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上海新天地——昼·夜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30日 10:53 来源:CCTV.com

  上海,太仓路181弄15号,一座老房子。

  在上海,这种采用石条作门框的房子,叫“石库门”。它们在上海已经存在了一百多年。早期的石库门,大都建造在当时的英、法租界内。一个世纪后,石库门变成了平民杂居的住宅,被视为“上海传统民居”。上世纪末,很多石库门建筑都被拆除,而一大会址和它周围近三万平方米的老房子,在太平湖改造工程中,经过一番修旧如旧的改造得以保存。


  房子还是那些房子,只是这片现在被叫做“新天地”的地方,已经全然不是以前的那片旧式住宅区了。老上海的生活记忆,只能在博物馆里寻回点滴。

  太仓路181弄15号的这所老房子,从外面看去,和半个多世纪以前几乎一样,但来往穿梭其间的人早已不同。

  这是新天地最早开设的商铺之一。店主人叫Xavier,是一位来自澳大利亚的设计师,在上海定居已经15年。新天地完成改造不久,Xavier就在这里开设了他的第一家店。店里出售的东西,全部出自主人的设计。

  Xevier:我一直在找一个地方,开设我在上海的零售店,找了两年多,但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忽然有一次,我的一个很好的朋友跟我说,你一定要到新天地去看看。我第一次走进去的那天,立刻就爱上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们恢复了很多老的石库门建筑。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我的店刚开业的时候,我看见外面有一对穿着讲究的老夫妇正在拍照片,原来他们曾经在我这个店的楼上居住了50年!后来政府付钱让他们搬迁了。他们在这里有自己的公寓和浴室等等。他们现在每隔半年还会回来一次,四处逛逛,回忆他们在这里度过的五十年,也看看这里不断发生的变化。

  在上海的生活,让他对老上海的风情颇为着迷,在工作室里,Xavier藏了不少宝贝,比如,这把七十多年前上海俱乐部里使用的椅子,还有其他一些不起眼的小物件。

  Xevier:这里有个小小的惊喜,这些是1921年法国人设计的,在中国制造,给当时的上海和平饭店使用,过去的五年间,我复制了它们。每个人都忽略了它们,但对于我来说,这是非常纯粹的艺术,它告诉你,世界上所有最伟大的艺术都可以在上海实现。我很为它们自豪。

  这位年过七旬的设计师,保持着旺盛的精力,最近,他在新天地设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越来越多的中国元素,被用到他的设计中。这中西合璧的风格,依稀透着20世纪初十里洋场老上海的味道。


  Xevier对新天地最依恋的,是成片的老房子,他说,从这里可以看到上海的过去,读到上海的历史。斜风细雨的天气,走在新天地狭长的巷道里,恍惚觉得回到了1920年的上海。

  越来越多的人来到新天地,和Xavier一样,他们痴迷于这里的老房子带来的厚重历史感,同时,又为四外洋溢着的时尚气息所感染。强烈的对比总是产生美感,传统与时尚、东方与西方,1920年与2006年。青砖灰瓦的老房子和房子里各自不同的内容,给来到这里的人带来惊喜。

  太仓路181弄2号,另一所老房子。

  这座两层的石库门小楼建于1925年。80年后的今天,这座老房子的样子几乎分毫未变。老房子里,也还保持着老旧的陈设,深色的木质楼梯、窗棱和桌椅板凳,全然像是走进了张爱玲的小说,情节中的某个小餐馆,似乎一转身,就会看见旗袍长衫的曼桢和世钧挽手而来……在这里,几道浓油赤酱的本邦菜上桌,老上海的意味,就立刻飘荡开来。善于烹调水产的本邦菜,几乎和上海的城市轮廓同时形成,1894年,刚刚繁华起来的城市里就有了第一家本邦菜馆。说起来,本邦菜的历史也很有趣。

  沈宏非:你不觉得本邦菜是个很怪的名字吗?它不得不用“本邦”这样的词来强调自己的存在。有一个史料记载,到清朝末年的时候,上海就已经有11个菜系的餐馆存在……实际上我们吃到的本邦菜就是在近一百年间混出来的。

  上海菜的混搭进程,今天在新天地继续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美食在这里汇聚、融合。不过,无论来自哪里,都入乡随俗的秉承了上海菜餐食和环境一致的精细。

  这个小广场,曾经是居民们来往取水的地方,而这座房子,曾经是弄堂里的开水房。2001年,著名艺术家陈逸飞先生在这里开设了他的“逸飞之家”。整栋房子保留着原来的结构,屋檐下,这些如同艺术品一般精巧别致的商品,常常让第一次来到这座房子的访客觉得是走进了某个现代艺术展。


  与逸飞之家一墙之隔的,就是新天地著名的透明思考餐吧。

  张毅:我想新天地它有特殊的意义,对很多人来看,也许只看到一个老屋子、石库门的改建,可是对琉璃工房来说,我们希望看到的是,它是一个过去与现代的一个错综复杂的 一个交互的,一个新的影响,所以我们几乎是第一个希望进到新天地来的。

  今天,越来越多不同风格、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带着他们亦展亦卖的作品来到新天地。

  王一扬:新天地有它特殊的地方,它有比较浓的艺术氛围,很多艺术家,还有像我这样的设计师来到这里,就是看中它这样的特点……

  在这片老房子当中生出的种种新鲜,使得新天地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对于上海本地人,也对于外地人和外国人。这里如同上海的会客厅,主人或客人来往其间,一样感受着它的魅力。

  从事时尚策划工作的包一峰,是新天地的常客,出于或公或私的原因,他只要在上海,就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待在新天地。在他看来,这片经过重新翻修的石库门,保留了他儿时对于城市的印象,而老房子里住进的新内容,又让他感受着不一样的时尚风情。

  包一峰:对于上海人来说,新天地提供了一个新的生活方式……现在都追求世上,实际上新旧的碰撞、多元文化的碰撞就是一种时尚……

  虽然有很多工作在新天地进行,但是有空的时候,包一峰还是喜欢和朋友一起待在新天地。他说,他最喜欢在这里度过傍晚的时间,看着光线一点点变暗,新天地会换上和白天全然不同的样子,由昼而夜的转换之间,有种让人激动的美丽。

  夜晚的新天地,迅速的热闹起来。大大小小的数十个酒吧里,人们不可思议的挥洒着自己的热情。

  在新天地的夜色中,不同的舞台上,上演着不同的节目,不同的人,带着不同的心情落座,光影晃动、觥筹交错之间,酒吧如同生产标准件的车间,如出一辙地制造着,微微有些醉意的、模糊的愉快。

  相对于白天的新天地和沉静的石库门来说,昼夜之间这种由静而动的变化,有着奇幻的色彩,正如久居新天地的设计师Xavier所说,白天的新天地,如同素面朝天,低沉内敛的女子,而夜幕降临之后,她仿佛在一瞬间换上了晚宴的盛装,热情而绚烂,让人迷醉。

  2006年10月,一个周末的夜晚,时间已是夜里十二点,而新天地的热闹,却并没有要散场的意思。

  2006年9月的一天,在新天地石库门老房子围成的广场上,人们为搭建一个大型的舞台而忙碌着。

  又是一个由昼而夜的转换,新天地五年来最大最精彩的一次活动开始了。

  在这个城市里,每一天的昼夜转换之间,无数的缤纷和精彩在人们眼前此起彼伏。

责编:丁小贺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