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大山这边——青苔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6月07日 13:00 来源:CCTV.com

  远远地,重山层层叠叠地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到了南方的大山脚下。不知道这山的名字,也不敢说这山有多少海拔,可它的出现至少捎带来了一丝凉意的风,为我们暂时削去了初夏的锋芒,而这个地方,这座不知名的大山脚下,就是我们的目的地——汉旺镇。

  2005年5月15日 晴 第一天拍摄

  听东汽厂的李大哥说,在这个地方拍摄空镜,最佳时机莫过于雨停之后的两天,山上积攒的雨水还没来得及蒸发,天空定是一尘不染的碧蓝,更远处的山峰也能清晰地看到。很遗憾,我们显然错过了最佳的拍摄时机。回忆一下,最近一次的雨水也已经是四天前的事情了。经过几天的烈日烘烤,雾气已经弥漫开来,此时的山更像是一位待嫁的新娘,顶着厚厚的盖头,只不过这盖头却是白色的。这或许就是我讨厌南方大山的原因吧,虽然她们都以秀美自居,却总是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不是阴雨绵绵就是雾锁重山,难得有机会能一睹全貌。

  既然这样,我们只得临时改变原定计划,开始在厂区内寻找更有价值的景致。蹒跚地走在一段铁轨上,脚下踩着布满皱纹的枕木,碎石和木质结构偶尔会产生剧烈的摩擦,“咯吱、咯吱……”声音仿佛是由远而近地传来,它们中的一部分开始不假思索地撞击我的耳朵,另一部分则通过铁轨的折射四散开来,有些弹到了不远处的一睹“绿墙”上。起先我并没有太在意,随着我们离“绿墙”越来越近,我忽然觉得声音好像从波峰一下子跌到了波谷,被它反弹之后一下不见了踪影,甚至连周围的寂静都被这堵墙牢牢地抓住,站在它的旁边就好像进入了封闭录音间。怎么会这样呢?我回过头来看了看旁边的摄像大哥,他似乎并没有察觉声音的异样,而是全神贯注地开始拍摄对面的老厂房。无奈之下,我开始独自打量这堵“绿墙”。

  整个墙体被浓密的树荫笼罩着,或许是常年得不到阳光的照顾,上面长满了厚厚的青苔。我俯下身,用手触摸青苔的柔软,并尽可能地把脸凑上去,细细地观察每一根苔丝。因为只有这样近的距离,才能看到青苔之下岩石的本色。苔藓类植物从来都是集群生长,没有任何一个苔丝可以独自在坚硬、寒冷的岩石上存活,因为它们的个体实在是单薄而渺小,只有抱成一团才有抵御山风侵袭的资本。看到这,我不禁想起一位东汽老职工的一句话:“我们不占天时、地利,企业要想生存,唯一的出路就只有靠‘人和’。”那么,“人和”到底是什么?我在青苔这儿似乎找到了答案——“人和”其实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团结,信任,依靠。当年的三线建设者们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大山阻挡了他们与外界沟通的大部分渠道,就像这青苔被树荫遮挡了大部分阳光一样。青苔是在冰冷的岩石上寻找生长的空间,他们是凭着一股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跟恶劣的生活条件作战。闭塞的环境在客观上保留了他们最初的淳朴,他们团结一心,用了40年改变生活,改变环境,改变生产技术,才有了今天这个世界领先的企业。

  难道说这墙上的青苔真的就是“人和精神”最恰当的比喻?一瞬间,我从“绿墙”上找到了些什么:“托物言志,岂不快哉?”

  正在快意的时候,摄像大哥拍完了墙对面的老厂房,这意味着我们又要去寻找其他场景了。然而就在放眼向前的一刹那,我忽然发现在前方200米处,竟然还有一堵更长,更大的“绿墙”……

  编导:彭可

责编:当代工人

1/1页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