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第二章 孩子,你们都是毕加索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30日 15:23 来源:

  


  1824年,15岁的盲人中学生布莱叶找到了通向光明世界的一把钥匙,并终生致力于它的改造。

  这6个凸起的点,每个都在指尖的范围之内,世界从这小小的点开始舒展、蔓延。

  萨布瑞亚同世界上成千上万的盲人一样,通过布莱叶盲文开始了阅读世界的生活。她在德国马巴的盲校,以及美国盲人和弱视力残疾大学学习了英语、计算机、历史和文学,在波恩大学学习了藏语之后,她沿用了布莱叶的方法,编好了藏语盲文的程序,由波恩大学的一个旅行者首次带到西藏推广。

  一种遥远东方的神秘语言,和一种用指尖阅读世界的语言,因为萨布瑞亚而连在了一起,又一把通向光明的钥匙被创造出来,与此同时,一个个曾经封闭的心扉也悄然打开。


  学会盲文之后,孩子们所能把握的,便不再是稍纵即逝的声音。即便是在独自一人的寂静里,他们的手指也能从那些凸起的小点里读到整个世界,从此不再孤单。世界是如此复杂,可在他们那里,便只是这些有着特殊意义的小点。孩子们抚摸着这些小点,时而微笑时而沉思,脸上的幸福,是那些看得见的人不能体会的。

  在这整个世界里,有一个词叫色彩。指尖触到那里时,停住了。

  原来在黑暗之外,世界还有其他颜色。可是这颜色不是凸起的小点,它只能被看见,却不能被触摸。

  “把手伸到太阳底下,感受阳光的温暖,这就是红色。”老师们俯下身去,轻轻对孩子说。

  他们小小的手在阳光下翻转。为了培育他们的触觉,他们曾经跟着老师,反复地玩着橡皮泥,只是他们不知道这孩子们百玩不厌的玩具是有颜色的,五彩缤纷。

  此刻,阳光照在他们那些灵巧的小手上。暖暖的,让人舒服,或许还有些酥痒的感觉,心情好的时候,那阳光甚至是甜甜的。这就是红色吗?

  对世界上许多盲童而言,他们认识颜色,都从太阳开始。他们虽然不能享受太阳带来的光明,却和其他人一样分享温暖。

  当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那无私地、洒落身上的温暖时,世界便成了一朵悠然盛开的花。光明让明眼人看见五颜六色的世界,而盲童们却是在太阳的温暖里开始自己给颜色下定义。


  蹲下来,摸摸土,那是黄色的。触到水,便触到蓝色。摸摸树叶,那是绿色。在他们的世界里,认识颜色变成了一场有趣的头脑游戏。他们欢笑,惊呼,给头脑里他们所知的一切都贴上标签。德珍,这位西藏盲童学校的美术老师说,孩子们可以给所有的东西加上颜色,甚至包括那些副词,比如“大概”。

  与他们相比,世界反而在看得见的人们眼里变得单调。

  在这里,孩子们都是毕加索。他们用他们的心去画画,那是看得见的人们未必能够体会到的。春天,花海盛开,他们看不见那些鲜艳,脸上却一样幸福。

  

  每天,当拉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盲童学校小小的庭院就会洒满阳光。孩子们在光影里跳跃着,仿佛一个个自由的精灵。有时候,孩子们站在阳光里,齐声歌唱,有英文歌,也有中文歌和藏歌。阳光打在孩子们的脸上,那一张张脸洋溢着幸福的光芒。欧珠和久美是天生的歌手。欧珠弹着弦子,久美就放声歌唱——“啊,卓玛,你有一个花的名字美丽姑娘卓玛拉……”

  

责编:木铎金声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d1a610e-701e-0064-3165-6c88c9000000 Time:2019-09-16T08:07:53.8004991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