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破译死文字之谜

CCTV.com  2007年09月28日 12:46  来源:CCTV.com  

  宣传片:

  解说:一个世界上疆域最大的王朝

  解说:一种能译写一切语言的文字

  解说:千年古刹,保存了数百年的皇帝圣旨

  解说:语言文字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照那斯图,为您讲述破译八思巴文字、探寻蒙元秘史的传奇经历。

  开场白:

  在人类的文明史当中,曾经有许多的民族、国家和政权,他们曾经璀璨一时,甚至极大程度地改变了我们今天的生活。但是由于他们的消失,甚至由于伴随着他们辉煌过的那些文字的消失,我们今天已经很难破译那段历史的密码。但是今天我们要采访的大家呢,就是中国著名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学家——照那斯图先生,他曾经成功的破译了八思巴文,为我们推开了通向元朝那段历史的门。

  第一部分:南华寺圣旨

  现场:第二十八年。就是执政二十八年。

  解说:

  在今天,绝大多数的人并不知道,这曾是中国历史上使用了一百多年的文字,也是汉语的第一个拼音方案。但它消亡的时间已近七个世纪。只有在一些寺庙和道观的石题、碑刻上,还零星散落着他们的印记。因此,迄今为止,全世界能够读懂它的人不过十几位,照那斯图是其中最为精通的一个。近半个世纪的光阴,这种已经死了的文字在他笔下一一复活。

  解说:

  广东南华寺是我国佛教的肇始之地。2002年,这座古刹度过了它一千五百岁生日。那一天,照那斯图也受到邀请。因为早在20多年前,他就曾受邀南下,帮了南华寺一个无人能帮的大忙。

  照那斯图:那是在1981年初的时候,突然有人找我,带来一张照片。我一看这个照片,很清楚,是原始照片。因为过去我看到的、收集到的资料啊,多数都是石刻资料,石碑。因为这类东西好保留啊,原始文件没有。这个是原始文件。为什么呢?照片上有“御前之宝”,皇帝印。


  解说:

  文献上除了皇帝印“御前之宝”,还有李根源等观赏印鉴十方,张之洞光绪己丑十月题记四行是汉字之外,正文中所有的文字,长久以来,无人能识。在1937年广州印行的《南华小志》上,该文献被称为“不能识别之异域文书”。

  照那斯图:另外,还有特别重要两个印章。一个是叫做“署理太平桥税某某分司关防”。这是汉字跟满文对照的,因为我知道是满文,但是我不懂满文,所以读不出来。这个显然是清朝的一个官署印。还有一个军务印,说那是督办的。监督的“督”,督办。

  主持人:但这些印只能证明他们曾经观赏过、收藏过?

  照那斯图:对,观赏过,或者是某某收藏过。

  主持人:但是都没有说明他们能够读出来?

  照那斯图:没有,显然他读不出来,在那个时候没有人认识啊。

  现场:这是藏文的帝师法旨,在这上头有帝师的印。

  解说:

  在南华寺,与这份“不能识别之异域文书”保存在一起的,是女皇武则天颁发的“圣旨”、御赐六祖惠能的“袈裟”,以及历经一千二百多年沧桑而保存完好的六祖真身塑像。那么,这道盖有“御前之宝”皇帝印的文献,到底说的是什么内容呢?

  26年前,照那斯图第一次南下广东,就是应当时寺里的负责人林得众盛情之邀而来。那时,林先生虽已还俗多年,但一直兼任寺里的住持。他从1958年开始担任住持大和尚,就致力于弄清这件文献的本来面目。但请来的许多人,都束手无策。正当林得众还在众里找寻识宝之人的时候,“文革”开始了。他手上的这些珍贵文物,面临着重大危机。

  林得众:当时这个情况,全保是不可能。我最起码,把重要的文物保存下来。所以其它的文物呢,一些不重要的,牌匾啊、这些什么泥巴像啊、什么石法器人、什么哼哈二将啊,这些都不是历史文物,不是重要的东西。打一打让他过过瘾也就算了。当时什么都不要打,全部保存下来,我想可能在这个形势下是不可能的。我想保重点,能保住帅,这些卒卒损几个不要紧的。

  解说:

  林得众决心要把这件“无人能识”的文书,以及武则天颁发的圣旨、御赐六祖慧能的袈裟保护下来。情急之下,他将这些文物装进了自己每天睡觉用的枕头当中。文革过后,中央领导几次到南华寺视察。林得众最为珍视的一张照片,记录当年胡耀邦总书记在听了他的藏宝故事之后,高兴地向他表示赞誉的情景。

  就在林得众保护这件国宝文献的时候,远在北方的照那斯图,正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研究所,被下放到了“五七”干校。在那时,他看到一位同事的手上,有一本俄罗斯著名阿尔泰语言文字学家的著作,名为《方体字》。在他一生中,这也是一件重要的宝物。

  主持人:当时就是这本?

  照那斯图:是。

  主持人:那保留的很好了。

  照那斯图:是啊。当时我个别地方写了一些字。后来慢慢地我就保存起来了。我告诉他说,“这个书,我不还给你了,这个对我也很有意义的”。我就自己学。那个时候也是偷偷学啊。后来清闲了,因为它是“913林彪事件”以后,闲时比较多。我就偷偷地学、看,从头到尾看多遍啊,抄写,反反复复写,背。

  主持人:那时候是把它当做一种消遣呢?还是当做未来事业的一个基础?

  照那斯图:作为一个学问。

  主持人:是认认真真在学它?

  照那斯图:对,认真学。因为我基本上知道,不是完全不知道,这就是一种古文字,而且已经死了的古文字,没有人知道。

  主持人:当时国内没有人能够解读这些文字?

  照那斯图:有人认得。但是完全彻底解读,特别是理论上阐述没有的。

  解说:

  在当时,国内只有个别学者,对这种文字有只言片语的了解,国际上也鲜有论述。但对于照那斯图来说,有了这部著作,让这种古文字起死回生,便有了一线希望。那么,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古文字?为什么数百年来无人知晓,照那斯图却能读懂、学会呢?


  第二部分:八思巴字

  现场:这个是相当的完整、完好啊,字都没坏。

  “海山怀宁王”,就是太子令旨。

  解说:

  照那斯图出生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曾系统学习过蒙古族语言,并在北京大学,师从来自蒙古人民共和国的语言文字学家进修。他懂得汉语、蒙语、俄语、土族语以及日语等多种语言文字。因此被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研究所工作。他在“五七干校”看到的著作,就是俄语的蒙文译本,其中论述的文字,叫八思巴字。

  主持人:八思巴文字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字呢?比如说中文是一种写法,靠笔划、部首、偏旁;英文是靠字母拼起来的,拼音文字。那八思巴文是什么文字呢?

  照那斯图:八思巴文也是拼音文字。而且它的字母是来源于藏文,属于梵藏系统。

  解说:

  八思巴字创制至今,已经有数百年历史了。那是在距今800年前的12世纪后半叶,成吉思汗崛起于漠北。1206年,他把四分五裂的蒙古草原统一起来,随后又消灭了西夏和金朝,为统一天下作好了准备。1271年,成吉思汗的嫡孙忽必烈在北京建立起元大都,同时创立了这种文字——后人称为八思巴字。

  主持人:在八思巴文之前,蒙古是有语言但是没有文字的?

  照那斯图:八思巴文之前有。

  主持人:就是用维吾尔文写的?

  照那斯图:维吾尔字写的。成吉思汗时候创制的。您知道,成吉思汗在1204年从维吾尔人那儿抓了一个人。他正好手上说带着一个印章。成吉思汗问他,你这是干什么用的?他说是用这个来干什么干什么。然后成吉思汗说,现在你们已经失败了,你还为什么保存它?那个人说我是忠臣,我要孝忠我的这个皇帝。成吉思汗很佩服他,说你就留下来。你用你这个文字来学我们的蒙古语,教我们的王子。这样以后呢,从十三世纪初——1204年开始,就是维吾尔文字,来记录蒙古语,那个时候开始有蒙文了。

  主持人:这也是成吉思汗的一个伟大之处。

  照那斯图:那当然了。

  主持人:在这之前蒙古人是只有语言没有文字?

  照那斯图:对。

  主持人:大家只能说话。

  照那斯图:是。

  主持人:但是如果把这个话记下来没办法?

  照那斯图:但是那时候有用其他文字,比如说用汉文、或者是用绳子记,这类的传说。现在也有学者提出,可能蒙文创立得更早。但是没有真正拿出一些可靠的根据。所以这样一来呢,八思巴文之前有蒙古文,那就是成吉思汗下令创制的维吾尔字为基础的蒙古文。

  解说:

  八思巴是十三世纪西藏萨迦政权的领袖、佛学大师,本名罗追坚赞。“八思巴”是他的尊称,藏语意思为“圣人”。他在十岁的时候,曾随叔父萨迦班智达赴凉州会见蒙古汗阔端;19岁谒见忽必烈。忽必烈即位后封他为"国师"。掌管全国宗教事务和吐蕃地区的地方行政事务。他对西藏与内地的文化交流作出过巨大贡献。

  主持人:八思巴对蒙古的影响非常深远?

  照那斯图:那当然了。在元朝的时候,特别是忽必烈时候开始,稍微再早之前呢,从阔端开始,藏传佛教进入蒙古。特别是八思巴成为忽必烈的国师,后来他创制文字以后又晋升第一任帝师,整个元朝,就坚持维持帝师制度。

  解说:

  八思巴是受忽必烈之命,在1265年返回西藏,进行西藏地区行政区划时,创立了这种文字。而忽必烈正式建元是在1271年。那么,忽必烈为什么要在建元之前,改创新的文字呢?在正式颁行这种文字之前,忽必烈专门发布了一道诏书。

  照那斯图:刚开始第一句话,“朕惟”。朕是他皇帝了,我想。“以字写言,以言纪事,此今古之通制”。

  主持人:古今一样?

  照那斯图:这句话挺有意思。咱们不敢说忽必烈是不是语言学家呀,或怎么样啊,但他可以说是个内行。因为这个语言和文字的关系,说得这么清楚,从今天的这个尺度来衡量?

  主持人:也是这个道理。


  照那斯图:至少可以说是内行吧,然后他就说了,为什么创制文字?他说“今文治寝兴”,文治,不是武功了。就是搞经济建设了,要开始兴旺起来了,广泛的,要搞社会建设,不是打仗。“而字书有阙”,没有文字。

  主持人:缺失文字。

  照那斯图:“于制度实为未备”,跟现在的要求不相适应。

  主持人:就跟秦始皇统一文字一样,有了文字政令才能够颁布,彼此之间的信息沟通才能更加顺畅。

  照那斯图:是。

  解说:

  显然,忽必烈面临的任务,与成吉思汗已经大为不同。成吉思汗是打天下,忽必烈是坐江山。但是,忽必烈为何放弃原来成吉思汗时期采用的维吾式蒙古文字,而改创八思巴字作为元朝的国字呢?

责编:科影

1/1

更多相关新闻