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播出节目

《一代名师》: 吴贻芳

央视国际 2003年09月23日 14:44

  主持人:美丽的莫愁湖畔,曾经有一座金陵女子大学,共培育出999名聪明、干练的知识女性,人称“999朵玫瑰”。而这些玫瑰们的园丁,金陵女子大学的校长吴贻芳,不仅是中国第一届女大学生,第一位女大学校长,而且还是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第一位女性。

  吴贻芳(1893—1985)生物学博士,中国第一届女大学生,第一位大学女校长。

  1928年受聘于母校,先后主校23年,将金女大掌管得有声有色,蜚声海外。

  1945年,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成为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第一位女性。1979年获美国密执安大学为世界杰出女性专设的“智慧女神”奖。

  这似乎是一次平常的聚会,只不过,聚会的参加者都已是耄耋之年的老人。年长的已近百岁,年轻的也已经七十几岁。几十年里,她们经常用这种方式聚在一起,因为她们有一个共同的母校——金陵女子学院,还有一个共同的榜样,那就是她们的校长吴贻芳。

  1913年,中国基督教教育会在南京筹建金陵女子大学,由德本康夫人任校长,校址选在南京城南绣花巷的李鸿章故居。这是中国第一所女子大学。1928年北伐战争后,全国上下掀起收回教育权的斗争,国民政府教育部要从教会手中收回办学自主权,规定校长必须由中国人担任。

  (严:1927年夏天,就是在我家的客厅里,我们校董会决定,请吴贻芳来担任第一位中国人校长。)

  吴贻芳当时正在美国密执安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学位。她是金女大第一届毕业生,在校时被推举为学生自治会会长。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吴贻芳毅然中止了毕业考试的复习,带领同学们上街示威、游行、演讲、募捐。

  (王:那一次,轰动了南京的学界。再也不会想到,金女大的学生能够举着大旗,到会场上来。)

  当时,金女大是一所没有向国民政府注册的大学,校门口挂的是“大美国金陵女子大学”的牌子,要培养的是基督教人才。吴贻芳回校后的第一天,就开始了修改办学宗旨的努力。在《就职致词》中,她认为金女大开办的目的是“造就女界领袖,为社会之用;培养人才,从事于中国的各种工作。”

  经过吴贻芳的艰苦努力,金女大终于得到了国民政府的承认,改名为 “金陵女子文理学院”。

  吴贻芳在有形无形间,慢慢地把教会的权力尽量削弱,教会的色彩尽量冲淡。学校不再强制要求学生做礼拜,还把圣经课由必修变成选修。一段时间后,吴贻芳取消了宗教系。

  金女大的学生最初必须来自宗教家庭或毕业于教会中学。

  (孙:吴贻芳主张,只要通过金女大入学考试,都可以进入金女大学习。)

  (李:人家说,金女大是小姐学校,事实上不是的。学费并不比人家高,伙食费也不比人家多。)

  吴贻芳一向主张,绝对不让孩子因为贫困而辍学。家境贫寒的学生一进校,就会安排到图书馆值勤,到实验室打扫,进行勤工俭学。她们不但可以读书,还享受一些特殊的照顾。

  (梅:我进来的时候,体重不及格。后来你每天上午时间十点要吃营养餐。我说体重不及格要吃到什么时候,吃到及格为止。现在想起来,那个稀饭真好吃,有蛋花,有青菜,还有肉末,我自己在家里还没吃过这么好的营养。)

  吴贻芳会抽空请新生吃早餐、谈心,介绍校史。金女大的伙食,是南京所有大学中办得最好的。

  (梅:吴校长会说,我给你个谜语猜猜吧。象牙坛,紫檀盖,里面坐了一个小白菜。谜底是什么?莲子。就是说做人要一生洁白如象牙,刚毅如紫檀木,平易如小白菜。)

  校长温文尔雅,学生们回忆,吴校长在指导她们生活常识时,把臭虫称作“一种让我们不舒服的虫子”。

  (王:穿着旗袍,梳着一个把把头,夹着一个皮包,我们校长戴眼镜的,风度非常好,走路腰是笔挺的。)

  (甘:她那么年轻,她那种文雅,教我这个小孩,一两句话真还说不清楚。)

  学校还施行“姐妹班”制度。一个姐姐带两个妹妹,开学第一天,姐姐就会来认一年级的小妹妹,带她熟悉环境。

  (梅:把你的床铺抹得干干净净,水在什么地方打,还有些规矩,不懂的教你。没有花很多教师来管你。她们还理发。她们有工具。四年级毕业的时候,姐姐有工具传到下一班,一直这么传下来。)

  刚进校的学生,都要接受体态检查。

  (李:你就沿着一条路走过去,看你的肩膀歪了没有,走路内八字还是外八字。)

  如果是八字脚,老师会让你穿一种特殊的鞋进行矫正,身体姿势难看的,要

  上矫正体操班。在学期结束的汇报演出中,还要评选“最佳姿势小姐”。学生们一个星期上四节体育课,包括田径、球类、体操、宫廷舞。

  (王文霞:骑自行车)

  即使是枯燥的学习,也被老师们诠释得活泼生动。

  吴贻芳延请国内外知名教授,吸引了南京地区不少高校的学生前来旁听金女大的课程。

  (严:前排是女生,后排是男生)

  优美的校园陶冶了良好的校风。学校规定,所有考试均不设监考老师,把考卷发给学生,老师就可离去。全年下来,全校没有一个人作弊。

  在金女大,无论什么课程,无论课内课外,无论中国老师,还是外籍老师,使用的语言都是英语。不论哪个专业的学生,都能够讲一口纯正的英语,也因此受到国外著名大学的青睐。

  (严莲韵:可以拿两张文凭)

  当时,学校里有些学生和附近金陵大学的学生谈恋爱,一天早晨,吴贻芳散步时发现窗下有一把椅子,原来是一个恋爱晚归的学生被关在外面,只好爬窗户进了宿舍。吴贻芳很担心学生的安全,于是就把宿舍楼下的会客室划出一部分装饰一下,隔成许多半封闭的小间,里面设一些桌子和椅子,供恋人们聊天。在晚上九点之前,女同学可以带男朋友在里面交谈,只要求他们谈话时吃的糖纸瓜壳,在临走时用纸包走。因为有了固定的约会地点,学生们开始把恋爱戏称“Local”,谁的男朋友来访,就纷纷打趣:“你的‘Local’来了!”

  金女大的校训为“厚生”,起源于《圣经》,吴贻芳把它解释为:利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来帮助他人和造福社会,从而使自己的生命更加丰富。1931年,安徽、苏北遭受大水灾,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是流离失所的灾民。一天中饭时,吴贻芳带着一个难童来到学生餐厅,要求学生立即讨论一下,怎样给受灾难民一些帮助。学生们决定冬天不生炉子,省下烤火费,全部捐给灾民。

  (梅:为人服务,为大家谋福利,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生命得到丰富。)

  1938年,吴贻芳又和教师们构思了一套完整的教育改革计划。组织学生成立社会服务团,到学校附近的贫民区,办培幼小学,教妇女识字、刺绣,提高母鸡产蛋率。

  (孙:成立乡村服务处,步行一百多里,办青年妇女儿童培训班。给她们识字,讲卫生常识,怎么护理婴幼儿。)

  (梅:学校对面就是贫民窟,小孩子瘌痢头,给他们洗,上膏药。)

  学生们住在庙里,吃的菜是自己种的,和农村的小学生到稻田一块儿捉螟虫。一名学生在作文中写道,几个女孩子结伴坐黄包车到乡村服务站去,中途,刁蛮的车夫把车子停下来,要求加钱,她们只好步行几十里路走过去。

  抗战期间,金女大迁都成都,和金陵大学等五所学校在一起集中办学,为了防备随时可能会来的空袭,她们只好躲在防空洞里上课。

  这些长在温室里的女孩子,第一次感受到战争的滋味。

  吴贻芳还组织成立“战争服务团”,亲自带领学生,为伤病员抬担架、包扎伤口,抢救被敌机炸伤的居民。1944年,全校有40多名学生报名参军。

  金女大再也不复往日的宁静,一些进步学生积极参加到政治运动中。对她们的安全,吴贻芳时刻放在心上。

  (王:她用教会作为自己一个很好的保护伞。她把学校保护起来,把教授保护起来,把教员职员保护起来,更主要的是把学生保护起来。)

  1948年秋季,国民党政府在南京展开了对学生的大搜捕。一天夜晚,吴贻芳听说自己有学生被列上了黑名单,连夜赶去面见当时的教育部次长杭立武,严正地说道,我以吴贻芳担保,金女大没有你们逮捕的人。为了女子大学的声誉,军警不得进入校园。就这样,尽管当时学校里有地下党的秘密组织在活动,金女大没有一名学生被抓走。

  (李:校长的威望还是比较厉害的。别的学校都有散兵游勇,就是我们学校没有。我们学校是个木门,要进来很容易的。)

  当时吴贻芳有着很高的社会声望。1945年4月,吴贻芳与董必武、胡适等九人组成中国代表团,出席了联合国成立大会,成为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第一位女代表。这也使她进一步成为国民党极力拉拢的焦点人物。

  (王:宋美龄说,你想贯彻厚生思想,当了教育部长不是更好贯彻吗?她当时跟我开玩笑说,我可没上宋美龄的当,这教育部长我还是不能干。)

  1949年2月,淮海战役结束1个多月后,南京城动荡不安。许多学校空空如也。

  (李:我们480个学生,淮海战役一打起来,全跑了。考试时只剩下90人。)

  究竟何去何从,寒假之后是否如期开学,中央大学、金陵大学等一些著名学府都在观望。然而,吴贻芳经过缜密的准备后,决定金女大在南京所有高校中率先开学。她开始逐个地调查学生信息,要求老师返校。

  (葛:49年2月,我收到吴贻芳一封信。)

  (李:放了寒假以后,我们开学得最早。)

  开学后,由于局势紧张,学校的中外籍老师,人心浮动。

  吴贻芳倡议每周在南山做一次晚祷,互相交流一些信息。每次大概有20多名教授参加。

  (葛:吴校长拿出《新民主主义论》小册子,让我在每次晚祷后,用英文念给老师们听。)

  他们在荧荧灯火中,紧张而又激动地等待着光明的到来。

  在金女大,吴贻芳定下严格的校规,不收已婚学生,在校学生结婚,就是自动离校。一次,一个女生和一名爱国军人感情很深,两个人决定偷偷结婚。吴贻芳知道后,就带上她最喜欢的一枚胸针,到这个学生家里去,一方面表示祝贺,一方面委婉地告诉她,你就不要到学校来了。后来这名女生的丈夫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了,她向吴校长表达了重新回到金女大的愿望。校长接受了她的请求,并向全体员工宣布,因为她是烈士的妻子,我破一回例,让她继续学习,她的子女也由学校养活。

  1925年,《孽海花》的作者曾朴的妹妹曾季肃,当时已经35岁了,在上海有两个孩子。为了摆脱封建婚姻的束缚,她带着儿女,来到南京,给吴贻芳写了一封信,详述了自己的家庭和婚姻情况,表达了强烈的求学愿望。吴贻芳被她的执着感动了,也破例录取了她。这样,金女大的校园中从此多了两个孩子的活泼身影,也多了一段母女同学的佳话。

  吴贻芳终身未婚,独自住在学校的教工宿舍里。早在18岁时,她的父亲由于被人诬陷而自杀,母亲和哥哥、姐姐也在一个月内先后离世。几年后,妹妹又突然失踪,她失去了惟一的亲人。

  (严:心里很苦)

  (梅:心里很苦,寄托在事业上。)

  冬天,学校的公共浴室一个星期烧一次热水,吴贻芳和学生们在一起排队、洗澡。

  (王韵芳:我们校长好像经常在我们眼前似的。她就住在学校里,一早就从南山嘟嘟嘟下来了。)

  令学生们念念不忘的是,一见面,吴贻芳就能够叫出她们每个人的名字。

  (王韵芳:我们想,我们校长好神啊,怎么连我们的名字都知道呢?实际上,我们校长在每一个学生入学之前,她都看了名册,这个人的特征怎么样,样子怎么样,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全都知道。)

  1944年校刊头条,刊登了这样一条消息:吴贻芳校长因阑尾炎住院治疗,一个星期后,又在同样的位置刊登了吴贻芳校长已经恢复健康的消息,让同学们把心放宽。

  音乐、舞蹈、戏剧,是校园里永远不落幕的节目。每年开学迎新,学生们都要排演一出话剧,讲金女大的历史,从创校一直演到迎新。吴贻芳有时也会一块儿参加。

  (王澈:她说我吴贻芳就演我吴贻芳,我不是当校长嘛?我怎么是,我就上台怎么演了。当然我也出过洋相。我把布景当成门,就走进去,又走出来了。人家都笑了,说我从墙里出来了。)

  在吴贻芳主校2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学生们演了这样一出特殊的话剧,描绘她们眼中的校长:吴家小姐吴贻芳才貌双全,登门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她始终不肯点头。最后,“教育之神”登门求婚,吴贻芳欣然答应。

  这是她的学生们对她将一生的情感奉献给教育事业的一个注解。

  (甘:她一生的心思都是放在办教育,特别是23年执掌金女大校务。她生命里非常可贵的一段都在这儿。)

  每当合欢树开花的时候,就有一批学生又毕业了。直到1952年金女大并入南京师范大学,这所学校一共培养出999名毕业生,活跃在教育、医疗、科研等领域,人们把她们称为“999朵玫瑰”。由于在教育界的卓越成就,1979年,吴贻芳获得了美国密执安大学为杰出女性专设的“智慧女神”奖。

  (王:造就了好多女博士,女硕士,女科学家,女能人,接受了吴贻芳的精神世界。)

  之后,吴贻芳先后担任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江苏省副省长,她的住所也搬到了傅厚岗15号,但她一直情系金女大,难以忘怀。

  (王:她喜欢吃虾子,喜欢吃螃蟹,喜欢吃鱼,不喜欢吃肉,爱吃花生米,黄桥烧饼,我们经常买了带去给她吃。)

  1983年,吴贻芳邀请金女大校友回南京,她穿着校友们为她做的花棉袄,坐在家中的院子里。

  (郑:她们和吴贻芳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还有的人跪在她面前痛哭流涕:“老校长老校长,想不到还有这一天,我们还能再见面!”她们在一起说啊,笑啊,哭啊,好像回到了那个年轻、活泼、开朗、笑容满面的那个时代。)

  (王:我们校长没有儿女,我们都是她的儿女。)

  (郑:就像自己的母亲,又像自己的姐妹。她们在一起无话不谈,抢着谈。)

  这样的日子,对吴贻芳来说,越来越少,越来越珍贵了。85年,她病重住进鼓楼医院。在去世前的最后一天,她突然非常急躁,脸色潮红。当时她已经不能开口说话了。

  (李:你是要这个吗,你是要这个吗,都不要,急得脸发红。最后她们一商量,大概是为了办学校,就告诉她,她一下子就平静下来了。从此以后没有任何反应。)

  因为不久前,吴贻芳曾满怀期待地给省长写信,建议创办一所女子职业学院,设置一些适合女性服务社会的专业,培养更多的妇女人才。吴贻芳的提案得到了批准。她去世后,在金女大海内外校友的帮助与努力下,她的遗愿得以实现。1987年3月,南京师范大学增设金陵女子学院。学院第一条办学宗旨,就是要“继承和发扬金女大的优良传统”。

(编辑:英子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