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光明使者》专访录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12日 18:40 来源:

  


  萨布瑞亚:我12岁失明,然后去专门为盲人开设的学校,在那里学习盲文、如何使用盲杖和所有的体育运动,学习独立。在学校的日子里,我决定将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发展中国家。我想去外国,去发展中国家——那些需要我帮助的地区,尽管有些地方我不知道,但是我仍然想做一些社会工作。所以我决定学习中亚学科,比如藏学和蒙古学,所有和中亚有关的学科。

  在学习中,我必须使用盲文。对于藏语,没有相应的盲文系统,所以我创建了藏语的盲文系统。这个系统主要由六个点组成,用六个点来完成藏语的语法系统,这个系统使用的很好。人们发现西藏这里也没有别的盲文系统。我决定前往西藏,向政府,包括盲人去展示,并且寻找可以得到帮助的人群。

  我刚来西藏的时候,是在20岁。我骑马到处走,我能用方言和人们交流。我问他们:你知道村子里有盲童吗?你家里有盲童吗?他们相信我,他们带我去找那些我可以教的盲童。

  这个项目主要是要教育孩子们自信,告诉他们失明并不可怕,让他们明白作为盲人可以做很多事情,你可以学习语言,可以独自旅行,你也可以自己做个项目,你可以做你可以做的任何事情。当然他们不止需要自信,还需要方法。我觉得教育对盲童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盲童只是一种感觉缺失了:盲人不能看。他们必须要做的是忽略他们的视力,他们必须动脑子,这是我经常教育我的学生的东西。动脑子,使用你拥有的——用你的耳朵、用你的鼻子、手指——使用一切你拥有的,甚至双倍的使用它们。特别是你要使用你的脑子去想,用脑子学。没有人能让人忘记他所学的东西,如果学习的特别好,这是创造自己未来的一个保证,为自己在社会创造自己的价值,这是很重要的。

  我希望他们对未来有梦想。如果他们有梦想去做个老师,我希望给他们力量和所有成为老师的人格。如果他们有梦想去运营一个学校,一些孩子说长大后他们希望建立他们自己的学校,为什么不行呢?我会告诉他们你可以做这个。他们最需要的是自信和自我认可,要明白失明没有什么。另外他们需要的是社会的认可。要得到社会的认可,首先是要实际上能做些什么事情。我们是盲人,但我们不是傻子,我们不能骑自行车,我们不能成为卡车司机,但是我们可以组织,我们可以去构思,我们可以让世界更好。

  有一点对父母很重要,盲孩子的父母很容易对孩子过度保护。他们经常害怕孩子被门撞到,被什么东西伤害,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给他们一些勇气,给他们一些机会去体验生活,就像正常人有的机会 那样,给他们机会去发现他们的潜力和能力,这就是我对社会所主要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当你深深的陷入困境的时候,你要计划如何摆脱困境,你需要勇气和力量。当我刚失明的时候,我眼睛好的时候的那些朋友,不愿意再和我交朋友,不再和我玩,他们对待我就像一个婴儿或者是傻子,这令我非常沮丧。有个时刻我突然想:等等,我并不傻,我仅仅是盲了,这不是我的错。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这给我很多力量,我现在失明了,但是我能向世界展示我自己,我没有失去价值。

  


  桑布(盲童学校英语老师):萨布瑞亚非常的勇敢、聪慧、和蔼,她很有活力。她二十六七岁开始这个项目,她非常年轻,有很伟大的想法,也必须面对很多困难。这是唯一的西藏盲人援助项目。

  我教英文的书来自于英国,叫压缩教法。它非常容易学习,主要方法是快速写作。所有的字母来自于一些短小的电影。我可以用这些示例来教孩子,这就是为什么它非常的容易理解、学习、书写。我们的孩子学习英文特别好,因为他们喜欢英文,还因为拉萨有很多旅游者,他们来这里,互相交谈。

  


  Tuan(越南志愿者):对于残疾人,我更愿意称呼他们“有不同能力的人”。残疾人,一般意义上是说很悲惨,没有生存能力的人。但是他们都有他们的能力,只是和正常人不一样。一个没有胳膊的人,不能说他没有能力,只能说有不同的技能。盲人也有他们特别的能力,他们通常有敏锐的直觉,他们有我们这些能看见的人所没有的能力。所以我不称呼他们残疾人,而说有不同能力的人。

  


  吉娜:我的生活,我的生活非常困难,因为我家里有四个盲人,我,我两个哥哥,我的父亲。只有我的妈妈照顾我们。这非常的辛苦。西藏的人们通常认为盲人是收到了某种惩罚。我们前世一定做错了什么。当我外出,人们总是说,你看,是一个盲人,盲女孩。当一群孩子在玩耍,我要求加入他们,他们说不,我问为什么,他们说,你是瞎子,你不能和我们玩。这非常的灰暗。

  我有个好朋友,有一天他说,我希望你去学校,我朋友说,你可以跟着我。我们可以一起去学校。那个时候我很小,大约八九岁。我问我的父母,我能跟他去学校吗?我父母说,你永远都别想去学校。因为你是盲人,你怎么读写?所以我也认为我做不了任何事情。真的很让人难过。后来我发现了这个学校,这真是神奇。在学校我可以做很多事情,我可以学很多东西。

  在学校里面我学习了专业按摩,我们学习中国式按摩,西方式按摩,所有从这里毕业后,我希望和其他的女孩一起开办一个按摩诊所。同时保罗和萨布瑞亚会帮助我们。我们去年已经开业了,非常不错。

  如果我刻苦的学习,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可以更多帮助其他残疾人。萨布瑞亚经常告诉我们,我们虽然是盲人,但是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我们比正常人做的更多,我认为这是对的。

  当我们学习按摩的时候,我们必须,怎么说,我们必须接触身体。我们必须感受那里是骨头,他们是什么样子的。首先,我们必须感觉一切。我认为盲人更容易感觉,因为我们的手指和手非常的敏感。

  另外,对客人保持耐性非常有帮助。我喜欢帮助别人,这很好。当我们做按摩的时候,我们必须要去感觉。这对盲人很有利。

  我们是盲人,但是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有很多盲人没有机会到这里来,但是他们仍然有机会去学习,去做事情。我们是盲人,并不悲惨。

  是,我非常的幸运。因为我发现了这个学校,我学会了很多。我并不为自己使命感到羞愧。因为我可以做正常人的事情。

  这是我第一次见外国人,那个时候我不会说英语,但是萨布瑞亚说藏语。当我第一次遇见她,我很害怕,我不会说英语。这是我第一次见外国人,但是她很和蔼。

  我们谈论了我们的家庭,她说了她的这个项目,她告诉我一开始建立这个学校也是很困难。但是我们可以做,我们是盲人,但是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

  她就像我的妈妈,我很喜欢她,还包括保罗,他们就如同我们的父母。我认为整个学校就像个大家庭,如果有一天我必须走,我不会忘记这个学校。

  


  保罗: 不要给任何人的发展空间设定界限,特别是对于盲人。如果你在做事之前,已经给自己设了界限,你就会觉得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我是不可能做到的。那么一堆的问题,就会接踵而来。这不会产生任何好的作用。积极的做法是找到极限在什么地方,然后超越它。就像我刚才提到的那个孩子,他想当出租车司机,这当然是无法实现的。当他意识到之后,他说或许我能开一家出租车公司,这将成为他的动力。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让人们相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做到,这样就能聚起一群人,互相激励促进,以实现一个共同的目标。一切都是可能的。

责编:木铎金声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04f33ceb-101e-00de-6965-6c68c0000000 Time:2019-09-16T08:03:50.3257812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