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今晚我们是明星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22日 12:46 来源:CCTV.com

  【解说】5月2号的晚间黄金时间,全国电视观众看到了一台有些特殊的晚会,这就是《当代工人》的五·一特别节目,让很多人感到新鲜的是,它既像晚会又不是晚会,既有明星,但明星却不是主角,闪亮登场的都是普通人,主角就是我们的煤矿工人,就像我们的主持人在开场的时候说的那样。

  【主持人】我们每年呢,都在展示劳动者兢兢业业,如火如荼的这种工作场面,但是,今年我们该给大家展示些什么。我们能不能看一看这些生活着的劳动者的另一面呢。于是我们搭建了身后的这个舞台。今天呢,就在这里,我们把舞台交给他们。

  【解说】这台凝聚了很多人心血和汗水的节目终于顺利播出了,但只有我们知道在这台晚会的背后,还有那么多的精彩故事,那么多的感动来不及表述。

  【解说】最初来到开滦煤矿,其实只是带着试探的心情。因为我们要为五·一特别节目选择合适的录制地点。但是一到这里,我们就觉得来对了地方。因为我们要的,是一个有说不尽的故事的地方,一个能够代表代表全体工人的群体。开滦是中国的百年老矿,这里会有故事的。

  【解说】我们来到开滦的时候,春寒还没有完全褪尽,当我们来到矿区的时候,一群上完夜班刚刚升井的工人师傅,让我们惊呆了。我相信每一个如此近距离看到他们那一张张黝黑面孔的人,都会感到震撼。就在那一刻,我们暗下决心,一定为他们做一台属于他们自己的节目。

  【解说】就这样我们开始了在开滦的生活体验。我们首先希望能够见到见证了整个开滦历史的长者。让我们大吃一惊的是,这里九十岁以上的老矿工就有几十个。而我们最终见到了年纪最大的一位。今年已经一百零三岁的老矿工。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这位老人每天独自爬山锻炼,上下楼梯也不用人搀扶,对往事的记忆也特别清楚。矿工工作的变迁,家庭生活的点滴改变。说实话,我们差点当即就决定邀请老人参加我们的节目,为我们镇主台。但是,老人的年纪毕竟大了。

  【同期】就是腰疼。

  【解说】从老人家里出来,我们心里产生了一个新的顾虑。我们的劳动者明星们到底在哪里呢?

  【解说】这个小伙子叫曹征,开滦电视台《开滦人家》节目的记者、编辑、摄像、配音兼客串主持人。别看他总是显得很腼腆,但是每个星期,他都在开滦的各处奔忙,记录普通开滦人的精彩生活。是他做的三百多期《开滦人家》,最后真的成了我们的活字典。从他的记录中,我们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

  【解说】这就是我们要见的第一批人。很普通是吗?再仔细瞧瞧。似乎有些眼熟了吧?其实这就是一群普通的大妈,都是开滦的矿嫂。但当他们坐到一起的时候,他们的名气就远远超过了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因为这个集体的名字是开滦俏夕阳老年舞蹈队。她们参加了2006年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而这个男人叫范锦才,正是这支舞蹈队的指导教练。

  【解说】俏夕阳舞蹈队队员平均年龄59岁,却在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上以精湛的表演征服了亿万观众的心。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支舞蹈队的成员是一群晨练的退休老人,更不知道的是,她们就生活在开滦。

  【解说】能够在开滦“发现”俏夕阳舞蹈队,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大大的意外惊喜。但是直到见到她们排练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她们至今还没有自己的排练场地。甚至是放音乐的录音机也要时常得跟别人借。

  【范锦才】停,停,停。就是我们的动作都要大一点,让它活一下。动作越大越好啊。

  【解说】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们认识了开滦艺术团的范导。在老人的软磨硬泡之下,老范明白了她们学舞蹈的决心,开始系统地指导她们,并专门为她们编舞,其中就有日后红透半边天的舞蹈 “俏夕阳”。对于这些没有任何舞蹈基础的大妈们来说,学舞的过程充满了艰辛。但就是利用最简陋的条件,十几年间,他们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和几个舞蹈大奖,大妈们终于圆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梦。为了参加这次的节目,她们准备上一个还没有怎么在大伙儿面前亮相的节目,“赶驴”。

  【解说】与此同时,循着曹征给我们提供的线索,我们又找到了一个在矿上颇有名气的皮影剧团。那这个剧团的演出水平到底怎么样呢?我们决定要考察一下。按照我们的想法,他们唱得再业余,都可以接受,因为我们追求的就是原汁原味的民间特色。团长老房告诉我们,他们就是皮影的爱好者,从矿工中间走出来,为矿工们演出。但是直到看到墙上挂着的奖状,我们才知道,原以为的“草台班子”,其实已经在国内和国际比赛中为开滦煤矿拿回过很多大奖了。这个时候,我们才对他们真的刮目相看。皮影剧团的历史,已经有七十年了。这么多年来,这支矿工自己的演出队伍,每个周末都在这里表演节目,几乎没有断过。原来工人下班后常来这里看演出。至今全团的人都还记得当年满场都是观众的盛况。只是现在职工宿舍已经不在厂区里面,新的娱乐方式也多了起来,台下的观众,似乎也越来越少。但是老房和他的伙伴们觉得,只要给他们演出的机会,一定还会火。

  【解说】从皮影剧团出来,我们赶奔我们的第三个目的地。用曹征的话形容,这里住的是“音乐一家人”。因为这里住着一位李师傅,作为一个爱好音乐的普通工人,他把三个儿子都培养成了音乐工作者。他培养的三个儿子,一个是国家二级演奏员,煤矿文工团歌舞团的党支部书记;一个是国家一级演奏员,唐山文工团的副团长;最小的儿子也是天津交响乐团的专业提琴手。谁家有这样的孩子父母不觉得自豪呢。我们邀请他们一家参与我们的节目。老李虽然在矿上为工友们拉了很多年的琴,可是却没有上过专业的舞台。这回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了。只是,三个儿子现在都很忙,能有时间赶回来参加演出吗?

  【老伴儿】啥,又跑了。

  【解说】就在我们为晚会确定入围节目的时候,皮影剧团的房团长因为白内障手术住院了。就在我们万分遗憾,准备寻找替补节目时,手术刚完的老房却在病床上招集起了人马。

  【房福成】那中啊。需要啥那咱们再准备。两点到那儿。实在不中咱就打个的。完了我给你出的钱。

  【解说】下午,老房不听医生和老伴儿的话,从病房里溜了出来。老伴儿一直跟着来,一会儿就被老房打发回去了。平时团里所有事情都是他张罗,这么重要的演出机会,他当然不愿意放弃,也不能袖手旁观啊。其实,别说他老伴儿,大家看着他,都挺不放心的。

  【解说】在演出开始前的两天,我们接到电话,音乐一家人聚齐了。这真是让人高兴的事情,我们知道,老大这次是专门从北京赶回来的,演出结束以后,还得赶回去参加另外一场演出。李家老二留学日本回来以后,一直从事音乐教育工作。老三在天津,乐团里的演出任务也不轻松。每次过年的时候,全家团聚的时间都很短。借着这次特别节目,全家团聚团聚了一次。看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我们也和他们一样地开心。

  【解说】老李师傅今年78,爱好了一辈子音乐。当年在矿上工作的时候,工资才二十元,就用六十元买了把小提琴,可见他对音乐的爱好。工作之余,他也常为工友们拉上一段,虽然不够专业,可是耳濡目染,李家的三个儿子也爱上了音乐,一个个都走上了专业道路。

  【李本华】一点都不按。

  【解说】当年小李们用两根筷子学着父亲的样子拉琴,现在儿子们为了父亲的演出,反过来成了老李的老师了。

  【解说】终于争取到了演出的机会,超大的影幕也做好了,彩排的时候,皮影剧团的房团长却跟人急了。

  【房福成】那个孙师傅你说那个,我不是说你那个,拉长音,提前早说点就是。太短了,你又,刚才这个。

  【孙师傅】他得说完了。

  【房福成】是说完了。就是你说这句话又太短了。

  【解说】这可从来没有过,其实他只是想让大家有最好的状态上电视。大家心里也都明白他的心意,只是看着他的眼睛不放心。

  【解说】张罗完节目,老房还特意跟人核对了一下参加节目的人员名单。这是一个集体,少了谁都不行啊,这可是大家的荣誉。

  【同期】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七个人的乐队。

  【房福成】算你七个啊。

  【房福成】观众越多了,对我们演员来说,兴致越高,越能发挥我们的这个特长。

  【李本达】小时候还行,现在因为老不在一块儿,合奏不多。这次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又凑到一起。我爸这几天显得有点吃力,好像是。

  【王金霞】原来因为我们没有准备,很多时候没有演了。还是上澳大利亚的时候演的。道具有一个坏了。暂时修吧,修不上。没办法了 就六个人吧。

  【解说】今夜的明星正在匆匆赶往录制现场,我们的工作人员也迎来了最紧张的时刻,准备了二十几天了,成败与否可就看今天晚上的了。舞台搭起来了,可是节目开录前的一个星期,天一直阴晴不定,时不时还撒几点雨,露天演出,最怕的就是这。我们实在笑不出来。开录前两天,太阳出来了,我们的脸上也出现了久违的笑容。转播车来了,灯架起来了、舞台的布置开始收尾。可是没高兴多久,就发现天晴之后是大风和降温。录音师的说法是,如果晚会开始的时候风还不停,他保证不了录音的质量。再有几小时晚会就要开始了。风,还是没有停。

  【解说】刚到现场,俏夕阳舞蹈队的队员们就抢先抢占了舞台。她们要抓紧演出前的最后一点时间,因为今天他们要演一个新节目,有了“俏夕阳”比着,她们的压力可不小

  【解说】她们的教练,范导,却急匆匆赶到后台跟我们了解晚会流程。作为一个好教练,他得做到心中有数,稳得住阵脚,这才能让自己的队员们放心去演。

  【解说】范导知道,别看老人们如今也算是演出经验丰富了,可那也只是对于节目演出本身而言。任何的外部因素都可能影响她们的发挥。所以,当她们的舞蹈教练,还得兼顾懂一点心理学,让她们在任何场合都能放松下来。

  【喻佳】我们特意从北京带来的化妆师。给你们化妆。好不好?化电视妆。大家休息一下。别太累了。

  【王金霞】还化妆

  【范锦才】咱们等会儿的时候别太紧张了啊。就跟在家排练似的。争取咱们在排练的时候一遍就过了。过了以后咱们好,是吧。那个就不用化妆了。把头发抹下去就中了。

  【解说】晚会快要开场了,观众陆续进场。对于这些工人师傅来说,这里既熟悉又陌生。每天工作的地方,平地立起来这么大一个舞台,一切都充满新鲜感。他们的状态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但是场前场后的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些。工作人员似乎永远人手不够。太阳偏西,气温下降很快,风依然很大。

  【解说】晚会进入倒计时,这个时候我们已经不可能和演员们商讨节目的细节了。老李师傅今天要上台,要接受访谈,要带着三个专业的儿子表演节目,可是这音乐一家人的当家人,这会儿心里却仍然忽上忽下的。虽然今天是他上专业舞台圆梦的时刻,可是,老李心里真的没有底。

  【李家谦】这个场面啊,没想过,也不敢想。

  【记者】不敢想?

  【李家谦】不敢想,想不到。

  【李本华】我父亲真是像他自己说的,这么重大的演出啊。如果真是让他一个人,他很难胜任,说实话。心里确实挺紧张的。这两天白天只要有休息时间,不停地拉。

  【老伴儿】可不我也着急忙碌的,我说你整天拉这个有啥用啊。

  【记者】今天真正上舞台了。

  【老伴儿】啊。真上舞台了。

  【李本华】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纰漏,但是有一点音不太准。

  【记者】谁音不准啊?

  【李本华】我爸音不准。

  【李家谦】我业余的。

  【记者】有您儿子给您垫着呢。大妈您在下面听,觉得怎么样?

  【老伴儿】我听着,我这个人也是有点外行,反正我听着挺好的。

  【记者】比在家里的怎么样?

  【老伴儿】比在家里。有他们带着,好听。有三个专业的带着他,他就好点。

  【解说】距离开场还有一个小时,皮影剧团的房团长,却想改变计划。

  【房福成】今天不是风挺大吗,风挺大。我们原来打算把这些布景都搁上。结果看这风挺大 呆不住。所以说今天就不搁了。

  【解说】房团长的态度很坚决,似乎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作为一支业余团队的队长,他真的心疼这些来之不易的布景道具。

  【解说】房团长可不是杞人忧天,下午剧团提前运来的影幕就已经被大风刮倒,弄皱了好几处。而这块大影幕,也是好不容易才跟领导争取来了,目的就是为了有一个更好的舞台效果。这么大的影幕,当初都吓了我们一跳,为了能顺利上下台,还给它专门准备了一个十个人的道具组。

  【队员】常贵,咱们俩搭一下,咱们搭一下,让他们心里放心就行了。咱们往哪边走啊?往前走一下,走三米啊,走三米。走。

  【队员】都拿着,完了你跟昨天不一样不没法相接了吗?

  【房福城】我刚才说不拿了。

  【解说】大家都觉得这次演出机会难得,道具虽然来之不易,但是这次应该拿出最好的东西博一回。拗不过大家,老房妥协了。

  【解说】今天表演的节目,需要范导和俏夕阳的队员们共同完成。马上就要上场了,这位总是忙着让人放松的教头,自己却紧张起来。

  【范锦才】完了咱们别说重了。

  【王金霞】我走了以后,你咋想咋说呗。

  【范锦才】别人还不中呢。

  【主持人】“俏夕阳”的表演者、创作者。来,欢迎。

  【范锦才】他们虽然老了吧,她们却向往,圆她们年轻时候的梦。

  【主持人】咱们要在现场给大家演一眼。王队长,先去换衣服。

  【王金霞】好嘞。

  【主持人】还有点私下的话我跟师傅说说。多少年没上台表演了?

  【范锦才】哎呀,我有二十多年了。

  【主持人】二十多年了?

  【范锦才】啊。我今年五十八了。

  【主持人】五十八了。二十多年没表演了。那今天就要上台了,你心情激动吗?

  【范锦才】那我给我们矿工演出,我还激动。

  【解说】乐声想起。十几年共同的努力,今天,大妈们和她们的教练终于走上了同一个舞台。

  【李家谦】不一样,感觉不一样。

  【老伴】别让他紧张啊。

  【记者】别让他紧张啊。

  【老伴】调理调理自己。

  【记者】怎么调理啊?

  【老伴】自己调剂调剂啊,我家有啥事儿我都能自己调剂。我的糖尿病我自己都能调剂。

  【解说】老李要上场了,儿子们已经在舞台的另一边等他,真是紧张得不行了。这个时候,有乐呵呵的老伴儿在身边,他感觉好一些。几十年相濡以沫,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解说】从这个家里走出了三个专业的音乐人,老伴儿知道现在该是帮老李圆梦的时刻了。

  【李家谦】我要是打磕巴的话,你们得兜住。

  【李本华】你说演出那天啊?现场

  【老伴】到时候你爸要是接不上茬了,咱们都可以搭话。

  【李家谦】就是小环境

  【老伴】别让他一个人在那儿说着尴尬。

  【李本华】家庭环境,比小环境好听。

  【解说】李师傅的老伴儿,是这音乐一家人里唯一对音乐没有研究的一位。老李爱音乐爱了几十年,老伴儿从来就是他的第一听众。虽然老伴儿总开玩笑说老李的爱好没什么用,可是照顾好一家人的生活,看着这不同寻常的音乐一家人,这一刻,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记者】紧张吗

  【队员】我叫不紧张。我紧张。

  【记者】老师傅了。那也紧张。没到过场面上,紧张。

  【队员】不一样,在这个场合演出还是第一次,尤其是中央电视台上这个节目,心里也特别高兴。

  【队员】没问题。

  【房福成】没问题。

  【解说】场外的风停了,影幕已经架好。还处在手术恢复期的老房,心情也许从来没有这么舒畅。这是他们这个有着70年历史的小剧团争取来的最大的演出机会。

  【唱词】泼猴你往哪里走?老孙有礼了。

  【解说】晚会还在进行中,这时候在厂区宾馆里候场的是一位特殊的嘉宾。

  【记者】你好。我手冰凉。我们冲了一个热水袋给您。

  【解说】88岁的唐明珍老人,开滦煤矿创建者的后裔。下午她才从秦皇岛赶来,虽然我们安排了专门的医生,可是这么大年纪赶来登台,老人的儿子还是有些担心老人的身体。

  【记者】今天过来还顺利吧?路上。

  【老人的儿子】还可以。就是到这里大夫一测,血压高。二百二。

  【解说】在挑选节目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在开滦这样一个浓缩中国百年工业历史的地方,在节目中间却没有相应的环节去体现这种厚重的历史感。相当偶然的,我们从一本介绍开滦的画册中间,发现了一位88岁的老人,唐明珍,正是开滦煤矿创始人之一唐廷枢的后人。更让大家喜出望外的是,老人能弹钢琴表演节目。当我们见到老人的时候,更深深地被她身上的那种气质所打动。但是老人身体不是很好。就在我们犹豫的时候,老人自己却表现出强烈的参加演出的愿望。我们决定邀请老人参加演出。

  【解说】老人正在向钢琴走去,而我们的心还是悬着。虽然做了周密的准备,但我们知道,老人的视力不是很好,一个眼镜看东西不是很清楚。老人能弹出一个完整的曲子吗?

  【解说】当《我的太阳》深情的旋律在夜空中回响,所有人都被老人的琴声深深地打动了。是的,矿工就是人间的太阳。当冬天来临,我们的室温每升高一度,那里都有我们这些矿工师傅付出的汗水。就像我们在这里听到的那首诗一样,太阳是宇宙的矿工,矿工是人间的太阳。这其实是我们这台晚会真正的主题。

  【解说】当晚会最后一个环节顺利结束的时候,我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在他们走上舞台的那一瞬间,我们确实担心过,但是当他们步下舞台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在每个人的心里留了下来。

  【主持人】今天呢,“我们的节日”特别节目到这儿就结束了。在这里我们衷心祝愿全天下生活着的劳动者们,让他们的生活更加地绚烂多彩。朋友们,再见。

  【解说】我们希望能够记录更多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平凡,他们的精彩。但是,一台晚会的包容性毕竟有限,镜头前这些可爱的人们,仍将继续他们平凡而精彩的人生。他们会永远记住这个节日,我们也一样。

  【演员】我们的节日。

责编:当代工人

1/1页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