是蚱蜢舟。这就有了清照照人、压倒须眉的千古名句“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出语惊人,独辟蹊径。至此,舴艋不渔,只载离愁。可叹的是,东坡一代文豪的离恨都能一船载得西州去,清照一代才女的离愁却载它不动。想那舴艋舟必是短了点,轻了点。想那红颜薄命的孤愁毕竟是长了点、重了点。

 

李易安的舴艋舟,更像杜牧之的“织蓬眠舴艋,惊梦起鸳鸯。”暮春时节,“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一代才女就那么庸庸懒懒的松散着发髻半躺半卧的依隈在舟中。舟子打浆,小憩芰荷中的鸳鸯惊起,已是心灰意懒的她,目睹日上三竿的双溪,美的恍如隔世。景物尚如旧,人情不似初。凝眸处,更是又添一段新愁。

 

物是人非。欲语泪先流。

 

那是清照的心愁,柔肠一寸愁千缕。那是秦少游的:“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愁如海,换了航母,也载它不动。也是李后主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的便做春江都是泪,怎一个、愁字了得。最后只能是贺方回的:“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飘絮浮萍,天地如晦。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此愁无计可消除。

 

又荡远了。本意是也拟泛轻舟,这电动船不用浆橹也不算重。这有清一代的颐和园,虽不是双溪,也是一湖荷花一湖柳,玉泉山色画图中。怎地就一波三折地荡出了这么些个载浮载沉的千古诗篇。

 

嗨,都是那蚱蜢舟闹的。得,桑拿的天,赶快归家洗汗袍。点柱沉香再听上一曲高山流水的古调。

 

上岸前,吃了樱桃,吃了香蕉,又拍了一张素面小照。记住,流光容易把人抛。

 

这不又回到了那个蒋捷的词中了吗?只是竹山的词一头一尾被我荡的颠三倒四,面目皆非,全不是那宋代的调调了。。。。。。

 

2009/08/20  雨转多云写于大宁稻田

2009/09/26  雨转多云改于大宁稻田

 

责编:吴祺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