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孩子抱错21年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26日 17:22 来源:

  亲生骨肉,近在咫尺,21年却未曾谋面,双胞胎兄弟21年不曾相认。是谁竟如此残忍阻隔他们母子见面?两个家庭的生离死别,一段复杂的情感纠葛,故事结局又将走向何方?

  101度热度故事——孩子报错21年

  愁容满面的夫妇姓王,北京市通州区上坡村的村民,他们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今年21岁,在这21年当中,他们这对双胞胎儿子一直是左邻右舍议论的话题。居民:“长得不像,一点都不像。。。。”

  虽然周围的人都说老王家的双胞胎儿子彼此长得一点都不像,但因为是双胞胎,老王夫妇从没有往心里去。王母:“说您家这两孩子是双胞胎吗?弄错了,我说不可能,这两孩子从就爱闹毛病,没准营养跟不上不一样”


  照片上的这两个孩子,就是老王夫妇双胞胎儿子,矮的叫王义武,也就是老王爱人所说的小二,高的是大儿子王义文。王母:“老大一米八四,老二一米六、七。你说相差多少,个差开了,带亲戚朋友一瞅人家都说差三年,这那是双胞胎这不差三岁嘛,老说我说瞎话,我说确实是双胞胎。”

  老王的爱人说,大儿子和小儿子不仅在相貌、身高上有很大差别,在性格、爱好等各方面一点儿都不像,按照常理双胞胎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差别,随着两个儿子差别越来越大,老王夫妇心里开始犯嘀咕。王母:“我们家小二是不是抱错了,我三姐说的,不可能,你们家小二多像他奶奶呀。”

  亲戚朋友的劝说打消了老王夫妇的猜疑,但在去年年底的一天,周围邻居却告诉他们这样一个消息。王母:“就是有一街坊跟我们说在通县看见一孩子跟老大长得一样”

  邻居的话老王夫妇并没在意,毕竟长相相似的人还是很多,更何况街坊看到也许就是自己的大儿子。但是没过多久,这个和大儿子长得极其相似的人再次出现。王母:“我侄儿还问我,我大哥穿的衣服还挺好的,在老家肉饼那吃饭。我说是大哥他说还不那什么,我说你没准看错人了,这不是你大哥,我叫他他不搭理我。”

  这个和大儿子长得极其相似的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会和自己的大儿子长得如此惊人的相似?众多的疑团开始缠绕老王夫妇的心头。难道真像别人所说得那样,自己的儿子是抱错了吗?如果是抱错了,自己家的小二又是谁家的孩子呢?为了解开这些疑团,经过长时间的挣扎,今年3月底,老王夫妇决定带着二儿子王义武去做了亲子鉴定。王父:“老二这孩子倒是挺开通的,二十多岁了也知道懂得这点道理,做一个就做一个去,做一个鉴定看到底是不是?”怀着即期盼又害怕的心情,一周之后,老王夫妇等来了鉴定结果。王母:“一出来说真不是,心理就扑腾扑腾。鉴定中心给我们家打电话我一接这电话,腿也打软了,胳膊也直哆嗦,”

  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老王夫妇和二儿子王义武没有血缘关系,这一结果顿时打破了王家的宁静。王母:“就做完鉴定以后,孩子也有压力。”王父:“心里头的压力大,自己有压力自己有点逃避的性质,就不爱进家了,回家把东西一隔就去找伙伴一块走了。”

  既然二儿子王义武不是自己亲生的,那么自己的亲生儿子又在哪里呢?是不是就是街坊看到的那个和大儿子长得极其相似的那个人呢?但老王夫妇手头上又丝毫没有哪个人的线索,茫茫人海中,到哪里去寻找呢?就在老王夫妇一筹莫展之时,有人提醒道,到孩子出生的医院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抱着最后的一线希望,老王夫妇找到了孩子出生的医院——通州区妇幼保健院。王母:“但是去医院两趟他老说没有线索,他爸问你们上边卫生局知道吗?他说我们跟卫生局打过招呼了。说这个是个人隐私问题,这要官方跟我们配合,可是我们去了,人家官方说个人隐私不能给什么。”

  医院的工作人员承认医院是弄错了孩子,但因为是21年前的事情,医院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寻找,医院的答复让老王夫妇最后的一线希望也破灭了。

  二儿子王义武究竟是谁家的亲生孩子?茫茫人海,老王夫妇否能与亲生骨肉再续前缘?王母:“我说那就只能等王义文五一放假找吧”就在老王夫妇感到彻底失望的时候,事情突然发生了转机。今年五一,大儿子王义文放假回家,告诉老王夫妇这个和他长得极其相似之人叫向楠,在两年前,他们就见过面,并且还有彼此的联系方式,只是他把这个秘密一直埋藏在心底没有告诉任何人。万分欣喜的老王夫妇,立刻让大儿子和向楠联系,几天之后,老王夫妇和向楠见面了。王母:“我的反映是心理噗咚噗咚跳,我说真有这人,他说像不,我说像,我决定不做鉴定也不肯定是呀,他说我瞅着百分之九十了”王父:“一模一样,真的根本就分不出来。”

  这个小伙子就是向楠,刚刚专科毕业,还没上班。从照片上看,他和老王夫妇的大儿子的确长得非常相似。 见到老王夫妇时,他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向南:“眼睛比较像,然后有一种反正是确实第一次见是陌生的感觉,但是就是觉得有一种关系吧”

  虽然双方的直觉都告诉彼此,他们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关系,但这并不能证明向楠就是老王的亲生儿子。湘南瞒着母亲和老王夫妇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显示老王夫妇与向楠亲生关系的相对机率大于99.9999%。向楠:“因为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了,一模一样。除非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不然找着两个这么像相的人,真是太罕见了。”医学证明向楠是老王的亲生儿子,那么老王的二儿子王义武又是谁家的孩子呢?难道是和向楠抱错了吗?为了揭开二儿子的身世,老王夫妇带着二儿子王义武找到了向楠的家。这就是向楠的家,通州区太平庄甲3号, 8年前向楠的父亲去世了,他和妈妈饶女士一直生活在这里。饶女士:“我一看这孩子上车,我说都不用做了,因为我老说妈没有假的,爹有假的,我一看这孩子我就知道,肯定是我的,医生说大姐你有这么大保障,我说我能没有感觉吗肯定是我生的”

  亲子鉴定结果确认了饶女士的判断是正确的,她是王义武的亲生母亲。掩藏了21年的事实终于真相大白,但这个真相让两家人都难以承受。王父:“他这些日子老吃这个速效救心丸呢?从这个鉴定结果出来之后他老是心跳一什么就采。”饶女士:“我说我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呢,刚刚孩子大学要毕业了,给我出这么大的事,确实我接受不了,因为我奔的就是孩子有出头之日。”

  饶女士的丈夫99年就因病去世了,那时向楠才上初中,为了儿子,饶女士没有再婚,和儿子一直相依为命,没想到,到头来养了21年的儿子却是别人家的。饶女士:“现在我后悔了,还不如开始就不去做这个DNA。我们小蓝今天挑起来跟我说真不如死了呢,孩子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记者:其实这个事情如果要是一辈子错下去了,一辈子不揭穿这个?

  妈妈:对,以后我们娘俩多幸福。

  记者:可能这一辈子不揭开这个真相。

  妈妈:对也不遗憾我不遗憾,现在知道了,明儿带到棺材去,我带到棺材去我也不遗憾。

  同样的困惑也缠绕着老王夫妇,因为孩子都知道了内情,这给他们带来很多的忧虑。 王父:“担心多了,一个往后我们家庭生活秩序完全给打破了,本来原来以为亲生的夫子母子关系,现在突然间一变化不是亲的了,往后这孩子比如说以后要是有点错你再说他,你就得注意,不能像以前那样了,您说一家子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哪有不什么的,话说重了,说什么他就会有反感了。”

  中午吃饭,向楠只吃了一碗饭,也没有多说话,向楠的养母说,自从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向楠的话比平常更少了。

  记者:我感觉你心里面还是压力挺大?你的压力是什么呢?

  向南:这个说不出来,我也形容不了就是没法形容。

  出于同样境地的王义武他的内心深处在想些什么呢?从老往哪里我们得知,王义武两年前中专毕业后,就外出打工,经过多次联系,王义武才答应和我们见面,对于今后怎么处理两家之间的关系,王义武一脸的茫然。王义武:“我就说走一步算一步我也不去想太多,想太多不也烦吗,没有必要,走一步看一步我现在想法就是这样。”记者:“这种想法是不是也是逃避你现在这种烦燥这种方式?”王义武:“也可以这样说吧?”

  因为血缘关系的转变,让孩子们不知所措,也使得许多问题开始困扰这两个家庭。王父:“叔叔姑姑之类的能不能接受这个外姓家族的人在这个老王家家族里头,这血缘就整个乱了。一个血缘关系乱套了就。主要考虑在这方面往后会出现许多矛盾,家族方面出现矛盾,比方说这个什么。”记者:“你现在担心你的家族不会像以前来对待他?” 王父:“对。”王父:“他是老王家的根,可是他现在姓向,以后就是他再有孩子呢,继承老向家的姓还是继承老王家的姓,这个往后伤害一直延续到下一辈,潜在的伤害根本就还没显现出来现在的伤害。”

  因为医院的原因造成双方孩子抱错,并给双方家庭带来极大的伤害,因此两家人联合起来向医院方提出了索赔。双方家长认为医院给每家赔偿20万,但是医院认为赔偿费太高。目前,双方就赔偿问题还没有达成最终的和解。

  361度全民互动

  张绍刚:大家看法,大家可以参与的新闻,也许是被长时间的这种猜疑所折磨,王家的夫妇认为一定要去做一个DNA鉴定来确认一下老二是不是自己家的孩子,但是他们有没有想一个问题,如果最后DNA的结果,老二是自己家,鉴定这样的行为会不会伤害老二?如果作出来的结果老二不是他们家的。他们想好怎么应对了吗?老二愿意去做这个亲自鉴定吗?来继续我们的热读故事。

  张绍刚:在事后,无论是王家还是向楠都跟我们的记者提到。打算起诉孩子出生的通州区的妇幼保健院,那么在出现这个事件之后,通州区的妇幼保健医院现在是什么样子的看法?现在请导播帮我们接通一下。通州区妇幼保健院的医务科的电话。

  张绍刚:喂!您好!是医务科吗?

  保健院:对。

  张绍刚:喂!您好!我是中央电视台。

  保健院:你好!

  张绍刚:我们前两天一直在关注那个,王义武和向楠被抱错的事情。那个事情咱们医院拿出一个什么态度?

  保健院:因为我不主管这方面的事,那个,我们主管这方面已经出去外出了。抱歉没法回答您这个问题。

  张绍刚:那现在医院?

  保健院:我们等着法律那什么了。

  张绍刚:咱们现在就等着法院给最后判决了。

  保健院:对。我们服从法院的判决。

  张绍刚:好,好,谢谢您!嗯,谢谢。

  张绍刚:我相信在这个事件过后,应该说医院的位置比较尴尬。我们可以想象在二十多年前,医护人员稍稍留一下心可能今天我们所讲到的这个故事就不会存在,但是,一方面我们在讨论医院的责任,更重要的一方面,我们还要回到这两个家庭里,在出现这样的变故之后,两个家庭的两个孩子,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们的家庭?他们的生活会不会因为这次的真相,因为这次的DNA鉴定而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化?现在我们请导播帮我们来接通一下王义务的母亲和向楠的母亲。

  张绍刚:喂!您好,您是王义武的妈妈?

  王义务妈妈:是。

  张绍刚:您好!我是中央电视台《大家看法》的主持人张绍刚,我想这个事情知道了之后,老二和你交流过他的想法吗?

  王义务妈妈:没交流过。

  张绍刚:那他对你们有变化吗?你觉得。

  王义务妈妈:有变化。就是做完鉴定以后,孩子不爱说话了,不爱回来了。我就说给他找亲生母亲,完了后我就说你要是愿意走,他说不愿意走。

  张绍刚:稍等一下,您愿意让他走吗?

  王义务妈妈:我当然不愿意让他走。

  张绍刚:那您为什么跟他说,他如果愿意走就走?

  王义务妈妈:那毕竟也有亲生母亲啊。

  张绍刚:那老二说不走?

  王义务妈妈:恩。

  张绍刚:那向楠呢?最近经常来家里?

  王义务妈妈:向楠经常见就跟陌生人一样。

  张绍刚:失望吗?

  王义务妈妈:那当然了

  张绍刚:那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做DNA现状呢?维持现状不是很好的吗?

  王义务妈妈:我们两口子商量好长时间,我们才做这个鉴定。说实在的孩子要不是吐口,我们也不做这个鉴定。因为我们老二,也挺懂事的。说要做我就跟您做去,不是我的儿子,你也不走,是我的儿子也不走。

  张绍刚:那现在已经有了结果,您打算把孩子换过来吗?

  王义务妈妈:我打算把孩子换过来。

  张绍刚:你想把孩子换过来,为什么呢?

  王义务妈妈:当然自己亲骨肉。那毕竟是我们老王家的根呀?

  张绍刚:所以在您的头脑当中,根这个词还是很重要的。

  王义务妈妈:血缘的关系。

  张绍刚:针对您这个想法您和向楠的妈妈沟通过吗?您和向楠的妈妈平时有交流过吗?

  王义务妈妈:有,交流没谈过这事。

  张绍刚:就大家觉得这是一个敏感话题对不对?

  王义务妈妈:对。

  张绍刚:现在姚女士在我们的电话线上,刚才您说的话姚女士都听到了。

  王义务妈妈:听到了没关系。

  张绍刚:没关系是吧?

  王义务妈妈:恩。

  张绍刚:然后我们现在来问一问向楠妈妈好不好?看看向楠妈妈对这个事情是一个什么看法?喂!

  向楠妈妈:喂!

  张绍刚:刚才您也听到了,王义务妈妈的话。姚女士如果,如果,(哭声……)喂!姚女士。

  张绍刚:向楠妈妈,我们可以接着聊一聊吗?可以啊,刚才您也听到了,王义务的妈妈,她自己的一些想法,她认为根特别重要,按照她的本心本意来讲,她希望能够把孩子换回来,这个想法您能接受吗?

  向楠妈妈:我听孩子的。我那阵跟向楠也说了,你的亲生母亲找到了,但孩子跟我表明了,说妈我可能不会去,说我爸毕竟死了十年,你都没有再嫁,为了带着我,就是说我挺不容易的,说我都知道,

  张绍刚:两位妈妈,这个事实现在出现了谁都没法改变,如果大家都装作不知道,也是不可能,也许我是一个旁观者我的提法可能过于理想化。大家经常带着孩子走动走动让孩子都去对方家里不是会好一些吗?

  向楠妈妈:那是往后的事,现在说真格,孩子一时半会都接受不了呢还。孩子的班昨天人家厂子领导找孩子谈了,说的现在你这个事也出来了,人在这儿,心没在这儿,机器上的活恐怕会万一出点啥事,人家厂子也让孩子回家待着来了。

  张绍刚:向楠妈妈?接下来您打算?您有什么打算,对这两个孩子,对这两个家庭。

  向楠妈妈:(情绪开始有点激动了)我一直也是这么去做的,我带着向楠去了几次,今天早起来,我也给小二他妈打电话,老是我主动给他们家打电话,让小二来我这儿,

  张绍刚:咱们现在能不能就,我现在和二位妈妈沟通的时候,我也有感觉,就是大家现在没有多心平气和。

  向楠妈妈:没有没有。我们两家都是心平气和的。(比刚才的情绪还激动)我现在还再给我们小二找工作。问他喜欢什么?因为什么?王义武有车本,现在我这儿子也在学车本。我这都说了。凉快的时候,小二妈把车本钱交了,让我们小二学车,我不可能不担心。

  张绍刚:是。

  向楠妈妈:我不能跟王义务,就是说小二他妈去说,终归我的条件要比他们家是吧,终归他们家也抚养了21年,我不敢迈出这一步,我跟你这么说吧。

  向楠在我家,我给他什么都是最好的。现在我们小二在他们家,什么都不是,我不可能我不想。我能不想吗?

  张绍刚:我觉得二位妈妈。之所以刚才说心平气和,我说的就是这一点。如果我们不再,已经过去不能挽回的事上多纠缠。如果我们两个家庭真的能够心平气和把对方当做一门自己家里面的亲戚。

  向楠妈妈:现在,就是亲戚,我跟你这么说。

  张绍刚:好!谢谢向楠妈妈跟我们电话连线。谢谢!再见!

  张绍刚:义武妈妈。

  王义务妈妈:嗯?

  张绍刚:大家的目标都是让孩子好嘛!

  王义务妈妈:那可不。

  张绍刚:对吧!

  王义务妈妈:对。

  张绍刚:让孩子过得快乐一些。不要给孩子什么样的压力,让孩子多一点,在原来的父爱母爱的基础上,再多一分这个爱这个目标大家都没有歧异对不对?

  王义务妈妈:对。

  张绍刚:好。谢谢您跟我们电话连线。谢谢!再见!

  张绍刚:好,谢谢义务妈妈跟我们电话连线,谢谢!再见!说实话在这个连线过程当中,我的思路很复杂,两位妈妈表现,能够充分表现出来他们目前所经历的痛苦,但是既然我们现在有了这样的事实,希望两个家庭能够面对事实,大可不必再针对这21年的过程当中两个孩子如何成长起来的细节做过多的纠缠,无论家庭的条件好坏每个家庭都会对孩子做无限的付出,都会给孩子无限的母爱。而孩子也确实幸福、快乐、健康地成长了21年,在今天面对突如其来的现实的时候,希望两个家庭能够平静地接受这个现实,因为大家的目的都是希望孩子们能够过得幸福。

责编:张雯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