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金沙水拍云崖暖

——10月20日 14:53播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16日 19:05 来源:CCTV.com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每次读到这首诗,总是在诗歌的波澜壮阔中感叹自己晚生了许多年,为自己没能赶上那个英雄的时代而遗憾。

  然而,初读这首诗时,人们常常为诗句中的“暖”与“寒”感到困惑。同样是江河,怎么会有暖与寒的区别呢?直到多年以后,当我站在金沙江边,了解了红二方面军巧渡金沙江的故事,我才恍然大悟,原来,金沙江的“暖”是有其历史根据的:那就是红军在强渡大渡河时遭遇强烈抵抗,而在巧渡金沙江时得到了当地群众的拥戴,渡江过程暖意融融。

  1936年4月,以贺龙为总指挥的红二方面军挥师云南,他们的目标是避开敌人主力,渡过金沙江,北上与中央红军会师。由于敌人前堵后追,红军便一路向西挺进,越过大理进入了丽江境内。

  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环绕丽江奔流615公里,这相当于长江全长的十分之一。这一江段,蜿蜒曲折,落差很大。有的地方峡谷险竣,有的地方水宽浪平,时而激越澎湃,时而温婉秀丽,丽江的地名就是依此而来。

  红军首先到达了鹤庆县,他们原计划从距离鹤庆县城不远的金龙桥渡江。


  金龙桥是长江上现存最古老的铁索桥,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是云南西北古驿道上的重要通道,是丽江与巴蜀往来的必经之地。当红军进入云南时,敌人预料红军可能会走这座桥,便派兵遣将,毁去了桥面的木板,并以重兵在两岸把守,妄图堵住红军的去路。

  为避免强渡造成过大的伤亡,红军只造出了一个准备强攻的声势,而大部队却直奔丽江古城。

  当红军来到丽江时,开明的乡绅明白红军是民众之师,是正义之师,遂组织了很多群众到城外迎接,并打开粮仓,支援红军,补充给养。贺龙的指挥部就设在丽江古城的一栋民房里。

  1936年4月25日,红军在一部分进驻古城的同时,大部队直奔金沙江,来到了石鼓镇。

  金沙江发源于青藏高原的雪山冰川,一路从北向南奔流,来到石鼓,金沙江却突然掉头向东而去,这关键的一转使金沙江成了中国母亲河长江的源头。金沙江毅然的抉择给了人关于命运的很多启示,“V”字形的江湾也成了石鼓的一道壮丽风景。

  石鼓镇距离丽江古城40多公里,是滇藏茶马古道的要冲,也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曾发生过无数的争战。石鼓镇的很多民居都曾作为红军渡江前的临时休息点。红军在此一般只休息两三个小时,然后就向下一站进发。这些古旧的窗棂,挡不住红军有些疲惫却始终坚毅的目光,这些古朴而舒适的房舍,也留不住红军奋勇前进的脚步。金沙江在召唤,当一切准备就绪,红军便开始渡江。

  1253年深秋,忽必烈率军南下征服南宋,他的行军路线被史学家和军事学家称为是“空前的”和“谜一般”的路线。这条路线,江河纵横,雪山雄峙,人烟稀少,艰险异常。1936年4月,红军同样选择了这条路线,只是与当年忽必烈的进军方向相反。

  为避免遭到敌人的埋伏,尽快渡过金沙江,红军从石鼓渡开始,逆江而上,从数个渡口分批渡江。

  木取独渡是红军渡江的第三个渡口。红二方面军先头部队首先从石鼓渡和木瓜渡过江,控制了对岸。然后从江两岸同时逆江上行,在六十公里的江段六个渡口找到船工和木船,为后续部队顺利渡江创造了条件。


  一路逆江上行,江岸越来越开阔,风光也越来越美丽。在当年红军渡江的格子渡口一带,江心有沙洲,农民在沙洲上开田种地、侍弄庄稼都要行船亮桨,从而织出了一幅美丽的山水田园画卷。可以想见,当年红军在这一带渡江的时候,正是草长莺飞 桃红柳绿的春天,江岸风光与沙洲景色相互辉映,美不胜收。但肩负重任的战士们来不及对它多看一眼,便又依依惜别,大步踏上了新的征程。

  士可渡位于金沙江边的士可村,是当年红军抢渡金沙江的又一个渡口。红军渡江的许多动人故事至今在这里流传不衰。

  巨甸是红军在丽江范围内经过的最后一站,巨甸渡口也是红军渡江的最后一个渡口。至此,近两万名红军在三天四夜里依靠七条木船、数十只竹筏和28名船工,从六个渡口全部越过了金沙江。

  由于昼夜往返渡江,船工极度疲劳,难以避免地发生了翻船事故。不会游泳的红军战士,有的就再也没能回到岸上。后来,江边的百姓将沉落在江中的红军武器打捞上来,收藏在博物馆,永久纪念红军的长征壮举。

  七十年过去了,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红军流血牺牲所追求的目标正一步步实现。但当年的红军一定想不到,他们经过的这么一个普通城镇,在今天竟然有了三项世界遗产,建设了机场、高速公路,铁路也即将开通,每年的游客量超过了四百二十万人次。

  七十年,这是对历史不算长、对人生却太久的岁月。七十年的岁月,足可以让人忘却很多的荣辱得失,但红军经过的那段岁月,却始终铭记在一些人的心里,对他们而言,红军长征影响了他们的一生,成为了他们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在石鼓镇街上居住的陈尚英老人,今年已经83岁,当红军经过这里时,她还是一位十三岁的少女。她家距离渡江前线指挥部只有几步之遥,她的父亲为红军带路,而她则用自家的马匹送一名受伤红军到渡口。当她完成任务时,一位红军指挥员把一件竹编衣服披在她的身上作为对她为红军工作的酬谢。


  这样一件看起来很普通的事,使陈尚英成为了镇上最受尊敬的人之一。一提起红军,陈尚英老人便感受到一种温暖和自豪,脸上便漾起幸福的微笑。说起往事,老人家念念不忘的是那件衣服,在讲给来访者听时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那一件衣服的样式和穿在她身上时的美丽。其实,在陈奶奶的心中,重要的已经不是那件衣服的使用价值,而是精神价值。

  今年七十多岁的木光芝原是一位教师,退休后他当起了石鼓亭的义务讲解员,他讲解石鼓碑的来历,讲解忽必烈南征,也讲解红军北上,讲述着那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如今,风光如画的金沙江边,人们平静地生活着。来来往往的游人们,此前或许只知道历史上的茶马古道,却是到了这里才知道,那些古老的渡口,曾经摆渡过多少英勇的红军战士,曾经有过多少温暖的鱼水故事。

  远望江面,碧波拥岸荡漾,感觉胸中,热流上下滚涌,这时候,对金沙水暖的“暖”意,也就体会得更丰富、更全面了。

  大河奔流,金沙水拍云崖暖;江山如画,长征精神永流传。

  

  

责编:晓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