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渴望光明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20日 18:17 来源:

  


  各位盲童朋友,我们是朋友。我也是个残疾人,我的腿从21岁那年开始不能走路了。到现在,我坐着轮椅又已度过了34年。残疾送给我们的困苦和磨难,我们都心里有数,所以不必说了。以后,毫无疑问,残疾还会一如既往地送给我们困苦和磨难,对此我们得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我想,一切外在的艰难和阻碍都不算可怕,只要我们的心理是健康的。

——史铁生

  仍然记得初到拉萨采访时,看见的那些灿烂的笑脸。那一双双稚气的眼睛面对着直射的阳光,毫不畏惧,也毫不躲避。

  有人说,萨布瑞亚教育的成功之处,在于挖掘出了这些盲孩子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快乐。她让一颗颗略有缺陷的种子,长成美丽骄傲的太阳花。她的盲童学校,和世界各地其他的盲童学校一样,是一块丰沃的土壤,提供给种子无穷无尽的营养,让它向上。虽然,世界对一些人而言是黑暗的,但其实每个生命里都蕴含着冲破黑暗的能量,这能量,来自每个人内心深处,对光明的渴望。

  

  譬如说,我们是朋友,但并不因为我们都是残疾人我们才是朋友,所有的健全人其实都是我们的朋友,一切人都应该是朋友。

——史铁生

  《光明》的最初构想,来源于南方周末上的一篇关于萨布瑞亚的报道。记者用平实却深刻的笔触,描绘了萨布瑞亚与西藏盲童学校传奇般的缘分。同行的摄影记者拍下了许多生活照。照片上,萨布瑞亚虽然双目失明,却有着温柔的笑容。是什么样的念头,让这位受过良好教育的德国女性,放弃了优越的薪水,在异国他乡播撒爱的种子?又是什么样的经历,让她把所有奉献与付出,都看作是快乐?

  在制作电视散文《光明》系列的时候,这样的感动也一直围绕着我们。它吸引着我们远赴拉萨拍摄,镜头记录着盲校的老师和孩子们,也记录着那些太阳底下的坚强与快乐;它吸引着我们来到北京盲校寻访,在这所中国最早的特殊教育学校里,洋溢着宁静与美好,更让我们回想起了一直以来,这些盲孩子们带给我们的感动。

  

  我们除了比别人少两条腿或少一双眼睛之外,除了比别人多一辆轮椅或多一根盲杖之外,再不比别人少什么和多什么,再没有什么特殊于别人的地方,我们不因为残疾就忍受歧视,也不因为残疾去摘取殊荣。如果我们干得好别人称赞我们,那仅仅是因为我们干得好,而不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被称赞的优势。我们靠货真价实的工作赢得光荣。当然,我们也不能没有别人的帮助,自尊不意味着拒绝别人的好意。只想帮助别人而一概拒绝别人的帮助,那不是强者,那其实是一种心理的残疾,因为事实上,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史铁生


  坚强,是抵挡心灵黑暗的盾牌。有时,身体残疾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沉沦在心灵的挫折和泥泞里。

  对光明的渴望,是人类的本能。就算眼前一片黑暗,心底的力量也足以迸发出照亮未来的光芒。当人性的光辉冲破黑暗的桎梏时,人们常常发现,生命的意义,与视力的好坏无关。和那些被世俗偏见遮蔽了眼睛的人相比,那些真正用心去看世界的盲人,世界反而要敞亮的多。

  

  我们既不能忘记残疾朋友,又应该努力走出残疾人的小圈子,怀着博大的爱心,自由自在地走进全世界,这是克服残疾、超越局限的最要紧的一步。

——史铁生

  当《光明》系列开始播出时,我们曾经隐隐感到一丝遗憾。因为在拍摄过程中,带给我们最多感动的是那些看不见电视的盲人。他们看不到自己在电视上的样子,可是他们在电视上的笑脸,却把那份生命的坚韧,传递给了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因为,那一份心底对于光明的渴望,让我们成为朋友,也让我们离得如此之近。

  

  

——《渴望光明》专访录——

  

  

责编:木铎金声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c97af92-701e-012f-4a08-6fff06000000 Time:2019-09-19T16:37:46.1416995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